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台东镇-一个城市的文字和影像
台东镇-一个城市的文
字和影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4,290
  • 关注人气:8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版权声明
声明:台东镇博客《一个城市的文字和影像》中的原始文字,作者拥有著作权。未经授权,谢绝转载。谢谢!
联系信箱
台东镇  196203@sina.com
青岛艺术文献



塔楼上的青岛

青岛出版社

中山路

 

中国海洋大学出版社

老建筑

 

青岛出版社

老房子

 

东画报出版社

独角兽游青岛

 

中国海海洋大学出版社

独角兽游青岛
 

中国海海洋大学出版社

博文
(2017-11-19 01:50)
分类: 声音-民间
都爷的智慧,是柔软的水

都爷,说的是都国桢,一个似乎永远不老的男人,笑呵呵,美滋滋,乐观到不在意自来水管子里长出蒲公英。从青岛台布厂、水清沟到台东八路,再从北京亚运村、南新苑、通州到宋庄,老都不知怎么就修炼成了都爷,不管是中午晚上,男人女人都乐意轻松地给他敬上一杯酒。喝醉了,都爷会大段背诵普希金,会用英语唱赞美诗。末了,人去屋空,都爷也会一个人抽泣,场面肃穆。
1980年代以来的青岛美术史,都爷不可或缺。前几天与贺中祥聊当年青年美协的前前后后,他说几乎所有的重要关口,老都都是参与者,也是见证人。三十年一路走下来,都爷从传统到当代,从西画到水墨,从文献到实践,来来回回转悠了好几圈。都爷是范华的学生,也是朋友,范华死了三十年,都爷惦念了三十年。2009年我和臧杰在国棉一厂老厂区的废墟里做《解决•70后艺术派对》展,请都爷在北京采访隋建国,采完都爷电话里说一句,每个人都有一个梦。不知道,当时他是说隋建国,还是说他自己。
都爷艺术梦想的起点上,写着许多人的名字。2007年梁克刚给他做访谈,都爷一口气说出来一长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态度-批评
秋天的节律与想象

在同一个嘉木庭院,从《缠绕》到《律动》,经过了两年。两个发生在秋天的室外小展览,都是贾真耀的主谋,《缠绕》是我给出的描述,《律动》是主谋的主张。看上去,像是一种从线索梳理到意义辨别的转换,似乎在标注着2015和2017的不同。
82年前的11月14日,鲁迅在上海给萧红在青岛写作的《生死场》写了一篇序文。这个晚上,灯下的鲁迅觉得“周围像死一般寂静,听惯的邻人的谈话声没有了,食物的叫卖声也没有了,不过偶有远远的几声犬吠。”末尾,先生说,“我的心现在却好像古井中水,不生微波,麻木的写了以上那些字。”五天后的11月19日,青岛山下的国立大学教授黄际遇则在《不其山馆日记》中呜乎,“秋草独寻人去后,寒林空见日斜时。天意难知,吾生多感。”两个人,一份“蒿目时艰,难道辛苦”的委顿,清晰可闻。
对青岛来说,作家萧红和数学家黄际遇都是过客,呼呼啦啦一下子就过去了。徐立忠、燕丕杰、姜永杰、吴乙真、贾真耀却不同,过客的含义对他们仅仅具有一种时间的对应意味,而不是地理参照。因为,青岛始终是这五个艺术行者的乡土,是播种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态度-批评
个体经验与语言模式的“纯粹化”建构

鞠洪深的文本碎片与记忆碎片,被他以“真实”的方式排除了“虚构”的结构与叙述陷阱,这是可以理解的,并且我也愿意相信这份“真实”的基础是建筑在合乎“真诚”的公共语境之下的个人表达。问题的复杂性在于,文本碎片与记忆碎片并不在一个完全重合的解读轨道上,各自所释放的信息,就必然存在差异。就阐释的方向性来说,记忆碎片对“真实”的渴望,其实远大于文本碎片对“真实”的依附。
鞠洪深记忆的路径,大致遵循着青岛、北京、昆明、北京这样一条地理线索,并显现出有选择的记忆“真实”,时间在这一过程中,将一个人的艺术史的进行状态,分割成不同的阶段性经验碎片;鞠洪深文本的呈现,则是另外的表达“真实”,这其中与经历的可对应部分,并不能构成阐释的全部合理性基础。在这个时候,不同绘画文本的多样性与扩展性,就显现出了光芒。
我愿意相信,在60岁的时候陆续在不同城市进行的鞠洪深个展,试图完整勾勒一个艺术家可显现的创作历程,这也是“真实的碎片”成为迄今为止鞠洪深最大规模个人展的理由。以“真实的碎片”状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接触-过客
一个“国内第一”的聊城人
 


1931年8月1日,杜光埙在万年山下的国立青岛大学宿舍撰写了《宪政制度之新问题》译序,叙述了五年前暑假,他从纽约到绮色佳消夏空档的译事原委。《宪政制度之新问题》是麦克本和罗哲士合著《欧洲新宪法》的绪论,一共八章,1931年11月由王云五主持的商务印书馆出版。该书在1934年2月“国难后”再版。这段时间,杜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8 07:53)
分类: 接触-过客
利津路上的制针人生

就本土经历而言,尹致中可谓是青岛工业化的一个标志性样板。在不完备的市场经济条件下,其围绕着机械制针展开的人生,跌宕起伏,绘声绘色。
尹致中1902年出生在山东莱阳人,早年进入青岛的过程语焉不详,涉及洋行童仆和青岛商学院,后者是一所日本人开办的职业技术学校。尹致中离开青岛的下一站是日本广岛,也就是在这个中日甲午战争期间的日本大本营和帝国议会临时所在地,尹致中奠定了其一生事业的起点。后来一家杂志曾描述他的广岛经历说:“民国十三年,东渡至广岛市入制针工厂,学习制针技术,昼工夜读,力求深造,经四年之研究,至民国十七年返国,首在青岛创办忠记制针厂。”有记录说,这期间尹致中曾入广岛高级工业学校学习。而从这本杂志的“昼工夜读”记述看,其入读的应该是培训夜校。广岛高等工业学校1920年创建,这和尹致中1924年至1928年在广岛制针工厂的时间吻合。
1929年,尹致中与广岛针厂经理贞赖合作,将广岛针厂的旧机器运往中国,在青岛创办忠记制针厂。其间为逃避日本海关的查禁,机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8 07:30)
分类: 接触-过客
一代商业领袖的欲望驱动

1898年开始的青岛城市化开发,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诸如刘子山、傅炳昭、李涟溪和丁敬臣,都是快速崛起代表者。在这些第一代华商早期财富扩张的路线图上,买办是个承前启后的关键词。
丁敬臣1880年出生在江苏江都,早年捐过监生,后转入上海洋行历练,积累了进出口贸易经验。丁敬臣作为第一代职业移民进入青岛的时候,20岁上下,精明强干。丁敬臣青岛履历的第一站,是禅臣洋行。禅臣洋行是一家德国进出口商,最早设置在威廉街,宽广的房屋“前临大海,潮声如吼,远岛来帆,皆在槛下。”禅臣从事的贸易内容和其他洋行类似,不外是进口机械等工业和日用产品,出口肠衣、猪鬃、花生等土产。丁敬臣通过禅臣洋行,完成了原始积累。在这个过程中,丁敬臣获得了德国租借地总督府的信任,进而成为胶济铁路物资贸易代理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7 06:34)
分类: 接触-过客
不可言状的人生

 
余晋龢与青岛长时间发生的联系,被长时间遮蔽。从出生地绍兴出发,余晋龢的一生大致经历了东京、北平、青岛、厦门这些地方,最后客死他乡。六十多年的人生履历,在青岛的记录长达六分之一。而在他和青岛发生关系之初,他并不知道冥冥之中这是一条不归路。
零散资料显示,余晋龢字幼耕,1887年出生在浙江绍兴府绍兴县,早年到日本留学,1906年入学东京宪兵练习所,1911年从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归国后,余晋龢历任陆军部参事、宪兵学校教官,1922年出任青岛港政局局长。1923年10月24日出版的《顺天时报》披露,接收后的青岛港,在港务机关的设置上,争议不止,初期鲁案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过程-城市
发施所谓文艺者的威权

1929年夏天,在刘少文的眼中,旅馆却是另外一番光景,所谓“旅馆也,男女勾当尽人皆知”。于是,一个光怪陆离的城市现场便被他呈现出来:“意中人见笑颜开,灯火光深把臂来。为问桑中在何许,路旁大字写行台。”灯红酒绿的男欢女爱,显现出了城市的另一种真实。近在咫尺的隐秘,暧昧着朦胧的街道。
到1930年代初期,中山路周边和沿海一带的旅馆饭店已星罗棋布。1932年7月上海出版的《旅行杂志》,刊登旅邸情报《青岛之旅馆》,罗列有太平路6号大饭店、观海一路59号路南德国饭店、安徽路18号崂山饭店、安徽路5号宜宾饭店、太平路14号太平饭店、浙江路4号第一旅社、天津路33号东华旅社、肥城路4号胶澳旅社、曲阜路3号瀛洲旅社、中山路24号新民饭店。 包伙食的饭店最低价格五元,其中拥有全海景房的大饭店价格最高,为每天九到二十元不等,德国饭店五至十二元,崂山饭店八至十二元,宜宾饭店五至八元,太平饭店六至十元。第一旅社、东华旅社、胶澳旅社、瀛洲旅社都不包伙食,价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过程-城市
落日在西,光景奇绝

1936年夏,青岛观象台海洋科科长宋春舫在《青年界》发表《避暑的精神》一文,描述了一个他在青岛的发现:“我在青岛久了,每到夏天,尤其是七月下半个月,只看见每一次轮船进口,不论头二三等,客人都装得满满的。这些旅客之中,当然以碧眼黄发的人占了大多数。五六年前,差不多有百分之九十,近两三年来,中国人渐渐的也多起来了,然而至多也不过百分之三十罢了。” 
其实,青岛作为一个新兴的海滨城市,一直是旅游者的流连忘返之地,宋春舫在1936年的发现,不过是愈来愈喧闹的叠加罢了。很多人是抱着和上海作家林微音一样的想法到青岛度假的:“我到青岛去是在想享受我的一次小游。”
在20世纪的第一个十年里,较之建设在南边和东南海岸线上的海因利希亲王饭店和海滨旅馆,中山路上的旅馆并不是最诗意化的舒适去处。旅行作家贝麦在1910年早些时候制作的青岛导游手册里,甚至不曾收录推荐真正建在中山路上的任何一家旅馆。在这个敬业的德国人的眼里,这时的中山路,仅仅是一条功能有限的普通商业街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过程-城市
走遍了中山路附近的每一条街道

伴随着城市化内容的不断叠加,具有公共服务特征的新型城市生活方式日趋平常化,这极大地改变了一些富有居民的饮食起居,也影响着彼此的交往形态。通过一些个人的日常记录,我们得以还原一部分真实的历史现场。移居青岛的潍县大户孟方儒1922年5月14日至18日五天里的行踪,大致显现出了这一变化的深刻性与广泛性。 
5月14日,早晨8的,大港车站下火车,下午赴青岛报馆订报,归寓寄信,然后就去了双增楼小酌。
5月15日,早晨雷雨,午后往义和楼洗澡,发天津法租界同德里门牌二号张镜芙信,写七绝《胶东道中》“十年又走海东湾,电掣飙轮指顾间。四野烟销初日上,万峰披絮看劳山。”
5月16日,午后微雨,往漱玉轩镶了两颗牙,花费两元大洋。暮色之中,再入双增楼小酌。酒过三巡,主人发起感慨:“此埠自租借德人以后,余于宣统二年因游京师便过此地,小作勾留,回首旧游十三年矣,风景犹昔,人物更非,木屐满街,不禁生喧宾夺主之感,今年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