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台东镇-一个城市的文字和影像
台东镇-一个城市的文
字和影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0,947
  • 关注人气:8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版权声明
声明:台东镇博客《一个城市的文字和影像》中的原始文字,作者拥有著作权。未经授权,谢绝转载。谢谢!
联系信箱
台东镇  196203@sina.com
青岛艺术文献



塔楼上的青岛

青岛出版社

中山路

 

中国海海洋大学出版社

老建筑

 

青岛出版社

老房子

 

东画报出版社

独角兽游青岛

 

中国海海洋大学出版社

独角兽游青岛
 

中国海海洋大学出版社

博文
分类: 接触-过客
一个“国内第一”的聊城人
 


1931年8月1日,杜光埙在万年山下的国立青岛大学宿舍撰写了《宪政制度之新问题》译序,叙述了五年前暑假,他从纽约到绮色佳消夏空档的译事原委。《宪政制度之新问题》是麦克本和罗哲士合著《欧洲新宪法》的绪论,一共八章,1931年11月由王云五主持的商务印书馆出版。该书在1934年2月“国难后”再版。这段时间,杜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8 07:53)
分类: 接触-过客
利津路上的制针人生

就本土经历而言,尹致中可谓是青岛工业化的一个标志性样板。在不完备的市场经济条件下,其围绕着机械制针展开的人生,跌宕起伏,绘声绘色。
尹致中1902年出生在山东莱阳人,早年进入青岛的过程语焉不详,涉及洋行童仆和青岛商学院,后者是一所日本人开办的职业技术学校。尹致中离开青岛的下一站是日本广岛,也就是在这个中日甲午战争期间的日本大本营和帝国议会临时所在地,尹致中奠定了其一生事业的起点。后来一家杂志曾描述他的广岛经历说:“民国十三年,东渡至广岛市入制针工厂,学习制针技术,昼工夜读,力求深造,经四年之研究,至民国十七年返国,首在青岛创办忠记制针厂。”有记录说,这期间尹致中曾入广岛高级工业学校学习。而从这本杂志的“昼工夜读”记述看,其入读的应该是培训夜校。广岛高等工业学校1920年创建,这和尹致中1924年至1928年在广岛制针工厂的时间吻合。
1929年,尹致中与广岛针厂经理贞赖合作,将广岛针厂的旧机器运往中国,在青岛创办忠记制针厂。其间为逃避日本海关的查禁,机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8 07:30)
分类: 接触-过客
一代商业领袖的欲望驱动

1898年开始的青岛城市化开发,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诸如刘子山、傅炳昭、李涟溪和丁敬臣,都是快速崛起代表者。在这些第一代华商早期财富扩张的路线图上,买办是个承前启后的关键词。
丁敬臣1880年出生在江苏江都,早年捐过监生,后转入上海洋行历练,积累了进出口贸易经验。丁敬臣作为第一代职业移民进入青岛的时候,20岁上下,精明强干。丁敬臣青岛履历的第一站,是禅臣洋行。禅臣洋行是一家德国进出口商,最早设置在威廉街,宽广的房屋“前临大海,潮声如吼,远岛来帆,皆在槛下。”禅臣从事的贸易内容和其他洋行类似,不外是进口机械等工业和日用产品,出口肠衣、猪鬃、花生等土产。丁敬臣通过禅臣洋行,完成了原始积累。在这个过程中,丁敬臣获得了德国租借地总督府的信任,进而成为胶济铁路物资贸易代理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7 06:34)
分类: 接触-过客
不可言状的人生

 
余晋龢与青岛长时间发生的联系,被长时间遮蔽。从出生地绍兴出发,余晋龢的一生大致经历了东京、北平、青岛、厦门这些地方,最后客死他乡。六十多年的人生履历,在青岛的记录长达六分之一。而在他和青岛发生关系之初,他并不知道冥冥之中这是一条不归路。
零散资料显示,余晋龢字幼耕,1887年出生在浙江绍兴府绍兴县,早年到日本留学,1906年入学东京宪兵练习所,1911年从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归国后,余晋龢历任陆军部参事、宪兵学校教官,1922年出任青岛港政局局长。1923年10月24日出版的《顺天时报》披露,接收后的青岛港,在港务机关的设置上,争议不止,初期鲁案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过程-城市
发施所谓文艺者的威权

1929年夏天,在刘少文的眼中,旅馆却是另外一番光景,所谓“旅馆也,男女勾当尽人皆知”。于是,一个光怪陆离的城市现场便被他呈现出来:“意中人见笑颜开,灯火光深把臂来。为问桑中在何许,路旁大字写行台。”灯红酒绿的男欢女爱,显现出了城市的另一种真实。近在咫尺的隐秘,暧昧着朦胧的街道。
到1930年代初期,中山路周边和沿海一带的旅馆饭店已星罗棋布。1932年7月上海出版的《旅行杂志》,刊登旅邸情报《青岛之旅馆》,罗列有太平路6号大饭店、观海一路59号路南德国饭店、安徽路18号崂山饭店、安徽路5号宜宾饭店、太平路14号太平饭店、浙江路4号第一旅社、天津路33号东华旅社、肥城路4号胶澳旅社、曲阜路3号瀛洲旅社、中山路24号新民饭店。 包伙食的饭店最低价格五元,其中拥有全海景房的大饭店价格最高,为每天九到二十元不等,德国饭店五至十二元,崂山饭店八至十二元,宜宾饭店五至八元,太平饭店六至十元。第一旅社、东华旅社、胶澳旅社、瀛洲旅社都不包伙食,价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过程-城市
落日在西,光景奇绝

1936年夏,青岛观象台海洋科科长宋春舫在《青年界》发表《避暑的精神》一文,描述了一个他在青岛的发现:“我在青岛久了,每到夏天,尤其是七月下半个月,只看见每一次轮船进口,不论头二三等,客人都装得满满的。这些旅客之中,当然以碧眼黄发的人占了大多数。五六年前,差不多有百分之九十,近两三年来,中国人渐渐的也多起来了,然而至多也不过百分之三十罢了。” 
其实,青岛作为一个新兴的海滨城市,一直是旅游者的流连忘返之地,宋春舫在1936年的发现,不过是愈来愈喧闹的叠加罢了。很多人是抱着和上海作家林微音一样的想法到青岛度假的:“我到青岛去是在想享受我的一次小游。”
在20世纪的第一个十年里,较之建设在南边和东南海岸线上的海因利希亲王饭店和海滨旅馆,中山路上的旅馆并不是最诗意化的舒适去处。旅行作家贝麦在1910年早些时候制作的青岛导游手册里,甚至不曾收录推荐真正建在中山路上的任何一家旅馆。在这个敬业的德国人的眼里,这时的中山路,仅仅是一条功能有限的普通商业街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过程-城市
走遍了中山路附近的每一条街道

伴随着城市化内容的不断叠加,具有公共服务特征的新型城市生活方式日趋平常化,这极大地改变了一些富有居民的饮食起居,也影响着彼此的交往形态。通过一些个人的日常记录,我们得以还原一部分真实的历史现场。移居青岛的潍县大户孟方儒1922年5月14日至18日五天里的行踪,大致显现出了这一变化的深刻性与广泛性。 
5月14日,早晨8的,大港车站下火车,下午赴青岛报馆订报,归寓寄信,然后就去了双增楼小酌。
5月15日,早晨雷雨,午后往义和楼洗澡,发天津法租界同德里门牌二号张镜芙信,写七绝《胶东道中》“十年又走海东湾,电掣飙轮指顾间。四野烟销初日上,万峰披絮看劳山。”
5月16日,午后微雨,往漱玉轩镶了两颗牙,花费两元大洋。暮色之中,再入双增楼小酌。酒过三巡,主人发起感慨:“此埠自租借德人以后,余于宣统二年因游京师便过此地,小作勾留,回首旧游十三年矣,风景犹昔,人物更非,木屐满街,不禁生喧宾夺主之感,今年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过程-城市
拈指昙花一现中

所谓城市文化时尚,是一种近来时常被提及的话题,所指往往含混,稍不留神,连穿衣戴帽之类也就被划拉进去了。想想,也未尝不可。然而,在20世纪的早些时候,就中山路而言,的确存在着一种短暂的,带着一股清纯气息的时尚文化。在当时,其带给那些远离家乡的人们的记忆,无疑温暖而又快乐。
1929年夏天,礼贤中学教员刘少文曾这样描绘夕阳西下的中山路:“联臂同游趁晚凉,电光如水绮罗香。繁华第一中山路,才过昇昌又鼎章。”而“鬓影衣香,肩摩毂击”的中山路的时尚来源,却非一日之功。
记录显示,最早的文化时尚传播是通过一些协会机构完成的。据日本自由记者田原天南1913年的调查,在中山路周围,当时有德国殖民协会青岛分会、青岛登山协会、青岛邮票协会、基督教会馆、福柏医院协会、德国海军协会青岛分会、德国红十字会青岛分会、日尔曼人协会、青岛商业会议所、天主教协会、青岛工业学会、美术及学术协会、德国技术学会青岛分会、胶州在乡军人会等数十家协会。而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态度-批评
情感与灵魂的靠拢,是生命融入的核心

就数量而言,管非移民美国后完成的大量绘画,风景写生的绚烂很容易淹没掉另外类型的存在,仿佛洛杉矶街市的喧哗,轻而易举地就标注了美国梦的勃勃生机。阳光下的城市线条,释放出理性的生长逻辑,通向不可知的远方。
但这并不是管非在异国他乡的全部绘画事实,填补在城市肌理之中的,还有更具生命力的人体,和附着在这些人体里的表情、姿态、肤色、衣着、思想。这是管非触摸到的一个有呼吸的美国,一个由不同种族,不同经历,不同性别,不同文化背景共同构造的族群社会。一个一个迥然不同的个体,是这个族群真实存在的基础。
这一次,管非关注的身体现实,恰恰是精神与情感现实的最核心部分。
以身体现实为实现途经的绘画,对管非这一代在大陆生长的艺术家,并不陌生。由理查•斯契米德开始,管非们大致经历了一次向乔尔乔内、提香、鲁本斯、萨金特逐一致敬的艺术史回返历程。一本两元多钱的“内部发行”的《理查•斯契米德画人体》,在1982年开启的,是一扇通向思想自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过程-城市
春暖花开的季节,也是一个疯狂的季节

许多年里,发生在1930年或者由1930年引发的一些人和一些事,被有意无意地隐藏着,偶尔暴露出来,知情人却默不作声,仿佛浑然不知。一星半点儿的风声,透过遮遮掩掩的叙述传递出来,离事实恐怕已经十万八千里了。1930年年中,邓仲纯随同杨振声举家来到青岛任青岛大学校医,并同住在迎宾馆下面的一栋公寓,杨振声和教务长赵太侔住楼上,邓仲纯一家住楼下。杨振声和赵太侔的妻室并不随往,传期间“未能免俗”的杨振声和邓仲纯女儿邓绎生(方瑞)发生过一段情事,随即烟消云散,鲜有人提及。梁实秋犹抱琵琶半遮面地回忆说:“今甫(振声)在校长任上两年,相当愉快。校长官邸在学校附近一个山坡上的黄山路,他和教务长赵太侔住楼上,一人一间卧室,中间是客厅,楼下住的是校医邓仲存夫妇和小孩,伙食及家务均由仲存夫人负责料理。今甫和太侔都是有家室的人,但是他们的妻室从不随往任所,今甫有一儿一女偶然露面而已。五四时代,好多知识分子都把原配夫人长久的丢在家乡,自己很洒脱的独居在外,今甫亦正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