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台东镇-一个城市的文字和影像
台东镇-一个城市的文
字和影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3,610
  • 关注人气:8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版权声明
声明:台东镇博客《一个城市的文字和影像》中的原始文字,作者拥有著作权。未经授权,谢绝转载。谢谢!
联系信箱
台东镇  196203@sina.com
青岛艺术文献



塔楼上的青岛

青岛出版社

中山路

 

中国海海洋大学出版社

老建筑

 

青岛出版社

老房子

 

东画报出版社

独角兽游青岛

 

中国海海洋大学出版社

独角兽游青岛
 

中国海海洋大学出版社

博文
分类: 过程-城市
春暖花开的季节,也是一个疯狂的季节

许多年里,发生在1930年或者由1930年引发的一些人和一些事,被有意无意地隐藏着,偶尔暴露出来,知情人却默不作声,仿佛浑然不知。一星半点儿的风声,透过遮遮掩掩的叙述传递出来,离事实恐怕已经十万八千里了。1930年年中,邓仲纯随同杨振声举家来到青岛任青岛大学校医,并同住在迎宾馆下面的一栋公寓,杨振声和教务长赵太侔住楼上,邓仲纯一家住楼下。杨振声和赵太侔的妻室并不随往,传期间“未能免俗”的杨振声和邓仲纯女儿邓绎生(方瑞)发生过一段情事,随即烟消云散,鲜有人提及。梁实秋犹抱琵琶半遮面地回忆说:“今甫(振声)在校长任上两年,相当愉快。校长官邸在学校附近一个山坡上的黄山路,他和教务长赵太侔住楼上,一人一间卧室,中间是客厅,楼下住的是校医邓仲存夫妇和小孩,伙食及家务均由仲存夫人负责料理。今甫和太侔都是有家室的人,但是他们的妻室从不随往任所,今甫有一儿一女偶然露面而已。五四时代,好多知识分子都把原配夫人长久的丢在家乡,自己很洒脱的独居在外,今甫亦正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过程-城市
冰锥划出的噪音

写这些文字的时候,多在晚上,一边在电脑上打字,一边慢慢琢磨着灯光下的阴影,看明暗变化,等太阳出来。听见心脏在胸口的跳动声音,一下一下,像过去的许多日子,其实平常。太阳不一定天天出现,但肯定不会丢了,所以希望就有理由,黑暗中等待,忍受时间的反复无常后颠三倒四,验证一个过程。早晨就来了。
关于青岛山的早年模样,除了零零散散拍摄在1898年春天前后的几张明信片外,最具艺术价值的绘画文献,是卡尔•吴特科(CarlWuttke)的亚麻布油画《从胶州湾畔远眺市镇的屋顶》。这幅一百多年后被重新发现的作品,最终在2012漂洋过海回到青岛,成为这个历史现场的一个地理证据。画家卡尔•吴特科1849年生于特里布尼茨,有过在意大利求学的经历,他的《从胶州湾畔远眺市镇的屋顶》创作于1898年,是目前确定的描绘青岛的最早油画作品。画面中,青岛山早年的巍峨,跃然纸上。
关于吴特科的零星资料显示,青岛曾经是德意志第二帝国的普鲁士之门。威廉二世1897年下令占领胶州湾,并在1898年正式租借胶州湾九十九年,使这里成为德国租借地。德国殖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考虑思想问题

1947年5月2日,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访问山东大学,训导长刘次箫陪同。司徒雷登演讲时,山大学生自治会代表递交《致大使书》。1947年春天发生的这个场面,被后来的一些私人回忆录大肆渲染,成为了山东大学在历史关键点上的政治宣言。学生自治会的要求里面,有归还校舍一条。随后,司徒雷登即帮助山大方面向驻青美军讨回了被占用的鱼山路校舍。这个时候,1949年的敲门声已经隐约可闻。只是在春暖花开时,这个校园里的所有人,并不知道会发生后来《束星北档案》里所记录的故事。
在赵太侔的记录中,复校之后的山东大学,可谓是危机四伏。对期间发生的若干政治事件,他在几年后的解释充满了相互矛盾的辩解:“1947年山大六二事件之发生,我对学生之罢课游行,始终采取劝阻的办法。劝阻无效,学生被丁治磐所指挥的军警打伤逮捕,嗣经交涉释放之后,我对学生谈话,除抚慰以外,仍带有埋怨学生不听劝阻意,仍是觉得这种牺牲是无价值的,根本没有认识到这次运动的意义。同时为保持学校超然地位,我也不希望校内教职员参与任何政治斗争,无论是革命的或是反动的。”“特刑庭之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接触-过客
踏月傍山三人行

在1935年的国立山东大学,黄际遇和胡鸣盛两位是名副其实的老大哥,一个生于1885年,一个1886年出生,相差一岁。这一年8月胡鸣盛抵达青岛的时候,已49岁,北大文科中国哲学门第一班的学历,北大国学研究所整理明清档案的资历,国立北平图书馆编纂委员会委员兼写经组组长的履历,让他一袭长衫的身影在青岛山下显得老成持重。
实质上,在胡鸣盛正式加盟国立山东大学之前,已经通过长篇文献考据《安定先生年谱》,与青岛的学术圈发生了联系。《安定先生年谱》发表在1934年5月出版的《国立山东大学文史丛刊》第一期,洋洋洒洒近30页。这一期的《文史丛刊》,还刊登有:胡适《记北宋本的六组坛经》、丁山《辩殷商》、彭仲铎《汉书佚注叙例》、游国恩《离骚后辛菹醢解》、黄际遇《潮州八声误读表说》、姜忠奎《说文四十一声旁转数目总表》、张熙《玉篇原帙卷数部第叙说》、李茂祥《Wenn  lch  Heine  Lese》、赵少侯《Anatole  France Dehgure》、梁实秋《Literary Criticism of Edgar Allan poe》。不论是作者阵容还是所涉课题,都不可小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接触-过客
闻一多走了,讲师游国恩当了教授

检索游国恩早年青岛资料,在其字究竟为“泽承”还是“泽丞”的辨析上,颇费周折。1933和1935年版《国立山东大学一览•职教员录》,游国恩名下都记录“泽承”,同期的黄际遇《万年山中日记》,则始终用“泽丞”。更早时的1924年12月5日,陈伯弢在《北京大学日刊》与游国恩讨论《离骚》,标题也是《答游君泽丞问》。汉章与泽丞,一先生一学生,辨析方式令人耳目一新。查“丞”古同“承”,秉承意,如此看,则“泽承”、“泽丞”音同意同,不过“承”与“丞”尽管通假,但名字毕竟具符号性,这一“承”一“丞”下来,后人就不免糊涂。

游国恩出生在1899年,1931年8月到任国立青岛大学时正属风华正茂年龄。他的许多青岛同事,如闻一多、赵少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接触-过客
朝阳、乡党与宿命

作为杨振声信任的乡党,国立青岛大学会计科主任刘本钊的角色定位,既确定又模糊。从1935年印制的《国立山东大学一览》看,刘本钊到职的时间是1931年5月,比理学院院长黄际遇、校医室主任邓仲纯、图书馆事务员曲继皋等人晚了一年。刘本钊负责的会计科,有事务员刘芳椿、刘景秀和助理员邵磊厂三个人。有趣的是,刘本钊、曲继皋、刘芳椿都是蓬莱人。刘本钊的履历仅写国立清华大学会计主任,而刘芳椿亦有任职清华大学会计科助理的记录。自校长杨振声以降,清华和蓬莱这两个关键词,在国立青岛大学的早期职员信息中时隐时现。
在梁实秋看来,刘本钊是一个“小心谨慎”的“恂恂君子”,“患严重耳聋,但亦嗜杯中物。因为耳聋关系,不易控制声音大小,拇战之时呼声特高,而对方呼声,他不甚了了,只消示意令饮,他即听命倾杯。”1931年5月19日晚杨振声在顺兴楼宴请顾颉刚,黄际遇、闻一多、梁实秋、赵太侔、黄淬伯、王昆玉、方令孺、刘本钊、邓仲纯、陈季超一众作陪,隐约可见豪饮之风的浩荡。国立青岛大学的新人刘本钊作为席中四个文学院之外的陪同者之一,意义恐不仅是“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接触-过客
我听见阊阖的户枢砉然一响


1930年由杨振声匆忙搭建的国立青岛大学,有许多有意思的人物,比如会计科主任刘本钊,就是杨振声的乡党。对刘本钊,梁实秋的回忆是“小心谨慎,恂恂君子。患严重耳聋,但亦嗜杯中物。因为耳聋关系,不易控制声音大小,拇战之时呼声特高。”刘本钊先在北京朝阳大学学习法律,1920年赴朝鲜大学留学,1923年回国任北洋政府外交部主事,期间主编北京蓬莱同乡会的《蓬莱旬刊》。1928年夏杨振声出任清华教务长,刘获杨推荐担任清华大学会计科长,月薪300现大洋。杨振声到任国立青岛大学后,又邀其到青岛,先后担任国立青岛大学会计科主任、出版科主任与秘书长等职。1932年杨振声辞职回北平后,刘本钊留任国立山东大学。1937年后辗转至昆明西南联大,与杨振声及女儿杨蔚、儿子杨起,以及汪和宗、萧乾等人一起住北门街蔡锷旧居,后沈从文携张兆和、张允和、张充和等也搬入。据张充和回忆,当时院中还寄养着金岳霖的一只大公鸡。杨振声俨然家长,吃饭时一大桌,杨面南而坐,刘左沈右,无人指定,却自然有序。刘本钊到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被遮挡的阳光

青岛口老东方市场的对面,是信仰轨迹和建筑形态一并凌乱着的红卍字会建筑群。比较原始存在期荒岛书店明显的价值取向,红卍字会的慈善面貌,裹挟了更多的信仰元素,一时间会让人眼花缭乱。并且,“卍”这个符号,很容易和“象征争取雅利安人胜利斗争使命”的纳粹标识“卐”混淆。大学路的红卍字会与第三帝国同时代,这个微妙的区分,看上去就并非无关紧要了。
资料显示,卍是上古时代的一种部落符咒,在古印度、波斯、希腊、埃及、特洛伊均有出现。最初被看成太阳或火的象征,以后普遍作为吉祥标志。卍,梵文读“室利踞蹉洛刹那”,意为“吉祥海云相”,也就是呈现在大海云天之间的吉祥象征。卍大量画在佛祖如来的胸部,被佛教徒认为是“其光晃昱,有千百色”的瑞相。佛学东渐过程中,卍的译介不尽一致,北魏有经书译成“万”,唐玄奘等译成“德”,唐武则天最终定为“万”,意图集天下吉祥功德。卍有两种写法,右旋为卍,左旋为卐。佛以右旋为吉祥,各种仪式的行进,也多右旋。
希特勒选“卐”字做标志的原因,众说纷纭。一说来源于国家社会党的拼写方式,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接触-过客
青岛一切还是原样子十分清静
 
就历史叙述来说,看似环环相扣的逻辑解读和貌似儿戏“放荡”的现场还原之间,究竟哪一个更接近真实,始终是个问题。不过,对1930年代伊始国民政府的复兴信念正风华正茂的青岛,从一堆“空罐头”的夹缝来看见的沈从文,至少比衣冠楚楚的政府文件,更经得起时间的揉搓。绕着一地垃圾,走起路来叮叮当当的姿态,让湘西乡下人沈从文的青岛背影,舞蹈一般活灵活现。
1931年的秋初,赵少侯、游国恩、杨筠如、梁启勋、沈从文、费鉴照、郭贻诚等人陆续到达国立青岛大学。这些新面孔的出现,让青岛山下寂寞的校园,稍许增加了些生机。其中获聘中文系讲师的游国恩,是闻一多在武汉大学的老下属,此番来青岛,也是闻一多邀请的。游国恩北大毕业后任教江西多家中学,1926年发表《楚辞概论》,引起学界注意。后来闻一多曾公开说,“泽承最先启发我读《楚辞》”。而作家沈从文的到来,则是徐志摩力荐的结果,他的教职和游国恩一样,都是中文系讲师。不过,游国恩讲的是中国文学史、楚辞、唐宋以降文学和民间故事,而沈从文则只会磕磕绊绊地讲自己的写作经验。在遍地学问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接触-过客
离开青岛后,闻一多再没有回头


所有发生过的生活轨迹,不可能凭空捏造,也不可能从头再来,辉煌或者暗淡,吉星高照或者运交华盖,概莫能外。黄际遇1932年7月17日“夜微雨中访一多大学路”的时候,闻一多青岛校园生活的闭幕式,已进入倒计时。这与其说是个意外,不如说是一场非预谋的煎熬的结束。在1932年的夏天,闻一多对这个曾经陌生的城市,已经没有什么牵挂了。
过去的两年,闻一多在青岛山下屏蔽了喧闹,开启了一道古诗歌源流的学术门缝,也经历了一番感情风波。一年前,因与女同事方令孺频繁交往引发流言四起,任职青岛大学图书馆的林斯德劝说闻一多把家眷接来,以平息是非。林斯德是闻一多的姑表亲,话自然入情入理。闻一多搬到大学路旁边的红楼内,闻夫人高孝贞与孩子由是来青岛和先生同住。闻家和游国恩邻居,就此“二人便经常在一起谈论《诗经》《楚辞》”。《楚辞》很像是一块挡箭牌,一场风花雪月便隐藏在了楚国方言的后面,“横流涕兮潺湲,隐思君兮陫侧”。
对闻一多青岛期间的情感波澜,梁实秋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