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戏迷知音
戏迷知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595
  • 关注人气: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戏迷知音的微薄
公告
欢迎大家来我的博客做客,多提宝贵意见。
所有博文皆为个人观点,欢迎转载指正!
戏迷知音QQ:9082114
MSN:ximizhiyin@163.com

玲珑戏曲资料珍藏下载

玲珑戏曲资料在线查询
QQ在线系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网站连接

玲珑戏曲艺术网

我做的戏曲网站

演员的博客

喜气洋洋

程派吕洋的博客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忽然这些天,小剧场的湘剧三级剧《武松之踵》成为了大家讨论的焦点,编剧@青妹慢走 笔下的潘金莲和武松,在她的食色性思想下,已经扭曲了人性,丧失了人伦常理,武松成了侠骨柔肠的汉子,潘金莲则是十足的淫妇,灵堂一脱,更是闪瞎你的眼,不能不佩服编剧导演们的前卫意识和大胆胡诌的勇气,使戏曲向三级片的方向迈进了一大步。

湘剧《武松之踵》之灵堂调情

​或许是因为看过很多老艺人演出的缘故吧,对新编戏和小剧场的演出真是不屑一顾,前者因为《惜娇》的过火宣传,也是批评过,但到底这个戏如何,没有去看,后来友人私录了全剧给我,抱着好奇心看了一下,跟宣传的真是两回事,就总体来说,有很多创新的地方,但还是接近传统戏的,加入了一些现代因素,但并没有任何脱裸或过分的东西,演员的表演也是在情理之中。就冲这一点,咱得投诉,明显的演出要比宣传干净的多,这属于欺骗观众了,得给个差评了

满以为湘剧的《武松之踵》也是这个套路,没想到潘金莲竟然在武大郎的灵前,脱衣色诱武松,真的很惊讶,这位编剧是真敢写,直接把戏写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989年年初,天津表演艺术咨询委员会协同天津市京剧团联合主办了“赵松樵舞台生活八十二周年祝贺演出”,这在天津戏曲演出史上,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次演出,这次祝贺演出共3天,汇集了来着全国各地剧团的诸多演员,而这些演员,大多都是当年从天津红风剧团走出去的演员,像山西的李铁瑛、陈云超,李芝刚、陈云祥;黑龙江的郭云涛、江西的王超群、吉林的王志英、福建的赵云鹤、江苏的鲍云鹏、安徽的李慧春、上海的陈鹤昆、以及来着上海的舒昌玉、天津袁文君等九省市十二家京剧院团的赵门弟子、好友等,这场演出又叫“阔别天津演员探亲演出”,赵松樵先生宝刀不老,以90高龄粉墨登场,可谓是盛况空前。

4月16日祝贺赵松樵舞台艺术八十二周年暨外地演员探亲演出在天津中国大戏院如期举行,演出开始时,由主持人马超分别向观众介绍了参加这次演出的全体演员,而后王超群演出了《闹天宫》、陈鹤昆演出了《九更天》杀女一折、赵云鹤(前关羽)李铁瑛(饰进古城的关羽)赵松樵(饰训弟的关羽)合作演出了《古城会》。

4月17日,先由王超群演出《独木关》、郭云涛演出《骂杨广》、袁文君演出《红线盗盒》、赵松樵(前颜良)、陈云超(后颜良)、李铁瑛(关羽)、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994年9月,在天津举办了两场比较轰动的演出,厉慧良张世麟合作演出两场大戏,这场“东方金秋京剧盛会”是厉慧良张世麟三十八年后再度合作演出。

这场演出是由何佩森主持操办的,天津东方家具销售中心赞助,厉慧良张世麟合作演出戏码,是按一人一天花脸戏,一人一天武生戏安排的。当年厉张两位先生都住在科艺里,且是楼上楼下,除去排戏,即使俩人见面,也都不提演出的事,都是由别人传递消息,在剧目和演员安排上也是反反复复,厉先生的意见是大局定下来了,别人不演的我来,最早定的是《挑滑车》和《战濮阳》,因张世麟先生年纪大了,这戏很多年没演了,回忆起来比较困难,因此快临近演出时又托人找厉先生商量改戏,最终确定《战濮阳》改成《战宛城》,特邀袁国林先生演曹操。

这场演出,除去厉慧良张世麟袁国林三位先生外,还邀请了关正明、关静兰、寇春华、以及何佩森、李经文、张幼麟、王平、胡小毛、苏德贵等加盟演出,天津市京剧三团倾情助演。当时可谓是轰动津门。

9月18日的首场演出以胡小毛的《时迁盗甲》开场,然后李经文、寇春华演出了《春草闯堂》一折,李经文以花旦应工,加上寇春华出演胡进,真是相得益彰;随后关正明、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忽然间这两天总有人拿《大宅门》的照片跟我说这不靠近传统,我也觉得挺奇怪的,这传统的界限能从一张照片论断吗?


其实我已经说了,《大宅门》因故我没能去看,不知道究竟如何,所以没法提出自己的意见,不晓得单纯从一张照片就去断定是否传统的人,是否看了全剧?且不说这传统的界限到底该如何划定,就我从视频中截取了三张老艺人的剧照,单从图像看,也很过火,很不传统,(忽然想到,传统可能就是保守吧?)但抨击说不传统的好像没几个人吧。有意思的是,我让一些人去看下那三张照片是否靠近传统,人家却说大致了解了我的观点和立场,那您找我跟我说传统不传统的,是什么用意呢?


到现在我也是在批评《惜娇》的不好,虽然惜娇我没有看,但前期的宣传花俏,从人们的猎奇处着手了,可能《惜娇》做为新戏,没有那么火爆,但是从宣传,从玩裹脚布的照片,叼花的视频等,却是显得有些脏了,其实还有一个更主要原因,就是阎惜娇的人物形象已经是前辈艺人创造的一个经典了,综合这几点,这个戏对于喜欢传统的人来说,肯定不会入眼,也肯定是会挨批的。


李卓群作为《惜娇》的导演,也备受批评,而她的另一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我整理的这个《忠义千秋》,是取材于《三国演义》  第24回《皇叔败走投袁绍》,到第28回《会古城主臣聚义》的故事合成的,是全部三国戏系列的其中一部分,《忠义千秋》囊括了诸多的老艺术家,单就古城会来说,就包括了李万春,刘泽民,姜铁麟,高盛麟,李洪春和赵松樵等人。红生戏是三国戏里的重头戏,而这段《曹营十二年》(其实并没有这么长,也就半年多的时间)又是红生戏里的重头戏,前辈艺人编演了不少关羽的戏,可惜很多都失传了。

01、失小沛

​李明臣饰刘备   张润成饰张飞   王展云饰张辽

02、屯土山

王金璐饰关羽  李荣威饰曹操  王展云饰张辽

03、赠金赐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司马南去看了场李海燕的《武则天轶事》,回来写了一篇偏重于政治观点的博文,我提出了疑问,司马南先以污言碎语,骂骂咧咧相驳击,后又说是受刘桂娟指使,进而翻了一堆的老账来抨击刘,其实我一直想知道,我先后发表两篇相关的博文,那里能说明是受人指使的了?这以前吧,我也总是发表一些自己对表演艺术的看法,不管是谁,不好的地方我就会说出来,还要谁来指使我?那指使我的人岂不是很多了,听别人指使不成听话的傀儡了?真是笑话。


似乎司马南现在开始混戏曲圈了,他好像跟那个程派研究会打的火热,没有司马南我还真不知道还有这么个程派研究会的组织,人家真是默默无闻地工作啊,对这个组织不了解,反正对近些年来,像什么评论学会,这个派那个派的研究会什么的新组织都不怎么感冒,无非是挂个名,混个时髦而已,真正严谨做学问的人少了,都是短平快的节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老虎伤人事件,倒是引起了不小的争论,争论的焦点应该是不守规矩是否应该被同情,同时对已丧失了的规矩,道德又提到了日常。我觉得因为自己没守规矩,而造成的伤亡,对逝者的同情,也只是可惜了生命,而更多提醒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汲取教训,唤醒我们对规矩章法的遵守。

想想现实中,我们又遵守了多少规矩呢?我曾多次见过电梯要关闭的时候,有人急忙跑来,用手去掰电梯门,相信各位肯定也看到过用东西挡门,以及有超载提示了,还都不愿意下去等一班电梯的事吧。我曾在电梯维修的单位工作过几个月,深知其中的厉害,总是阻挡,掰门的话,感应器很容易失灵,要万一失灵了,赶上的没准不是掰门挡门的人,而是其他的人,不管是谁,都是人命关天的事吧?

恐怕这时就该有人出来指责电梯质量和维护的时了,就如同老虎伤人事件,如果老虎不被打死,就该有人指责不救人了,所以我很能理解当时有关方面的处理。毕竟人的思维方式不同,同一事件总会有不同的声音出现,是很正常的时了

这些年,人们似乎对规矩道德的意识都浅薄了,说别人的时候,我们都义愤填膺可明白理了,看发言,都是道德模范,等到了自己这了,就得过且过了,可是谁又比谁干净多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从2002年末开始把录像带上的资料转成数据格式保留,到2017年,也有15个年头了。那时很少有DVD,所以做的都是VCD的格式的,而做这事的时候,应该还没有别人专门去做,我算第一个民间整理戏曲视频资料的人了。大概在四五年之后才有很少数的人进行采集,2010年之后,电视卡普及了,录制电视节目,采集录像带的才逐渐多起来。

最初的时候,资料搜集不像现在这样,记得当年是从本地戏迷那拿来录像带整理,一些外地朋友也把录像带邮寄过来整理,还从香港、台湾、澳洲、美国等地寻找了一些资料,耗费了许多积蓄的资金,我对资料从来不保守,但为了能更好的搜集整理,说卖也好,说资助也好,只是各自的理解看法不同吧,总之是把所有新整理的资料,有偿地提供给了朋友们,那时候的还打印盘面,都有塑料盒和打印的封面包装,大概在10-15元左右,再加上从邮局邮寄的快递费,基本算是赔钱做的,后来实在支持不了了,才改为裸盘简易包装。现在想想那段时光也是非常美好的,更是在诸多朋友支持下才走过来的。

记得采集的第一出戏是陈永玲王金璐景荣庆的《战宛城》,而第一个被网络共享的资料是何玉蓉的《马前泼水》和关肃霜孟广禄的《拜山》,不久我从澳洲费了很大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1 21:19)
标签:

杂谈

​京剧全剧

冯志孝陈淑芳马铭骏《赵氏孤儿》2卷

王晶华《杨门女将》1卷

谭元寿《打渔杀家》1卷

李军艾世菊《打渔杀家》(附李军专访)1卷

耿其昌于魁智冯志孝陈志清李维康黄孝慈《四郎探母》2卷

关怀汪正华夏慧华李炳淑《四郎探母》2卷

关怀言兴朋张少楼梅葆玥童芷苓梅葆玖杨荣环《四郎探母》2卷

李炳淑李军王梦云李丽芳《四郎探母》2卷

辛宝达《闯王进京》2卷

吴素秋《人面桃花》2卷

温如华《黛玉葬花》《婵娟误》2卷

叶少兰《周仁献嫂》2卷

王吟秋吴吟秋《鸳鸯冢》2卷

李崇善孙岳王则昭《失空斩》2卷

纪玉良李长春《金水桥》言兴朋《战北原》2卷

袁世海马少良《群英会》2卷

李和曾《群英会》2卷

于魁智《响马传》1卷

雷英《状元媒》2卷

董文华《水帘洞》2卷

李世济《文姬归汉》2卷

张君秋全家合作《龙凤呈祥》2卷

张君秋张学津《龙凤呈祥》2卷

方荣翔梅葆玖冯志孝袁世海杨秋玲杜近芳《龙凤呈祥》2卷

赵燕侠《花田错》1卷

阎桂祥《花木兰》1卷

李世济《荒山泪》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1 13:18)
标签:

杂谈

​咱们都对四和八感兴趣,就京剧来说吧,就有不少与四和八相关的,有的是指人,有的是说戏,比如四大名旦,四大须生,四块玉等等,还有四红四剑四贵妃,四五花洞,四挑滑车,八大拿,八打等等,其实就是一种宣传,具体的一些剧目,因人而异或有些差别


像常说的“八大拿”,基本都是施公案的故事,究竟是哪八出戏,说法不一,翁偶虹先生曾在《梨园夜话》节目里专门讲过,他总结的八出戏是《八蜡庙》拿费德功、《茂州庙》拿谢虎、《薛家窝》拿薛金龙、《殷家堡》拿殷洪、《东昌府》拿郝文僧、《河间府》拿侯七、《霸王庄》拿黄龙基、《落马湖》拿李佩。其实施公案中不只这八出,还有拿毛如虎、拿九黄七珠、拿罗四虎、拿郎如豹、拿蔡天化、拿费德功、拿花德雷等,所以只要是凑够八出,怎么说都可以,各自演员根据自己条件和所学不同,也就有了不同的说法。


另外的八打包括哪些剧目?我曾就这个问题请教过陈永玲先生,他说八打没有确定的说法,凡是带打字的剧目,都可以归进来。根据陈老的说法,有文八打和武八打之说,文八打包括打面缸的等,其实像打龙袍这样戏又归那呢?所以我觉得八打应该是玩笑戏,这也就是人们意识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