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东城无肉
东城无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6,691
  • 关注人气: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对于良渚的印象,最早是跟一个叫施昕更的人连在一起的,这个杭州高级中学毕业生的名字,后来大凡介绍“良渚文化”时总是要提及的。其实考古在任何时候都是一寂寞的事业,直到今天施昕更的名字也只是停留在校史或良渚博物馆的文字介绍中,但这更显示了一个考古学家的伟大。

我记得最早的良渚博物馆就在杭州莫干山路的良渚镇上面。我也进博物馆看过,很是感叹那时的玉怎么会如此精美,不过心里多少是有问号的,因为照传统和阶级划分的观点,好东西都是属于奴隶主的,而创造好东西的都是奴隶。我就想不明白,如果奴隶是吃不饱穿不暖的,那怎么能创造如此灿烂的文明呢?至少也应该是奴隶和奴隶主共同创造吧,正如设计师和工人一起造房子一样。2009年去看四川的三星堆,在那里也看到良渚的玉器,三星堆的考古对于良渚文明似乎也是一种呼应,或许那时的“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大概从去年以来,我注册了好几个微博地址,但因为怕控,结果连地址跟密码一并忘掉了。再想重新注册的时候,几个中意的名字都有人注册过了,其实那就是我干的。也是阴差阳错的,我找到了以前的一个,但如何打理就相当生疏了。没办法,也是开个窗口吧。140个字,口水省着用啊。http://weibo.com/2303033075/profile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卖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

 

这本是两趟开往欢乐的列车

这是夏日里开在轨道上的两朵玫瑰

有的出发  有的归来

这是一年中难得的假期

有扑闪着眼睛看窗外的风景

有扑进爱人怀里的电影蒙太奇

是啊  这多像一部故事片

我们的主人公一一登场

 

来,伊伊,笑一笑

项老师举起镜头的时候

窗外的树迅速向后面倒去

伊伊也许在想  这些树

为什么和西湖边的树不一样呢

项老师  你说闲坐不谈语文

在列车上  你和爱人谈的最多的还是女儿

 

20岁的陆海天,你把卧铺改成了二等座

是啊  动车的二等座够好的了

你的名字好似三军仪仗队  一路欢笑

正为多彩的青春为祖国的山河敬礼                                 

同样20岁的朱平  你说你近乡情更怯

呵呵  古人怎么能理解你的心情

只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卖文

 

看似一马平川,其实已在四五千米的雪山上了。



 

后面就是神山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07 21:22)
标签:

杂谈

分类: 卖文
 

早饭还是在昨晚吃饭的地方,每人一碗稀饭、两个馒头和一个鸡蛋,馒头我没敢全部吃完,因为我知道,真正的考验要从今天开始,直接要从一千米上五千米,据称吃得太饱,如果再一路颠簸的话,胃会很难受的。

 

早8点半从电力宾馆出发,仍坐一号,大元过来坐。这样总指挥和副总指都在一个车上了,再加上导演和我。出发前见一老外穿运动短裤和紧身衣且戴头盔,而他的自行车也很是牛逼,我们一行中大约只有唐秘书长可以跟他用英文交流,原来他是要骑车去阿里,真太不可思议了,一问年龄才知他已65岁,后来他的同伴也出来了,看上去年龄相仿。

 

所以我后来想,我们只是坐车,稍微有一点苦就会相当地夸张,但人家要一脚一脚地骑出来,可能这么一来就是几个月的时间,他们对人生的态度的确能时时照见我们自己。

 

写到这里,因为前面提了唐秘书长,大约要说明一下我们这支队伍了。这支队伍简称“冈底斯探险之旅”,当然还有相应的其他说法,如,人文之旅、朝圣之旅、合作之旅、自然之旅等。冈底斯是西藏阿里的一座神山,大元因为曾经援过藏,有一种西藏情结,因此他现在的燃气壁挂炉的品牌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被人惦记,早些年有人写信寄贺卡的,现在则短信一条就万事OK了,过年过节,删短信也来不及。现在倒好,一年总有一个生日,我本人极为看淡,但因为办些什么事都得出示身份证,那我的生日也就被人惦记着了,确切的说,还不是人,而是机构和公司,生日这一天,收到的短信也可例举一二——

在这个属于您的灿烂日子里,XX银行祝您生日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这是最基本的套路,银行是这样,理财也是这样,比如保险和基金公司,有的会加上“工作顺利、阖家欢乐”。

 

最有意思的还是这一条——XXX感谢您的一路相伴,我们愿与您继续携手,在长跑中共同胜出。

 

很显然,这不是长跑或健身公司给我发来的,大家应该看出言外之意了吧。我还没有开户炒股,不知道一旦炒股,是不是也有证券会祝我生日快乐。

 

我前面说极为看淡,其实我也是俗人一个,只是我想说,那身份证上的数字,并非我的真正生日,那是我办身份证的时候,自己填上去的。凭什么填呢,凭记忆。

天呢,这个你也记得住?所以逗人一乐而已,快乐是要自己找的。而一旦有了所谓的生日,那破折号后面的那个数字,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15 11:00)
标签:

杂谈

2011年3月11号上午,在省作协参加一个论证会,论证杨小白、陈博君的报告文学《中国式援建》(暂名),这书是写浙江省援建四川青川县抗震救灾的事情,我因为前年也去青川采访过,因此也有一点所谓的发言权。没想到会议结束两个小时后,日本爆发了大地震。前天我在西溪的湿地博物馆又碰到博君,说起这事,他说这两件事是没有关系的,我也知道没有关系,但在冥冥之中,老天还真不知道安排了一些什么。

关于地震的最早体验,大概是我十四五岁那一年,那一年的有一天快中午时,我们在西湖边的少年宫的小水电站旁边闲聊,突然看见桥上有一辆自行车在晃动,有高年级的同学说地震了,也有同学说那是因为水电站下面水流的冲击而引起的震动——没有标准答案。下午我们去体育馆看乒乓球比赛,是全国锦标赛杭州分区赛,刚坐下就听广播里说,有可能发生地震请大家赶快撤离,只见那些在练球的运动员,一条条白腿跃档板而过,反而是我们这些坐在位子上的要跑快是麻烦的,所以我们几个也没有跑,后来在草坪上站了好长一会,后来广播又说了,比赛照常进行,我们这才回到体育馆里——那中午自行车的晃动似乎有了答案了。

再后来就是唐山大地震的影响,那真是无比闷热的夏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像我这样一个在学校里混过十来年的人,我是不太要看教育新闻和相关评论的,因为他们说的我都知道,再怎么惊悚再怎么不可思议我也不奇怪,好像我是从地狱回来的一样。很不好意思,我又在媒体混了十来年,因为职业原因,我一直把教育新闻看作是社会新闻的一种,因为至少家长(包括我)皆是社会的形形色色啊,1997年之前的港督彭定康说过一个意思,他说在大学做过校长的人,还有哪个岗位不能管的呢?所以动不动拿“教育”二字来吓人来忽悠人,我是不会买账的

然而我却很佩服吴志翔的那些有关教育的专栏文章,前有《为教师声辩》一书为证,近又有《我们热爱什么样的教育》问世。吴兄之文章,我先不说他是不是教育的行家,因为这个是说不清楚,说多了也要惹麻烦的。我就从文友的角度说一说我看好和喜欢吴兄之文的原因,因为这也恰恰是我的短板。

吴兄之文,多是对一时一地教育新闻的评述,地气肯定是接着的,这个一般行文者都没问题,问题是大多的人只能就事论事,虽然这也是一种好的方法,但就文气而言,总是有所不足。吴兄虽不习诗,却有诗人之胸怀,怜悯之情怀,行文洋洋酒洒,洒向字面都是爱。真的,爱之愈深,痛之愈切,这也就让吴兄从一般的“教师随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并非空言,多有俾益

——读孙昌建《向李渔学快乐生活》

 

赵健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