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五福园
五福园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5,123
  • 关注人气:22,4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红尘闲云邮箱
心理命理话题:
欢迎大家到这里讨论。

心理援助:
hongchenxianyun@126.com

作品合作事宜:
zuixianyun@126.com
五福园链接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神游杂记

在我们现存的这个时空里,我是一个出身卑微、阅历浅薄、学无所成、一无所有的粗鄙之人。

我知道此生无常,所以怀着有常心,分秒努力。我知道此生有瑕,所以坚持修缮自性,从来不敢懈怠。

我不是过度谦虚的人,更不是虚伪的人,之所以如此总结自己,只是因为我知道在其他的时空里,我曾贵如春雨、过尽千帆、才华横溢、应有尽有。

事实上,在无数时空之前,现世的一些人如我那般:贵如春雨、过尽千帆、才华横溢、应有尽有。

我们的“贵”源于我们微乎其微的消耗,源于我们百分百的奉献。我们走过时间,走过空间,不掠一寸土地,我们过尽千帆,过了自己,不据一段江河。我们可称才华横溢,因为我们不被所知束缚,不为不知惶恐,不因所有欢喜,不因所失悲伤。我们一无所求,所以一无所失,所以应有尽有。

后来,一些时空发生了灾难,出现了危机,直到空间崩塌,时间流失。那个时候,十方内外的自然力量发挥了作用,或重新“洗牌”,或“破”了再“立”。很多人被自然的力量归入拯救大军,很多人因自身能量的亏空坠入灾难的深处……

那之后,迷失成了主旋律,回归成了恒久的期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醒园随笔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28 10:18)
分类: 醒园随笔

 

那一日,残花满地,忧伤满怀,万种风情赴于流年,似水流年终归流殇。

蓝天下,热土上,那把随风起舞的淡淡的灰,迷了谁的眼,惹了谁的泪?

我看江河奔流,仿佛看自己的一腔热血;我饮香辣的美酒,好似饮自己的万古深幽。

想起苏轼在《梅花》诗中说过的“何人把酒慰深幽,开自无聊落更愁”,我心花殆已,冷香摇落。

为甚?谁解?

想一位清冷的白衣女子立于海边,身姿曼妙,眉黛青颦,气清似兰,心净若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10 10:11)
标签:

佛学

杂谈

分类: 神游杂记

一了(四)

 

苍一顺着一了的目光望去,只见远处来了一辆漂亮的观光马车,车上坐着三个人。由于距离尚远,无法看清那三个人的面容,只隐约地看到,三个人里有一位男士,两位女士。

 

一时间,苍一有些不知所措。他担心一了前辈是因为强烈地思念心中的姑娘而被急火攻心,从而产生幻觉,错把路人当成心中的姑娘,他更担心,路人过去后一了前辈能否经得住“得而复失”的打击。他不安地看了看一了前辈,又转过头去盯着那辆马车,直到车越走越近。

 

当能看得清马车上三个人的面容时,苍一也瞪大了眼睛,失声道:“前辈,那位优雅的长者,可是您心中的姑娘?”

 

一了“嗯”了一声,一边慢慢地离开栏杆走向公路,一边慢慢地扬起手臂,轻轻地挥了三下,用颤抖的声音说道:“瑟琳,假日快乐!”

 

赶车的男士勒紧了缰绳,马车在距一了几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车上那位年长的女士也慢慢地扬起手臂,轻轻地挥了三下,用微乎其微的声音回应:“了了,假日快乐。”

 

时间停止了。一切都停止了。世间的一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10 10:09)
标签:

杂谈

佛学

分类: 神游杂记

一了(三)

 

苍一说得是,俗世间的情感也罢、钱财名利也罢,哪里有什么牵绊谁的能力?所有摔跟头的人都是中了自己给自己下的“招儿”。表面上看,谁也没想给自己下绊儿,但很多人时时都在无意中算计和伤害自己,直到把自己折磨得筋疲力尽、遍体鳞伤。

 

如此想着,一了的心中豁然开朗,对苍一的欣赏和喜爱也就更多了几分,这让他的身心一下子舒畅起来,仿佛堵塞已久的公路,倏地重新畅通了。他晃了晃脑袋,耸了耸肩膀,像个孩子一样一边浅笑一边歪着头端详苍一。他似乎第一次发现,和他朝夕相处了整整一年的苍一,竟有几分像自己。

 

苍一拥有高大挺拔的身材,拥有宽阔饱满的额头,拥有溢满智慧的双眼,还拥有与他的年龄不大相称的沉静和稳重。此时,他手扶栏杆,微微地扬起头,目向远方,仿佛置身于虚无当中。

 

苍一的姿态确实很像一了年轻的时候,他那清远的目光也如一了年轻时一样,就连他垂下眼睑轻轻眨眼的样子,都如一了年轻时一样。

 

“前辈,您怎么这样看我?是不是因为我而想起了您的年轻时代?”苍一发觉一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03 12:24)
标签:

佛学

杂谈

分类: 神游杂记

一了(二)

 

瑟琳是个漂亮、腼腆的小姑娘。她比一了小两岁,却比一了懂事得多。她的眼睛大大的,深深的,仿佛盛着满满的忧伤——美丽的忧伤。她的手小小的,嫩嫩的,好像什么都抓不住的样子。她喜欢唱歌跳舞,但只唱给一了听,跳给一了看。她特别爱哭,但她哭的时候从不出声。她的眼泪晶莹剔透,像水晶一样。她特别喜欢读书,尤其喜欢和一了一起读书。她插花的技术很好,总是能把普通的花草插成美丽的花篮。她哪里都好,就是心脏不好。她有先天性心脏病,他们一家每年盛夏到一了家度假,就是希望她能多呼吸山区的新鲜空气,让她疲惫的身体感到好受一些。

 

想到瑟琳的心脏病,一了的心倏地一痛。瑟琳那娇柔又坚强的表情在他的脑海里反复闪现,瑟琳说过的那句“那你要记得啊,等你成了德高望重的五福全,一定要回来娶我”更像钟鼓声一样在他的心中回响。

 

“天,之前,我怎么一点也不记得我对瑟琳的承诺。”年迈的一了一个趔趄,差点倒在地上,连忙扶住身边的栏杆,情不自禁地说。

 

一了几乎不敢相信,几十年来他从来没有想起过的瑟琳,居然如此清晰地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他更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03 12:23)
标签:

佛学

杂谈

分类: 神游杂记

一了(一)

 

一了本是有故事的人,只不过过去没有人关注他的故事,甚至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有些因他而起的故事早已感天动地。

 

当年,一了之所以向往五福法并在成年后毅然决然地放弃俗世间精彩的一切,只身徒步整整一年的时间,在迪姆市市郊的一个小五福院里出家开始研习五福法的生涯,一是因为他们家祖辈都是五福法的俗家弟子、家境不错、长辈们身体健康并且支持他出家研习五福法,一是因为他思想单一,没有触碰过个人情感,情、爱诸事对他没有丝毫牵绊。

 

自入五福院以来,一了用心修持,不断有悟,先后在多个五福院里常驻,最后来到埃姆五福院,又一步步地走到现在。如今,一了八九十岁了,和他同龄的人大多已不在人世,世间人里,就算是非常了解他的人也只是知道他近几十年来在各个五福院里修持的情况。他的身世、他儿时、少年时乃至青年时期的经历,似乎都被时间给抹掉了。

 

事实上,不论是谁,从他出生那一刻到辞世那一刻,所有的履历都清晰地刻在时空间。就算那些我们自己早已忘记的事情,也不过是被时间掩埋在了记忆深处,随时都可能因某人、某事的激发而再次显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佛学

分类: 神游杂记

一了

 

在邸娅国,“一了”是家喻户晓的老五福全的福号,也是大德大智的代名词。

老五福全和苍一出发之前,虽然几乎所有埃姆市的市民都在传言“一了五福全放弃了几十年的修行,在苍一的陪伴下还俗回乡了”,但真正相信这是事实的人微乎其微。谁都不敢相信,德高望重且身为邸娅国最大五福院的五福全一了会受一个毛头小子的影响而动了凡心,毅然决然地离开五福院,将几十年的修行毁于一旦。待这一老一少真正地踏上了相伴之旅,埃姆市乃至整个邸娅国的人们都沸腾了,各种猜测、各种传说、各种所谓的追踪报导此起彼伏。

 

在大众的意识里,一了五福全是一个没有私人故事的人,他属于五福院,他的一切都与五福法紧密相连。人们想当然地认为,一个修为了得、布法有道的老五福全早就应该没有了私人情感、没有了喜恶、没有了进退和往返之分。

 

早在很多年前,老五福全就遇到过类似的问题。比如,要怎样修行才能像他那样超尘脱俗修得圆满?怎样才能做到如他那样不进不退、不悲不喜?是不是只要像他那样放下心中的欲望,心里没有了负累也就活得轻松、愉悦了?等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杂谈

分类: 醒园随笔

有所悟,生命将完全不同

 

让自己平静、愉悦是一种能力,让他人平静、愉悦是一种慈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03 12:17)
标签:

佛学

杂谈

分类: 神游杂记

苍一(四)

苍一虽生于书香门第、官宦之家,但因祖辈修为较好、对生命的理解较深刻,所以自幼接受的教育比较全面,身上没有半点纨绔子弟的影子。年少的时候,苍一的祖父经常给他讲曾祖父的故事,讲曾祖父艰难研学的过程,讲曾祖父如何不断努力、如何勤俭持家、如何严格要求子孙后代、如何不让自己在生命中留有遗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