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潘年英
潘年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0,206
  • 关注人气:7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潘年英简介

 潘年英,侗族,1963年生于贵州天柱盘杠村。在故乡生活17年。1980年考入贵州民族学院,攻读汉语言文学专业,1984年毕业,分配至贵州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工作,从事民族学和人类学研究。199710月调入福建泉州黎明大学从教。20037月到湖南科技大学任教。现为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湖南科技大学文学与人类学研究所所长。大学期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主要创作小说和散文。作品散见于《上海文学》、《民族文学》、《青年文学》、《山花》、《花溪》、《天涯》等刊。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95年至今,任中国侗族文学学会副会长,2005年任中国文学人类学学会副会长。1994年获中国作协庄重文文学奖。部分作品被译成法文和英文。主要结集出版的著作有:

《我的雪天》(贵州人民出版社1993

《民族·民俗·民间》(贵州民族出版社1994

《百年高坡——黔中苗族的真实生活》(贵州人民出版社1997

《扶贫手记》(上海文艺出版社1997

《寂寞银河》(贵州民族出版社1998

《边地行迹》(贵州人民出版社1999

《故乡信札》(上海文艺出版社2000

《木楼人家》(上海文艺出版社2000

《伤心篱笆》(上海文艺出版社2000

《文化与图像》(贵州人民出版社2001

《黔东南山寨的原始图像》(上海文化出版社2005

《雷公山下的苗家》(上海文化出版社2005

《保卫传统》(贵州民族出版社2005

《在田野中自觉》(民族出版社2005

《顿悟成篇》(湖南人民出版社2006

《昨日遗书》(台湾尔雅出版社2007

  《塑料》(风雅书社2006)

  《走进音乐天堂》(广西人民出版社2007)

  《长裙苗短裙苗》(上海文化出版社2008)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04-25 17:08)

    

    姊妹节的第三天,大批的摄影爱好者差不多都已经纷纷失望地离开了,但还有一些不太甘心的人留下来继续守候。我便是这守候人群中的一份子。

活动还在继续。偏寨里有踩鼓舞。

但太阳太毒了,天气非常闷热,盛装的姑娘们才到场上转了两三圈,就汗流浃背的退下来了。一些摄影师眼看着那些浑身上下金光闪闪的姑娘将要离去,心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那天早晨,他们吃完早饭就纷纷驱车进城去了,去县城看姊妹节的盛装游行和开幕式活动,我不想去,就独自留了下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21 19:12)

剑河凯寨


榕江空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4 21:00)


1

母亲又生病了。三弟和三弟媳送她住进了医院。然后给我打来电话,问我能不能回去?

我当然可以回去。也必须回去。

但问题是,我前几天才从老家出来,离开母亲还不到一周,在家时她还好好的,怎么就病了呢?

我当然也知道,不到万不得已,母亲是不会去住院的。她给我说过,她实在不喜欢去医院(废话,谁喜欢去医院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4 15:21)




1

对于文学,我是真正的外行。所以我能说的真不多。原因是,我读书少。

“你怎么可能读书少?你不是号称以读书为业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7 18:19)

    


    我花了十几天的时间,慢慢读完一本十来万字的散文集,读得这么慢,这在我的阅读史上是罕见的。

这本书就是卢惠龙先生2015年出版的《潇潇雨歇》。

其实,卢先生的文字很干净,很简炼,也很美,很好读——他的开篇总是那么的直截了当,句子又总是那么的别出新意,字词又是那么的短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5 22:47)


1

那天我回到老家故乡,就在我们家的微信群里公布了我未来一段时间旅行的主要地点和方向,妹妹就表示很想跟我一起去旅游一趟。

我欣然同意。

当天晚上,她就带着自己的小女儿来到了我们家。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从老家出发,驱车前往从江。

 

2

我们从盘村出发,到高酿上高速。三小时后,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5 12:00)


无数次驱车经过注溪,但却从未在那地方停留过一次。原因是一直没有找到停留的理由。

去年的注溪春社节,一位当地网友热情的邀请,为我找到了前往注溪的最好借口。但很遗憾,就在春社节到来之际,我却莫名其妙生了一场大病,去注溪的愿望又泡汤了。

但注溪的春社节实在太有名了。没去成注溪,我心里一直耿耿于怀。所谓不到黄河心不死,到了黄河心才甘。所以今年我很早就跟注溪的网友联系上了,说今年的注溪春社节,你一定要提前通知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5 11:58)

    

    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去龙额。因为我之前过去龙额多次了——最近的一次其实就在前年的春节吧,我去那里接老旷——记忆里那路实在太不好走了,路烂,又远,我实在没有太多信心前往。

但是,龙额的春社节与河歌节的预告在微信上老早就宣扬出来了,而且是反复的狂轰滥炸,我就有些沉不住气了,还是打算去看看热闹。

我联系了几个黎平的朋友,问他们路怎么走才好?黎平县委宣传部的杨帆先生来电话告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8 06:07)

1

雨一直下,一直下,下个没完没了,下得人心情黯淡而绝望。

但是,即便在这样烦人的雨天,故乡山水依然美丽迷人——山头上有雾,雾中隐约可见山坡和森林;而近旁的旱田里,油菜花和萝卜花开得正艳,远远看去,像极了各种拼凑在一起的彩色地毯;李花也开了一些,但因为地势高,气温底,李花才刚开了一部分,不比昨天在榕江和黎平路上之所见——那地方的李花正开得热闹而欢欣。

 

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