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潘年英
潘年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3,427
  • 关注人气:7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潘年英简介

 潘年英,侗族,1963年生于贵州天柱盘杠村。在故乡生活17年。1980年考入贵州民族学院,攻读汉语言文学专业,1984年毕业,分配至贵州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工作,从事民族学和人类学研究。199710月调入福建泉州黎明大学从教。20037月到湖南科技大学任教。现为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湖南科技大学文学与人类学研究所所长。大学期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主要创作小说和散文。作品散见于《上海文学》、《民族文学》、《青年文学》、《山花》、《花溪》、《天涯》等刊。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95年至今,任中国侗族文学学会副会长,2005年任中国文学人类学学会副会长。1994年获中国作协庄重文文学奖。部分作品被译成法文和英文。主要结集出版的著作有:

《我的雪天》(贵州人民出版社1993

《民族·民俗·民间》(贵州民族出版社1994

《百年高坡——黔中苗族的真实生活》(贵州人民出版社1997

《扶贫手记》(上海文艺出版社1997

《寂寞银河》(贵州民族出版社1998

《边地行迹》(贵州人民出版社1999

《故乡信札》(上海文艺出版社2000

《木楼人家》(上海文艺出版社2000

《伤心篱笆》(上海文艺出版社2000

《文化与图像》(贵州人民出版社2001

《黔东南山寨的原始图像》(上海文化出版社2005

《雷公山下的苗家》(上海文化出版社2005

《保卫传统》(贵州民族出版社2005

《在田野中自觉》(民族出版社2005

《顿悟成篇》(湖南人民出版社2006

《昨日遗书》(台湾尔雅出版社2007

  《塑料》(风雅书社2006)

  《走进音乐天堂》(广西人民出版社2007)

  《长裙苗短裙苗》(上海文化出版社2008)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05-18 10:52)

    


    贵州作家尹文武写了一篇小说,叫《造梦记》,写得真好。作品讲述的是一个叫王胜利(顺便说一句,尹文武真的很会给笔下的人物取名字)的年轻人,高中毕业后无路可走,最后选择去当兵,结果在部队里干的是养猪的差事,后来不小心得罪了部队首长,被罚杀猪,却被猪踢了一脚,正好踢在脑袋上,从此人就恍惚了。之后退伍回家,人越来越恍惚。他父亲带他去看医生,医生也拿这种病没治,就说,你们就最大限度满足他的梦想吧。王胜利的梦想是什么呢?不知道。但他父亲给他安排了带兵打仗的游戏表演——就是拿糖果哄一群孩子去假扮王胜利的兵,由王胜利带领他们跟“敌人”打仗,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7 19:49)

 


1

我终于把客厅里的那台又大又沉的老电视机卖掉了。30元。这价钱当然大大低于我的预期。我当初想,再怎么不济,100元总该值吧,上次我在泉州卖的那台旧电视,人家给我的可是200元啊。不久前在路上遇到个收破烂的,我问他旧电视机怎么卖?他问是什么电视?我说,一超级大的电视,长虹,34吋,很重很大的那种。他说这个不值钱,最多给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早晨从梦中醒来,梦中奇景历历在目,有些梦境简直奇妙得不可思议。

好几回在凌晨醒来时,觉得梦里的内容太有意思了,想记录下来,但时间又还太早,外面黑黢黢的,而且感觉身体没劲,懒,不想起床,于是再睡。

待到再次醒来时,时间已经很晚了,所有的梦也全都忘记了。

 

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1 09:10)

    

    那是暮春三月里的一天,我由榕江沿着都柳江河岸驱车前往从江去,目的地是岜沙旁边的大塘村,据说那里将要举行一个古老的民俗活动,我想去看看。

途径下江镇时,我突然产生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就是想顺路到大歹苗寨去看看。这是我多年前走访过的一个美丽苗寨,但因为路一直不好走,我后来再也没重访过这寨子。有一年我的好友旷惠民先生说想去这寨子看看,我也没能带他去。直到不久前我在无意中听人说,大歹已经通了水泥路,我才起了再重访的心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0 21:04)

    


    下午有课。七八节。

我一如既往,早早就驱车到教室去了。而今天比以往去得更早些。原因是今天南校俱乐部有一个非遗进校园的活动,我想去拍摄几张照片,所以我特意把相机也带了过去。

但到了南校俱乐部,我发现那种场面不适合拍摄,就立即退场出来了,驱车来到教室外的停车场上等候上课时间的到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09 12:03)

    


    我没想到今生今世居然还有机会见到王元江老人。

三十年前的一个冬夜,作为一个刚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不久的大学生,我非常幸运地有机会跟剑河的几位老文友去千里迢迢来到剑河小广,并拜访过王元江老人。他那时已经是70岁的老人了,虽然在语言表达方面总体感觉还神智清晰,但身体看上去已经并不怎么健康了。印象里他拄着拐,在家门口坐着晒太阳。他是剑河地方最著名的侗族歌师之一,能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07 09:06)

    




    接连做了几个讲座,都是临时安排的,事先没准备,让人头大。

先是家乡高酿中学的袁战海副校长给我发来短信,邀请我到高酿中学义务为学生讲一堂课。刚开始我并不知道他是副校长,直到讲完课我也还不知道他是副校长。我以为他就是一个爱好文学的老师,想借助我的一点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30 18:30)


著名作家余华说过,在中国,当一个作家是很容易的。

他说的,当然是反话。他主要是针对中国作家的数量而言的。的确,就作家队伍构成而言,中国确可堪称世界之最。但奇怪的是,与此相联系的,是中国文学在世界文学中的地位却非常低。

什么道理呢?

没道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25 17:08)

    

    姊妹节的第三天,大批的摄影爱好者差不多都已经纷纷失望地离开了,但还有一些不太甘心的人留下来继续守候。我便是这守候人群中的一份子。

活动还在继续。偏寨里有踩鼓舞。

但太阳太毒了,天气非常闷热,盛装的姑娘们才到场上转了两三圈,就汗流浃背的退下来了。一些摄影师眼看着那些浑身上下金光闪闪的姑娘将要离去,心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那天早晨,他们吃完早饭就纷纷驱车进城去了,去县城看姊妹节的盛装游行和开幕式活动,我不想去,就独自留了下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