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潘年英
潘年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4,586
  • 关注人气:7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潘年英简介

 潘年英,侗族,1963年生于贵州天柱盘杠村。在故乡生活17年。1980年考入贵州民族学院,攻读汉语言文学专业,1984年毕业,分配至贵州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工作,从事民族学和人类学研究。199710月调入福建泉州黎明大学从教。20037月到湖南科技大学任教。现为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湖南科技大学文学与人类学研究所所长。大学期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主要创作小说和散文。作品散见于《上海文学》、《民族文学》、《青年文学》、《山花》、《花溪》、《天涯》等刊。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95年至今,任中国侗族文学学会副会长,2005年任中国文学人类学学会副会长。1994年获中国作协庄重文文学奖。部分作品被译成法文和英文。主要结集出版的著作有:

《我的雪天》(贵州人民出版社1993

《民族·民俗·民间》(贵州民族出版社1994

《百年高坡——黔中苗族的真实生活》(贵州人民出版社1997

《扶贫手记》(上海文艺出版社1997

《寂寞银河》(贵州民族出版社1998

《边地行迹》(贵州人民出版社1999

《故乡信札》(上海文艺出版社2000

《木楼人家》(上海文艺出版社2000

《伤心篱笆》(上海文艺出版社2000

《文化与图像》(贵州人民出版社2001

《黔东南山寨的原始图像》(上海文化出版社2005

《雷公山下的苗家》(上海文化出版社2005

《保卫传统》(贵州民族出版社2005

《在田野中自觉》(民族出版社2005

《顿悟成篇》(湖南人民出版社2006

《昨日遗书》(台湾尔雅出版社2007

  《塑料》(风雅书社2006)

  《走进音乐天堂》(广西人民出版社2007)

  《长裙苗短裙苗》(上海文化出版社2008)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11-20 18:23)
标签:

学校

风骚

古典

    


    那天,我看到一辆奇怪的长臂车在文科楼停着,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还以为是消防车呢。第二天再去办公室,就看到了结果。结果是什么呢?结果就是他们把“文科楼”这三字撤下来了,换成了“立言楼”。进而发现,其它楼的名字也都换了。“理科楼”换成了“立志楼”,“工科楼”改成了“立功楼”,而原来的行政大楼改成了“立德楼”,还有什么“知行楼”,“敏行楼”,“躬行楼”,“致诚路”,“致志路”……不一而足。不得不说,领导们是很有文化的,懂得的古典真不少。如此一改,的确让我校顿时骚味十足,三公里之外都能闻到其浓烈味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乡下浪游多日,心野了,身体也垮了。回来休整。吃药。看书。过另一种生活。这其实才是我希望过着的日子。什么仗剑天涯,什么四海为家,讲得好听,其实出门一步即是地狱。何况年纪已经到这里了,想什么都已是多余的了。

先看的李娟。《记一忘二三》。喜欢。天才。不得不服。人家那妮子,高中未毕业,打工仔,写那文章,尼玛,像是有上帝的帮助一样,那么流畅,那么自然,那么幽默,那么潇洒,真真羞煞了那些个常常号称文学大师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7 11:11)
标签:

新美术

空椅子

    

    昨天上午去参加诗人曾庆仁先生的新诗集发布会。我本来生着病,哪里也不想去,但庆仁兄的事,不得不参与。就去了。还带上内人和学生。我红光满面地发了言,一如既往的夸奖和赞美。但我其实更想说些批评的话,我过去对庆仁兄表扬得太多了。但最终没有批评。没有批评是对的。我们常常都自以为是,以为自己对,其实自己的看法永远只代表自己的角度。

发完言,吃过饭,就去看老莫们的画展。湖南工程学院,木鱼湖艺术工作室。每年都要搞一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3 22:43)


1

我家的灯泡坏了。我说的是故乡老家。

我跟母亲要了一个新灯泡来换,结果发现,旧灯泡根本取不出来。

怎么回事呢?

我发现现在的所谓新式灯泡,竟然是把灯泡、灯头和电线都连在一起,如果要取出灯泡,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26 17:16)


1

从塘几道往豪修走,那是一条老路,就是从前从石洞走楠洞的官道,我小时候去南明(南明就是湳洞司啦)赶场,也还走那条路,现在通了公路,公路从沿河走,那条路当然就荒废了。但我每次回家,都喜欢去那条路上走走。可以看到残存的鹅卵石花街路,还可以看到青石板铺就的小孔桥。从前清代修整出来的路呀桥呀什么的,真的扎实坚固,不是豆腐渣工程,几百年了,经历了多少的大洪水,至今依然牢固如初,不佩服清政府都不行。

 

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25 17:22)

侄儿盛英的新房造好了,也举行了进新屋的仪式,然后带着全家人一起出去打工去了


二平的房子也修好了,他是暑假才平的地基,四个月,房子就造好了,几天前才举行的进新屋仪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天气突然变凉了——闹!准确说,是变冷了。

我赶紧翻箱倒柜找衣服穿。

没找到我想穿的衣服。

找到了两件毛线衣。质量不错,可能是羊绒的吧。摸起来柔柔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13 18:51)


1

我下课回到家,想煮一碗面吃,这时候,才发现面条没有了。

只好煮水饺吃。

水饺是我早些时候买好放到冰箱里的。一直冻着。都快成冰块了。

我不解冻。直接煮。

我没想到,这水饺的馅,居然是玉米。而且还是那种用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10 20:17)


1

我和姊妹从天柱县城赶到故乡盘村的时候,是上午十点钟的样子。车子刚抵达家门口,老远就看到妈妈从堂屋里慢慢走出来,坐在大门口看着我泊车。对门二嫂照英也坐在我家堂屋的门内观察我的动静。

我把车停好后,正要走上去跟母亲和二嫂打招呼,不料母亲却突然哭了起来,说:“你快带我去岑卜打针,我的脚痛得都站不起来了……”

又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09 16:53)

    

    那天早晨,我从宰麻故乡驱车出来,没走多远就遇上了暴雨,当时我有一种末日来临的感觉。因为雨太大了,雨刮器怎么激烈摇摆都看不到前面的路。恰好那一段路是经常塌方的,好几处大面积的塌方和滑坡至今仍未修复,公路只能从河边临时小路通过,我担心这样的暴雨会让整个山坡崩塌下来,那样的话,我就有可能连人带车全部被埋在里面了。

那时候,兴许是时间太早的缘故,路上几乎看不到有车辆通行,这就更加剧了我内心的那种担忧和恐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