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潘年英
潘年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9,288
  • 关注人气:8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潘年英简介

 潘年英,侗族,1963年生于贵州天柱盘杠村。在故乡生活17年。1980年考入贵州民族学院,攻读汉语言文学专业,1984年毕业,分配至贵州省社会学所工作,从事民族学和人类学研究。199710月调入福建泉州黎明大学从教。20037月到湖南科技大学任教。现为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湖南科技大学文学与人类学研究所所长。大学期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主要创作小说和散文。作品散见于《上海文学》、《民族文学》、《青年文学》、《山花》、《花溪》、《天涯》等刊。1993年加入作家协会,1995年至今,任侗族文学学会副会长,2005年任文学人类学学会副会长。1994年获作协庄重文文学奖。部分作品被译成法文和英文。主要结集出版的著作有:

《我的雪天》(贵州出版社1993

《民族·民俗·民间》(贵州民族出版社1994

《百年高坡——黔中苗族的真实生活》(贵州出版社1997

《扶贫手记》(上海文艺出版社1997

《寂寞银河》(贵州民族出版社1998

《边地行迹》(贵州出版社1999

《故乡信札》(上海文艺出版社2000

《木楼人家》(上海文艺出版社2000

《伤心篱笆》(上海文艺出版社2000

《与图像》(贵州出版社2001

《黔东南山寨的原始图像》(上海出版社2005

《雷公山下的苗家》(上海出版社2005

《保卫传统》(贵州民族出版社2005

《在田野中自觉》(民族出版社2005

《顿悟成篇》(湖南出版社2006

《昨日遗书》(台湾尔雅出版社2007

  《塑料》(风雅书社2006)

  《走进音》(广西出版社2007)

  《长裙苗短裙苗》(上海出版社2008)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20-12-31 11:19)

1月,跟老旷在从江山区旅行


2月,瘟疫突然爆发,全国封城,困于故乡


3月,疫情有所松动,带妈妈去县医院住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9-30 20:24)


新居

 

 房子太旧了,也太狭窄,太破烂,关键是太脏

即便我重新粉刷了一遍,依然可以看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9-10 22:40)


蝉之歌

 

 

当然,蝉鸣是被模仿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8-17 13:06)

    


    妈妈又生病了。她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还在黔东南山地丛林里游荡。她说,你能来屋不?我又痛了。我问她痛哪里?她说痛脚。我说你喊老三送你去医院嘛。她说老三有活路,没空。我说那好吧,我明天到屋。

妈妈过去生病很少给我打电话。大概是今年年初我送她去医院,开车开得很慢,不晕车,所以她现在有点依赖我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8-15 12:32)


夕阳在山头上徘徊,缱绻。这是属于地引的美好时光。一个躲藏在高酿丛林后面的古老侗寨,于我,是首次进入。一切都是如此的亲切,又是如此的陌生。亲切是其侗语乡音的问候和交流,陌生是首次到来的那种新奇。

虽说这里距离我出生的地方并不很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8-13 14:13)


地良

终于去了地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8-05 17:01)


1

人生充满偶然。我暑假里的竹林之行,细想起来也是很偶然的。虽然之前已经有吴增朝书记的真诚邀约了,但这邀约本身,也源于我偶然在微信圈里看到他发表的一组图片,我现在忘记了那组图片的具体内容了,总之是,他到了一个叫竹林镇的地方任职,我知道那是我们家乡的一个古老乡镇,就问他,你不在注溪乡了?他答复,不在了,刚调来竹林。又说,竹林也有很多东西值得你来看潘老师,欢迎你随时过来指导我们工作。

我和吴增朝书记有知遇之缘。几年前,他主政注溪乡,我应朋友之邀去参加注溪乡一年一度的民歌节活动,就很顺理成章地认识了吴增朝书记,我对他并无印象,但他却说,我们早就认识了,以前,他在天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河水汤汤,我的故乡,又迎来了一个古老的节日:端午节


划龙舟是没有的,但田边的胭脂花开得正艳


竹林还是那么葳蕤,老屋还是那么苍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6-21 04:58)


说到我,你已经完全陌生,因为那个该死的信仰

我们形同路人,记得最后被你轻声呼叫,那已经是

一年前的夏天,我偶然在街上,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

我认出是你,叫你的乳名,我的声音带着绝望的哀愁

你的答应也带着悲凉的光景,还好,我们彼此都没有

当场流泪,默默并肩走过一段不长的校园林荫道,你

在一处路口立定,跟我挥手告别,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28 20:10)


此刻,正午的太阳是沉闷的

雨在昨天下过了,万物被浇灌和洗濯

大地保持一贯的慈悲和沉默

我又久久伫立窗前,眺望远方

天边那深不可测的虚无,此刻

似乎成了我生命的家园

我刚刚被告知,昨晚

我在神面前的忏悔

已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