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盛棠
盛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4,159
  • 关注人气:1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多肉植物宝典
盛棠的博客

盛棠吧

我的个人贴吧

张闳的博客

张闳老师

流淌的火

忧悒如月

琼楼玉宇

涤雪——花零枯枯

停云

渔夫与鱼

云间水远

衣绯绯

仙人论坛

仙趣园的论坛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个人公告
博文

《蜀中唐门》之

绝崖

总纲:
《天下无敌》时期,为隐藏唐烈香的行踪,唐门弟子分批入京。无情再会了悄悄进京的唐烈香。唐烈香要求无情跟她走,因为他的身世为申王赵佖的儿子,秘密总有见光的一天,他不能与徽宗共处,唐门也没有实力在京师与他们争霸,不如后撤到蜀中,再图大计。无情答应了,于是他就在宣和七年与自在门一脉(诸葛连同其它三捕,但是诸葛手上并没有“小鞋诏”等证实无情身份的证据。且诸葛阻止他们弑君自立,他只想保存忠臣义士的一点元气。)一同悄悄迁入蜀中,从此远离了京师,他自此成为蜀中唐门内部的至尊旗号——唐老太爷子。(之后这一脉靠着名将吴玠集团,在靖康之变之后能继续有动力抗金,保了川中百年安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被妈妈骗去医院就诊,并且吃了一年药后,发现缠绕我十年的“四大神通”悄悄地全没了,连一直伴随着我的“老公”也没了,查了百度“精神分裂症”的信息,我方信它们的原名叫作——幻听和幻视。

从此,我不得不接受我是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的事实,并且,已经病了十年。

这十年间的一切种种,犹如梦幻泡影。曾经我所经历的,竟大多不是真实发生过的事件,而是我的幻觉。那些幻觉那么真实,好像肉体在尘世里继续存活下去,而灵魂却在六道轮回中挣扎,度过种种凶险,甚至遇上了末日审判。这是常人不可能拥有的,魔鬼一般的经历。

 

世界又重新变得静悄悄的,眼前是一个平和但委琐的世界。人人都在结婚生子,朝九晚五,隔三岔五出去happy一下,相互炫耀炫耀名牌,孩子,旅行以及生活品味。他们都过着平淡而踏实的日子。

我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没有家庭,不愿意出门社交,也不愿意打理自己,过着苦行僧一样的日子。

十年内,我的人世间履历是一片空白,由于相信“经历过末日审判,世界上已然荒无一人,有的只是行尸走肉,或是魔鬼附身对我动坏脑筋的人,我的老友他们已经二世为人,都并不应该认识我。”,我闭门,拒绝与一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生难免停滞于一个“境”中。无论顺境还是逆境。人海茫茫,求告无门是一境,“他们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也是一境。“境“是阳光照亮着尽头一小方空间,人像一张相片存身其中,看着周围梦幻泡影浮浮沉沉,同时人也像坐在一架世界一样大的摩天轮上,起起落落不由自主,却终究只能苟活于一个车位的空间里。

停于境中,向前奋斗的脚步不再有意义。事业寸步难行,心里又是懈怠的。生活自此变成了老牛拉破车,一圈又一圈,像西西福斯推着石头上山下山的枯燥无味。我开始觉得文字失去了意义。对自己以往的写作,心头是轻蔑的。所以到了一个点上,写作工作戛然而止。我和我笔下的柳永一同在顺境中进入了“无物之阵”,没有了戏剧里最重要的冲突性,也无法写作热气腾腾的马玟团。

我整个人都是凉的。

 

这一年我的中年心态全面开启。

不仅仅是鬓角出现的几丝白发提醒了我——衰老的进程从此刻已经开始。重要的是,我失去了以往敏锐的“味觉”,好的坏的放在我面前皆是“不识”(或者还是识的,只是纷纷感觉无味了。)。虽然勉力地每日吃下不少文字(更像是偿还一种债务),却再没有了从前那种随着文字能迅速溺于想象世界,心里随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像马玟团这种女生在高中阶段成为最吃香的一类人自有其原因。

那个时候,男女生之间隔阂已久。男生对女生隔山跨海的追求多数已经感觉到了“不值”,他们在女生父母这里受尽挫折,不敢主动去与女生打交道了。也很有可能他们用尽诚心却追来一个“张萍晓”,带着一整套传统淑女的矜持伪装,她们放下伪装就来卡他们的脖子。于是男生们又转而采取展示自己而不追求女生的态度来应对,这时候会撞上来的又都是些“张萍晓”,她同样不会去学着与他们相处,而是会杵在原地疯狂地对他们显摆女孩子所特有的伎俩,手段不用光不罢休。正由于男女之间缺少缓冲带,只剩下追追逃逃,互相设计的过程,每每男生一见钟情的女生,追到手了就发现不是自己想要的那人,如此反复上当,到头来有了倦意,除了肉眼可见的巨大诱惑比如校花什么的,男生都再不想发力去追女生。而此时马玟团就静守在他们的群落里,是他们伸手可及的对象,但她也是个女的。对男生来说,她人不作,不是需要男生用力去哄的那种女孩子,平常不化妆,身上没有欺骗性(虽然她也谎话连篇),追起来也不累,往往双方有意的话,两个人一下子就在一起了。另外。她的容貌质量往往还比卸了妆的张萍晓等人还要高,阅女经验丰富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谢蕴他们在这些天里的日程就是:行军北上会合各路军队——坐船到东岸——向蒲坂行军并打了一仗——改由潼关坐船入华阴——安营扎寨准备西进长安。日子过得颇紧张,也颇无聊。

 

原先以为很难打的潼关居然被兵不血刃地拿下来了!

原因是镇守潼关的正好是羌人姚苌的儿子姚兴,当他听说从蒲坂大营中传来的“苻坚被姚苌缢杀于五将山”的消息后,吓得魂飞魄散。再一想到苻丕对敌宽纵对己严苛的儒家行事作风,顿生反心,他先杀了来监军的苻家子弟苻叡(同一时间,慕容垂想要攻打邺城自立,也是第一步杀了来监视他的苻飞龙军队。),然后联系北地羌人兵马准备举事,又大开潼关门户,引慕容冲的人马入关去让长安伤脑筋,让他们五万兵马屯在华阴。假如举事不成,姚兴决定就把一切责任,包括杀苻叡的责任推到慕容冲的身上,假装曾经与慕容冲苦战过(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就这样,淝水之战后,慕容冲的军队向着长安长驱直入,晋军还有谢玄在河南,刘牢之在河北,几面开花将北伐战争进行得如火如荼,而苻家的军队则进一步退向长安龟缩起来,成了一个“失道寡助”的局面。

然后就是长安军民的垂死挣扎。

当谢蕴带领的大军越过郑县到灞上时,周围人看着他们都是大局已定。可怜的是苻丕,才接到“苻坚已死”的好消息,自己称了帝,就面临大军压境,这个帝位也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但是他仍然不敢相信长安会陷落,更畏惧虎贲阵的后果而不敢投降,在最后关头仍然想依靠苻秦的强兵猛将赌上一赌。

他先一步赌来的是饥荒。 

白渠大战失利后,长安城的西北面被东晋的船队所占领,运粮的官道尽被控制。东南面,慕容冲的主力军队堵塞了长安的所有粮道。长安城内陷于坐吃山空的境地。而慕容冲则在西郊的阿房城驻兵称帝了,一场不太隆重的仪式后,举国号为“燕”(谢蕴依稀记得这个短命的国家叫“西燕”,她现在就是这个“西燕”的首领之一,虽然眼前步步取胜,也不知几时就忽然覆灭了。),随时可以派兵攻打长安的各个城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二十三集

字幕:二年后

柳三变会合了陈晨,又再次踏入秋试的考场。这一次没有准备,看着题目感觉很不好,空了大半题没做。

两人出了试场。在门口说话。

陈晨:我也是一样感觉,今年比三年前感觉更坏些。

柳三变:我们都是为杂务所累,只好勉强等到开榜日吧。我感觉人一参与工作,进士及第就从此与我无缘了。

陈晨:也没有别的办法。每三年考还是要来考的。

 

 

 

 

 

————————————————————————————

《瑞鹧鸪》    柳永

天将奇艳与寒梅。乍惊繁杏腊前开。暗想花神、巧作江南信,鲜染燕脂细翦裁。
寿阳妆罢无端饮,凌晨酒入香腮。恨听烟隖深中,谁恁吹羌管、逐风来。绛雪纷纷落翠苔。

 

《鹤冲天》       柳永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二十二集

(白天。      郊外。)
柳三变驱车外出散心,来到一个无名小酒楼,对着一条江(广角镜头拍几个,再是故乡父母与吕瑛的镜头。),心声唱《八声甘州》: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栏杆处,正恁凝愁!

https://weibo.com/tv/v/GeBgFC7jA?fid=1034:04e2749a61f65132028716f574df78a6

柳三变(自语):依本心作出的词来,倒是越发地萧索了。只怕不会让官中接受。唉!这如何是好?这世上,人做了多少事无所谓,关键在于,能给人接受多少,才算你作了,不然就是无用之功。更可怕的是,我总有一天江郎才尽,到时给免官了,又吃些什么?

柳三变扯下一截杨柳的枯枝条,像马鞭子一样挥来挥去。然后扔了,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更新《白衣卿相》前,先翻几首《诗经》放松一下,翻译时注释不大看,完全跟着感觉来,因为注释有时候比我的感觉更加荒谬知道伐?

 

扬之水

扬之水,白石凿凿。素衣朱襮,从子于沃。既见君子,云何不乐?
扬之水,白石皓皓。素衣朱绣,从子于鹄。既见君子,云何其忧?
扬之水,白石粼粼。我闻有命,不敢以告人。

————————————————————————————————

这首类似于灰姑娘与王子的恋爱。以一个少女的口吻,形容她碰上一个贵族,并且与之相爱。但身份差距让她不敢告诉别人。

 翻译如下:

扬起的水花,水边有白石凿凿。我遇见的那名男子,穿着雪白的衣裳,包着红色的襟边。我跟他在沃土上做爱。已经见到了这样的君子,又说什么不快乐呢?

扬起的水花,那水边白石闪亮。我看见他穿着白的衣裳,但衣襟却有精美的红色的刺绣。我们比翼双飞了。已经见到这样的君子,又说什么忧伤呢?

扬起的水花。水边白石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二十集

(傍晚。     酒楼包厢。)
吕瑛拉着柳三变下楼。

吕瑛:今次我带了车来。我们到一个新的地方去。

两人上了马车,吕瑛赶车,跑出外城,她在城门口给禁军卫士一看牌子,就从小吊桥上出去了。

马车在月下郊道上奔驰。

吕瑛:你我皆是两日休假,浪费在城内可惜,外头人多眼杂,我们也扎手缚脚。倒不如到城外山庄里去消闲。那边地方大,随我们做什么。你不是要学舞?

柳三变:我打听过了,凭我眼前的才能,奉礼郎还能做得,但再往上到协律郎就非得能歌善舞不可,不然头一个就无法指教桃花社。另外一个,我如今手无缚鸡之力,遭遇恶人挡道无计可施,与桃花社一对面就发现了这个危机,最好也练到身强体壮,以后能吵完嘴全身而退。

吕瑛:桃花社只服强者。要他们肯定谈何容易?你也就随便学一学吧,没必要搞高难度动作。在山庄里我给你示范一下舞蹈。你只要知道能做到怎样就行。至于你说的身强体壮,那是武功,不是舞蹈,升上去给你出行配备禁军卫士,就一切都解决了。

 

(晚上近半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