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家桥
陈家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1,473
  • 关注人气:6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4-06-06 15:51)
标签:

文化

                                                                           阿涅丝的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先锋作家关注现实


    陈家桥说这本集子关注的是普通人的日常生活。“2005年以后我的小说写作有些改变,更注重现实性,更关注到普通人的命运。”

    陈家桥说,自己以前的小说很“怪”,先锋性太强。“不是说这样的小说没有文本意义,只是读者阅读起来会更生涩一些。”陈家桥同时表示不会放弃先锋性,但会适当兼顾现实性。陈家桥表示,先锋文学本身不会终结,终结的是先锋文学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那个形态。“现在的先锋性作为一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26 00:29)
标签:

文化

 

 

 

我读《自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故事:凌迟灵魂的旋刀

 

——陈家桥《1956

肖涛

 

    有意味的形式,有形式意味的故事,《1956》即如此。跟踪陈家桥二十多年来的成长、发展与成熟,如回溯一下,会发现其小说每一篇都独具一格,保持了形式创新上的绝对差异性。差异是陈家桥小说的发生学,也是其为人作文的操守。是的,牵强附会补充一下:如果有个盛满标签的坛子名字叫文坛的话,那么陈家桥则是坛子外的游牧分子;如果在“当代文学史”药橱里有个抽屉叫“先锋小说”的话,陈家桥的小说素来就是无抽屉的先锋。先锋即自由,即独创,一以贯之地将讲故事的形式革命坚持到底。要么不写。

    陈家桥的小说需多几遍才能回味。《1956》也这样。我读了大半年,也不敢说读明白了。所以这里我只能独语式地将记忆中的印象付诸语言实践,呈现出观察文本这张桌子、这个瓮的某时某刻的某种质性,并给与本真却未必恰切的现场还原。

    《1956》令叙述者“我”以及隐含叙述者念兹在兹的是陈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陈家桥的寻根寓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疯狂恣意的叙事

——陈家桥作品集《中如珠宝店》略说

姜广平

作为一名70后代表作家,陈家桥同诸多作家一样,在其上升期便开始了文学与市场之间的艰难博弈。陈家桥最近再一次以其纯熟而诡谲的风格,携《中如珠宝店》再度亮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坎波斯——幻想的失实

                ——读克莱齐奥的《乌拉尼亚》

                                                陈家桥   

 

克莱齐奥的小说,我所读不多。《世界战争》难以忍受,写作的错乱意识不仅是作者的,同时强迫给读者,既是文本的内在坍陷,也是阅读者的负担。然而这本《乌拉尼亚》似乎好些,从它能于人民文学出版社组织2006年年度小说中上榜,其对于读者来说,至少在阅读和接受上并未构成重大的障碍。然而《乌拉尼亚》还是有问题的,这几乎是克莱齐奥小说一个难以去除的毛病,它们总是在文本上有一种无法说清的内在障碍,说到底它是作者的,如果一定要准确地讲,那是作者观念上的。如果你读一下《乌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16 01:02)
标签:

杂谈

 

对忠诚的一种讲述方式

         ——谈博尔赫斯的小说《刀疤》

         陈家桥

 

《刀疤》是个不那么有趣的故事。当然,每个人对有趣的理解是不同的。在此,我强调的是,它无法激活某种有趣的东西,相反,它很有可能恰恰激活起某种无趣的东西。在此,我想说明的是,无趣也并非是和有趣相对的存在。无趣也仅仅是无趣而已,而有趣却是另一回事。博尔赫斯的众多作品,可以很轻易地激发起我们有趣的神经,而《刀疤》的故事呈现了另外的面貌。

这是一个穆恩自叙的故事,这是一个叛徒谈自己背叛的经历的故事,并且是从自己脸上的刀疤作为引子来讲述的。不过这个引子所具有的导向功能,却不仅仅是穆恩在使用,可以说它首先是作为一个客观性而存在的,就像博尔赫斯经常展现他的记忆、知识、图书、轶闻、故事、经历、传统、宗教、谣言、郊区、口述等词语载体一样,刀疤是作为当地人的一个谈资中的内容而存在,存在于一个人的脸上,而此时我们对穆恩一无所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04 21:03)
标签:

文化

                                         

铁红色的湄公河

 

                                                        陈家桥

 

    《情人》的篇幅并不长,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它产生的那种强大的既与欲望相互抽离,同时又神经质地在叙事中再现现场的张力。简单地讲,《情人》是一部,初读起来像是自传,但时时都在跳出的作品,其实它要跳出的,不仅是杜拉斯的世界,同时它有一个关于记忆,变形和作者意识的微观形态。我们无法忽略,当她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阅读博尔赫斯三章

                                                            陈家桥

  《死亡与指南针》:危险的小说技术
  我有时甚至怀疑小说必须靠技术进行它的叙述。当然,我之所以如此强调技术,可能也在于我对技术本身并非是绝对信任的。我总在想,如果一个故事过于依赖于如何说好它的那种方法,并且这种方法是建立在可以分析、复制、设计、模仿乃至重构的基础上的话,那么这个技术就会上升到一个几乎过度理性、以至于差不多可以计算和描摹的程度。这样的小说还留下小说本身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