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石方能
石方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690
  • 关注人气: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

石方能已发表小说

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188035493_4_1.html

 

 

石方能自提一篇

《追思与安魂散曲——悼张克明、谭格知》http://bbs.tianya.cn/post-no16-78932-1.shtml

 

 

本人电子邮箱:

shiwanneng@163.com 

 

 

本人教书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224213560 



2017年 8 月在北京燕山获自然名:石头。 9月有学生自发称石头老师。遂拟自称方石头




 

 

 

 

 

新浪微博
博文

 


 

 

 

先附2016朋友圈几个朋友的留言

 

 

黄治中兄莫正洪兄邓开初兄励我,写在微文后留言存档:

黄治中2016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傅辛译《包法利夫人》*中部13  

 *

罗多尔夫一回到家里,就急忙在写字台前坐下,坐在一只挂在墙上的鹿头下面,那是用来陈设的猎获物。可是笔一捏在手里,他却不知道写什么好,于是胳膊肘支在台上,开始沉思起来,爱玛对他来说已经退到遥远的过去,好像他下定了的决心刚刚把他们两人分隔得很远很远。

 

为了能重新想起有关她的一些事情,他在他床头的衣橱里找到一只旧的装兰斯(兰斯,在今法国马恩省)饼干的盒子,他通常都把女人们写给他的信放在这里面。它发出一股受潮的尘土和枯萎的玫瑰的气味。他先看到一条全是灰白点子的手帕。这是她的手帕,有一次在散步的时候,她流鼻血用过,他早就记不起这件事了。手帕旁边有一张爱玛送给他的小画像,四只角都磨坏了,她的打扮他觉得有些做作,她的暗送秋波的眼神给人的印象也很糟。接着,因为他仔细地看这幅画像,回忆她本人的形象,爱玛的容貌在他的记忆中渐渐模糊起来,活人的脸和画出的脸仿佛在相互磨擦,结果全都看不清楚了。

 

最后他看她的一些来信,全是关于说明他们这次出走的话,简短,急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傅辛译《包法利夫人》*中部11 

他最近读到一篇赞扬用新方法治疗畸形足的文章。他是一个拥护进步的人,因此有了这个为本乡本土尽力的想法,雍维尔要达到一定的水平,应该施行医治畸形足的手术。

 

    “因此,”他对爱玛说,“会冒什么风险呢? 你好好看看(他扳着指头数这种尝试的好处):成功几乎是肯定的,给病人减轻痛苦和美化外形,让实施手术的人很快出名。譬如说,你的丈夫为什么不想给金狮客店的那个可怜的伊波利特治一治呢? 请你注意,他被治好后,自然会讲给来往的旅客听,而且(奥梅放低声音,看了看四周),谁能阻拦我给报纸送去篇介绍这件事的小文章呢? 嘿,我的上帝! 一篇文章流传开去……大家都会谈论它……结果终于像滚雪球那样! 谁知道呢? 谁知道呢?”

 

的确包法利可能会成功,没有什么向爱玛表明他缺乏才干。如果能促使他从事这一件名利双收的工作,那她该多么称心如意啊! 她只需要比爱情更牢固的东西可以依靠上去。

 

夏尔受到药剂师和她的鼓励,终于被说服了。他托人从卢昂带来杜瓦尔博士的著作,每天晚上,他双手捧着头,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傅辛译《包法利夫人》*中部 9  

 *

 

六个星期过去了,罗多尔夫一直没有来过。一天晚上,他终于出现了。

 

开完农业促进会的第二天,他对自己说:

 

“不要太早去,去早了是不谨慎的。”

 

第一个周末,他外出打猎了。

 

打猎回来,他想现在去已经太晚,接着他做了这样的推理:

 

“如果从头一天起她就爱上了我,那么越等越急,一定会更加爱我。还是继续等一等吧。”

 

一走进客厅,他看到爱玛的脸变得苍白,知道自己的估计是对的。

 

只有她一个人在。天色黑了。窗玻璃上挂的细布窗帘使暮色更浓。镀金的晴雨表折射最后一点阳光,从珊瑚骨的空隙间穿过,照在镜子上,像散开的火焰。

 

罗多尔夫站着,爱玛几乎没有回答他最初说的几句客气话。

 

    “我呀,”他说道,“我忙着一些事,我又病了。”


“病重吗?”

 

    “啊!”罗多尔夫在她身边的一张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傅辛译《包法利夫人》*中部7  

 *

第二天对爱玛来说是一个阴郁的日子。她觉得一切都被一种悲惨的气氛围困住了,这样的气氛在万物上面隐隐约约地飘浮,悲伤涌进心灵,带着低声的呼叫,仿佛冬天的风在荒凉的古堡里哀号。这是对不再回来的人或事的怀念,某件事情完成以后感到的疲劳,习惯了的直线运动或钟摆运动被突然停止的痛苦。

 

就像上次从沃比萨尔回来的时候那样,四对舞的场面还在头脑里旋转,人却感到深沉的伤感和麻木的沮丧。莱昂的形象又在她眼前出现,他显得更高大、更漂亮、更可爱、更模糊。虽然他已经和她分手了,可是他并没有离开她,他就在这里,房屋的墙上好像留着他的人影。她的眼睛不能从他走过的地毯和他坐过的空椅子上移开。河水一直在流着,沿着滑溜的河岸,推着微小的波浪缓缓向前。他们有好多次在河边散步,听着潺潺的流水声,脚踩在盖满青苔的石子上。他们被多么美好的阳光抚摩着! 那是些多么可爱的下午!就他们两人,待在花园深处的阴影里,他光着头,坐在一张干木条做的凳子上,高声朗读。从草原上吹来的凉风,吹得书页颤动,棚架上的旱金莲摇摆……啊! 他走了,她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傅辛译《包法利夫人》中部6 * 

 *

有一天傍晚,窗子开着,她坐在窗口,看教堂执事莱斯蒂布多阿修剪黄杨,忽然听见晚祷的钟声响了。

 

现在是四月初,报春花已经开了,温和的风吹过翻耕过的花坛,花园就和女人一样,好像在梳妆打扮,准备迎接夏天的节日。从棚架的木条中间望出去,越过四周,能看见草原上的河,它任意地在青草间蜿蜒曲折地向前流,黄昏的雾气穿过没有叶子的杨树,将它们紫色的轮廓抹得朦朦胧胧。雾气挂在树枝上,比薄纱还要白,还要透明。远处,一些牲畜在走动,不过听不见它们的脚步声,也听不见它们的叫声。钟一直响着,在空中不断送来它那平和的哀诉声。

 

听着反复敲响的钟声,年轻女人不知不觉地回忆起少女时代和寄宿生活的往事。她想起了祭台上比插满鲜花的花瓶还要高的大烛台,还有带小圆柱的圣体龛。她真想和往日那样,又列入长长的白头巾的行列,修女们低头跪在跪凳上,她们的一顶顶硬直的黑风帽使那些头巾显得更白了。星期天,在望弥撒的时候,她抬起头,看见圣母慈和的面容,而四周是袅袅上升的淡蓝色的香烟。

 

她想到这里,忽然受到了感动,她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 傅辛译《包法利夫人》*中部5 

 *

这是二月里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天在下雪。

 

包法利夫妇,奥梅,莱昂先生,一起去参观一家正在建造的麻纺厂,它在离雍维尔半里远的山谷里,药剂师把拿破仑和阿塔莉也带上了,好让他们活动活动。朱斯坦领着他们,肩上扛着好几把雨伞。

 

可是这个本来应该很有趣的地方却一点也没有趣。一大片空地,在一堆堆沙子和石子中间,杂乱地放着一些已经生锈的齿轮,当中有一座长方形建筑物,上面开了许多小窗子。它还没有盖好,从屋顶的小搁栅中间能够看到天。山墙的小梁上捆着一捆掺着麦穗的麦秆,上面的三色带子迎着风呼呼地响着。

 

奥梅开始说话了。他对同伴们解释这家工厂在将来的重要性,还估量地板的承受力、墙的厚度,他非常懊恼没有随身带上一把个人专用的米尺。

 

爱玛挽着他的胳膊,稍稍靠着他的肩膀。她望着远处在雾里发出耀眼白光的圆太阳,可是她转过头去,就看见夏尔在那里。他的鸭舌帽帽檐盖到眉毛上,两片厚嘴唇轻轻地抖动。他的脸因此显出一副蠢相。连他的背,他的很少动一动的背,看上去也叫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傅辛译《包法利夫人》*中部3

第二天,她一起床,就看见那个办事员在广场上。他抬起头来,向她致意。她急忙点了点头,关上了窗子。因为她穿的是晨衣。

 

莱昂整天都在等着下午六点钟到来,可是他走进客店的时候,只看见比内先生坐在那里。

 

昨天的那顿晚餐,对他来说是一件重大的事情,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接连两个小时和一个夫人谈天。这么多事,他以前从来没有用那样的语言说得如此生动过,怎么会对她一 一表达出来呢? 他一向害羞,小心谨慎,一半是由于生性腼腆,一半是有意做作。在雍维尔,大家都认为他的举止体面文雅。他静静地听那些成年人发表言论,表现出仿佛对政治并不热心,对一个年轻人来说,这是难得的事。还有,他多才多艺,会画水彩画,能识高音谱号,晚饭以后不玩牌的时候,他就总是在专心阅读文学书籍。奥梅先生因为他有学识对他倍加器重,奥梅太太则因为他会献殷勤所以喜欢他。他常常在花园里陪奥梅家的孩子玩,那是几个一天到晚邋邋遢遢的小男孩,没有很好的教养,而且像他们的母亲一样,总是有些精神不振。他们除了有女佣人照顾外,还有药房的一个学徒朱斯坦,这是奥梅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傅辛译《包法利夫人》*中部1

 *

雍维尔修道院是一个离卢昂八法里远(合32公里)的乡镇,因为从前这里有一座嘉布遣会(天主教方济各会的一支)修道院,所以叫这个名字,如今修道院的遗址已不存在了。它在通往阿布维尔的大路和博韦的大路之间,利维河流经的河谷的尽头。这条小河转动三座在河口附近的水磨以后,流入安德尔河(塞纳河支流)。河里有些鳟鱼,星期天,男孩都来钓鱼玩。

 

在布瓦西埃离开了大路,顺着平地继续向前走,一直走到勒依山坡的顶上,从那里能看得见整个河谷。小河从谷地当中穿过,两边确实像是两个外貌不同的地区,左边的全是牧场,右边的全是耕地。低矮的山丘延续不断,草地在它下面延伸,在山丘后面和布雷地区的牧场连接。而在东边,平原逐渐上升,越往上越宽阔,展开了一望无际的金黄色的麦田。草地边上流过的河水,像一条白色条纹,将草地的颜色和耕地的颜色分开,田野如同一件摊开的大斗篷,斗篷的绿丝绒衣领上镶着银色饰带。

 

走到天际尽头,就看见阿尔格意森林的栎树,还有圣•让坡的峭壁,峭壁从上到下有一条条宽度不一的红色长条纹,这是雨水造成的痕迹,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傅辛译《包法利夫人》*上部8  

 

府邸是意大利式的现代建筑,两个侧翼前伸,有三座台阶,后面是呈坡形的大草地,草地上有几头母牛在吃草,两边是一丛丛大树,之间距离相等。柳条筐种的小灌木、杜鹃花、山梅花、绣球花,对着弯弯曲曲的铺沙小路,鼓出它们高高低低的青枝绿叶。一条河在桥下流过。穿过雾,能看见一些茅屋顶的房子,分散在草地上。草地边上有两座长满树木、坡度不大的山坡,在后面,树丛里面,车库和马房,平行成两条直线,它们是拆毁了的旧府邸的残存部分。

 

夏尔的轻便马车在中间的台阶旁停下来,仆人们出现了,侯爵走上前来,向医生的太太伸出胳膊,领她走进前厅。

 

前厅很高,地上铺着大理石板,脚步声和说话声从这里发出回响,就好像在教堂里一样。正对着大门的是一道笔直的楼梯,左边是一个走廊,面对着花园,通向台球房,在门口可以听到牙球相撞的声音。爱玛穿过台球房去客厅,这时候她看见在台球案四周有些神情严肃的男人,每个人都佩戴着勋章,下巴紧贴着高高的领带,默默地微笑,同时推出他们的球杆。在阴暗的细木护壁板上,有几只镀金的大画框,在它们下面用黑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