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方
李方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42,930
  • 关注人气:3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9-03-26 18:44)
标签:

文化

    今天(3月26日)是海子自杀20周年,很多人都在写纪念文章,那我也写点什么吧。

 

    海子读的北大,后来在中国政法大学任职。我毕业的第一份工,部门主任是政法大学毕业的,他跟我讲过些海子的事情。当时气功很热,据他讲海子也练气功。我们都知道海子自杀时精神状态是不太正常的,而部门主任的解释是,海子怀疑别人偷了他的气。我不知道练气功被人偷了气是什么感觉,或许不好。据主任讲,海子去山海关自杀是从西直门火车站上的车,那天恰好被主任在火车站外碰见,感觉恍恍惚惚的,事后想来非常不祥。

 

    我知道我说这些肯定要招骂,不过我还要交代,我非常不齿主任的为人,半年后我们部门四个兵就集体辞职反炒了他的鱿鱼。因此,主任的话我是不怎么相信的,放在这里只是聊备一说。

 

    海子自杀的消息,我不记得是当天还是第二天传到北大的,当时我正在北大读中文系二年级,只记得当时是晚上,消息爆炸性地传来。我年级低自然不认识海子,但偷觑师兄们甚至同学们的表情,真切地说那是上帝死了的表情。当时在高校特别是北大,海子已经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打开google earth,用鼠标转动地球。假设站在足够高的太空中,你可以从任意角度观看我们的星球(当然是模拟的二维效果)。有些角度非常有趣,比如从南极点或者北极点俯瞰,或者寻找能够看见最多面积的海洋或陆地的太空观察点。我可以告诉你,能够看见最多海洋面积的点在太平洋南赤道上空,从那里你只能看见极少的陆地,包括澳洲、北美、南极洲的一小部分,其余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蓝色的海洋。有兴趣的话,你可以一点一点去试,很好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我们把粗劣的仿制品称为山寨版。前些天有美国人称中国是山寨大国。这个说法也未必冤枉我们,但背后可能隐含的种族主义意识还是值得注意。

 

    关于种族,今天全世界政治正确的说法都是:种族平等,不同种族之间没有智力等方面的先天性差异。如果谁更成功些谁更失败些,也是由于后天环境不同造成的,或者是由不同评价标准造成的。举个例子,如果测量智商,黑人很可能平均值低于白人和黄种人,但这并不意味着黑人总体上更不聪明,只是说明,智商的评价标准,对黑人是不公平的。换句话说,如果黑人发明另外一套测量所谓智力的标准,那么得低分的很可能是白人。

 

    既然大家都政治正确了,那么先前肯定是存在过政治不正确的时候。比如历史上就有过一段时期,主流观念根本不承认白人和黑人是同样的人类,他们认为上帝分别创造了不同的人类,白人最高级,黄种人次之,黑人最低等,甚至有人认为黑人与黑猩猩更接近。在这里我想讲讲一个叫唐恩的英国医生。

 

    今天孕妇做检查,唐氏儿是必检的一项。所谓唐氏儿,就是由唐恩在19世纪60年代观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31 23:52)
标签:

健康

    我这代人很多牙都不好。以前每隔半年都要去看一次牙医,那真是糟糕的记忆。大夫拿个小锤子还是什么东西,在我嘴里东敲敲西探探,然后不紧不慢地依次告诉我,你这颗牙该补了,那几颗牙牙床萎缩,哦,这还有个残根得拔了。那是冷酷的判决,而且没有申诉的机会。然后就是制定修补计划,开工。对于一个每半年都要受一次刑的人来说,我已经不想说躺上治疗台是多么恐怖。我只是猜想,钻头打磨牙齿,钻进鼻孔的那或许就是骨灰的味道。

 

    每次都是如此,我不得不暗自计算,牙齿照这个速度坏下去,我这一嘴牙还能坚持多久。不仅仅牙齿,还有牙龈,大夫一边轻轻摇晃着我的牙齿一边说,你看,牙龈发炎,都萎缩了,牙也就松动了;还不仅仅是牙的事儿,细菌从发炎的牙龈进入血液,有些心脏病等疾病就是如此诱发的。你看很多西方人都六七十岁了,还一口牙好好的,而咱们中国人很多不到五十岁满嘴牙就不行了。为什么差别这么大?

 

    我猜大夫接下来会要鼓励我花更多的钱到她诊所定期保养,但她只是掏出个小白盒,说这是牙线。然后取下一小节,教我怎么用。牙线大致这么用:双手食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来吧,让我们一起去追踪索马里海盗。

 

    当然不是真的跟这些驾驶摩托艇、肩扛火箭筒、手提AK47的家伙一起出海,而是通过google earth提供的卫星图像。很显然,google earth最近大幅提高了大部分索马里海岸卫星照片的分辨率,足够看清楚每一幢房屋,以及海边停泊的每一艘疑似快艇的船只。当然,这些卫星照片应该是几个月前的了,今天那里已经成为全世界军舰最密集的海域,我想不会再有哪个海盗笨到把快艇大摇大摆地停在海边。

 

    世界上有很多事情违反常理,索马里海盗就是其中之一。按说,海盗应该藏身在地形复杂、港汊曲折的小渔村,而索马里那笔直笔直的海岸线,却可能是全世界最荒凉最无趣地形最简单的海岸。沙漠直抵海边,一览无余,海边偶尔出现几个小渔村,房屋掰着手指头都能数得清清楚楚。出门不用拐弯直接下海,不多的几条船在海边一字泊开,还有几条拖在岸上修理。你能够看到的就这些,而这些渔村却有着如雷贯耳的大名:霍比亚、艾尔……据说都是海盗的老巢。

 

    我仔细观察这些渔村,当然卫星照片不可能提醒你这个是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提问:最近世界上哪在闹独立?

 

    回答:格陵兰!没错,就是格陵兰。11月底刚刚有消息说,格陵兰举行自治公投,75%的选民投了赞成票。据说自治是独立的前奏。

 

    丹麦答应吗?

 

    从利益角度,格陵兰虽然贵为世界第一大岛,但既不占据重要战略位置,也没有什么令人眼红的资源和财富,说不定丹麦每年还要往里倒贴。从政治文明角度,似乎不少欧美国家对独立这件事还蛮看得开,一个地方想独立,搞搞全民公投,说不定还真就独立了。前些年加拿大魁北克,要不是最后讲法语的居民以微弱劣势惜败,可能我们已经往蒙特利尔派大使了。

 

    更重要的是从历史角度,格陵兰本来就是丹麦白得的。如果硬说格陵兰是谁的,那它应该属于挪威。挪威人在十世纪末发现了格陵兰,并且在那里坚持定居了五百多年。后来到十四世纪,连挪威都归丹麦管了,格陵兰也就归了丹麦。再后来,挪威又不归丹麦管了,于是两家争格陵兰,1933年国际法庭仲裁,格陵兰主权归丹麦。我们还是拿中国打比方吧,中国历史上管过越南,越南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it

唐骏最近也太高调了吧!特别是近乎恶炒他跟前前东家微软的关系:

 

在《唐骏正传》里透露,有一次他跟盖茨说,他离开哪里,哪里就开始陷入低迷。据说盖茨很当回事,于是给了他“终身名誉总裁”――就算你离开,你还是终身跟微软脱不开关系,所以微软就不会衰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新京报5月29日报道了奥运期间的酒店预定情况,北京的四星级饭店客房均价2226元,比去年同期高3.6倍,目前预订率只有44%;三星级均价1556元,比去年同期高4.2倍,预订率更低。

 

    要我说就两个字:活该!

 

    这是抢钱呢吧!贵一倍甚至贵两倍还靠谱儿,三倍四倍地往上翻,这不是抢钱是什么?奥运会可以适当抢钱,但这么个抢法,活该抢不着。

 

    老外富裕(其实好多老外也不富裕),老外们一般住什么档次的?一般行市也就一百美元左右的吧。好,奥运了,紧俏,翻一番到两百美元差不多吧。北京的四星级合三百多美元。三星级的确是两百多美元,可咱们北京这些三星级够标准吗。请注意,前边我说的一百美元档次指的可是五星级。

 

    黑着心抢钱会遭报应的。这两年春节我都去三亚度的假,明显感到抢钱快抢疯了。去年五星级预订是两千多,生意好,于是今年普遍涨到近四千。嘿嘿,今天春节去过的人都看见了吧,一个字惨啊。价格随季节浮动正常,但上涨到明火执仗抢钱的程度,活该没人捧场。我想,这回也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就像男人对女人爱恨交加,我对情感文章也作如是观。那些文章多半是女人写的,你看看她们一个个那劲头儿,恨不得在男人身上捅出几十个明窟窿。我不是说她们恨男人,而是天然的性别立场,使她们不自觉地从女人的角度,恨不得扒了男人的衣服,剔了男人的排骨,总之剖心裂肺,不把男人解剖个底朝天誓不罢休。面对这群女庖丁我真是脊梁发凉啊,都按照她们的意愿来,这日子是没法过啦。偶尔个把还比较能够让人接受,比如洪晃、陈彤,她们够聪明,知道百分百女子兵法那是虚妄,因此能够让自己暂时元神出窍,跳在半空审视一番。她们看破人世百态,也能直面女人们的虚伪矫情唧唧歪歪,甚至嘲弄两句。她们写得多好也未必,但至少不令我时时意识到自己后脊梁沟的存在。阿门!

  因此,当冯雪梅拿着《新情感笔记》命我拜读并且撰写书评的时候,我一边唯唯诺诺地答应,一边有一种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感觉。至少我不确信她比洪晃们更聪明,而笨女人教唆起笨女人来,那可真是令人发指啊。

  写到这里,我发现自己有点圆不回去了。说冯雪梅是笨女人,她一定跟我绝交;但我也实在拿不出证据来她比洪晃聪明。不过这首先是我自己绕进去了,因为我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06 12:39)
标签:

杂谈

    我读书很挑剔,我要求有创意。创意分两种,一种是原创性思想,一种是用全新角度解读固有事物。前者难得,后者也不易。《罗马公司》就是后者。研究古罗马的书籍可谓车载斗量,但斯坦利·宾(Stanley Bing)却开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角度:他用公司治理的眼光来审视罗马帝国千年历史――副标题是“全球第一家跨国公司的兴衰沉浮”。

 

    读到这里,我想你一定很有兴趣知道,治理一个帝国和治理一个公司有多少相同之处。事实上,整本书都是讲这个,你可以找来自己读。我就引述作者一段话,那是讲创建者罗慕洛如何把乱糟糟的一大群人整合成罗马城时,作者以“一流组织的建立”为题写到:

 

    “在现实生活当中,我们经常会发现这样的情况:即便是那些最最铁石心肠脾气暴躁得无以复加的首席执行官们,也会时不时地写信给自己下属的家人以示问候;在圣诞节或者夏天的时候,即使是那些用度假制度来激励员工的企业们也还是会为员工组织晚会和野餐会,同时还会向那些错过机会的员工表示歉意;到晚上的时候,即使是那些成功企业中的高级领导者们,也会让自己的配偶们穿戴得整整齐齐、打扮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