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桂林一剑
桂林一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0,168
  • 关注人气:42,2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看过的电影
公告
  因为本人目前没有使用新浪博客提供的“加为好友”功能,无法答应相关邀请,敬请见谅。
 
  恕不一一回复。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相册
暂无内容
my锐博客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实(独思杂谈)
志在考试,不在为官

桂林一剑

  清人陈康祺在其《郎潜纪闻二笔》中记载了一则故事:

  道光丙戌春闱,广东一百三岁老人陆云从应会试,恩赐国子监司业衔。同时朝臣,多以诗笔纪述盛事(按:陆,广州府三水县人,百岁始入学)。

  大家都知道:古之科举,是为这国家选拔治国栋梁而设之制度。换句话说:组织考试和参与考试,都是以做官为目的。103岁老人参加会试,即使录取,也不可能去为官从政贡献才智了,纯粹为了创造一项吉尼斯纪录罢了--遗憾的是那时还没有这个名目。虽然没有这样的名目吧,但在皇上看来,显然是盛世之事啊。于是乎,很多官员,热情提笔为此留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实(独思杂谈)

曲线是大自然的线条

 

桂林一剑


龙脊的春天



龙脊的秋天。我谓之“大自然的色彩和曲线”

 

  前天,去了一趟龙脊,未能免俗地用手机拍了几张梯田秋色的照片。今天,我在微信的朋友圈上发了一张,顺手取了个名字:《大自然的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09 15:51)
标签:

杂谈

分类: 实(独思杂谈)
平静

桂林一剑

    也许是因为年纪大了的原因,好像越来越喜欢平静了,就是安静的那种平静。

    比如读书,原来很喜欢读那种大起大落的故事,悲欢离合,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怎么过瘾怎么来,现在却喜欢读平静的文字。其实,我自己的文字从来都是平静的,与那种峰回路转毫无关系。也许是我的想象力太弱吧,编故事不是我的强项。不要说编故事了,连引经据典也是我的弱项。甚至写那种学术腔的文字,我也很难去引用什么。为了装得像那么回事,我一般会引几个有出处的数据算拉倒。但是,读书的时候,长期以来是偏爱那种“看山不喜平”的啊,什么时候喜欢阅读平静的文字了?居然没有注意。

  听音乐,也是喜欢听那种比较宁静的作品。年轻时曾经很喜欢铜管乐,觉得那才有男人味,排场得很,牛逼得很。后来,不知怎么地,偏好就滑到喜欢小提琴方向去了。听歌,原来很喜欢很高亢的主旋律。现在呢,一不喜欢高亢,二不喜欢主旋律了(别误会啊,只是年纪大了,不太喜欢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08 11:21)

千层饼的故事

 

桂林一剑

 





 

  我家剑影,退休后开始对做面食有了兴趣,饺子、包子、馒头都试过了,面包、面条也玩过了,总之自我感觉不错。现在,她又开始做千层饼。

 

  昨天,她煎了千层饼让我吃。这千层饼怎么是黑色的?我没见过黑色的千层饼啊。

 

  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04 17:20)
标签:

杂谈

分类: 实(独思杂谈)

“成本”这玩意

 

桂林一剑

 

  我是学经济的,或者更准确一点说,我是学物价的,所以对“成本”一直有着强烈的兴趣。大约十多年前,我甚至想:如果能够找着经费,我甚至愿意写一本关于“成本”的书。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控制成本”是永恒的功课。因为,随着各种条件的变化,成本总是在不断变化之中。为了效益,控制成本也就是管理者的中心职责。简言之,一切管理,都有能否有效控制成本为中心。

 

  可是,我现在坐在电脑前,忽然有了新的想法:人的一切活动,未必是为了控制成本啊。

 

  从生产的角度来说,控制成本是永恒的主题。

 

  从消费的角度来说呢?固然,每一个人都有支出约束,哪怕你是首富呢,也会有现金流紧张的时候或者可能。不过呢,消费只讲“值不值”,是不能讲成本的。比如,你在一家主题咖啡厅里喝一杯咖啡,其开支显然要比在家里动手喝一杯同样咖啡的费用高出不少。可不少人还是愿意到主题咖啡厅去喝上一杯。这时,这个人考虑的是“值不值”,而不是“控制成本”。从家里开车到公司去上班,百万豪车的到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02 17:12)
标签:

杂谈

分类: 实(独思杂谈)
从胡焕庸线说起

桂林一剑

  胡焕庸先生是中国著名地理学家。在我看来,他的最伟大贡献就是为我们划出了一条线:胡焕庸线。

  胡焕庸线,是指从中国东北的漠河到西南的腾冲,在地图上划出一条直线,将中国分为东偏南和西偏北两个部分,即地理学引发的政治学、社会学、文化学等的两个部分,也就是我们语境中常说的东部和西部,这条线的两边,东边占36%的国土,生活着大约96%的人口。我们的政治演变、经济生活、文化认知,更多的是在东面。我记得《中国国家地理》的执行主编单之蔷先生到我单位演讲时曾说到,传统文化里,风景主要在东边,是因为历史上的文化主要生长在东边。其实,当我们的视野投向西部,会发现西边的风景更壮丽更雄浑更绝俗。

  我有幸到过这条线的两端。如今,腾冲已经是旅游热地,漠河也是旅游热地。这个现象,本身就很有意思,本身就值得我们思考和研究。
 
        今天的人们,为什么会感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9 17:10)
标签:

虚构

杂谈

分类: 诗(虚构文本)
当我迷失

桂林一剑

  当我迷失在暗夜中
  我会选择去睡觉

  再黑,也黑不过闭上眼睛
  夜再长,也长不过地球转动的周期

  没什么好失望的
  也没什么好哀叹的

  如果性子急
  你就开灯写字看书玩手机吧

  如果有脾气
  你就围着火炉喝酒骂人吧

  闭上眼睛,或者做个梦
  或者睡得很甜

  哪怕其实睡不着呢
  天下有多少的装睡者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6 17:17)
合唱

桂林一剑

  合唱是一种很有意思的音乐表现形式:不同的声部,各唱各的,各声部之间有音质的不同、音调的不同,还有前后的不同,在指挥的调控下,组成一种很有气势很澎湃的效果,确实感人。我最惊讶的,是那些唱低声部的人,竟然不被高声部所影响,很熟练地把控着自己的音高,多难的事啊!在乐队里,你背自己的乐谱,演奏自己的乐段,总不会把音高给弄错了,可如果站在合唱队里,我只能唱高音区,高音一出来,我就被带走了。其实,我见到的群众性合唱队,特别是那种红歌表演型的合唱队,基本都是一个声部,因为低声部基本都像我这样被高声部带走了。指挥在排练的时候,只好采取最笨的办法:用那种轮唱、混唱、分开唱来显示“合唱”的阵容。比如,左边的人先唱一拍,右边的人跟进,然后,在结尾处,左边的人在某个小节拉长了声音,等待右边的人跟上来,最后一起结束。

  真没劲。

  在欧洲,忽然就见到了很多的合唱队。在街上,在广场,在公园,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3 17:13)
标签:

旅游

杂谈

分类: 实(独思杂谈)
解开的乡愁

桂林一剑

  所谓乡愁,不仅是你童年的生长地,其实就是回不去的地方。当你回去了,如果那里面目全非,其实还是没有“回去”,乡愁还在心底。如果你回去后,隐约间还可以看到往昔,那乡愁就解开了,一声长叹之后,也许以后的心底就没有什么乡愁了。

  1970年5月,我们家到了河南。从安阳下火车后,大家都乘汽车进了城,就我家一辆卡车走了大约两个小时,到了一个乡下,那是位于浚县的农场。我在那里呆到11月,实在呆不下去 或者说混不下去了,爹妈就让我离开他们,到安阳城里去读书。那时,尚不满13岁。之后两年的寒暑假,我都回到这里。再然后,我们家就搬走了。加起来,我在这里呆的时间也就9个月的时间,还是断断续续的。奇怪的是,后来的岁月里,经常回忆那个地方,在梦里很不自觉地经常回到那里。

  原因是什么呢?

  那是从童年转为少年的时间,也是视野刚开阔的时间。我在那里学会了看地图,而且看的是5000:1的地图,就是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1 17:10)
标签:

杂谈

分类: 实(独思杂谈)

桂林人

 

桂林一剑

 

  我曾说过要写一篇桂林人的。不能食言。

 

  先申明:我也是桂林人,生于桂林,长于桂林(期间出去漂流过一段)。

 

  桂林人的自我感觉特好,也不知这感觉是哪儿来的。

 

  当年,中国刚开始搞旅游的时候,桂林人一下子见到了许多高鼻子老外,三天之后就没人围观了,这叫审美疲劳。当外地人围着一个老外看稀罕的时候,桂林人的鼻子里就哼一声:这也有意思?

 

  在中国人普遍还没有剩余的时候,少数桂林人就见识并且享受过外汇券带来的种种好处了。凡是广州、上海等大都市里那些时尚的人消费的东西,这部分桂林人几乎都同步享受。加上桂林也算在全国最早有了星级饭店、有了空调大巴,有了一些会讲外语的人,结果几乎所有的桂林人都凭空自豪起来了。

 

  这种莫名其妙的自豪,一直维持到现在,一些桂林人的骨子里还保持得很好。事实上,这些年来,全国经济发展得快,很多很多的城市都已经超过去了。比如桂林机场的吞吐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