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桂林一剑
桂林一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3,460
  • 关注人气:42,2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看过的电影
公告
  因为本人目前没有使用新浪博客提供的“加为好友”功能,无法答应相关邀请,敬请见谅。
 
  恕不一一回复。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相册
暂无内容
my锐博客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7-12-11 13:41)
瞎逛逛到双凤桥

桂林一剑





  曾经跑到南边山乡去寻找双凤桥。到了乡政府那里,问了几个当地人,都不知道。于是就傻了。回程。之后,就把这事给忘了。

  前几天,同学样约着去了遇龙河的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途

杂谈

分类: 图(以画说话)
关注了这里就忽略了那里

桂林一剑

离开塔林的码头,绕过这个建筑,就进城了。

  我的注意力和观察力都属于比较差的一类,往往是注意了这里就忽略了那里。而且,比较悲催的是:所谓的“注意”其实也没有深度,最多是眼睛朝那个方向看,其实啥也没看到脑子里去。

  比如那次去塔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4 12:51)
高龄学生

桂林一剑

  刚恢复高考的时候,我记得在年龄上是有规定的:“原则上不得超过25周岁”。当然,那两年也有30多岁的人考进了大学。后来看学界政坛的风云人物,不少是在那原则之外的年纪考入大学的。我到现在也吃不准“原则”是怎么回事,大约是领导手里的尺度吧。

  为什么要限制年龄呢?因为高等教育资源是稀缺品。国家拿这资源出来培养人,是要为国家服务的。如果你年纪很大,国家在你身上花了这么多的资源,结果你为国家作贡献(过去都这么说)的年限因为入学年纪大而缩短了(不是规定年满60周岁退休嘛),国家不是吃亏了嘛(在这里,可不能用“剥削”二字)。所以,大家都很自觉地接受了这样的一个规定。

  后来,高等教育产业化了--别和我解释说“没有产业化”--指标明摆着的:高等教育非产业化时代,大学是不会多招一个学生的,因为多招就意味着“吃亏”。在高等教育产业化时代,大学是不会少招一个学生的,因为少招就意味着少挣钱。反正我是这么认识高等教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实(独思杂谈)
”成功“是个百面魔

桂林一剑

  我们这个民族,大凡读了点书的,内心里都有一种或深或浅的追求“成功”的冲动。反映在社会现象上,那些教唆人“如何成功”的书籍总是畅销,一些人则非常好为人师地告诉你应该这样不应该那样,某些有社会地位的人或者拥有大量财富的人则被人们塑造成“偶像”而膜拜之。

  对于多数人来说,尤其对于许多自认为处在社会底层的人来说,“成功”真的是个光辉灿烂的目标哦。如何选择“成功之路”真的很要紧哦。

  可是,什么叫“成功”呢?对于这个问题的认识,都很难统一。所以,简单地追求“成功”,就很难不打折扣。

  比如,对于宋江来说,能够被“招安”,就是最大的成功。对于李逵来说,还是“杀去东京”的“成功”实在而又痛快。对于一个天资聪慧的学生来说,能够顺利考入最理想的学府和专业意味着成功。对于街头小混混来说,能够在三街六口的地盘上说话算话才是大成功。对于羸政来说,统一六国横扫岭南是千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8 14:45)
标签:

杂谈

分类: 实(独思杂谈)
你在哪一端?

桂林一剑

  最近,因为一起特大火灾事故,加速了当局清理暂住人口和出租屋的进程,然后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对于这个事,我对内在原因不了解,不知怎么表态。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如果把广大的进城务工者当然“低端”,不论在认识上、还是在行为上,都是无法让我接受的。

  扪心自问:我们自己属于哪一端?

  多少光鲜的人,当年不是从所谓的低端奋斗起来的?我们今天有一个大家很熟悉的词:京漂。其实,在工业革命时期,欧洲是有很多的巴漂、伦漂的。即使是现在,美国每年也容纳了许多的美漂。既然愿意拿青春做赌注,漂到另外一个地方,这对于另一个地方的原住民来说,多少有点“低端”吧?可这世界进步的强大推力,很大程度上来自于这一端。如果不是这勇敢的一漂,莎士比亚也就是个小业主吧。当然,成功的光鲜者是少数,可我们要有点包容心、同情心、怜悯心好不好?

  再说了,一座风车三根风叶,你在上时我在下,我在上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7 13:40)
裴说的一首小诗

桂林一剑

  裴说,唐末的一个状元,我读的几本书都说他是桂林人(以前叫桂州),但读了好几个版本的地方志,都没说到这个人,算是个悬案吧。

  裴说生不逢时,没过上啥风光日子,主要在战争的逃难中度过余生。但若按照传统文学史的说法:国之苦难是诗人之大幸--这裴说却也可以说赶上了“好日子”,他留下来的诗中,与那个时代“同呼吸共命运”的沉痛和悲悯体现得非常到位。

  比如他的一首小诗:《送人宰邑》: 


    官小任还重,命官难偶然。

    皇恩轻一邑,赤子病三年。

    瘦马稀餐粟,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实(独思杂谈)
知者不言和知无不言

桂林一剑

  知者,知晓某事某理也。按照古人的通假字用法,知者当然也可以指智者。不过,智者是稀有生物,俺们就没有能力去讨论了。


  古人常说:知者不言。那些咋咋乎乎的,仅是知一点,甚至一点也不知也。比如,很多的“军事爱好者”,其实狗屁军事都不懂的,发言却热闹得很。为何说这些人“狗屁军事都不懂”?因为军事者首先要知人,要知人的弱点--包括敌方的弱点和自己一方的弱点,尤其是那些共同的弱点。那些在网上排兵布阵者,包括一些有军衔的“家”,其实都没弄明白这一点,只是读了几本宣传家的关于某战役的书,便以为战争应该如何如何了。真正的军事家,从来不会在网上就此话题发言。他们知道:只要张口,其实就是把底牌亮给了敌人。

  可是,伟人又说:知无不言,且言无不尽。当然,这样的话,要么是理想化的表达,要么是统治术的表达。真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者,一定死得很难看。所以,有聪慧的人说:真话不全说。这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实(独思杂谈)
去县里节庆看什么?

桂林一剑

  桂林所辖的恭城瑶族自治县,很多年以前就办了一个桃花节。曾经,这个桃花节还酝酿成了一件网红“事件”:桃花是春暧开花,花期极短。官方办桃花节,要提前定下时间做方案请明星。其它事都好办,就是这个时间太难把握。你定的时间晚了吧,桃花谢了,难道叫谢桃花节?如果定的时间早了,桃花根本就没开,难道叫乞桃花节?要知道,桃花不是看着日历开放的,而是感受着气温开放的。每年的温度曲线是有起伏的。所以,某一年的桃花节日期临近时,那桃花还根本没有开放的意思,把官方急得够呛,就采取了一个下下策:组织人力在桃花园里烧火--当然只限于主会场那块桃园--期望烧火能够提高小环境的气温,催桃花快点开放。结果,这花还没开呢,事捅出去了。这事还让著名演员黄婉秋知道了,黄婉秋是全国政协委员,就把这事给捅出来了。

  我并不想旧事重谈。我只想借这个例子说:你若在桃花节去看桃花,未必如你所愿。何况,一个小县城,每逢官办节日,必然交通管制,百姓的车是没法走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实(独思杂谈)
我对这世界的认识一直很糊涂

桂林一剑

  坦率地说,我是个比较糊涂的人,对很多事情都犯迷糊不开窍。

  比如说吧:

  三十多年前的时候,本市办了一项群众性文艺活动,叫“青春艺术节”,是团市委办的。那时的桂林在外面名气比较大,所以主办者也能有路径请一些当红的歌星来助阵。当红的歌星嘛,出场费一定是很高的,但桂林这里出不起这么多钱,估计也不敢开支这么多钱。幸好,那时还不时兴“经纪人”制度,人家也不好提前就开价,人来了再说吧。人来了,演出了,掌声爆棚了。怎么给出场费呢?据我所知的是两种办法:一种是,悄悄给一个老牌歌星一笔不大的钱,1000元,说:给你的是最多的,不要告诉其他人。回过头对其他歌星说:那个最红的歌星也没超过你。别说出去啊。另一种是:在掌声最热烈的时候,送上一个瓷瓶,主持人大声对现场观众说:这是一个价值多少多少的花瓶,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和这个花瓶一起送给这位明星!

  我心里犯嘀咕:人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7 13:46)
标签:

杂谈

分类: 实(独思杂谈)
狗㖭屁股

桂林一剑

  很小的时候,幼童期吧,记得曾经随外婆去过一次乡下。在乡下见过一个小孩拉完大便,大人就把小孩子的屁股撅起来,一声吆喝,就有一只狗跑过来㖭那孩子的屁股。那孩子的屁股被狗㖭过之后,就算干净了。那场景真有点恐怖啊!万一那狗把小孩的屁股咬了呢?

  这个场景的印象一直很深。

  又过了几年,我们家辗转搬到了云南大山里。山里村庄不多也不大,但到处都是狗,好像每家都养了狗似的。在这样的环境里,见过更多狗㖭屁股的场景,就觉得不是那么恐怖的事情了,而且觉得有点好玩:真希望那㖭屁股的狗把小孩的鸡鸡也㖭一下啊

  奇怪的是:㖭屁股的狗从来不干这类出格的事。这是什么道理呢?我到现在也没弄明白。

  这样的场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