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桥911
陈桥911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0,451
  • 关注人气:2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20-03-26 17:06)

111

这鬼是她引来的?!

我重新打量演员,若真如此,鬼是外来的只对她有兴趣,那这里就还存在一个鬼或妖。安雅说别人借我身体修行,却为何只看到一个白的呢?我听说白衣鬼比其它颜色的阴气盛,是厉鬼,难不成她一来就把原先的吓跑了?

回想起来最初见面就有异样。赵姑娘安静淡然,而演员总幽幽的无论站、坐都似不安,轻手轻脚的,长裙摆动时也无声息。那时安雅他们还没到,这二位都不说话,我感觉四周有一种力量很压抑,从内到外,从上至下。不会是另外空间的两位正搏斗吧?看来是她的厉害.

(一楼大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3-25 11:14)

安雅轻笑一声,左眼随右眼转动精光掠过我和小潘、刘先生,向墙脚移动。

'我看见了,一身白衣没有腿。'冷不丁的赵姑娘说。

'是的,长发到腰没有脸。'安雅接着说道:'已经走了。'

'没错,原地消失的。'赵姑娘也这样说。

然后沉寂,气氛凝重连浅黄色灯光似乎也暗了许多。

'没什么,刚有个女的跟着服务员进来,穿一身白裙留长发,我看她没有影子才问陈总的。'安雅说道。'是小李下楼拿茶叶回来?'我连忙问,立刻想到上楼时那晃动的铁门。'对,就刚刚,赵姑娘也发现了。''我看到是一身白衣,膝盖以下没腿,但瞬间就消失了,原地消失。'赵姑娘很确定。

我突然看见演员脸色大变,双目惊恐地望着我。

我也毛了,她坐在安雅和赵姑娘中间,正对着我。

从安雅说有人借我身体修行后,就感觉面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3-24 10:21)

刘先生的茶清柔润滑、回甘香甜,使屋里气氛松缓了一些。

我没信安雅说的,但也不反感。这应该是她进入虚无境界时的随意,就像海市蜃楼,并不是谁都能看到。

关于我的话题似乎告一段落,演员和安雅谈拍戏,刘先生赵姑娘聊宗教,小潘凑过来告诉我从没见安雅对谁说这么多。之前有人找她求医,只言片语甚至就几个怪字,回去一查,竟是早已失传的古代秘方或草药,真管用。

晚餐时间,我请他们上楼吃火锅,也为赵姑娘准备了素菜。

前面提到过这儿是老式商住,一层改造后上楼要走外墙的木梯,封闭式靠昏暗壁灯照明。很短距离内就上四米多,又窄,那梯子显得有些陡峭。我头前带路,到顶时靠边站住礼貌性往下看,都上来了连最慢的小潘也在二分之一处。突然发现铁门开一下又关了。服务员和厨师都在上面忙活,刚刚还嘱咐小李摆完台就下楼锁门。也不会进外人呀?铁门前还一道很重的木门,每次打开时会发出极具穿透力的吱呀声并伴有强烈室外光线,木门没动,为何铁门会先向外开一下呢?

待众人坐稳了我谎称取烟赶紧下楼查看,没人,于是我锁了铁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3-23 09:46)

说来也怪,存在记忆深处的那形象,经安雅一说,竟真的像起了外国人。据小潘讲,不少古装戏导演会在服装方面请教安雅,惊其才华,称若非亲身经历很难描述的这般逼真,一层压一层的颜色搭配、一环套一环的盔甲衔接,绝非常人能及。

难道她会穿越?我侧目看演员,粉面朱唇香颈下是鲜艳并不夺目、繁缛又不失大气的短袄,袖口很长,紧压着纤细白皙的手指。她端坐着,长裙宽松柔软,点点碎花散落沙发上果然有仙气,刚才误以为是民族服装了。

我想抽烟,但感觉不合适又打消了念头。

刘先生看出我在犹豫,说:'有什么不明白就问安雅,没关系,都是好朋友。'小潘也微笑鼓励。

'您说有别人在这里修行,是上我身了吗?最近严重失眠。'

安雅没回答我,喋喋不休的说着另一件事,似乎她人还在前世游走。

'......你太淘气了,一个很胖的女人是你家女佣,央求你吃饭,你生气的打翻盘子那些珠子四处流淌 ......她拉着你走你就使劲挣脱......呀,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3-22 10:46)

应该是03年非典之后,我在东直门南馆公园算过命。都说会所那道士行,2000元一次还得靠关系。和我同去的那位比较复杂,道士连他哪年出事离几次婚都算得出。太准了难免生疑,可介绍人是有钱的主儿,关系又近,不该串通啊!轮到我时没那么神奇,不置可否的套话居多,但他非常肯定的告诉我:05年得儿子。后来又有朋友陆续去,越传越神连称呼都变了叫大师,那留着一条长辫子的道士也始终在那里。时光流逝,09年听说他折了,诈骗。我忽然想起儿子是07年出生,再跟介绍人聊这事他说:'得了就行了呗,他是山东人虚两岁。'

神灵这种事,有人信有人不信,还有人不太信却又愿意信,渐渐就真信了。我接近后面这种,区别是有经历让我不得不信。

安雅与道士不同,她身上隐隐散出的邪气儿是真的,很难抗拒。

天生异象的人,必有奇能。

接下来她问件事更让我大惊失色。

小时候我总做同一个梦,在一座未完工楼(农场第一个办公楼,承包给农村的建筑队了,从挖槽到封顶始终是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3-21 10:08)

从下楼那一刻起,我就是王掌柜的角色,能蹭着听都忐忑,这冷不丁的被点名,着实有些紧张。

'我就北京的,祖籍辽宁。'声音孱弱,人到中年还跟个犯错孩子似的冒傻气,顿觉额角冒汗。暗骂自己:十几岁就浪迹社会也算经过风浪,怎的这般无用?

安雅继续注视我,微笑。

如果不是面对面,安雅应该属于有几分姿色又极平常的南方女子,但此时竟被她看得发毛。或许我的慌乱使她居高临下了,那笑容持重、从容、甚至有几分和蔼。她鼻子很尖嘴很薄,下巴还有颗巫术界统一标识似的黑痣,双目精光闪闪,感觉她看透我了。

茶室里一片沉寂。不知从什么时候,安雅已经成了核心。

'你的前世在欧洲,地中海沿岸,是一个王子。'

瞬间我放松了,轻笑一下,在心里。看来是老一套,疑惑的把目光投向小潘,他这会儿没看电脑了,平静地望着我,坚定的目光是让我听下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3-20 10:17)


一开始的话题是围绕着赵居士要削发为尼。

望着她轻柔讲究的秀发,芬芳面庞得体举止,不像失意之人。有几次别人也说我有佛缘,似乎真的,紧要关头总被菩萨保佑。连续多年去普陀山还愿,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在码头看那牌楼上的字时也曾遐想,但终究还是热爱生活,亲情责任和世间种种虚荣,无法割舍。那么,条件如此之好的她,真能放下吗?

赵姑娘娓娓动听的讲述,逐渐揭开了谜底。

她能开天眼!

这神话里才能出现的人此时活生生就在眼前,我睁大眼睛使劲看她。

说实话,就目前房间里的人,除了小潘和她,谁这样说我都不会真信。小潘是多年信赖的挚友,为人坦荡。而赵姑娘则是第一眼看到就决定要真诚交流的人,她沉稳优雅,既含北魏塑像尤其木雕的神韵,又仿佛邻家姐姐有无限的善良和清纯。我还是头次遇到这样的女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3-19 15:44)

我独自面对两名年轻、美丽、其中一位还是有神通的姑娘,十分拘谨,幸好又有人来。

这里是90年代建的商住楼,一层南北通透但两侧无窗,因商用举架很高当年装修时整体做了隔板,再以实木一条条撑住,大堂顶部是一个大长方套一个小长方,梯形渐变,边沿隐藏射灯,闪闪金黄中泛着粉色,略显奢华。办事处原打算接待用,连门楼、外墙都做成会所风格,八项规定出台后才放弃了。

此时一对男女缓步而来,未关严的木门缝隙处射入天光落脚下,烁烁生辉。

大堂幽暗,我一边握手一边往茶室领,感觉那男的书卷气很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3-18 08:55)

几年前的偶然机会,在麦子店接手一个说餐厅没执照说会所又不够规模的地方,楼上摆几桌菜楼下会朋友时能抽雪茄喝威士忌,略微调整便装模作样干起来。


由于不懂经营,挺认真了也没能向好的方向发展。

熬过两年后逐渐动摇,光亏也就算了,还接二连三的有霉运。

厨子说咱这里邪门儿,总有人暗中捣鬼似的干十来年从没这般别扭。真的,我来后所有设备逐一坏了;修路、修楼搞的客人跟进工地似的;四层失火消防员找不着入口误闯进来吓到人家好不容易攀上的领导;常常备好新鲜的食材却几天没预定,一旦有了又爆满还得四处求人找兼职;朋友帮忙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3-17 14:28)
标签:

杂谈


陈桥 轶斗社

2019-12-15

门房的灯熄了,院儿里所有工作室都空着。皓月当头,黑暗中几株大而苍老的槐树在风里摇曳,影子落地上、墙上,像阎罗埋伏的兵士。

练完自创的棍法,我面朝假山调整收势,因金鸡独立不行那影子始终摇摆。顽石清亮苍白,起伏的树梢映上面四下里更显沉寂。蓦地,我看到石壁上还一个身影,幽暗细长,径自垂立。猛回头没人再回身那多的影子也不见了,脊背发凉,刚辗转腾挪半天也没出的汗瞬间下来。

看花眼了?这院严实,大铁门落了锁墙边还有爱叫的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