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尹庆民
尹庆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2,037
  • 关注人气:5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9-03-20 09:50)

第二十四章(70

赵佳媛、李林森留学美国最初两、三年,正赶上了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记录美国历史的《光荣与梦想》中曾经这样写道:“千百万人只因像畜生那样生活,才免于死亡。”这正是那时美国的真实写照。在赵佳媛、李林森去美国之前的1932年,有200万城市里的美国人到处流浪,其中百分之十三左右,是16至21岁的年轻人。这些流浪人,既有无立锥之地的佃农,也有破产的农场主;既有找不到工作的没有文化的青年,也有刚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既有贫民窟里一贫如洗的穷人,也有住“豪宅”的衣冠楚楚的中产阶级,甚至一些银行的行长,名作家,也加入到夜间要饭,或者卷入城市排队领面包的行列。据1932年9月的《财富》杂志估计,美国城市有3400万成年男女和儿童没有任何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早向我约稿的,是当时的九江地区工农兵文艺工作站,也就是后来的九江地区群众艺术馆的胡春潮,他当时在编站里的一个内部双月刊《赣北文艺》(好像开始叫《工农兵文艺》)。春潮是《决裂》、《零点起飞》等电影的编剧之一,小说也写得挺不错。那时我们还不认识,据他后来说,他从省里的文艺部门知道的我,而省里文艺部门是从江西省人民出版社知道的我。省出版社出小说集《朝霞万朵》,编辑到《解放日报》找稿子,说《家属主任》的作者,就是你们江西的。胡春潮这才了解到我,向我约稿。他给我寄了站里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处女作诞生

一、

忙完九江电厂“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代表会”代表的图片及文字材料,已经是1966年秋天了,我在九江电厂帮忙工作,至少已经半年了。马春亮师傅知道我要回庐山了,就又找到我,再次约我参加文革委员会的工作。一来我心里清楚,“文革”的不确定因素太多,是非太多;二来我离开庐山半年多了,很想回庐山。就婉拒了马春亮师傅的约请,回了庐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29 09:28)

灰枣林(69

过了几天,从钱满堂那里传来钱福亮的信儿,让李新雨腊月初六,去沈家庄大集沈家大车店,去找一个沈殿雄老板,找到沈殿雄老板后,就找到了钱福亮的队伍。

这天一大早,李新雨就起了炕,匆匆吃了点儿东西,骑上自行车,就奔沈家庄沈家大车店而来。沈家庄虽然离他们村十多里地,因为是夏州县东乡有名的大集镇,李新雨没断了去。只是李新雨经常是当天来,当天去,从来没有住过大车店,自然不知道沈家大车店。李新雨来到沈家庄大集时,集上人还不忒多,李新雨很容易就打听到了沈家大车店。按一个老者的指引,李新雨骑骑着自行车向北骑了一会儿,已经出了集市的范围了,才发现路东有个两间的门面,门前挂着一个笊篱,那是客人可以吃饭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3 09:03)

三、

不知是在工地办《会战简报》的原因,还是在《江西日报》发稿的原因,总之,电厂有些部门,也开始借调我。第二年,厂工会根据上级的指示,要搞个全厂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展览,把我抽了去,搞摄影与文字材料。

我去了,那时厂工会主席是曹德松,不仅给我们买了照相机,还给了我们假,要我们到庐山“实习”,拍个把礼拜“实习照”,回来后再“正式”给厂里的积极分子拍展览用的照片。那时,我和杨基荣、李廷楷我们三人,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6 09:18)

九江电厂

一、




大约是1964年下半年,庐山水电厂与九江电厂合并,或者说,庐山水电厂被九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7 16:33)

三、

没想到人到二十多岁,竟又要学步了。

庐山的云、云海是颇富盛名的。雾也很有名,且一年四季不断。有人曾经问我,何为云?何为雾?我根据自己的仔细观察,说,远看为云,近看为雾。一年四季,庐山云不断,雾也便不断了。

春夏秋冬,庐山常有大雾弥漫,极浓时,二、三米外便看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0 08:58)

再上庐山

       一、

再上庐山是在二级水力发电站警卫班撤消之后。当初领导让当警卫时,自己还有些不愿意。如今要离开熟悉的二级水力发电站,又有些舍不得了。这里给了我一个很好的自学机会,我在这里扎扎实实学习了将近两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6 09:13)

三、

在赛阳当警卫,厂里给我们配备了一支类似“三八大盖”的步枪,大约还有十几发子弹。可就是因为这支步枪,让我做了一件后悔事儿。提起这件后悔事儿,不得不牵涉到豺狗。豺狗,规矩说法就是豺,又名红狼,样子像狗,比狗稍小,全身棕红色毛,喜欢群居,经常三五成群出没在山林间。傍晚或早晨,我们站在发电站西边的楼上,经常从窗子里看到豺狗,成群结队从山上快速地进入西面的河沟,或顺着河沟奔赛阳方向,或翻过河沟,向南面的山上奔去。也就是说,豺狗经常在发电站几乎是四面的山上出没。当地人都知道,豺狗很厉害,很凶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5 09:14)

三、

我的第二次出“远差”,是去庐山脚下的赛阳刨土豆。庐山那一带把土豆叫芋头。也许准确些说,芋头是那种生长时有着类似阔大荷叶的,也是在地下结果的带毛毛的果实。这种芋头好像很喜欢水,生长时在水里泡着,南昌很多,庐山、至少在山顶上没有见过。那时国家还在提倡“一种三养”,让人们尽量做到自给自足,厂里便在赛阳二级水力发电站,种了不少土豆。到了收获的季节,厂里便抽调一些人,去赛阳收土豆。我到电厂时间不长,还没学到技术,这样出力气的事儿,自然少不了我。我记得是在秋天,天气还比较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