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尹庆民
尹庆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390
  • 关注人气:5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8-11-10 08:58)

再上庐山

       一、

再上庐山是在二级水力发电站警卫班撤消之后。当初领导让当警卫时,自己还有些不愿意。如今要离开熟悉的二级水力发电站,又有些舍不得了。这里给了我一个很好的自学机会,我在这里扎扎实实学习了将近两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26 10:13)

灰枣林(68

李新雨骑着自行车离开夏州县城,慢慢朝枣林村方向骑去,心里还在想着与赵佳懿的约定。答应赵佳懿毕业后到他们学校,也就是赵佳懿母校工作,从打赵佳懿一考进夏州县立师范学校开始,李新雨就认真考虑过了。不仅赵佳懿可以到他们学校工作,李新雨还准备发展赵佳懿入党。因为像她这样的人加入共产党,有很大的榜样作用。赵佳懿为人正直、正派,工作也很泼辣、大胆。不像一般大家主儿“娇养”的小姐,倒像一个一般人家泼泼辣辣的闺女。这从赵佳懿代夜校的课,就可以完全看出来。赵佳懿代课那会儿,还是个小小人儿,当时文化程度也就是高小,但赵佳懿把夜校的妇女班的课教得有声有色,参加学习的妇女都喜欢她。再一个就是李新雨也有点儿私心。这就是,李新雨看出来了,赵佳懿很喜欢他。李新雨自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6 09:13)

三、

在赛阳当警卫,厂里给我们配备了一支类似“三八大盖”的步枪,大约还有十几发子弹。可就是因为这支步枪,让我做了一件后悔事儿。提起这件后悔事儿,不得不牵涉到豺狗。豺狗,规矩说法就是豺,又名红狼,样子像狗,比狗稍小,全身棕红色毛,喜欢群居,经常三五成群出没在山林间。傍晚或早晨,我们站在发电站西边的楼上,经常从窗子里看到豺狗,成群结队从山上快速地进入西面的河沟,或顺着河沟奔赛阳方向,或翻过河沟,向南面的山上奔去。也就是说,豺狗经常在发电站几乎是四面的山上出没。当地人都知道,豺狗很厉害,很凶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05 07:47)

赛阳岁月

一、

大约是收土豆后两个来月,也就是1962年10月,我和杨基荣等四人,被调到庐山脚下的赛阳二级水力发电站当警卫。调到赛阳工作,我倒没啥意见,因为收土豆时那里给我留下了比较好的印象。让我不太高兴的是,不让我当工人,而是让我当警卫。不知什么原因,南方、至少是在九江、庐山,那时人们多数都想当工人。我记得当时庐山公安局云中派出所有个民警,千方百计当了个工人,高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24 09:28)

第二十三章(67

自从把齐化龙的一千多号乌合之众歼灭、俘获以后,县城里又平复了好多。中共夏州县委会就搬入了城里,以一家旧书店为掩护,暂时安顿下来。

前几天李新雨就接到县委通知,今儿个在这里开县委会,李新雨早早就骑了自行车,赶到县里来开会,这是李新雨担任县委委员后,第一次在县城参加县委会。过去都是在农村参加县委会,也没个固定村庄,这回这村,下回就又不知道到哪村去了。李新雨把自行车放到院里,就按照约定,先到前面的门市上,看摆在书架上的书。看了一会儿,确信没有人跟踪,这才从柜台里,进了后面。后面还有“书库”,说是方便顾客挑选书的,实际是为在县里活动的人们做掩护的。李新雨进去后,在暗门上轻轻敲了三下,就有人开了暗门。正是县委书记张新,组织委员王永吉也已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5 09:14)

三、

我的第二次出“远差”,是去庐山脚下的赛阳刨土豆。庐山那一带把土豆叫芋头。也许准确些说,芋头是那种生长时有着类似阔大荷叶的,也是在地下结果的带毛毛的果实。这种芋头好像很喜欢水,生长时在水里泡着,南昌很多,庐山、至少在山顶上没有见过。那时国家还在提倡“一种三养”,让人们尽量做到自给自足,厂里便在赛阳二级水力发电站,种了不少土豆。到了收获的季节,厂里便抽调一些人,去赛阳收土豆。我到电厂时间不长,还没学到技术,这样出力气的事儿,自然少不了我。我记得是在秋天,天气还比较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03 09:45)

庐山电厂

一、

准确些说,应该叫庐山水电厂,因为那时庐山的电力,主要是两个水力发电站,也就是庐山一级、二级水力发电站供应,庐山电厂管辖了这两个水力发电站,还有山顶上的自来水供水系统。好像那时在门口挂的牌子,就是庐山水电厂。那时庐山水电厂设在东谷与西谷交界的牯岭正街,庐山管理局曾在那里办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25 09:35)

一觉醒来,天已经亮了,忙匆匆起了床。刚一进北屋,孙吴氏立刻迎住他说:“天还早呢,你还不多睡会儿?”孙志刚说,睡得不少了,该起来了。就问母亲做了什么好饭食儿?孙吴氏说,没有什么好饭食儿,你爹去给你换了几个卷子(馒头),俺们是贴饼子,棒子糁子白粥,拌了块豆腐,还有就是大葱抹酱。孙志刚说,好饭食儿,咱就是爱吃刚出锅的贴饼子,就着大葱抹酱!孙吴氏就笑着说,修下这么个穷家,跟着穷爹、穷娘,吃了快二十年的大葱抹酱了,还没吃够啊?孙志刚说,从小吃惯的口味儿,到多会儿也改不了!

孙金牛巴砸着旱烟袋说,这话不假,你忘了咱村有个做了大官儿的,回来后他娘问他吃什么,他说,就是喜欢吃娘做的棒子糁子贴饼子。他娘给他做了贴饼子,他一边吃,一边说,好吃、好吃!弄的他娘以为他在外面连棒子糁子贴饼子都吃不上,说,儿子,不行咱就不在外面混了。他儿子问为什么?他娘说,你在外面混得这是啥呀,敢情连棒子糁子贴饼子都吃不上啊!她儿子说,不是儿子在外面混得不好,儿子在外面什么山珍海味都吃过,回来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25 09:34)

孙吴氏给孙志刚暖上被窝儿,看着儿子上了炕,睡下了,也没有走,而是坐在炕沿边儿,又跟孙志刚叨叨起来没个完。也没什么重要话儿了,无非是东家长,西家短,三个蛤蟆六个眼。对于做母亲的,只要跟儿子说话,就觉得挺好,就总有说不完的话儿。直到天很晚了,孙金牛跑来催:“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让小刚歇了,小刚骑了一天车子,也累得够戗了!”孙吴氏这才说,敢情工夫不早了,那小刚就趁早歇了吧!孙吴氏说了歇了,还不忘跟孙志刚说,尿盆儿在哪里,灯在哪里,就好像孙志刚是个外人,什么都不知道似的。

母亲跟着父亲走后,或者说,母亲在父亲的一再催促下走后,小东屋就剩下孙志刚一个人了。望着自己过去曾经的“卧室”,孙志刚熟悉而又陌生。这是个堆杂物的小屋儿,平时孙志刚不在家时,基本上就是堆放杂物了,孙志刚一回到家里,这里就又成了孙志刚的“卧室”。屋里有两个“囤窖”,旧了,平时放些高粱、谷子,或者棒骨碌。有一年里面放满了麦子,还加上了“榍子”,这说明大丰收了,一家人高兴得什么似的。这会儿,一个囤窖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25 09:26)
分类: 中篇小说

灰枣林(66

孙志刚晚上回到家后,一直跟父母亲聊到很晚。父子、母子,尤其是孙志刚的母亲,总有说不完的话,一会儿叨叨小刚的事儿,说小刚年纪也不小了,该找个人儿了,所谓找“个人儿”,就是找个知冷知热的,点灯说话的媳妇。一说到“找个人儿”,仿佛就触到了老人的伤心处,说要不是被逼着到外乡逃难呗,教上了书,也能说上个人儿了,这会儿,就是家里有人给说,有“对付”(合适)的,也不敢应酬了,要不,暴露出去就不得了了,就又骂那“黑心贼”,竟诬陷我们小刚,编排我们小刚,让他过河淹死,走路摔死,吃饭噎死,喝水呛死。说得孙志刚、孙金牛都乐了。孙金牛就说,敢情真像你这么咒的,那个造谣的人一定得死了。孙吴氏说,就是得死了,还不得好死!又说笑了一会儿,看看天色不早了,孙金牛说,有话儿明天说罢,天不早了,歇了吧。小刚这回来,怎么这也得住几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