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尹庆民
尹庆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4,164
  • 关注人气:5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7-12-06 10:24)

青山祠也在长沙市南门口外,是古老的长沙一条古老的,不大的小街。

说到青山祠,不能不说到赵汝愚。赵汝愚,1140年生于江西省余干县,祖籍浙江省崇德县,字子宜,宋太宗长子赵德崇七世孙,54岁任右丞相,不久遭奸臣排挤、陷害,被贬湖南永州(零陵县)。赵汝愚为人清正廉洁,品质高尚,生活节俭,不与世俗同流合污,极力主张抗金,著有《太祖实录举要》、《宋名臣奏议》、《笃行事实》等三百卷,诗文十五卷。1196年赵汝愚56岁时,暴卒于被贬的途中衡州(衡阳)。当时准备把他送回老家安葬,长沙的百姓却要求把他葬在长沙。迫于压力,朝廷满足了长沙百姓的要求,并建了青山祠祭祀他。宋理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8 08:21)

长沙忆旧

一、

从小知道长沙的名字,不仅仅是因为刚刚记事儿时曾去过长沙,还因为戏曲剧目里有一出戏就叫《战长沙》。1954年我第二次从长沙返回故乡后,不少乡亲问我:“你去的长沙,是不是《战长沙》里的长沙?”这里头不仅有青壮年,还有须发皆白的老者。我因为无知,但又不能显得无知,便毫不犹豫地、十分肯定地说:“就是《战长沙》里的长沙。”其实我当时才八、九岁,哪知道长沙是不是《战长沙》里的长沙。只是我去的地方竟是一出戏的发生地儿,于我似乎也是一种骄傲。果然,当我毫不犹豫地、十分肯定地说我去过的长沙,就是《战长沙》里的长沙时,这些从没出过远门儿的乡亲们,用他们常常表示惊叹的那个字“哈……?!”表示他们的惊叹、佩服。那时,我着实让乡亲们“哈……?!”了好一阵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1 10:37)

灰枣林(58)

第二十章

农历腊月,赵佳懿如愿以偿,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夏州县立初级师范学校。接到通知书后,赵佳懿高兴地拿给爸爸妈妈看。爸爸看后说,我闺女真的挺能耐,说考夏州县立初级师范学校,就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赵太太却说,这叫啥能耐,人家学习成绩好的,谁愿意出来当教书匠,都是一帮成绩不好的,就是考上了,也算不得什么能耐!赵佳懿说,我可没忘记妈妈当年就曾经考的县立初级师范学校女子班。赵太太故意说,我那时候就是因为学习成绩不好,没办法才考的县立初级师范学校女子班!赵佳懿说,可我多次亲耳听到,赵太太曾经不止一次吹嘘,说自己在学校总是考第一,莫非是我记错了?还是当初赵太太在吹牛?赵太太语塞,你……?赵佳懿说,我怎么了?我喜欢上师范,我喜欢当教书匠,就是为了赵太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3 10:13)

当我登上北京至南宁五次特快列车时,已是次日凌晨一点来钟了,车上已经睡觉的人们,听到上了一批人,都醒了,注意地看着自己的行李,打量着新上车的乘客。

问了好几个座儿,都说有人,看来我得打站票了。因为这时我已从上车的那头,快走到车厢的另一头了。当看到一个长椅上有空座位时,我打量了一下长椅上的乘客。他二十二、三岁,干部打扮,一脸老实相。

“这儿有人吗?”我不抱啥希望地随便问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6 16:09)

迢迢千里路

公元1960年的5月30日,离这年的“芒种”还有整一个礼拜。“立夏麦呲牙,芒种见麦茬。”当地农谚如是说。然而,稀疏的、矮矮的小麦秸上,顶着一个小得可怜的,似还不曾灌满粒儿的麦穗,即使收获,也只是一些干干的、不高的麦秸,和不多的麦子。村民叹气说,今年的麦收又没什么指望了。田野里的“早”玉米已长了十来公分高,正需要雨露滋润时,干燥而有力度的热风,却提早袭来了。地里干得冒烟,一阵阵热浪,却不知疲倦地、顽强地滚动在千里大平原上。正需雨露的田野里的早玉米,受不了这热浪的袭击,卷起了叶子,蔫蔫的,没有一丝儿生气。原来像天方夜谈似的饥荒的幽灵,在大平原上肆虐着。这打击对我来说太大了。十四、五岁,正是童稚未泯,对未来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31 14:16)

灰枣林(57

钱福亮与护兵出了夏州城东门,到附近内线牵了马匹,二人翻身上马,快马加鞭,朝忠义军驻地奔去。

钱福亮骑在马上,想开了心思。小时候,因为不在一头,他与齐化龙很少在一块玩儿。少有的几次接触,使他对齐化龙的印象不是挺好。他很会巴结人,只要是比他行的,他就使劲儿巴结;反过来,只要不如他的,他也敢踹,会踹。那时钱福亮就有些不明白,这么小小年纪,齐化龙从哪里学来的这一套?后来钱福亮去跟了铁冒师傅学武艺,跟齐化龙接触就更少了。只听村里人们说,齐化龙也曾经去找过铁冒师傅,想跟铁冒师傅学武艺,学了没多久,据齐化龙说是铁冒师傅武艺不怎么样,又去投奔了外县一个叫做铜头李的师傅学艺。据村民说,齐化龙回到村里,对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南昌参加“双抢”

这里所说的“双抢”,是指南方抢收、抢种水稻。也许是三年自然灾害的原因吧,那时党和政府,都非常重视农业生产,在农村“双抢”时,各党政机关,甚至企事业单位,都要组织一部分强壮劳力,去“支援农业生产第一线”。我在参加工作后的第二年,也就是1961年,就曾经参加了在南昌市东南郊一个生产队里的“双抢”。那是阳历的七、八月份,正是南方一年中最热的时候。

参加“双抢”,尤其是抢收稻子,是一个很劳累的活儿,一般人是吃不消的。好在我十三、四岁时,就参加过北方的割麦子,体力上应该是不成问题的。要命的是南方的天气,尤其是南昌,是有名的“火炉”之一。北方收割麦子时,还有早晨一段凉爽的时间,南昌市哪怕是郊区,太阳还没出来,就已经很闷热了,仿佛置身在一个硕大无朋的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16 10:20)

灰枣林(56

钱福亮告别了点心铺老板,对去见齐化龙的事儿,心里就凉了大半截儿。齐化龙底下的人对老百姓竟是这个样子,齐化龙都不管不问,以后就靠这一帮人去打日本?又想到,既然来了,怎么着也得去看看。就与护兵打听着来到齐化龙的司令部门前。刚要进去,就被两个拿枪的士兵拦住了,问他们找谁?护兵说,我们找齐化龙、齐司令,说着递上齐化龙约他们的信。士兵看看,就放他们进去了。钱福亮进齐化龙办公室前,在一个穿心北屋里,又被拿枪的士兵拦住了。听说要找齐司令,立刻有个便衣人员从里屋走出来,看了齐化龙的亲笔信,立刻对钱福亮说,想来您就是钱司令了,我们齐司令已经恭候多时了。就做个请的姿势,往后院北屋让钱福亮二人。快到北屋时,便衣紧走几步,站在北屋门口大声说道:“报告齐司令,钱司令到!”只听屋里朗朗一声“请”!便衣便把钱福亮往北屋请。这时齐化龙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4 09:11)

一个小萝卜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三年自然灾害”席卷了长城内外,大江南北,一场饥荒,瘟疫般在全国各地蔓延。那时江西省的武宁县,还是个交通闭塞的偏僻穷县。

有一回,好像是在初冬季节,我和李师傅去武宁。当时,尽管江西省较全国的情况要好些,饥荒仍然缠绕着人们。城市居民,尤其是孩子多的人家,定量口粮远远不够,必须买些红薯、萝卜、白菜之类,补充口粮。那时不光是粮食紧张,汽油也很紧张。李师傅开的是一辆德国三十年代产的“依发”柴油车,经常被我所在的江西省冶金第一机电安装公司,派出去寻找吃的东西。那时红薯是难得一见的“奢侈”品,萝卜、白菜便成了重点寻找对象。我们照例边开车边打听,哪里有萝卜白菜卖。那回不知为啥,运气实在不好,寻、问了多半天,竟一无所获。后来一个中年农民说,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6 09:21)

灰枣林

第十九章

55

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开始大举进攻我国。这年九月,夏州县县长,带领县府一干人南逃。夏州县城成了一座没有人管的“空城”。十月,齐化龙乘虚而入,带领1000多人的武装,占领了夏州县城,号称自己是抗日队伍,约钱福亮来县城商议大事。钱福亮与弟兄们商量后,决定亲自到县城去一趟,探探虚实。钱福亮之所以敢“亲自”进县城,一来他与齐化龙是一个村的老乡,过去没有过节;二来他的手里也有1000多号人马,甚至比齐化龙的人马还要强壮,这也是齐化龙约他来“商议大事”的主要原因;三是这些年来,钱福亮与齐化龙几乎就是井水不犯河水。尽管过去齐化龙曾经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