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尹庆民
尹庆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4,813
  • 关注人气:5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9-05-18 09:20)

到上犹

一、

1966年底,我还在九江电厂庐山供电所工作,被单位派去赣南的上犹县,参加在那里的上犹江水力发电站举行的,江西省电力系统的一个培训班。那时从九江到南昌的火车,因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0 09:50)

第二十四章(70

赵佳媛、李林森留学美国最初两、三年,正赶上了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记录美国历史的《光荣与梦想》中曾经这样写道:“千百万人只因像畜生那样生活,才免于死亡。”这正是那时美国的真实写照。在赵佳媛、李林森去美国之前的1932年,有200万城市里的美国人到处流浪,其中百分之十三左右,是16至21岁的年轻人。这些流浪人,既有无立锥之地的佃农,也有破产的农场主;既有找不到工作的没有文化的青年,也有刚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既有贫民窟里一贫如洗的穷人,也有住“豪宅”的衣冠楚楚的中产阶级,甚至一些银行的行长,名作家,也加入到夜间要饭,或者卷入城市排队领面包的行列。据1932年9月的《财富》杂志估计,美国城市有3400万成年男女和儿童没有任何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29 09:28)

灰枣林(69

过了几天,从钱满堂那里传来钱福亮的信儿,让李新雨腊月初六,去沈家庄大集沈家大车店,去找一个沈殿雄老板,找到沈殿雄老板后,就找到了钱福亮的队伍。

这天一大早,李新雨就起了炕,匆匆吃了点儿东西,骑上自行车,就奔沈家庄沈家大车店而来。沈家庄虽然离他们村十多里地,因为是夏州县东乡有名的大集镇,李新雨没断了去。只是李新雨经常是当天来,当天去,从来没有住过大车店,自然不知道沈家大车店。李新雨来到沈家庄大集时,集上人还不忒多,李新雨很容易就打听到了沈家大车店。按一个老者的指引,李新雨骑骑着自行车向北骑了一会儿,已经出了集市的范围了,才发现路东有个两间的门面,门前挂着一个笊篱,那是客人可以吃饭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6 09:18)

九江电厂

一、




大约是1964年下半年,庐山水电厂与九江电厂合并,或者说,庐山水电厂被九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7 16:33)

三、

没想到人到二十多岁,竟又要学步了。

庐山的云、云海是颇富盛名的。雾也很有名,且一年四季不断。有人曾经问我,何为云?何为雾?我根据自己的仔细观察,说,远看为云,近看为雾。一年四季,庐山云不断,雾也便不断了。

春夏秋冬,庐山常有大雾弥漫,极浓时,二、三米外便看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6 09:13)

三、

在赛阳当警卫,厂里给我们配备了一支类似“三八大盖”的步枪,大约还有十几发子弹。可就是因为这支步枪,让我做了一件后悔事儿。提起这件后悔事儿,不得不牵涉到豺狗。豺狗,规矩说法就是豺,又名红狼,样子像狗,比狗稍小,全身棕红色毛,喜欢群居,经常三五成群出没在山林间。傍晚或早晨,我们站在发电站西边的楼上,经常从窗子里看到豺狗,成群结队从山上快速地进入西面的河沟,或顺着河沟奔赛阳方向,或翻过河沟,向南面的山上奔去。也就是说,豺狗经常在发电站几乎是四面的山上出没。当地人都知道,豺狗很厉害,很凶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5 09:14)

三、

我的第二次出“远差”,是去庐山脚下的赛阳刨土豆。庐山那一带把土豆叫芋头。也许准确些说,芋头是那种生长时有着类似阔大荷叶的,也是在地下结果的带毛毛的果实。这种芋头好像很喜欢水,生长时在水里泡着,南昌很多,庐山、至少在山顶上没有见过。那时国家还在提倡“一种三养”,让人们尽量做到自给自足,厂里便在赛阳二级水力发电站,种了不少土豆。到了收获的季节,厂里便抽调一些人,去赛阳收土豆。我到电厂时间不长,还没学到技术,这样出力气的事儿,自然少不了我。我记得是在秋天,天气还比较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25 09:35)

一觉醒来,天已经亮了,忙匆匆起了床。刚一进北屋,孙吴氏立刻迎住他说:“天还早呢,你还不多睡会儿?”孙志刚说,睡得不少了,该起来了。就问母亲做了什么好饭食儿?孙吴氏说,没有什么好饭食儿,你爹去给你换了几个卷子(馒头),俺们是贴饼子,棒子糁子白粥,拌了块豆腐,还有就是大葱抹酱。孙志刚说,好饭食儿,咱就是爱吃刚出锅的贴饼子,就着大葱抹酱!孙吴氏就笑着说,修下这么个穷家,跟着穷爹、穷娘,吃了快二十年的大葱抹酱了,还没吃够啊?孙志刚说,从小吃惯的口味儿,到多会儿也改不了!

孙金牛巴砸着旱烟袋说,这话不假,你忘了咱村有个做了大官儿的,回来后他娘问他吃什么,他说,就是喜欢吃娘做的棒子糁子贴饼子。他娘给他做了贴饼子,他一边吃,一边说,好吃、好吃!弄的他娘以为他在外面连棒子糁子贴饼子都吃不上,说,儿子,不行咱就不在外面混了。他儿子问为什么?他娘说,你在外面混得这是啥呀,敢情连棒子糁子贴饼子都吃不上啊!她儿子说,不是儿子在外面混得不好,儿子在外面什么山珍海味都吃过,回来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25 09:34)

孙吴氏给孙志刚暖上被窝儿,看着儿子上了炕,睡下了,也没有走,而是坐在炕沿边儿,又跟孙志刚叨叨起来没个完。也没什么重要话儿了,无非是东家长,西家短,三个蛤蟆六个眼。对于做母亲的,只要跟儿子说话,就觉得挺好,就总有说不完的话儿。直到天很晚了,孙金牛跑来催:“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让小刚歇了,小刚骑了一天车子,也累得够戗了!”孙吴氏这才说,敢情工夫不早了,那小刚就趁早歇了吧!孙吴氏说了歇了,还不忘跟孙志刚说,尿盆儿在哪里,灯在哪里,就好像孙志刚是个外人,什么都不知道似的。

母亲跟着父亲走后,或者说,母亲在父亲的一再催促下走后,小东屋就剩下孙志刚一个人了。望着自己过去曾经的“卧室”,孙志刚熟悉而又陌生。这是个堆杂物的小屋儿,平时孙志刚不在家时,基本上就是堆放杂物了,孙志刚一回到家里,这里就又成了孙志刚的“卧室”。屋里有两个“囤窖”,旧了,平时放些高粱、谷子,或者棒骨碌。有一年里面放满了麦子,还加上了“榍子”,这说明大丰收了,一家人高兴得什么似的。这会儿,一个囤窖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25 09:26)
分类: 中篇小说

灰枣林(66

孙志刚晚上回到家后,一直跟父母亲聊到很晚。父子、母子,尤其是孙志刚的母亲,总有说不完的话,一会儿叨叨小刚的事儿,说小刚年纪也不小了,该找个人儿了,所谓找“个人儿”,就是找个知冷知热的,点灯说话的媳妇。一说到“找个人儿”,仿佛就触到了老人的伤心处,说要不是被逼着到外乡逃难呗,教上了书,也能说上个人儿了,这会儿,就是家里有人给说,有“对付”(合适)的,也不敢应酬了,要不,暴露出去就不得了了,就又骂那“黑心贼”,竟诬陷我们小刚,编排我们小刚,让他过河淹死,走路摔死,吃饭噎死,喝水呛死。说得孙志刚、孙金牛都乐了。孙金牛就说,敢情真像你这么咒的,那个造谣的人一定得死了。孙吴氏说,就是得死了,还不得好死!又说笑了一会儿,看看天色不早了,孙金牛说,有话儿明天说罢,天不早了,歇了吧。小刚这回来,怎么这也得住几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