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尹庆民
尹庆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5,558
  • 关注人气:5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8-09-15 09:14)

三、

我的第二次出“远差”,是去庐山脚下的赛阳刨土豆。庐山那一带把土豆叫芋头。也许准确些说,芋头是那种生长时有着类似阔大荷叶的,也是在地下结果的带毛毛的果实。这种芋头好像很喜欢水,生长时在水里泡着,南昌很多,庐山、至少在山顶上没有见过。那时国家还在提倡“一种三养”,让人们尽量做到自给自足,厂里便在赛阳二级水力发电站,种了不少土豆。到了收获的季节,厂里便抽调一些人,去赛阳收土豆。我到电厂时间不长,还没学到技术,这样出力气的事儿,自然少不了我。我记得是在秋天,天气还比较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03 09:45)

庐山电厂

一、

准确些说,应该叫庐山水电厂,因为那时庐山的电力,主要是两个水力发电站,也就是庐山一级、二级水力发电站供应,庐山电厂管辖了这两个水力发电站,还有山顶上的自来水供水系统。好像那时在门口挂的牌子,就是庐山水电厂。那时庐山水电厂设在东谷与西谷交界的牯岭正街,庐山管理局曾在那里办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25 09:35)

一觉醒来,天已经亮了,忙匆匆起了床。刚一进北屋,孙吴氏立刻迎住他说:“天还早呢,你还不多睡会儿?”孙志刚说,睡得不少了,该起来了。就问母亲做了什么好饭食儿?孙吴氏说,没有什么好饭食儿,你爹去给你换了几个卷子(馒头),俺们是贴饼子,棒子糁子白粥,拌了块豆腐,还有就是大葱抹酱。孙志刚说,好饭食儿,咱就是爱吃刚出锅的贴饼子,就着大葱抹酱!孙吴氏就笑着说,修下这么个穷家,跟着穷爹、穷娘,吃了快二十年的大葱抹酱了,还没吃够啊?孙志刚说,从小吃惯的口味儿,到多会儿也改不了!

孙金牛巴砸着旱烟袋说,这话不假,你忘了咱村有个做了大官儿的,回来后他娘问他吃什么,他说,就是喜欢吃娘做的棒子糁子贴饼子。他娘给他做了贴饼子,他一边吃,一边说,好吃、好吃!弄的他娘以为他在外面连棒子糁子贴饼子都吃不上,说,儿子,不行咱就不在外面混了。他儿子问为什么?他娘说,你在外面混得这是啥呀,敢情连棒子糁子贴饼子都吃不上啊!她儿子说,不是儿子在外面混得不好,儿子在外面什么山珍海味都吃过,回来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25 09:34)

孙吴氏给孙志刚暖上被窝儿,看着儿子上了炕,睡下了,也没有走,而是坐在炕沿边儿,又跟孙志刚叨叨起来没个完。也没什么重要话儿了,无非是东家长,西家短,三个蛤蟆六个眼。对于做母亲的,只要跟儿子说话,就觉得挺好,就总有说不完的话儿。直到天很晚了,孙金牛跑来催:“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让小刚歇了,小刚骑了一天车子,也累得够戗了!”孙吴氏这才说,敢情工夫不早了,那小刚就趁早歇了吧!孙吴氏说了歇了,还不忘跟孙志刚说,尿盆儿在哪里,灯在哪里,就好像孙志刚是个外人,什么都不知道似的。

母亲跟着父亲走后,或者说,母亲在父亲的一再催促下走后,小东屋就剩下孙志刚一个人了。望着自己过去曾经的“卧室”,孙志刚熟悉而又陌生。这是个堆杂物的小屋儿,平时孙志刚不在家时,基本上就是堆放杂物了,孙志刚一回到家里,这里就又成了孙志刚的“卧室”。屋里有两个“囤窖”,旧了,平时放些高粱、谷子,或者棒骨碌。有一年里面放满了麦子,还加上了“榍子”,这说明大丰收了,一家人高兴得什么似的。这会儿,一个囤窖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25 09:26)
分类: 中篇小说

灰枣林(66

孙志刚晚上回到家后,一直跟父母亲聊到很晚。父子、母子,尤其是孙志刚的母亲,总有说不完的话,一会儿叨叨小刚的事儿,说小刚年纪也不小了,该找个人儿了,所谓找“个人儿”,就是找个知冷知热的,点灯说话的媳妇。一说到“找个人儿”,仿佛就触到了老人的伤心处,说要不是被逼着到外乡逃难呗,教上了书,也能说上个人儿了,这会儿,就是家里有人给说,有“对付”(合适)的,也不敢应酬了,要不,暴露出去就不得了了,就又骂那“黑心贼”,竟诬陷我们小刚,编排我们小刚,让他过河淹死,走路摔死,吃饭噎死,喝水呛死。说得孙志刚、孙金牛都乐了。孙金牛就说,敢情真像你这么咒的,那个造谣的人一定得死了。孙吴氏说,就是得死了,还不得好死!又说笑了一会儿,看看天色不早了,孙金牛说,有话儿明天说罢,天不早了,歇了吧。小刚这回来,怎么这也得住几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5 09:22)

三、

前面提过,施金榜师傅是印度尼西亚的归国华侨。他们的祖上,不知哪代从广东去了印度尼西亚,他就出生在印度尼西亚。1954年,施师傅从印度尼西亚回到祖国。据他说,他们家里比较富有。之所以回来,完全是因为想回来参加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那时仿佛就已经强调出身了,也许是他的华侨身份,他三十来岁了,还是单身。可见他生不逢时,若是生活在改革开放的时期,追他的姑娘,恐怕要排成排了。半年多后我离开南昌时,他曾送给我一张照片做纪念,即使是那个年代拍的照片,也显得有些与众不同。我在他的照片的下面,写上了“施金榜师傅洪都惜别”,至今保存在我的一个黑白照片的像册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27 08:26)

艰难岁月

一、

对于处在三年自然灾害中的绝大多数人来说,那时侯应该都是“艰难岁月”。那时绝大多数人的主要任务,恐怕就是添饱肚子。尤其是到了1961年。前一年受了灾,第二年接着受了灾,可说是难上加难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20 10:00)

灰枣林(65

有一天贾曦明告诉孙志刚,让孙志刚抽空儿回趟家。因为日本鬼子侵入了中国,抗日战争已经在日本鬼子所到之处,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说不定哪一会儿,这里的抗日战争,也就会开展起来。作为一名共产党员,随时都有可能被上级派遣,去参加抗日战争。到那时,回家就更不方便了。趁着这会儿还比较“自由”,应该回去看看。孙志刚想,是应该回去看看了,因为自己离开家后,已经一年多没回过家了。这期间孙金牛又来过一趟,孙金牛对孙志刚说,你回不回去都单哩事儿,因为你回去要担很大风险。你娘也一再嘱咐我,说千万别叫小刚回来,要不小刚出了事儿,俺可就受不了了。就一再嘱咐小刚说,就按你娘说的意思,你先不要回去,这条道儿我也走熟了,也不发怵了,我就多来多走,你就别回去了。孙志刚知道老人一片心,知道要是因为回家出了事儿,两个老人都会受不了的,也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09 10:12)

三、

平时,除看书自学外,就是去看电影。那时好像是夏衍老先生在文化部主管电影,香港片、外国片,都放映得很多。在“小小的”庐山(因为那时常住人口不过几千人,除暑期疗养、休养外,旅游的人很少),几乎天天晚上有新电影(因为我以前很少有机会看电影,对于我来说,凡没看过的,都是“新”电影)。凡有新电影,我几乎场场看。那时电影院就在湖北疗养院的礼堂里,离我住的地方很近,穿过电厂路,五分钟就可以到电影院。那时因为票价低,还没有电视,电影院里每天至少有百分之八、九十的上座率,满座的时候也不少。我仿佛记得,“旧”电影是1角5分钱,新电影(真正意义上的新电影)是2角钱。即使那时只有24元工资的我,也觉得可以承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02 08:49)

初上庐山

一、

我记得我们一大家子人,是在1961年10月23日离开南昌的。此前,我于19日办好了调动手续,提前两、三天,从公司所在地青云谱,来到南昌北面远郊的双港,与我们的一大家子人汇合,再从那里到南昌北站。当时赣江铁路桥还没修,南昌北站是在公路大桥东面不远,好像又叫“牛行”的那个火车站。记得郭沫若老先生,1927年南昌起义前后,曾来到这里,在一篇文章中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