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泥炉烹雪_hc
泥炉烹雪_hc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097
  • 关注人气:2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从上午开始又下雪了,过了中午密了起来,今天的雪干燥,终于像一朵花的样子,若是落在暗色的衣服上,肉眼也能辨出六出的轮廓,晶莹的,转眼即逝,留一点水渍,也是晶莹的,透到衣服里去了。

过了傍晚,原以为会连下一夜,不想竟停歇了,只是气温又低了下来,空旷的地方,连同山间的雪都未化,积在深褐的土地上,积在浓绿的层林上,积在庄严的庙宇上,梵音唱起,四下里更静,偶一捧雪从枝头坠下,溅作了一团花,如同烟花乍开,也同样消逝的很快。没人去扫,只待它化作流水。可以顺着天竺径旁的清溪一路淌下山,一朵云,一片雪,一溪水也是前世和将来。

说是今夜有月全食,杭州是见不到了,月亮躲到了别处去了,不曾走远,朋友圈里不亚于中秋的热闹,一轮月如旭日,带着娇艳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场雪化,又初见薄薄的阳光,半人高的树影在没人踩过的雪地上移过,漫进了窗子,娑婆开来的斑驳,安静的像是打开了一本琼瑶的小说。飘窗突然变大了,通透起来。不远处的河水解冻了,在夹着雪的河道里缓缓流淌。日子在下雪前就开始期待,期待久违的雪,如愿以偿之后又恰好一缕阳光如期而来。这晴晴雨雨的反复,也就是心情的明晦。

今天连月亮也都澄澈,天将晚愈显的蔚蓝如海,映衬着如月随潮生,还没满到正圆,失了一弦,风从树间过,带着夜里的寒,扑面而来,干燥的空气,少了些婉转。

深一脚浅一脚,踏着别人踩过的足迹,像是踩碎了一把馓子,脆脆的发着声响,边上的雪只落了零星的脚印,不愿去打扰,任由阳光照拂留下的孔隙,魂被抽走了,剩了个坚硬的壳。

今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和东明兄结缘算是偶然吧,或是因为一道太婆鱼头和雄鸡过江的菜肴。正巧参与电台的一档美食栏目,有一期是介绍东明兄的榆园餐厅,有了初识,这么下来也近十年了吧。

一来二去熟络了,偶有新菜推出,便会相邀一试,而我往往不留情面的吹毛求疵,东明兄每每欣然接受,有时反而令我不好意思。

后来去了多了,几乎能够背的出菜单了,可以默然于胸的点菜,雪花牛肉和西班牙墨鱼饭是必点,而我对一道荷塘月色更念念不忘,迷迭草的参与画龙点睛,很大胆的搭配,很独特的印象。

当榆园华丽转身成新榆园时,有了更多的欣喜,隔三差五推出一些创意的新茶,骨子里带着些小姿的情调,似乎很小众,但不断被人喜欢。

有时在无法选择时,首先想到的就是新榆园,那种安适真正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似乎到了搬家时,才发觉角角落落隐藏了这么多的东西,像是个能装下乾坤大袋子,半辈子的时光一股脑的兜着。

严领导埋怨着,叫你平日里不要买这买那,偏又不听,买来了又堆这堆那,一收拾出空余的空间,立马又被填满了。这到好,打包出来的箱子远远超出了预计,还都是这也扔不得,那也不能丢。

我解释上几句,往往两个人一急,声音又响上去,或是我负气手插腰不再听她的,或是她一甩手撂下摊子。于是我再慢条斯理一个人整理开来,不一会她又过来搭上手,最后又都依着她弄妥当。

日子久了,习以为常了,有时候巴不得严领导回连去,日子觉的一下子轻快了,可过上段时间,又会问起什么时候回杭,生活的轨迹里上帝是个搬道工,一座座车站,经过,停留,始发,等候,聚聚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江南很多事因为落了场雪便觉来不同,是乎骨子里为雪保留着的那点风雅,自然的活络开来,可以围炉烹茶,窗外的雪成了帘,门径外留一行足迹,犬画梅花鸡画竹,这时的仿友,可抱琴来,也可抱一坛酒来,茶若淡了,皆可以续上。

如果临着湖,更难求一席笔墨,写上一副春联的事也变的趣意十足。今日去芸廷,正是趁着踏雪的兴致,落墨的肆意。严领导最近疏懒了,执笔生怯了,写上几个福字捋捋感觉,渐渐有了初学时的感觉。潘老师的字学的厚实,一副春联写的很气定神闲,一笔一划里沉淀着时间娴静。志弘兄信手,更多些闲适的情致,曾摹鲁公,亦慕二王,放开了架势,都在似与非似。

今日借笔墨缘聚来,都是随贾老师习字过的,一则叙个旧,二则是这风雪雅兴,又恰好新春在即,于是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夜白头,了了夙愿,雪西湖久违,就这样从梦里到了眼底。那些从小学时便学会的词句描述到了现在,总觉欠些什么了,那种心底和骨子里的感触,需要更柔软,更有质地的表达,这一场江江雪,是这座水样的城市魂魄凝就。

原先己落叶凋尽的树枝,如同沧海桑田变迁后从海底探出的珊瑚,交织着错映着,积雪的白与枝桠的深褐叠着,一阴一阳的相互勾勒轮廊,或密如穹窿,曙光路上的一截像极了冰雪隧道,通向山的边缘,挂牌山和老和山对望着,这曾经的青葱终于一起白头,山上的雪透着山色的沉郁,像是无法抗拒的流年留在父辈的容颜上,试着剔银丝,最后青丝无痕。

没有去湖边,据说断桥又为声名所累,那人潮踏过,残雪只剩往事,一句诗动人,却也误人,信是这湖山蕴着诗外的邂逅,只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算是如愿以偿了吧,早上出门,虽还没有扑面而来个银装素裹,但至少是积了层薄雪,特别是屋顶上,没有被打扰到,保持着想像中的样子。

一早的雪还有些宿睡未醒,飘在空中也显的无精打采,懒散落下一着地就化没影了。是有些担心这场雪是否只是来点个卯,便匆匆别过。

过了中午,雪终于还魂了过来,飞飞扬扬潇洒起来,那姿态也有模有样了,弥散开来,漫天帷幕,无遮无碍,落在树梢上,落在路灯上,落在围栏上,落在地面上,一层层错落开来。

映雪的白,露出草尖,积看雪的边缘结上一阵又化开一角,一不留神凝成水珠,像眼角的泪,不知是喜极而泣,还是悲从中来,连寒鸟也匿了声响,天地难得一派肃静。

地上在将化未化间显的泥泞,踩上去鞋底如同附着黏劲,生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江南等一场雪似乎是拼尽了全力,终究还需老天成全,天色阴郁的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一场热恋总有那么多猜不透的心思,来或不来总是要释怀。

晨起的预感,雪已在途,果真开始了零星的撒落,更像搓成的弹丸,落在地上还能欢快的跳跃。孩子般欢闹着撒娇。直到午后才有了雪的样子 ,弥散开来飘飘欲仙。

轻盈着舍不得这么直接,留恋着悬空飞舞的姿态,地上湿漉开来,像是一幅水墨山川,内心是怀着欣喜的,但愿一夜积了白头,那种久违的寒冷里恰有别后重逢的暖意。

这雪似乎掐指算过,就在这腊八而至,佛祖的故事还有几人记得,熬一碗粥就是最好的诠释。早晨的粥里稠似人情,这人海中的相冥冥有数。

过了今朝算是年了吧,时间流沙指间滑落,这场雪若是善解人意,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没有什么烦恼是一场大觉不能解决的,何况还是在这样的冬天,懒一床最大的满足过了晌午,时间看似无所事事,看穿了便是放的下了。

若是为了消愁,买醉无非也是忘却,有梦无梦在虚虚实实中换了身。像是一面镜里万千个曾经一起归到此刻,一一安置在流逝的空格里,填满了的,不过是光亮。

举世皆睡中的独醒何尝不是痛苦,有太多的强求在山河崩裂前折断,那么举世皆醒中的睡,却是修炼了大智若遇,疾风骤雨而过,待雪化,草木苏,这春色也是从睡梦里鹅黄嫩绿的萌发,楚地的狂生,江南也自有风骨。

煨一炉沉沉暮霭,铅云动荡,管他什么苍黄反覆,偷懒消遣同样砥磨性情,看作薄絮如泥,亦可积冰似铁,说是要下雪了,睡个昏天暗地多好,万般具足后不过如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有多久没静下来看书了,忘了有多久了,甚至连最后看的那本是什么都记不起了,那些翻过的,束阁的看上去比我安静多了,文字自古就是荣辱不惊的,能生些共鸣固然好,若不能也是勉強不得,愈是朴素的装帧愈是能耐在时间里了。

总会给忙碌找上借口,置在枕边的书直的似青山乱叠,留在书脊上的书名时不时勾起最初相逢的刹那,从书店到家的距离,一眼望不穿。想着那些文字背着时间的负重,时间却往往游走在外,想有专属于文字的时间,看上几页书觉的能抓住流年,在那此欢喜的字里行间,可以反复读上,像是在心爱姑娘的窗下来回踱着步,路灯拖长的影子夹在书页里成了书签。文章不曾老,只不过每次读来,都会有不同,不经意的斗转星移。

最好是能够糟卤一下,才有了入乡随俗的味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