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泥炉烹雪_hc
泥炉烹雪_hc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431
  • 关注人气:2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9-02-08 02:51)
标签:

杂谈

山形物态,具有最自然的线条与色彩,就弄是斧斫刀痕之后,依然秉持着想要的和应该的。发生于每一处棱角,婉转于毎一条河床。若是仰望,能与天相映,若是俯瞰大地为畴,若是平视,千载如故人,百年如回眸,朝夕是平生。

一物一重山,一念一轻舟,有可触及的梅花风骨,有润物无声的四围静籁。片刻偷闲,最难得是能独坐到无聊,无聊不是因为寂寞,而是很多事不须说,听鸟鸣,划过天色,是盛夏黄昏,曾经年少的情窦初开也是这般唱和,听风声,附在每一片叶子上,数着飘零,不再登楼。听落了一场雪,终见了远山一抹,丹青浓淡漫在衣襟上,湿了寒了,老怀禁不起大醉,突然怜花。这些事一个人窃窃藏起,一座园子里,一幅画里,一曲弹词里,一枚红豆里,或是一盏秋灯里。都可见万态蹁跹,人物两忘,说不出光阴几寸,自己消磨。

我置疏园,在闲闲外,多些荒芜更好,草枯鱼瘦,花随时节,时尔野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6 07:36)
标签:

杂谈

从连云港到景德镇,这几年过年的方向悄悄的改变着,老丈人年纪大了,大家更像是一群候鸟归集。我融入这雁阵,又向昌江去。

自从景德镇通了高铁,交通较以往方便多了,今天这趟车走的似乎是新开通的杭黄线,经富阳、桐庐、建徳、千岛湖就到了黄山,在心里模拟着途径,由皖入赣更像邻里串了个门,婺源一停留,下一站就该是景德镇了。

依旧夜色,不同的灯光勾勒,点缀着西山湖,山与树变幻着光影,映落水中,所有的屋檐参差开来,一如层峦。这么多年了,终于见到不一样的景德镇,不再是躺在过往的窑火里,而是立在了新的描绘之中。洒过水的街市,除了几片落叶,也显的静谧了。

一直觉的景德镇是座“自私”的城市,这种“自私”是那种一门关起不屑与伍的心境,或是它沉淀了太厚,引来多少人朝圣般的到来,或是它风光了太久,至今犹让举世瞩目,一条穿城而过的昌江,承载着太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3 01:04)
标签:

杂谈

街上少了卖炮仗的摊,总误以为时间过的很慢,当该聚的一一相聚后,留给除夕的也就三五家人。想不出有什么特别挂念的非得等到年关,平常日子早已渐渐侵夺了过年时的专利,连同期待与兴奋一起稀释了。

以前呐,有新衣,能收到压岁的红包,还可以提个小小愿望藏到过年来实现,有心里想的嘴边馋的记忆,有对长大后的所有憧憬。在烟花的夜色里认真的许着愿。

而今的街上行人急着归家,留出长无边际的冷清,稍一点阳光都给了酱肉腌鱼,一群猫儿打转,比人更欢快。

该去看望的安排都在心里列了表,一番问候之后打勾一行,时间也就这样了结了一年。看上去是不变的习惯,有时是故意遗忘改变,觉的还是和往常无异,只不过人闲了心懒了,路近了山远了,开始珍惜每一场相逢了。

只是刚好路过,超市里的气氛是最能怀旧的,家里的酱油好像用完了,顺便打上一瓶。这平生滋味,到此时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2 02:16)
标签:

杂谈

朋友寄来一款茶让试喝一下,塑料袋装着,未作任何说明。我逐渐对于茶的喜欢一是因为二十多年接触紫砂的缘故,还有就是结识了许多爱茶的朋友,这么多年受益良多,但自觉的认知还是浅薄的,对于茶的判断全来自身体的感观,对于一款茶是接受还是抗拒,茶喝到最无非也就是这样。

以前对于没有任何标识的茶样总是有些不安,现在想来这样反而是好的,不被先入为主的文字所影响,就像我一直认为的一把壶好不好,就壶论壶,作品自己能表达,茶也是这样。

今天取出把早些年玩的壶,当初是极喜陈瑜的刻绘,这把梅花三弄落笔不拘俗套,梅花更有清浅横斜之姿。西溪近在旁,正值梅花季,也是应景。

水沸,茶八克,洗一道,再出汤,色淸澄,入口无杂,顺喉而下,虽无出奇,倒也稳健。汤出二三,至四五水,香逊而少层次变化,略感平淡,延时出亦同,待尾水止。

这只是当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31 02:04)
标签:

杂谈

越近年关,似乎平常的日子突然撕裂出断层,早餐摊关门了,快递停歇了,打个车等待的时间变长了。开始疑问往日的生活是谁依赖着谁,居高的姿态,仰承的隐忍,习惯了不同目光的视角,一下子失去了目标。

风吹过树梢,吹落最后一片枯叶,它是无心的,只是在春天来临之前,需要留出一片空白,生机才会肆意。

人都归了乡,燕南雁北,城市渐渐像只掏空了的螺,海的声音随潮水退去,沙滩上没有城堡,没有海誓山盟,没有了寄居蟹,平整的如粗砺的纸,折不起船,折不起鹤,只落下星光、月光、阳光还有打湿了的雨。

车会堵在路上,早已积累了足够的耐心,往日担心迟到,如今是近乡心怯。多想变成穿云的箭,假装还有一身锐气。

塔吊停了下来,打桩机停了下来,挖掘机停了下来,水泥罐车停了下来,在暮色里凝固成新的剪影,像是昨日轰然倒塌,像是明日生机勃发,而今天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的朋友圈都是送灶神、过小年的事,北方似乎更热闹些,而杭州的小年还要等到除夕前一天才是,称为小年夜,像是给除夕夜先来一场彩排,在等待之中升温团圆的气氛,路上还有回家的人,每座城市的灯火都变的不夜。

小年最重要的是送灶神上天言好事去,人间一年的喜怒聚散都该有个了结,用甜食贿赂下神仙,多说些甜言蜜语,是人间想出的好办法。就当是灶神应下了,心里也好多些安慰。

只不过神仙还可以印在纸上,可记忆中的灶却消失了。以前呐搭一个灶台,就是一家子的烟火气,灶台后的火膛不熄,灶台前的锅就会热着,锅底的锅巴带着镬焦香,既能解馋又能抵饿,等一锅饭盛完,都要争抢一块。

这一锅饭里还可以搁上几个红薯,一同蒸熟,可当个辅食,而父母们则是在某个年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是任教授约的,汤医生、王律师再加上我,每年高中同学都会组一场局,来的人或多或少,却总有聊不完的话题。高中一别,地北天南,划出不同的人生轨迹,在经历过三十而立的奋不顾身之后,似乎像春天放出的纸鸢,一迈过了四十,又随季风归来,像候鸟翔集,不是相思多情,只不过是忘却不了年少。

原以为三升碑酒是喝不完的,一杯杯融入了话题,从孩子到房子绕不过去中年的坎,从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从上午开始又下雪了,过了中午密了起来,今天的雪干燥,终于像一朵花的样子,若是落在暗色的衣服上,肉眼也能辨出六出的轮廓,晶莹的,转眼即逝,留一点水渍,也是晶莹的,透到衣服里去了。

过了傍晚,原以为会连下一夜,不想竟停歇了,只是气温又低了下来,空旷的地方,连同山间的雪都未化,积在深褐的土地上,积在浓绿的层林上,积在庄严的庙宇上,梵音唱起,四下里更静,偶一捧雪从枝头坠下,溅作了一团花,如同烟花乍开,也同样消逝的很快。没人去扫,只待它化作流水。可以顺着天竺径旁的清溪一路淌下山,一朵云,一片雪,一溪水也是前世和将来。

说是今夜有月全食,杭州是见不到了,月亮躲到了别处去了,不曾走远,朋友圈里不亚于中秋的热闹,一轮月如旭日,带着娇艳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场雪化,又初见薄薄的阳光,半人高的树影在没人踩过的雪地上移过,漫进了窗子,娑婆开来的斑驳,安静的像是打开了一本琼瑶的小说。飘窗突然变大了,通透起来。不远处的河水解冻了,在夹着雪的河道里缓缓流淌。日子在下雪前就开始期待,期待久违的雪,如愿以偿之后又恰好一缕阳光如期而来。这晴晴雨雨的反复,也就是心情的明晦。

今天连月亮也都澄澈,天将晚愈显的蔚蓝如海,映衬着如月随潮生,还没满到正圆,失了一弦,风从树间过,带着夜里的寒,扑面而来,干燥的空气,少了些婉转。

深一脚浅一脚,踏着别人踩过的足迹,像是踩碎了一把馓子,脆脆的发着声响,边上的雪只落了零星的脚印,不愿去打扰,任由阳光照拂留下的孔隙,魂被抽走了,剩了个坚硬的壳。

今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和东明兄结缘算是偶然吧,或是因为一道太婆鱼头和雄鸡过江的菜肴。正巧参与电台的一档美食栏目,有一期是介绍东明兄的榆园餐厅,有了初识,这么下来也近十年了吧。

一来二去熟络了,偶有新菜推出,便会相邀一试,而我往往不留情面的吹毛求疵,东明兄每每欣然接受,有时反而令我不好意思。

后来去了多了,几乎能够背的出菜单了,可以默然于胸的点菜,雪花牛肉和西班牙墨鱼饭是必点,而我对一道荷塘月色更念念不忘,迷迭草的参与画龙点睛,很大胆的搭配,很独特的印象。

当榆园华丽转身成新榆园时,有了更多的欣喜,隔三差五推出一些创意的新茶,骨子里带着些小姿的情调,似乎很小众,但不断被人喜欢。

有时在无法选择时,首先想到的就是新榆园,那种安适真正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