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谭延桐
谭延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09,945
  • 关注人气:31,2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谭延桐简介

      谭延桐,著名作家,思想家,教育家。毕业于山东大学文学院。先后做过教师及《山东文学》等杂志社的编辑、编辑部主任和主编。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读者杂志社及广西文联签约作家,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宣传部及广西文联签约音乐家,南宁文学院及多所大学客座教授,广西民族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评审专家。
      中学时代开始发表诗歌、散文、小说、评论、报告文学、歌曲等,散见于《人民文学》《中国作家》《诗刊》《音乐创作》等海内外近千家报刊,计1200余万字。著有诗集、散文集、诗论集、长篇小说共19部。部分作品被译为英、法、德、意、俄、荷、日等多种文字。入选《20世纪中国散文大系》《当代散文名家名篇》《名家名篇获奖散文》《21世纪中国经典散文》《中国现当代名家文学大系》《中国当代散文排行榜》《当代散文精品》《世界经典诗选》《世界华文新诗总鉴》《世界汉诗年鉴》《中国现代诗歌大全》《中国诗歌精选》《中国当代歌曲鉴赏》等500余种选本。曾获中国作家协会、中国音乐家协会、中国散文学会、中国诗歌学会、中国鲁迅研究会、山东省人民政府、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人民文学》《散文选刊》《散文·海外版》等颁发的文学奖、音乐奖和优秀编辑奖200余项。诗歌《那束光是斜着劈过来的》入选大学语文教材,散文《决斗》入选初中语文教材,300余篇被用作全国各省市中高考语文试卷的现代文阅读题或材料作文题。曾被评选为“中国桂冠诗人”、“中国当代散文十家”之一。被誉为“写意散文的先驱”。辞条,被收入《世界名人录》《中国教育界名人大辞典》等。系首批文化艺术国家荣誉金质勋章获得者。

谭延桐的声音

      1.问心无愧地说,我是把自己卖给了艺术的一个人——我说艺术,不说文学,是因为我的买主不仅仅是文学,还有别的艺术形式,比如音乐、绘画、书法等等——我的生命、信念、热血、智慧、胆识、胸怀以及一切,都是为艺术而准备的。
 
      2.艺术,既是我的解构,也是我的重构。写作,既是我的修行,也是我的祈祷。一心一意地修道,悟道……自然,泰然,决然,超然,廓然,澈然,欣然,盎然…… 
      3.睥睨世俗,蔑视市侩。做一个最富独立人格、思想内涵和精神咬力的生命个体,就像浮士德那样,义无反顾、死不回头地朝着超拔方向走,无论风怎么刮,雨怎么下,雷怎么鸣,电怎么闪…… 
      4.别人睡着了,我仍在工作,长年累月,每天工作近二十个小时甚至超过二十个小时。鲁迅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在了工作上,我则是常常一边吃着面包或汤包一边工作。中国作家中创作过两千多万字的绝对不会超过五个,我是这五个之一。名副其实的劳动者和榨髓者,我是。哪怕少活一些年月,我也要将符号一样不断涌入的滞重的夜色坚定地推开,用我心灵的巨手。 
      5.很多人并不知道,我的所有作品都是我拿命换来的。我的命分成了一个部分又一个部分,这些部分,都被我一一换成了我的艺术作品,包括文学作品,也包括音乐作品等。我以磨损自己的身体为代价,砥砺,打磨……我以砍削休息的长度做牺牲,挽留,迎接…… 
      6.我这一生能做的唯一的一件事就是,以我为钻,把一块坚硬的石头钻透。钻透,不是为了从里面找黄金,而是找我,从古老的石头里找到最本色的我自己。 
      7.在这侏儒时代,跃马横刀,强势捍卫,这是我必须要做的。是的,我必须要做。 
      8.大风一样,狂奔在艺术的高速公路上,追赶,追赶我自己,我知道超我比本我和自我跑得都要快,快很多。
      9.战国时期,那个纵马横刀的男人,就是我。两千年后,那个依然活着的男人,就是我。我的灵魂,横穿滚滚岁月。 
      10.壮士的本分就是:壮行天下,笔扫千军。什么时候,都不可以丢了自己的本分。
     11.法桐的比喻,是我一出生就到了我手里的。这些年,我一直在使用着这个比喻。我的思想的舞姿,说到底,是我“比”出来的。
     12.不懂得把“呓语”翻译成“现实语”和“世界语”的作家,不是好作家。“现实语”是人间烟火的象征,而“世界语”则是普遍的、走出去的象征。 
 
      邮箱:tanyt99@163.com
评论摘录

      谭延桐的诗歌具有自明的空间、独特的美学意义和超越性,是中国当代诗歌中最优秀、最完美的诗歌文本之一。(《诗刊》1999年第11期)


      在当代诗坛,谭延桐先生的诗独树一帜。读谭延桐先生的诗,会让我们明了为什么诗被称为文学的皇冠,为什么诗是一种超凡脱俗的语言晶体。(《文艺报》2002年9月14日)

 

      作为写意散文的先驱,谭延桐的一个个智性、哲性、诗性的发现,不仅反复擦亮了阅读者的眼睛,还给阅读者带来了顿悟与惊悚。在谭延桐的笔下,许多凡常的事件活了,并且有了深度,有了姿势、色彩、韵致和智慧,成为一篇篇厚厚的重重的浓浓的值得反复品味的美文。(《文学报》2002年10月10日)


      谭延桐首先是以诗人而闻名的。他的特立独行的品格和独树一帜的诗歌创作,在九十年代物欲化日盛的潮流中,愈益显示出他作为真正有良知的诗人的可贵和真诚。他在诗歌创作的同时,也写下了大量的散文,读他的散文,常常心灵为之震撼,心绪为之澄明,心胸为之开阔。谭延桐散文已不同于传统散文乃至20世纪的中国散文,与鲁迅先生相近,谭延桐将散文之船置入灵魂的海洋中,靠知性思辨之舵和诗象语言之桨,来驾驶前行……(《山东当代散文作家论》泰山出版社1998年3月)


      思想和文字呼啸而去,就像意气风发的骏马,风驰电掣的天马……有时候,它又像是翩翩起舞的鸟儿,或在阳光中,镶着一道又一道金边;或在白云里,衔着一个又一个天机;或在梦幻的深处,手持无数的秘密……既是超现实的,又是三维的,立体的,全息的,现代的……所带给我们的世界,总是那样地广袤、深邃、斑斓。人性的光辉,思想的光辉,诗性的光辉……这诸多的光辉,其实我更乐意把它叫做“谭延桐的艺术光辉”。(《出版广角》2007年第2期)

 

      谭延桐的诗歌属于那种真正的“实力型”创作,总是在不显山不露水的自然状态中,让人感受到“冰山”的分量,领略到诗美的独特意义之所在。进入宗教意义上的写作,并非人人可及,而谭延桐做到了。他的诗歌文本表现出了一种卓越的精神品质、文化品格和语言魅力……(《广西文学》2002年第9期)


      谭延桐的写意散文完完全全是一个异数。这个异数,来源于他的极具活力的巴洛克基因和极具创造力的巴洛克精神,彻底更新了的人文观念和崭新的审美特性,以及对“统一风格”的放弃和对“惊异感”的逼近。从这个异数里,我们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他的卓尔不群的文化性格以及他所给予的自己的写作史的罕见的纯粹的意义。(《广西日报》2003年10月10日)

谭延桐新书架

《谭延桐中短篇小说精选》
目录
《大舞台》
 (刊于《人民文学》)
《不朽的自行车》
 (刊于《飞天》)
《我没有病》
 (刊于《红岩》)
《你无法真正了解一个梦》
 (刊于《延河》)
《带电的帕帕》
 (刊于《当代小说》)
《今天12月31日》
 (刊于《中国西部文学》)
《身上只带了那把马头琴》
 (刊于《厦门文学》)
《别拿走我的香烟》
 (刊于《岁月》)
《熟悉的我和陌生的自己》
 (刊于《地火》)
《尹索从巴黎回来了》
 (刊于《金田》)
《剧情预告》
 (刊于《红豆》)
 
谭延桐长篇小说
《门楣上的镜子》目录
 
《中国现当代名家文学大系·谭延桐经典散文卷》目录
 
谭延桐散文集《民国大艺术》已由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出版社出版
http://www.amazon.cn/3/dp/B00MIICYDS
图片播放器
新浪微博
博文
(2018-11-02 09:30)
分类: 超验诗歌

写下了“父亲”这两个再也熟悉不过的字
我就……再也写不下去了。突然就成了一截木桩的我
眼前,一片空茫

 

仿佛,过了一个,又一个世纪……

 

父亲,还差几天,就是八十大寿了
可是,他未能逾越。说走
就走了,在2018年10月29日凌晨,把背影
永远地,留给了我们,任我们,一遍一遍地去猜想

 

在上海工作过,在四八一厂工作过
我的父亲。从今以后,我的总也闲不住的父亲
只有在我的心上,在我的怀念中,继续
继续他的工作了。我想夺下他手中的任何一样工具
可是,我夺下了,他也会继续
以他的生命为工具,修理他的时间……

 

父亲的身体,都说很好,走起路来
总能带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9 17:07)
分类: 超验诗歌

“樵夫的斧头,向树要斧柄,树便给了它”
然而,善良的树,却接二连三地倒下了
倒下了,也坚决地就是不放过——如果
你见过那些变着法儿在肢解它们的触目惊心的场景
我估计,你就什么话儿也说不出来了
于是,斧头的事业,也便越来越红红火火

 

如果,太阳,那些斧头也够得着的话,太阳的头颅
肯定,早被砍下来了。我们的日子
以及我们的话语,就天天、天天都是寒冷的了

 

向树要斧柄,是不能轻易地就给了它的
还要仔细地看看——对,一定要看个仔细——
那个斧头,究竟准备把它的激动
送给谁。如果,是送给了樵夫
你觉得会怎么样呢?如果,是送给了刽子手、敌人或魔鬼
你觉得会怎么样呢?其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超验诗歌

                                                                          ——致诗人谷未黄

很多庄稼,说黄就黄了,齐步走似的
然而,有一种谷物,却始终未黄
始终保持着他的鲜活的颜色,并且,风
无论怎么按,也按不倒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超验诗歌

款款地走过去,又款款地走过来
于是,我的磁化杯里
就有了不一样的水,以及和不一样的水一样
明净、滋润和温暖的东西
于是,我的时光,从此以后
也便不再继续干涸了

 

饮水思源,这是古训
拄着这样的一条结结实实的古训,一直以来,我就那么
不慌不忙地走着。偶尔
回首,便会和几年前的事情猝然相遇
那个款款地走过去又款款地走过来的身影
也便一再地在笼罩着我的生活
并且,让我真切地觉得
这样的笼罩,就像是一片春光的笼罩。融融的感觉
也便经常地,会让我的歌抬起头来,然后
展开翅膀,说飞,就飞了出去

 

你给我端来的那一杯又一杯水
至今,我也没有全部饮尽
它们,是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03 10:49)

未必是,每一个字的缝隙里
都会金光闪烁。但你连起来
去看,就会看到一个浩瀚的光的海洋。在其中,你
扎一个漂亮的猛子,特别是
能够潜到最深最深的深水里去,你就肯定
我敢保证,会找到一种特别的水淋淋的感觉
那样的感觉,是你站在岸边
永永远远,也找不到当然也体会不到的

 

一页一页地翻过去,你的手上
就肯定会留下许许多多的余响
或像韶乐,或像楚乐……每一种余响,都是奇妙的
那样的奇妙,也只有当你身临其境之后
特别是,有一些光芒在你的骨头上越缠越紧之后
你才会深信不疑,并且,进而
就像嘉禾蔚生、麒麟降生、凤凰来仪了一样

 

无论怎么说,那里
也绝对不是你的荒原,更不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文学评论

       谷未黄的诗卷,是找不到任何的不去展开的理由的。于是,我也便,慢慢地,展开了——这个慢慢地展开的动作,以及过程,自然是充分地证明了我的悉心和谨饬的。就似乎,如果,是过于急促和草率了,一不小心就会伤害到其中的一些意象、意符、意味、意趣、意蕴、意境和意旨一样——一展开,我的思绪,便迅速地受到了连带,并且,与我的某些意识迅速地形成了某种锁合关系。也不知,谷未黄在他的诗卷里究竟放进了多少美学意义上的“海洛因”。反正,之于我这样的一个诗歌的饕餮来说,“他乡遇故知”的感觉,是突然就有了并且突然就加重了的。
       意味,汩汩而出……便是好诗。好诗,反正,是无论如何也忽略不掉的:“乌鸦和喜鹊/轮流登场/它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文学评论

                                                                 ——伍东波散文集《我看》序
       行走时,特别是连日、持续地行走时,都是非常地劳顿的。能够像东波那样不仅不惮劳顿而且边走边看、边走边听、边走边思、边走边悟、边走边写的作家,我想,无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超验诗歌

公元2006年9月19日,这一天
发生了一件大事,就是你横空出世。虽然
世面上的大事年表上暂时还没有来得及记上这一笔
但,这并不影响,这一天,确确实实
是一个锃亮的日子。就在这样的一个锃亮的日子里
你的嘹亮的声音,突然
就给簇拥在你身边的所有的空气,都
一一,注入了一剂特效兴奋剂

 

从那以后,是的,从那以后
世界上,也便多了一个向日葵似的身影,即使
没有太阳,你的笑脸也会像灿烂的阳光那样
既能驱逐云雾,也能驱逐潮湿,于是
越来越多的人,也便记住了你的名字:丞丞

 

哦,丞丞,眼看着,你就把诗歌的光芒
披在了你的身上……这时候
你的舞,便是由诗歌的神所指导出来的舞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探索小说

       人啊!这不,刚刚搬来,感叹就来找我了,我就被迫感叹起“人”来了!
       这个房子,是我好不容易才买下的。买下这个房子,主要的,还是为了图清净。四周的环境,总体上来说,也确确实实是对得起“清净”这两个字的。搬家,谁都知道,是很辛苦的,因此,也就禁不住想休息一下了。这不,刚刚躺下,就听到楼上传来了一种极其尖锐的声音……该是电钻的声音吧,我就在想。该是楼上正在装修吧,我就在想。不对呀,这是中午时间啊,即使装修,也不应该在中午时间来装修吧?
       此刻,累是生命的唯一的主题,也便强行忍了。心想,可能过会儿,那个电钻像我一样非常地累了,也就懒得再像个神经病一样一个劲儿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