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谭延桐
谭延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6,441
  • 关注人气:31,2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谭延桐简介

      谭延桐,著名作家,思想家,教育家。毕业于山东大学文学院。先后做过教师及《山东文学》等杂志社的编辑、编辑部主任和主编。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读者杂志社及广西文联签约作家,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宣传部及广西文联签约音乐家,南宁文学院及多所大学客座教授,广西民族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评审专家,《散文选刊》中旬刊编委。
      中学时代开始发表诗歌、散文、小说、评论、报告文学、歌曲等,散见于《人民文学》《中国作家》《诗刊》《音乐创作》等海内外近千家报刊,计1200余万字。著有诗集、散文集、诗论集、长篇小说共19部。部分作品被译为英、法、德、意、俄、荷、日等多种文字。入选《20世纪中国散文大系》《当代散文名家名篇》《名家名篇获奖散文》《21世纪中国经典散文》《中国现当代名家文学大系》《中国当代散文排行榜》《当代散文精品》《世界经典诗选》《世界华文新诗总鉴》《世界汉诗年鉴》《中国现代诗歌大全》《中国诗歌精选》《中国当代歌曲鉴赏》等500余种选本。曾获中国作家协会、中国音乐家协会、中国散文学会、中国诗歌学会、中国鲁迅研究会、山东省人民政府、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人民文学》《散文选刊》《散文·海外版》等颁发的文学奖、音乐奖和优秀编辑奖200余项。诗歌《那束光是斜着劈过来的》入选大学语文教材,散文《决斗》入选初中语文教材,300余篇被用作全国各省市中高考语文试卷的现代文阅读题或材料作文题。曾被评选为“中国桂冠诗人”、“中国当代散文十家”之一。被誉为“写意散文的先驱”。辞条,被收入《世界名人录》《中国教育界名人大辞典》等。系首批文化艺术国家荣誉金质勋章获得者。

谭延桐的声音

      1.问心无愧地说,我是把自己卖给了艺术的一个人——我说艺术,不说文学,是因为我的买主不仅仅是文学,还有别的艺术形式,比如音乐、绘画、书法等等——我的生命、信念、热血、智慧、胆识、胸怀以及一切,都是为艺术而准备的。
 
      2.艺术,既是我的解构,也是我的重构。写作,既是我的修行,也是我的祈祷。一心一意地修道,悟道……自然,泰然,决然,超然,廓然,澈然,欣然,盎然…… 
      3.睥睨世俗,蔑视市侩。做一个最富独立人格、思想内涵和精神咬力的生命个体,就像浮士德那样,义无反顾、死不回头地朝着超拔方向走,无论风怎么刮,雨怎么下,雷怎么鸣,电怎么闪…… 
      4.别人睡着了,我仍在工作,长年累月,每天工作近二十个小时甚至超过二十个小时。鲁迅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在了工作上,我则是常常一边吃着面包或汤包一边工作。中国作家中创作过两千多万字的绝对不会超过五个,我是这五个之一。名副其实的劳动者和榨髓者,我是。哪怕少活一些年月,我也要将符号一样不断涌入的滞重的夜色坚定地推开,用我心灵的巨手。 
      5.很多人并不知道,我的所有作品都是我拿命换来的。我的命分成了一个部分又一个部分,这些部分,都被我一一换成了我的艺术作品,包括文学作品,也包括音乐作品等。我以磨损自己的身体为代价,砥砺,打磨……我以砍削休息的长度做牺牲,挽留,迎接…… 
      6.我这一生能做的唯一的一件事就是,以我为钻,把一块坚硬的石头钻透。钻透,不是为了从里面找黄金,而是找我,从古老的石头里找到最本色的我自己。 
      7.在这侏儒时代,跃马横刀,强势捍卫,这是我必须要做的。是的,我必须要做。 
      8.大风一样,狂奔在艺术的高速公路上,追赶,追赶我自己,我知道超我比本我和自我跑得都要快,快很多。
      9.战国时期,那个纵马横刀的男人,就是我。两千年后,那个依然活着的男人,就是我。我的灵魂,横穿滚滚岁月。 
      10.壮士的本分就是:壮行天下,笔扫千军。什么时候,都不可以丢了自己的本分。
     11.法桐的比喻,是我一出生就到了我手里的。这些年,我一直在使用着这个比喻。我的思想的舞姿,说到底,是我“比”出来的。
     12.不懂得把“呓语”翻译成“现实语”和“世界语”的作家,不是好作家。“现实语”是人间烟火的象征,而“世界语”则是普遍的、走出去的象征。 
 
      邮箱:tanyt99@163.com
评论摘录

      谭延桐的诗歌具有自明的空间、独特的美学意义和超越性,是中国当代诗歌中最优秀、最完美的诗歌文本之一。(《诗刊》1999年第11期)


      在当代诗坛,谭延桐先生的诗独树一帜。读谭延桐先生的诗,会让我们明了为什么诗被称为文学的皇冠,为什么诗是一种超凡脱俗的语言晶体。(《文艺报》2002年9月14日)

 

      作为写意散文的先驱,谭延桐的一个个智性、哲性、诗性的发现,不仅反复擦亮了阅读者的眼睛,还给阅读者带来了顿悟与惊悚。在谭延桐的笔下,许多凡常的事件活了,并且有了深度,有了姿势、色彩、韵致和智慧,成为一篇篇厚厚的重重的浓浓的值得反复品味的美文。(《文学报》2002年10月10日)


      谭延桐首先是以诗人而闻名的。他的特立独行的品格和独树一帜的诗歌创作,在九十年代物欲化日盛的潮流中,愈益显示出他作为真正有良知的诗人的可贵和真诚。他在诗歌创作的同时,也写下了大量的散文,读他的散文,常常心灵为之震撼,心绪为之澄明,心胸为之开阔。谭延桐散文已不同于传统散文乃至20世纪的中国散文,与鲁迅先生相近,谭延桐将散文之船置入灵魂的海洋中,靠知性思辨之舵和诗象语言之桨,来驾驶前行……(《山东当代散文作家论》泰山出版社1998年3月)


      思想和文字呼啸而去,就像意气风发的骏马,风驰电掣的天马……有时候,它又像是翩翩起舞的鸟儿,或在阳光中,镶着一道又一道金边;或在白云里,衔着一个又一个天机;或在梦幻的深处,手持无数的秘密……既是超现实的,又是三维的,立体的,全息的,现代的……所带给我们的世界,总是那样地广袤、深邃、斑斓。人性的光辉,思想的光辉,诗性的光辉……这诸多的光辉,其实我更乐意把它叫做“谭延桐的艺术光辉”。(《出版广角》2007年第2期)

 

      谭延桐的诗歌属于那种真正的“实力型”创作,总是在不显山不露水的自然状态中,让人感受到“冰山”的分量,领略到诗美的独特意义之所在。进入宗教意义上的写作,并非人人可及,而谭延桐做到了。他的诗歌文本表现出了一种卓越的精神品质、文化品格和语言魅力……(《广西文学》2002年第9期)


      谭延桐的写意散文完完全全是一个异数。这个异数,来源于他的极具活力的巴洛克基因和极具创造力的巴洛克精神,彻底更新了的人文观念和崭新的审美特性,以及对“统一风格”的放弃和对“惊异感”的逼近。从这个异数里,我们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他的卓尔不群的文化性格以及他所给予的自己的写作史的罕见的纯粹的意义。(《广西日报》2003年10月10日)

谭延桐新书架

《谭延桐中短篇小说精选》
目录
《大舞台》
 (刊于《人民文学》)
《不朽的自行车》
 (刊于《飞天》)
《我没有病》
 (刊于《红岩》)
《你无法真正了解一个梦》
 (刊于《延河》)
《带电的帕帕》
 (刊于《当代小说》)
《今天12月31日》
 (刊于《中国西部文学》)
《身上只带了那把马头琴》
 (刊于《厦门文学》)
《别拿走我的香烟》
 (刊于《岁月》)
《熟悉的我和陌生的自己》
 (刊于《地火》)
《尹索从巴黎回来了》
 (刊于《金田》)
《剧情预告》
 (刊于《红豆》)
 
谭延桐长篇小说
《门楣上的镜子》目录
 
《中国现当代名家文学大系·谭延桐经典散文卷》目录
 
谭延桐散文集《民国大艺术》已由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出版社出版
http://www.amazon.cn/3/dp/B00MIICYDS
图片播放器
新浪微博
博文
(2018-07-11 09:29)
分类: 写意散文

       我,这还是第一次在教室里吃荔枝。这些荔枝,既新鲜,又甜美。就似乎,我吃的根本就不是一些既新鲜又甜美的荔枝而是一些美味的时光和美味的梦幻似的。上了整整一天的课,我,确确实实是有些口干舌燥了。这些来得正是时候的饱含了浓浓的汁液的荔枝,对于我来说,绝对,是上好的慰问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写意散文

邕宁这儿——哦,邕宁,是个有历史、有文化、有风情的地方。这些,你来邕宁之前,肯定已经知道了。知道的,我当然也就不再去说了,也免得你的耳朵受苦受累。

(我,插话:自然是知道一些,比如,秦时,邕宁地属西瓯和骆越;汉时,邕宁是郁林郡领方县或合浦郡合浦县的辖地;三国时,邕宁是吴国的辖地……确实,邕宁的历史,已经是非常地悠久了,让人刮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12 16:32)
分类: 超验诗歌

在雨里,我才会欣欣向荣
在雨里,我才会神采飞扬。于是,雨来了
我就赶紧钻进了密密匝匝的雨里
在密谕一样的雨里,一遍又一遍地
浣洗着我的满是汗渍的生活

 

浣洗着……也只有这样的生活,才会酿成诗
并且,值得去交给风,一遍一遍地吟诵
或传诵。也只有这样的生活,才是值得去展示给世界的
从而让世界,因此
而多了许许多多的密语一样的光

 

每当,雨来了,我就会莫名地兴奋
就除了品雨,还是品雨,只管品雨
在一次又一次的品尝
或品味中,让雨助我:品竹调弦
想不起还会有别的,也就
只能这样了:让雨
把该扑灭的,全部扑灭

 

于是,我刚刚说到雨,巫术就马上破除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11 15:49)
分类: 相关评述

       在深夜里,延桐还在继续打理着他的新浪博客。而这个时候,大多数人都在手机上玩着微信,很多很多的文学博客早已经被搁置在日常生活之外。
       延桐是个念旧的人,他忠于初心却又背对着时尚。他对这个信息庞杂的年代始终保持着足够的警觉,对文学艺术的指向始终保持着足够的清醒,同时也极力固守着内心的偏执。
       他用左手写散文,写那些充满弹性和张力的句子,以及没有弹性和张力只有原则的、一是一二是二的人生;他用右手写诗,写天外的天,梦里的梦,写世界外部的冷暖史,写生命内部的气象图。
       延桐是那种内心里装有世界文学版图的写作者,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03 22:23)
分类: 超验诗歌

吉祥的雨,是我,早就喜爱,并且
早就珍藏了的。时不时地拿出来看看,看了
再看,是我需要雨的明净
以及润泽。吉祥的雨里有一种别样的风情
和风味,都是令我喜溢眉梢、喜不自胜的
有时候,我会鬼使神差地把雨倒进我的透明的杯子里
看着雨,在我的杯子里翩翩起舞
有时候,我会像豪侠那样把雨一饮而尽,让雨
在我的肺腑里,冲刷,再冲刷
接二连三地冲刷……看着,听着,想着,说着,雨
便成了我的一个吉祥的魔咒。此刻
这个吉祥的魔咒正在被我不断地念诵着
并且,不断地品味着……于是
我的世界里,也便哗哗啦啦地下起了吉祥的雨,我
也便扔掉了我的所有的雨伞,从此以后
不再抵挡,并且,任雨,以各种各样的形式
在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21 17:14)
分类: 超验诗歌

是这样的:每一页上
都会有一句话,或长,或短,反正
都是暖暖的。或风和日暖
或嘘寒问暖,都是暖暖的。温暖的程度
只有看见了它的人,也就是我
才能真真切切地看得到,或感受得到

 

是这样的:它,会哗哗啦啦地响,并且
一直一直,都会哗哗啦啦地
响下去。只要翻动,就总会翻出
一些很特别的声音来。这时候,这个时候啊
声音就总会呼唤着声音,眨眼之间
就会有千军万马一样的声音
滚滚而来,眨眼之间就会碾碎了许许多多的
比如拒绝融化的冰雹啊
比如负隅顽抗的僵石啊,什么的

 

是这样的:我打那里来,一不小心
就又和我的生日撞了个满怀,于是
我就弯下了我的
平日里并不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超验诗歌

小鱼……大池塘……迫不及待地去探索它
在一次又一次的探索中,慢慢长大
长大了的鱼,鱼刺儿,才会当剑使,并且
一刺,就能刺破在里边疯长的疯子一样的野麻和荨麻

 

支持小鱼去大池塘里做探索的
约占百分之九十八
也就是说,绝大部分,都是支持它的
即使,是那些不怎么支持它的,也在艳羡当中
也真切地觉得,只有投奔到大池塘的怀抱当中
才会练习飞翔,最终,想飞到哪,就飞到哪

 

万一,那条小鱼,突然被淹死了
可怎么办啊,可怎么办啊,可怎么办啊
岸上,有些人,一直都在嘁嘁喳喳
制造着各种各样的密码
可是,只是一阵疾风,岸上的人,就全部被刮跑了
只剩下了小鱼当然还有大池塘,在相互推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09 17:14)
分类: 写意散文

       赵悦丞的花篮,长得就像赵悦丞本人一样,无论你从哪个角度去看,也无论你怎么去看,都是美的。那样的美,是经得住时间的长久的考验的。只因,赵悦丞的爱美的花篮里,不仅装着美,而且装着舞蹈、诗歌、梦幻、阳光和月光等等。
       第一次见赵悦丞的花篮,是在北京的一台晚会上。随着一支如梦如幻的乐曲的响起,身着孔雀蓝羽衣的赵悦丞以及赵悦丞的身着朱衣的花篮,马上便融为一体、浑然一体了。就似乎,那个花篮,本来就是赵悦丞的生命中的一部分一样。究竟赵悦丞是花篮的向导,还是花篮是赵悦丞的向导,在那样的一片缤纷当中,我已经是越来越分不清了。只见,赵悦丞在忘我地翩翩起舞,她的花篮同样在忘我地翩翩起舞。一会儿,花篮被赵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07 11:05)
分类: 文学评论

       跑了很远很远的路,穿越了大半个城市之后赵丽雯的总是不辞辛劳的妈妈终于把载有赵丽雯的文集的移动硬盘递到了我的眼前……从我眼前的这个玲珑的移动硬盘里争先恐后地跑出来的涵义,我自然是非常地清楚,它,它的肺腑里,装着赵丽雯的肺腑,以及打量,以及凝思,以及微笑,以及泪水,以及许许多多的日月……于是,我就用我的心,郑重地,把它接下了。
       顿觉,沉甸甸的。有春秋,有冬夏;有喜怒,有哀乐;有酸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