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7-09-26 12:33)

 

 

 

坐在从牡丹园石凳上

看马路对面的楼房

隔着一座凉亭

隔着七八九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田鑫的作品是具体的,具体到人,具体到物,具体到事,一出场见己,熙熙攘攘,人声鼎沸,有心里落寞,人间烟火,世故人情皆有。读如此行文,我想到他怎会呆在银川呢。这个朔方之地,在我流年印象俨然还是北宋和西夏,那里是狼烟、城垛、寺庙、兵荒马乱时他们用谷物换取马匹。或者是塞北苍凉、牛羊成群、诗意乡野,他们自食其力从不出门讨活。

但在田鑫笔下,我重新了认识这个陌生之地,这座城池,它在城市化进程中,它所散发的商业和生活气息,行人的面孔和这个时代的表情关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02 22:55)
标签:

文化


     太阳从一排排密集的建筑物中陷落的时候,路灯没有亮起来。

     滚烫的夏天,沥青路面散出刺鼻的油味,是汽油的气息。汽车堵在十字路口,绿灯亮时,傍晚的斑马线上行人依旧快步而过。有人见缝插针般急速穿过马路,出租车司机探头恶狠狠地骂人:瓜皮!它轰鸣而过。我在含光路216路站牌下等车,有人一口痰吐在垃圾桶铁皮箱上,他扬长而去。另一个人给我这些等车的人发广告卡片,风姿绰约的半裸女体上印着醒目的一行字:玫瑰之约:150749XXXXX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读到程川《火车记》,我想起18岁坐绿皮火车出门远行。从小镇的站台驶向北方,一路呜啦啦的声音。这声音现在变成了另一种时间的声音,时常从我手机的铃声发出。

我问自己,是否有一种记忆可以永葆姿势?以某种植物,以某种农具,以某种工业产品的形式定格下来。想来大概是有的:火车,火车。这个钢铁巨物,震荡的不只是大地,震荡的还在我的记忆。我清楚地看到自己的青春和梦想被火车推到一个陌生和行进中的铁箱,当一个个陌生地消失,新的陌生地到来,我有未知的恐惧和无知的期盼。

但不同是程川没有这些相似的震荡。我并不奇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30 13:10)

1,细柳姑娘

 

 

昨天驱车我去细柳镇

遇见下雨

淋湿了的姑娘们

不紧不慢地走着

我想问路

她把眼光瞥到另一边

姑娘啊,好

她没看我

其实我在赞美她们的身材

一点儿不像现代田园的庄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读王选散文,我零星敲下了下面的话:

1,写自己熟悉的生活状态,它可能比什么未曾写过的更为重要,为写作设置可能的方向,未知的生活,都是我们写作中做不到的。

2,对王选来说,这种不可说可能成一种记忆,或者说是一种已经消失的记忆。他有着普遍中国人的东西——那就是悲情,对时代那些卑微的个体的关注,是最能打动别人的地方。

3, 我能理解语言的暴力是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01 09:58)

 

1,在小区遇见一只被人抛弃的鹦鹉

 

 

在小区遇见一只被人抛弃的鹦鹉

它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适时王维诗歌奖颁奖现场,首先欢迎各位诗人的到来,并且祝贺诗人朱剑先生。虽我不能代表一千多年钱的王维先生,但我可以以他的名字第一个命名中国的诗歌奖,而且今年是我坚持的第三届颁奖活动,并且以后我都可以这么干。即使我有点理直气壮,其实是为自己壮胆,这对我来说,内心是比较紧张而又忐忑。好在获奖的诗人在汉语诗歌的先锋向度上,与王维保持一致。

作为伟大的诗人王维,无论显达,无论归隐,王维的诗歌始终隐秘着东方的神秘和简朴,自然和日常,这在唐代,王维无疑是位先锋诗人,他第一个把中国的儒释道介入自己的诗歌中,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诗歌贡献。

今天我想借用一点现场时间谈谈我对王维和他诗歌的了解。

李杜王是中国唐代文学史上的三大诗人。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写到林黛玉教香菱如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06 11:40)

摄像探头

 

 

昨夜三楼的两户被盗

据说从厨房的侧窗爬进去

我住在他们楼下

在没有防盗窗的早上

我探头向外张望

拐角的一处摄像头

看着我

正若无其事地照着我

放佛我是另一个小偷

又放佛我是另一个受害者

 

 

素园

 

 

 

诗人刘素珍的素园

在黄石的磁湖边

在舒婷就坐的沙发上

韩东坐过

然后是张执浩坐过

当然黄石本地的

诸多诗人

他们曾经坐过

在此之前

那些吃货们

和那些麻友们

也坐在这张沙发上

他们想了什么没人不知道

但韩东想了什么

我听向天笑说

他想起了长安的

一位黄石诗人

 

见到签名本上的名字

有人想在素园边的竹子

刻上自己的大名:

“到此一游”

但是他们没有机会了

我问园主

这么好的地方,开发商呢

园主说:快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