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传统文化之根,能否绽放新的伦理文明之花?

 

——长篇小说《百年不孤》研讨会发言辑要

 

     78日,由湖南省作家协会、湖南文艺出版社和中共常德市委宣传部三家联合主办的长篇小说《百年不孤》研讨会在湖南常德柳叶湖畔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文学专家展开了热烈的的讨论。

 

贺绍俊(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

《百年不孤》在“德不孤必有邻”的主旨叙写中获得了一种历史观,真实反映了儒家文化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命运,书中不少细节证明了儒家文化深入骨髓,写出了儒家文化与乡村社会的血肉关系;《百年不孤》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深刻体现了伦理规范重建的复杂性和艰难性。《百年不孤》是历史,也是对现实的观照,比如最近发生的保姆烧死主人事件,其实不是仇富,而是对岐视的反抗,是旧的伦理破坏之后,新的伦理没有建立起来造成的悲剧。少鸿以世界文学经典为标高,但他又不是跟在别人后面走,他回到文学本身,追求文学的思想含量,提供的思索很多。

 

李国平(《小说评论》主编):

少鸿是本色作家,叙述平和内敛,不动声色,很见功力;《百年不孤》是少鸿式的家族小说,它没有直接的家族冲突,体现的是外部与内心的冲突,有一个主客体互相对象化的过程,人物的救赎进入了修身齐家的传统哲学和伦理境界;《百年不孤》接通了现实与历史,它人物饱满,意象丰富,作为一部史诗书写小说,它的艺术特色是“诗”大于“史”。

 

王春林(山西大学文学院教授):

从总体的社会文化思潮来看,《百年不孤》的出现与新世纪以来的文化保守主义思潮也既所谓中华传统文化的复兴有着不容忽视的内在联系。小说写的是岑国仁悲喜交加的个人史,体现的却是民族文脉的艰难延续史;在当下时代,《百年不孤》毫无疑问是一种非常难能可贵的写作,其中所包含的坚定而独立的写作精神,我不能不表示充分的敬意。

 

刘恪(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

《百年不孤》表现了中国乡绅追求自由伦理的可能性,它的结构是场景叙事,是空间小说而非时间小说。主人公的道德追求与儒家伦理有机融合。小说不时有逸出主线的描述,形成互文本,很有意味。而无处不在的山元素、水元素形成了特有的审美意象,强烈地烘托了主人公的生命意识、道德追求与自我完善。

 

刘起林(河北大学文学院教授):

《百年不孤》的审美重心不是借助传统文化来批判历史误区,而是着力在历史沧桑中探究民族文化正能量的不灭精魂与存在形态,显示德与善作为核心价值在乡村存在的理由;它蕴含着宏大叙事的历史文化命题,超越了以问题意识为中心的百年反思格局。同时它也超越了塑造“文化英雄”的套路,在描述乡贤人格与威望形成的过程中,体现出一种将高贵品质和庸常性格相融合的审美倾向。

 

付秀莹(《长篇小说选刊》执行主编):

小说从日常生活和细节切入,将历史事件推到远方成为背景,具有独特视角和鲜明的南方气质,它除了探讨以精神资源与文化资源来重建伦理的可能性,还写出了人与时代的微妙关系。其中错综复杂的家族生活缝隙中的细微的东西写得相当好,符合国人的思维方式,能让人会心一笑,也显示出传统文化的根须是扎在日常生活中的。

 

刘颋(《文艺报》评论部主任):

《百年不孤》是站在现实的高度回望历史,虽是表现乡绅怎么变乡贤的过程,其实是写到人内心的自我建设;小说不光表现儒家文化,也包含有道家的观念。它写了乡村文明怎么在日常生活中体现出来,这是少鸿写作上从《梦土》到《百年不孤》的变化。书中廖光忠这个人物我很感兴趣,他的变化是藏在文字后面的,没有任何痕迹,极其自然,令人感叹。总之读这部作品让我想起康德的话:有两种东西,我们愈是时常反复思索,它们就愈是给心灵注入有增无减的赞叹与敬畏,一是我们头顶的星空,一是我们心中的道德律。

 

陆梅(《文学报》主编):少鸿的笔触很有耐心,语言就像一张网,疏密有致。这样一部大体量的长篇小说,少鸿一直是贴着人物写的,很多闲笔都能烘托人物的心理,尤其是对乡村礼节习俗的描摹,简直就是一幅“百年上河图”。如果用一句话概括的话,这本书就是写的一个人和他命运的友情。主人公替所有乡村知识分子活了一遍,文中所表现的风尚与情怀,都是源于传统文脉,这是这部作品的意义。

 

李鲁平(武汉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百年不孤》是一部有抱负的作品,它写了四代人的命运,辐射面非常广。主人公既守着传统,又有所改变,他一直和善地活着,又不断完善自己,体现出作家对历史的思索。儒家文化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是怎样表现和发挥作用的呢?《百年不孤》以文学的方式,以人物的命运解答了这个问题。

 

蔡家园(《长江文艺评论》副主编):

这是一部非常饱满的作品,两个方面有突出的价值:一是表现了在超稳的乡村文化结构中,起作用的是道德伦理,二是怀着理解与同情,从人性的幽微变化透出一种价值伦理重建的信心,显示人类不可能失去宝贵的价值观,否则就会变成丛林社会。

 

龚爱林(湖南省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

我是湖南省“五个一工程奖”的评委,一字不落的通读了小说。大家对《百年不孤》评价很高,它所描写的乡贤岑国仁身上体现了充分的正能量和道德伦理价值,小说“三观”正确,分寸拿捏得很好、很准确,艺术成就很高,对少鸿表示祝贺。希望有更多好长篇小说问世,这样湖南的文学白皮书才好写。

 

曾赛丰(湖南文艺出版社社长):

我个人很喜欢这部作品,德和善是这部小说的底色,它超越了阶层与时代。即使是书中的三头牛,也都灌注了作者足够的善意,体现了人与动物、人与自然的依存关系。三头牛各有名字,各有特点,各有命运,好像是三个隐喻。

 

龚湘海(湖南文艺出版社副社长、《百年不孤》责编):

《百年不孤》是非常规的史诗性叙事小说,如果拿《百年孤独》与《百年不孤》作对比,后者旗帜鲜明地表达了小说的文化核心:“德不孤,必有邻”。如果说《百年孤独》是在孤独中拓荒以创造一个文化新纪元,那么《百年不孤》则是在繁荣的不孤中尝试勾连起文化的现在与过去,以寻求中华文化与真正的不孤,前者是文化再造,后者是文化复兴。

 

龚旭东(湖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这部书我读了三个月。小说对传统文化深刻的体察和表现,决定了它的美学特征:追寻与悲凉。经过长期的创作实践,少鸿形成了个性化的美学特色,无论情节如何起伏,叙述总是从容不迫,即节制又有绵长的意味,这是一个作家成熟的标志,也是此书可贵之处。结构有些线性化,还有一些可以琢磨的地方。

 

余三定(湖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

作品通过一个家族的繁衍发展折射出了中国特别是湖南近百年的历史变迁、社会发展,能让我们从中领悟到社会、人生的规律与哲理。小说在人物刻画方面,在情节有机安排方面,在历史背景自然交待方面,乃至于细节、心理、语言等方面都有很成功的探索。

 

聂茂(中南大学文学院教授):

少鸿以独特的生命感悟和历史认知为基础,从政治历史、大地情怀、精神血脉、信仰欲求等多方面进行审美发掘,创造性地建构了一处意味深刻、思想丰厚的艺术场域,既揭示出中国传统乡绅文化遗存的传统美德在历史沉浮中的重要意义,也向读者传达出向善守德等优秀文化资源对于丰富人类精神世界的独特价值,这样的作品对于崛起后的中国向世界贡献什么样的智慧,以及人类命运共同体如何在欲望中坚守崇高的道德信仰具有极其重大的现实针对性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创作与评论》执行主编):

《百年不孤》从日常生活入手,体现出传统伦理的独特价值和主人公的生存哲学,也显现出“德”和“善”对于乡村价值生活的重新确定,是一部具有独特的思想价值和美学价值的长篇小说。

 

夏子科(湖南文理学院文史学院院长):

在长达近50万言的小说新作《百年不孤》中,少鸿坚持从善德、礼仁、孝悌、忠信等基本价值立场出发,依托双龙镇这样一处相对偏僻的区域和开明乡绅岑国仁的生命行止,通过岁月流转和历史演进不同时段的山镇生活记忆,呈现了“对故乡的重新想象”,从而也实现了对整个20世纪中国乡村形态的价值重构。

 

张文刚(湖南文理学院《武陵学刊》执行主编):

《百年不孤》的特点是不以事件和外在的矛盾冲突为线索,而立足于人物的心性禀赋和道德操守,以时间的推移和人物的性格、命运为经纬,生动地勾画了几代人的心灵历程和命运旅程。小说具有的温度、厚度和高度,与我们今天弘扬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文化建设和生态建设相契合,具有重要的时代意义和文学价值。

 

王璐莹(北京师范大学文艺学博士):

读了《百年不孤》,我仿佛触摸到了岑国仁的道德良知。这是一部描写内心与灵魂的小说。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主人公修身积德,不光是为名声,也是为良心安宁。同时行善也有私念,那就是为了面子,个人尊严是不得不维护的东西。家族荣耀与个人尊严同样重要,都是不能损害的,写出了人性的复杂性。岑国仁这个人物能让我们思考过去与现在。

 

陶少鸿(湖南省作协名誉主席、《百年不孤》作者)

《百年不孤》是从我的母系长辈的家族故事生发而来,这个题材在我心中酝酿了几乎半辈子,它包含了我对历史、社会、人性以及传统文化的长期思考和真实想法。动笔之初,我就提醒自己,让一切回到人本身。我花了八个月来写它,最多一天三千字,少时才写几百字,生怕写快了就毛糙了。我边写边回味,时常深陷在具体情境中而不能自拔。我感觉不是我在塑造主人公,而是主人公在牵着我走,跟随着他度过了漫长的一生。《百年不孤》的写作不光让我了却了心愿,释放了自我,安妥了内心,还是一个极其愉悦的过程。


与会人员研讨之余考察了常德柳叶湖、老西门、德国街、桃花源等景点。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本报常德讯  78日,由湖南省作家协会、湖南文艺出版社和中共常德市委宣传部联合主办的长篇小说《百年不孤》研讨会在常德举行。会议由湖南省作协主席王跃文主持。中共常德市委宣传部部长、省作协副主席胡丘陵致欢迎词。湖南省作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龚爱林,湖南文艺出版社社长曾赛丰、副社长龚湘海等出席会议并讲话。来自省内外数十位专家、学者与会研讨。

 

长篇小说《百年不孤》是常德作家陶少鸿继《梦土》《大地芬芳》等之后新推出的又一部长篇力作,今年初在北京首发后获广泛好评。作品讲述了乡村知识分子岑国仁的百年人生遭际,塑造了一个历经百难而善心不改,热衷于修身积德,自觉传承优秀传统文化,最终成为一个德高望重者的独特的文学形象,既再现了百年历史风云,也颂扬了历久弥新的善德精神,更展现了中华民族源远流长不可磨灭的文化魅力。与会者认为,这部长篇紧扣传统文化和良善道德精神,是具有独特文本意义的作品。无论是作品的思想深度,还是其艺术表现,都称得上是近些年来难得的文学收获。

 

贺绍俊在发言中谈到,《百年不孤》以世界文学经典为标高,在“德不孤,必有邻”的主旨叙写中获得了一种历史观,真实反映了儒家文化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命运,深刻体现了伦理规范重建的复杂性和艰难性,因而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李国平说,《百年不孤》是“少鸿式”的家族小说,它没有直接的家族冲突,体现的是外部与内心的冲突,有一个主客体互相对象化的过程,人物的救赎进入修身齐家的传统哲学和伦理境界;《百年不孤》接通了现实与历史,而它的艺术特色是诗大于史。刘恪认为,《百年不孤》的结构是场景叙事,是空间小说而非时间小说,无处不在的山水意象烘托了主人公的道德追求与自我完善。刘起林认为,这部长篇探究了中华文化精魂不灭的奥秘,显示了德与善作为核心价值在乡村存在的理由,塑造人物超越了文化英雄的思路,它超越了以问题意识为框架的家族小说,反而令人更信服,恰恰体现了民族文化根源之所在。付秀莹认为,《百年不孤》从日常生活和细节切入,将历史事件推到远方成为背景,具有独特视角和鲜明的南方气质,它除了探讨以精神资源与文化资源来重建伦理的可能性,还写出了人与时代的微妙关系。

 

与会者从不同角度剖析这部作品的意义,认为小说是站在现实的高度回望历史,虽是表现乡绅怎么变乡贤,其实是写到人内心的自我建设;作者所着力刻画的主人公岑国仁这个人物,是替从中国乡村出来的知识分子活了一遍,因为在中国,士和绅大部分是儒家,或者说儒家文化的传统的代表,作品中所表现的风尚与情怀,都是源于传统文脉,这也是这部作品的意义;作家以独特的生命感悟和历史认知为基础,从政治历史、大地情怀、精神血脉、信仰欲求等多方面进行审美发掘,创造性地建构了一处意味深刻、思想丰厚的艺术场域,既揭示出中国传统乡绅文化遗存的传统美德在历史沉浮中的重要意义,也向读者传达出“向善”、“守德”等优秀文化资源对于丰富人类精神世界的独特价值,这样的作品对于崛起后的中国向世界贡献什么样的智慧,以及人类命运共同体如何在欲望中坚守崇高的道德信仰具有重大的现实针对性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作家陶少鸿谈及创作体会时说,这个题材在他心中酝酿了几乎半辈子,包含了他对历史、社会、人性以及传统文化的长期思考和真实想法。《百年不孤》的写作不光让他了却了心愿,释放了自我,安妥了内心,还是一个极其愉悦的享受过程。

 

《文艺报》《文学报》《长篇小说选刊》《小说评论》《芙蓉》《创作与评论》《长江文艺评论》等文艺报刊负责人出席了研讨会。研讨会由常德市文联承办,本地作家向未、阿满、邓朝晖等十余人也与会研讨。  本报记者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陶少鸿
陶少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6,384
  • 关注人气:3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简介
  陶少鸿,笔名少鸿,作家,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梦土》(上下卷)《少年故乡》《情难独钟》《骚扰》《溺水的鱼》《郁达夫情史》《花枝乱颤》《抱月行》《大地芬芳》《百年不孤》,小说集《花冢》《生命的颜色》《天火》《文艺湘军百家文库·少鸿卷》,散文集《水中的母爱》等。
  邮箱:tao2385@sina.com
《天火》签名本


新浪微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