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21-07-16 09:55)
标签:

文化

情感

小说

分类: 小而说之

    发两篇篇小小说,只是为博客不荒芜,也为说明俺也是写过小小说的,还说明俺的小小说与现在众多小小说有多么的不同。



生命的颜色

 


     天地间一片苍黄。

浑黄的阳光透过云层,照着这一片覆盖着淤泥的平原,蒸发出闷人的泥腥气。密密的棉杆戳在淤泥里,脱光了叶子,宛如荒漠里的枯草。

七天之前,这里还是一派风吹棉苗绿浪翻滚直连天际的景象。可是一场意想不到的洪水肆虐了六天六夜,掠走了所有的绿色,只留下了这满目荒凉。

村长领着记者在这片荒凉里趔趔趄趄地走,两人的神情也很荒凉。他们环顾着劫后的田野,久久无言,似乎都感觉到在大自然面前,人是那么渺小。

不远处有棵小腿粗的榆树,枝头竟也没有一星半点绿色。村长和记者都很奇怪,因为洪水不可能淹死一棵树。

他们便向榆树走去。

到了榆树跟前,他们发现距地面一人多高的树杈里搁着一团黑色的东西,定睛一瞧:是一个人,或者说,一个人的躯体,他蜷曲着,一只手耷拉下来,像一根枯树枝。他四周的树枝都没有了皮,有明显的啮啃过的痕迹,细枝上的叶子也看得出是被人采去的。他的黑黄枯瘦的脸横摆在树枝上,双目紧闭没有一丝生气,嘴却龇咧着,牙根和嘴角上粘着一些绿褐色的渣滓。显然,那是一些咀嚼过的榆树皮。

村长和记者不觉悚然。

记者问:“你认识吗?”

村长摇摇头,走近一点,偏一下脑袋,仔细窥看那张脸,失声道:“哎呀,是吴老倌!”

记者问:“哪里的?”

村长颤声说:“是我们村的孤老头,六天前守堤时被洪水卷走的……”

村长踮起脚,伸手摸一下树上那只耷拉下来的手。

记者问:“活着吗?”

村长拿不准,没有吱声,想了想,抱着树干爬上树去。

村长到了树杈里,一只脚紧踩着树枝,一条腿紧绕着树干,费力地将吴老倌的身体抱起来,慢慢往树下放。村长冲记者叫一声:“喂,帮忙接一下!”

记者迟疑了一下,心一横,抱住了那两条垂下来的硬腿。村长在树上手一松,记者便支撑不住,连同那具没有知觉的躯体扑通一声倒在地上。记者惊得噢一声叫,赶紧爬走来,慌惶无措地抓挠身上的泥巴。

村长跳下树来,俯下身子,轻轻摇摇那躯体的肩膀,叫唤了一阵,毫无反应。搭搭脉,脉搏好像已经没有了;再探探鼻息,也若有若无。只是那身体,似乎还未完全僵硬。

村长说:“先背回去再说。”

村长蹲下身子,背起吴老倌,一步一步往远处村子里走。记者忙跟在一侧,一只手扶着村长的胳膊。

村长喘息着,摇摇晃晃,脚从泥里拔出来时叭唧作响。记者慌惶的心慢慢安定下来,他回头望望苍黄的天地,以及那棵兀立其间的榆树,心中有种莫名的感觉。

“喂!”村长背上突然发出一声干涩的喝叱,使得村长和记者猝然呆住。记者惊愕地发现,原本低垂在村长肩侧的那张瘦脸已举了起来,眼睛半睁,微弱却锐利的目光直刺向他。记者打个冷噤,只见那张粘着榆树皮渣的嘴又张开了:“快把你的鬼脚松开!”

记者赶紧往旁边一跳,一株棉花苗如同一朵绿色火焰从他脚底下弹跳出来。记者惊奇之极,那确是一株活着的棉花苗,它抖掉了身上的泥沙,斜斜地站立着,向着苍黄的天地挥舞着绿色的小旗……

 

 注:原载199194日《洛阳日报》,《中国文学》(英、法文版)1993年第3期译载,获全国小小说比赛一等奖,选入多种小小说选刊。



 





     春天,一个下着毛毛细雨的下午,秋儿从城里回到家中,没有见到母亲。秋儿晓得母亲到哪儿去了,走到屋东头那条狭窄滑溜的小路上,冲着对面坡下一个铺满青瓦的屋顶大声喊:“妈,我回来了!”

过了片刻,母亲的身影就从那屋顶下慢慢移了出来。

秋儿见母亲面颊红红的,气色很好,就说:“妈,你赢了吧?”

母亲点了点头,注意着脚下。

秋儿又说:“其实,就你和马老倌两个人挖对角,互相都晓得对方手里的牌,打起来有什么意思?偏偏你们还那么来劲,像两个老伢儿!”

母亲瞟秋儿一眼,身子一晃,忽然就滑倒了。

幸亏秋儿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母亲的胳膊,母亲才没有滚下坡去。

秋儿把母亲搀进屋,才发现她的脚脖子崴了。秋儿把母亲的脚搁在膝盖上,洒了酒,细心地揉了一阵,又嚼烂一块田三七,敷在伤处,用布包裹起来。秋儿让母亲卧床休息,扛起锄头出门。

母亲问:“你干什么去?”

秋儿说:“我把那条去马老倌家的路修整一下,免得你下回又把脚崴了。”

母亲张了张嘴,没说出什么来。

秋儿花了半天工夫,就将那条短短的小路挖宽弄平了,还铺了一层煤渣。秋儿忙完之后,站在小路中间,自我欣赏了好一阵子。

第二天母亲的脚差不多好了,秋儿就放心地回城里做生意去了。

半个月后秋儿才回来,一进村就碰到马老倌。

马老倌绷着脸问:“秋儿,我哪里得罪你妈了?”

秋儿摸不着头脑:“这话怎讲?”

马老倌说:“她一向没来我屋里耍了呢!她一个寡妈,我一个孤老,不打打牌,扯扯白,天天憋在屋里,日子怎么得过?”

“真的?我还特意把路修好了,怕她跌倒呢!”

望着坡上那条修好的路,秋儿纳闷极了。

 

原载《洛阳日报》1993108


 



    

《墙上的脸》为作者的短篇小说精选集,选入小说44篇,计33万字,题材广泛,故事精彩,意蕴丰沛,结局往往令人深思。各篇创作时间跨度长达35年,书末还附有“少鸿小说存目”,可视为作者短篇小说创作的总结。

 


     


 

《鹤望兰》共收入九部中篇小说,其中七部为近年所创作,它们都曾发表在《当代》《北京文学》《芙蓉》《湖南文学》《湘江文艺》等杂志上;其中的《新寡》曾拍摄成故事片《荷香》,参加过加拿大蒙特利尔电影节,并由央视电影频道多次播出。

    以上两书均为中国文史出版社“锐势力·中国当代作家小说集”丛书之一,手头有数十本签名本,每本定价分别为58、55元,有需要者可私信联系,发红包即寄,免费快递。也可直接上当当网、京东网网购。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情感

分类: 评而论之

欲望压制下的自由与尊严之歌

杨楠

 

中篇小说《鹤望兰》(载《芙蓉》2021年第1期)感知敏锐而问题意识鲜明,更为重要的却是作者少鸿蕴藏于其中的深层次体察和感悟。作者从男女主人公旅游邂逅艳遇的世俗故事出发,探秘式地揭开其背后抗争权力欲、金钱欲的真相。作品则从批判对权与钱的贪婪欲望出发,而将思想的落脚点转化到了这种贪欲的卑劣性对于人格尊严的摧残和心灵自由的挤压,文本意义建构由此变得丰富、深邃起来。

女主人公鹤望兰的婚姻成为了他人满足权力欲望的工具,首先被哥哥安排出嫁来巴结副科长,后来又被丈夫暗示怂恿去宾馆服侍领导,最后被父亲和哥哥绑送精神病院。她的人生毫无个体的独立、自由与尊严可言。无独有偶,男主人公独行侠的婚姻则是金钱控制的产物,为了豪华别墅、一身名牌,他娶了个富家女,承担着司机、厨师甚至是“出气筒”等诸多角色,任人驱使、挨打受气,堪称尊严和颜面扫地。作品在对人物命运的勾勒中,渗透了对社会风尚中的官本位和金钱欲的强烈谴责。

作品更重要的审美蕴涵,则是表现主人公在欲望压迫下的反抗与向往。鹤望兰的反抗极为彻底,甚至在很大程度上抛弃了社会赋予女性的身份。首先是母亲身份,她不愿意在和副科长“不对头”的婚姻中增加一个孩子,就偷偷去医院上了节育环。这个决定让她重获自由变得简单。其次是妻子身份,鹤望兰和独行侠相识于泸沽湖,他们的结交与互生好感都在自由的前提下开始,网络交流或者现实相见全凭自由的心情,始终没有明确的名分。当感到独行侠不满足于这种自由交往,开始强人所难地想要用婚姻来约束她时,鹤望兰便果断抽身。曾经丧失心灵自由的鹤望兰,就这样用偏离世俗常态的人生选择,来争取自己生而为人身心绝对自由的资格。

然而,彻底的反抗与绝对的自由又何其艰难。独行侠发现自己留不住鹤望兰时,酒后一时冲动,竟然选择了向鹤望兰的哥哥告密,导致自由与尊严追求的同道者鹤望兰被送进了精神病院,独行侠本人以挣扎为根基的最后一丝人格尊严,也随之熄灭在了自己的手里,只能在后悔与绝望中走进河水。从摆脱卑劣欲望的控制出发,最终却落入堕落或毁灭的深渊,《鹤望兰》由此谱写出一曲身心自由与人格尊严无望挣扎的悲歌。                               《鹤望兰》的叙事方法别具特色。作者以“旅游”为引线打乱时间顺序,将笔触不断地在莲城与泸沽湖之间穿梭跳跃,展开一种交叉记叙。在莲城,鹤望兰和独行侠表面看拥有权或钱等欲望中的一切,这一切却是在受辱的状态中获得的,想要继续保留就得继续受辱。而在泸沽湖,鹤望兰和独行侠则放弃了权与钱,从受辱的状态中挣脱出来,在充分自由和尊严的状态中享受无拘无束地旅行、悠游于人间的快乐。两段时间、两个地域一滞重压抑、一灵动轻快的人生状态,所体现的实为备受压抑的日常命运境界和暂得宽松的理想人生境界,深得陶渊明“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哲理思维之妙。《鹤望兰》自由与尊严悲歌的思想主题,也因此而具象化地落实到故事情节的层面,呈现出一种深邃体察与生活实感有机交融的艺术韵味。


原载《常德日报》2021年5月11日八版


 

少鸿新书《鹤望兰》近日出版,共收入九部中篇小说,其中七部为近年所创作,它们都曾发表在《当代》《北京文学》《芙蓉》《湖南文学》《湘江文艺》等杂志上;其中的《新寡》曾拍摄成故事片《荷香》,参加过加拿大蒙特利尔电影节,并由央视电影频道多次播出。手头有数十本签名本,每本定价55元,有需要者可私信联系,发红包即寄,免费快递。



敬请长按关注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陶少鸿
陶少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0,918
  • 关注人气:3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简介
  陶少鸿,笔名少鸿,作家,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梦土》(上下卷)《大地芬芳》《百年不孤》《少年故乡》《情难独钟》《骚扰》《溺水的鱼》《郁达夫情史》《花枝乱颤》《抱月行》《大地芬芳》《百年不孤》,小说集《花冢》《生命的颜色》《天火》《文艺湘军百家文库·少鸿卷》《叶上一滴露》(英文版),散文集《水中的母爱》等。
  邮箱:tao2385@sina.com
《天火》签名本


新浪微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