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文学博客
文学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3,443
  • 关注人气:6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公告

   本博客的主人是天津《中老年时报》专副刊。希望这个平台能够使我们和读者建立更多的互动与沟通,真诚地欢迎大家的关注与参与。

 

   博客里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和《中老年时报》所有,如转载、使用请尊重版权所有人的权益,注明出处。欢迎您在此留言和发表评论与我们取得联系。谢谢!



邮箱:lnsbzw8@163.com

   

    

访客
加载中…
分类
扬帆计划
加载中…
博文

(首发《中老年时报》2015年12月27日)

陈鲁民

  “虎”有多种,或喜敛钱财,或爱养情妇,或钟情房产,或喜好声色犬马,还有一种特别喜爱珠宝玉器书画古玩,被称为“雅虎”。

  “雅虎”是由“雅贿”养肥的。安徽原副省长倪发科中箭落马的主要原因是其受贿了大量玉石,既有玉石原料,也有珍贵玉器,占其受贿总额八成,其中一次就收下总价350万元的玉石。除了玉石,他还收字画,专案组从其家中搜出受贿字画90幅之多。贪官秦玉海因雅好摄影,是著名“官员摄影家”,就有人给他送来价值几十万元的摄影器材。

  “雅贿”是由“雅虎”刺激下壮大的。古人云:“好船者溺,好骑者堕,君子各以所好为祸。”走私犯赖昌星也总结说:“不怕法律条文、规章制度,就怕领导干部没有兴趣爱好。”赖昌星这句名言,可谓是对官员进行“雅贿”最简明扼要的理论根据。正是有了“雅虎”的种种迫切需求,急不可待,才有了“雅贿”者的生意兴旺,队伍日增。

  “雅虎”喜欢书法,就会有人送来苏轼的墨宝,乾隆的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09 11:54)

(首发《中老年时报》2015年12月30日)

杨岳鹏

  江西临川王氏兄弟,以长幼为序,分别是王安石、王安礼、王安国。兄弟仨才学出众,仕宦有成,均入载宋史列传。然王氏兄弟的秉性和名声,颇有不同。

  倘以才学论,安石最高,安国次之,安礼居末。按官秩而论,是安石居首,安礼次之,安国殿后。安礼与安石政见相左,为官以务实利民为本。他多年在地方当知州,体察民生疾苦,力求多办实事。被吕公弼荐于朝后,任直舍院、同修起居注,复任知制诰,相当于中央副秘书长。元丰四年三省分立,安礼又拜中大夫、尚书右丞,跻身正部级阁僚。他在京做的一件大好事,就是为蒙冤的苏轼伸张公道。由“乌台诗案”下狱的苏轼,受王安石排斥,一帮御史欲置其于死地,当时没有一个人敢去救苏轼;正是安礼从容向神宗进言,“大度之主,不以言语罪人”,若诛杀,“恐后世谓陛下不能容才”。神宗应安礼之请赦免死罪,贬苏轼于黄州。可以说,苏轼得以从轻发落,全仗安礼之功。其勤政务实的一生,史书说,“安礼为政,有足称者”。

  小弟安国,赐进士及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09 11:53)

(首发《中老年时报》2015年12月31日)

祝宝玉

  我的朋友圈里有位爱“忆苦”的文友,总爱无端地讲些“人生苦难”之类的言辞,我有些怀疑,难道他真有那么多的苦难经历吗?深交后,却知他无非幼时家贫,生活无依,十年寒窗,才读出了前程。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倘也算是苦难的话,那这尘世简直成了汪洋苦海。后来再听此人之言,皆沉默而过,不作应答。

  相比他,我想起去年在一村间采风之遇。羊肠小道上,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一条腿有残疾,拄着拐,一只眼眯缝着,应该也有残疾,脸色蜡黄,是那种营养不良的颜色。他的手里拎着一个脏兮兮的油瓶,上世纪80年代农村用来打酱油的那种。他大概注意到我在看他,便向我走来,问我几点钟,我说十点多,他叹了声气,坐在路埂上歇息。

  我坐在他旁边,给他递了根香烟,我们便叙了起来。他是一个老光棍儿,爹妈死得早,无亲无故,1995年下矿挖煤,发生塌方,砸断了一条腿,一只眼患白内障十多年,去年彻底瞎了。我问他去干嘛。他道去赶集打油。之后,我与他不再说话,抽烟,久久地沉默。临分别时,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09 11:51)

(首发《中老年时报》2015年12月31日)

查代文

  小年这天,到下午,飘起了雪花,风也大了,吹得纸糊的窗子吱吱响。吴奶奶烧着火塘,孤单单地坐着烤火。

  丈夫去世那年,吴奶奶才四十岁,儿子十岁,她顶起门户,扶犁打耙,种着五亩责任田,又养猪养鸡,帮衬食用,把儿子抚养成人,结婚生子。三年前,儿子盖了一幢二层新楼房,吴奶奶美滋滋的,想过过住楼房的滋味,可儿子说,旧房不住人,过不了两年就垮了。听话听音,吴奶奶明白儿子的意思,二话不说,忍着心里的痛,就住在这间老旧的土砖屋里。

  一年又一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儿子媳妇从没踏进这老屋的门槛。

  端午节,村人从门前路过,问:“吴奶奶,今日端午,儿子没叫你去吃饭?”吴奶奶笑哈哈地说:“叫了哩,等会儿就去。”

  到了中秋节,村人路过,又问:“吴奶奶,今日中秋,儿子没送东西给你?”吴奶奶又是乐哈哈地说:“送了哩,送了鱼、肉,还有一只老母鸡。”

  其实,儿子没叫她去吃饭,也没送一样东西。吴奶奶怕坏了儿子的声誉,忍着心痛,说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09 11:49)

(首发于《中老年时报》2016年1月3日)

叶 炜

  来美国爱荷华之前,我不止一次地听朋友说,爱荷华的冬天比国内要漫长,下雪持续时间比国内长,也大得多。不知道是不是因此形成了一种期待,进入冬季以后,我一直在盼望着爱荷华第一场雪的到来。

  它终于来了。

  雪下得奔放。不扭捏,也不那么委婉,更不那么装腔。它从一开始下就是劈头盖脸,近乎狂野,丝毫不考虑你的感受。爱荷华的雪,未免太奔放了。然而,我却喜欢这奔放,也喜欢这狂野。雪不是雨,需要的就是一种大气磅礴。雪更不是霜,在大地上随意涂抹。雪就是雪,铺天盖地,席卷原野,天地茫茫,才是它应有的本色!

  雪是从晚上开始下的,漫天雪花狂舞,尽情随意挥洒,如同写意,近乎泼墨。这不禁让我想起《水浒传》里“雪下得正紧”那句话。这一“紧”字用在此时的情景再恰当不过,正可谓境界全出。不大一会儿,小区的地上已是一片白色,楼下停放的汽车车顶也覆盖了一层白纱。不远处的一大片草坪,绿黄的颜色一点点被雪花吞没。用不了多久,大雪几乎吞掉了整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09 11:47)

(首发于《中老年时报》2016年1月5日)

宋志坚

  军队干部转业到地方,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套级。好在事情不算太复杂,人家在军队本来就有级——所谓“县团级”,就是军队的团级干部相当于你地方的县(处)级;“地师级”就是军队的师级干部相当于你地方的地(厅)级。和平时期,职务很难如此安排,工资待遇还得这样按级别去套。

  企业干部抽调到机关也要套级。我们的企业也是有“级”的,据说现在要取消企业的行政级别了,但人们观念中的“级”将会继续存在,中央直属企业一般都是地师级,特大的是省部级;省属企业一般都是县团级,特大的是地师级;地、县所属的企业,亦可照此规格类推。你是哪一类企业的哪一级干部,大致这样去套就行。

  地(厅)级的设区市升格为副省级的计划单列市,所属干部也有一个套级的问题:普遍套高半级,可谓皆大欢喜。与此相似的是机构升格,各级干部大致也可水涨船高。至于机构精简,操作起来相对麻烦。几个厅(局)合并为一,原本几个厅(局)长,如今只留一个,剩下的保留正厅(局)级,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09 11:45)

(首发于《中老年时报》2016年1月5日)

高 深

  自尊自爱的人不可不读《庄子》。

  庄子是我国古代的圣哲。他在靠编草鞋度日的贫困处境中,心胸却出奇的博大,向往的是大鹏振翅翱翔于九万里碧空。当诸多圣贤在那里没完没了地向君王和诸侯们说教怎样“治人”的时候,庄子却背对君主面向大众,虔诚而又恳切地劝告平民百姓如何自救与解脱,如何在一片喧嚣中保持心灵的淡泊与宁静,如何在丑恶多罪的环境中树立起内心世界的自尊与自爱,以不丧失人的本性。

  自尊与自爱是一个人生存和成功的最雄厚的资本;也是作为一种到达理想境界和成就一切伟大事业的力量源泉。自尊更多是从“尊重别人”那里获得的赠品;自爱则是从自己一生实践中结的果实。自爱不仅仅是爱自己的身家性命,尤其是爱护自己的声誉和品德。不论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或是自己一个人独处,都能以很高的品格管束自己,不与任何卑劣的事情挨边,不可告人之事不为,这便是一个人从内到外坚守着自爱。

  生活中有无数陷阱和深渊,不自尊自爱的人,将掉入自己给自己设下的最可怕的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09 11:44)

(首发于《中老年时报》2016年1月7日)

李国文

  弓的强度单位为“石”,一石约等于现在的50至60公斤的样子,古时的度量衡,各朝制度不一,但古人所用的弓,其拉力要略大于现代箭术比赛所使用的弓,是可以肯定的。杜甫诗云,“挽弓当挽强,擒贼先擒王”,强,就是拉力强的弓。凡射手,无不以挽强弓为能事。

  战国时期的齐宣王也经常挽弓射箭,自以为有万夫不当之勇。此人按当下的北京话说,颇有点“二”。他之所以如此,一是当时的齐国很强大,虽然并非他立下的功劳,但国家强大使他底气十足;二是他接位以后,曾经率兵出征,平定了燕国的内乱,使他在诸侯各国之间,很出了一阵风头。老本加上新功,遂有点飘飘然。所以,这位喜欢表现自己剽悍有力的国君,每当举弓拔箭准备骑射的时候,最愿意听到的话,莫过于大家称赞陛下的神勇,陛下的英武,陛下的膂力,陛下的气概了。

  应该说,此人能将三石之弓,拉到满月的程度,也是很不错的了。然而,史载:“其尝所用不过三石,以示左右,左右皆试引之,中关而止,皆曰:‘此不下九石,非王其孰能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首发于《中老年时报》2016年1月6日)

史增辉

  我非常欣赏这样一句广告词:幸福不在于你能左右多少,而在于有多少在你左右。幸福不远,就在左右。

  闲来无事,我总爱去老李家串门。在我眼里,老李就是一个充满幸福感的人。每每到他家,总见他戴着副老花镜,坐在沙发上歪着头看报纸。有趣事看乐了,竟会不由自主地笑出声。他身边茶几上放着一只小小的紫砂壶,每当口渴时,便缓缓地拿起壶,慢慢倒上一小杯,然后转过身,一边看报一边喝茶,看起来十分悠闲。

  聊起天,他颇像一个学识渊博的人。从他口中说出的一字一句都让人觉得那么有情趣,那么动听。有时,我看他看报、品茶的样子,竟有些羡慕。总觉得他的生活,是那么安然且雅致。

  看老李的从容,不由得让我想起一位十分崇敬的大姐。她因疾病缠身,行动不便,常年坐轮椅。或许,在别人看来,她的生活很艰难。然而,她却把日子经营得有声有色。她素爱养花草,院子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盆栽,一年四季,绿色满园,我时常看见她在一盆花草面前,像个孩子,好奇地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09 11:38)

作者:聂鑫森

(首发于《中老年时报》2016年1月7日)

          从青年时代成了家开始,一直到退休,我几乎没去过市场买菜,也没正经做过饭、炒过菜。妻子常开玩笑说:“你是远离庖厨的君子,我倒成了名副其实的炊妇。”我马上说:“下辈子我来为你当炊妇,你再当大老爷们。”

  我先在工厂当工人,后来调到报社编文艺副刊。正业之外,业余时间的爱好是读书、创作、练字、画画。但无论怎么忙,我却从不睡懒觉,每天“闻鸡而起”,跑步或散步,坚持了几十年。妻子不去晨练,她得去市场买菜,准备早饭、安排孩子起床、上学。她是学工的,一直在工厂干技术工作,劳心费力;回到家里,还有一大堆家务活等着她。有时,我也想去帮她分担点家务活,她马上说:“你还是呆到书房里去,侍候你的书和笔,别在这儿添乱。”

  春去秋来,妻子先在工厂退休,接着我也息影林泉,我们都成了心无形役的自在人。妻子慎重地告诉我,她可以和我一起去晨练了。

  天蒙蒙亮,从家中出来,步行到湘江边不过20分钟。我们一边沿着江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