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7-01-08 13:03)
17.穿多穿少
今天天还挺冷的,有风,想了一下,还是穿那件薄的短的羽绒服去。反正很快就会进屋的,就路上这么走一段等会儿车。琴房外面的走廊是一面玻璃墙,我印象很深刻,有一次坐在那里很温暖,阳光从背后穿过玻璃墙照过来。不过走廊的暖气坏了,有一天我看到两个穿着制服的人过来摸了一下说“是坏了”。结果到现在还是坏的。我想暖气刚坏的时候大家都像这不像话这怎么行,这么冷怎么可以没有暖气,但现在大家都接受、习惯了吧。我坐在这里就没有脱羽绒服,有点难受的,不过还好它比较轻薄,如果穿那件过臀的长羽绒,坐着就会难受。有时为了轻便,我宁可受点儿冻。比如有一天我穿着布鞋出去了,有些路人侧目。其实也没那么冷,穿着布鞋比穿运动鞋、皮鞋都舒服多了,甚至想过穿着布鞋去单位,但确实有点远了,而且要考虑大家的眼光对不对。
2017.1.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句群12》77.上面只有天空
我在白云机场下机时,想起那句歌词“above only sky”。当然我会这么想,是因为以前看到过,英国有个机场还是航空公司把这句话作为标语。我不知道怎么翻译好,我会像标题这样,或者是“只有天空在上”。但“在上”这个词有点宗教和祖先崇拜的味儿,要去除。翻译成“与天齐”这种更要避免。在白云机场,很容易让人想到“在白云上面确实只有天空”这种句子(说句子是因为它不是事实)。现在我又坐在飞机里离开机场,我看到月亮矮矮地挂在机窗的斜上方,下面是一些灯河划出的区域,里面亮着白色的黄色的灯光。每次低头看时,我都看到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里亮着灯光和灯河。我看到这些光芒就像看到宇宙里的群星穿过漫长的距离一起放射过来的光芒。就像跟自己较劲一样,我现在要注意其中单独的那个光点,是的,我注意到了,就像我刻意去注意星空中的某颗星星,是的我做到了但又怎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14 17:22)
标签:

杂谈

《句群12》76.看不见的动物
我坐在床上听歌,突然想趴会儿。一趴下就看见,地板上有一只小虫子爬来爬去。看着它的样子我想,难怪有些地方把这些爬来爬去的小虫子叫小爬爬。因为它如此微小,身上显示出来的最大特征,就是它很小然后在快速地爬来爬去(当然它还是黑的,或者可以叫小黑)。快速是说,它可以一下子移动那么多个身位,我在脑子里默默计算了一下,100米大概有几个身位,最快的人大约跑几秒,身位是躺着算长度呢还是站着算厚度,或者就让人趴在地上爬。这个虫子看上去比蚂蚁还要小上好些,看不见脚,就这么移动着,有资格故意误解为在地板上飘浮。我不知道它在干什么(当然),但我想它不可能是在散步,可能是在觅食或者避敌(根据人类的生活经验)。我又看到旁边又爬出了一只差不多的虫子,不过很快爬进沿浴室玻璃墙贴着的塑料片里。刚才那只虫子还在四下里爬着,虽然说四下里,那也只是在地板上没被床垫影子挡住的四边形的亮块里。我想难道它会感受光影吗?不是的,它很快就爬进了影子里。这么说起来好像有些复杂,不过大概也就趴了几秒钟吧我想,我正打算坐起来,突然一只蛾子从床底翱翔出来吓了我一跳,这只蛾子真的称得上是巨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正在一条高速公路上,没办法,当我这么说的时候,我确实在回忆。高速公路正在坡起,所以看起来也像在上坡,也像在一座桥上。因为我坐在车里,所以我没有接触到这条高速公路,怎么说呢,就是我没有跟它接触,我没有太多走路的感觉,当然了,我确实没在走路,我是说我没有太多身体移动的感觉,这也不太对,我确实能认识到自身正在移动。我意识到跟车更加熟稔,因为我就坐在车里,我正坐在车里,我确实接触到车了,我在车的里面,车载着包含着我的一段空间往前急驰(有点别扭,但可以这么说吧),我跟路之间隔着车架和轮胎。我知道我的位置正在变化,我说过,高速公路像神经一样,每辆汽车就是一份信息,就是量子。那么,这个世界就是在变化的,信息无时无刻不在传递。但是有些东西看上去就是不变的,比如这条路,路边的建筑和树木,它们像纵横的更加坚固的世界的架构一样,每次看到它们都是大同小异,所以我们一样,都基本上只是看到而不是看见它们了。但是我们都知道,它们也是在变化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那些流变的东西看上去变化的感觉更明显一点,我不知道它们之间的关系怎么样的,等我再去学习学习,看看别人是怎么跟我说的,我再复制过来。我在这样想时,一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8 00:07)
标签:

杂谈

《句群11》74.两只飞机
11点零4分,当我写完这则之后,差不多可以睡觉了。不过孙猫猫还没睡着,他刚刚从房间里跑进去跑进奶奶的房间里,奶奶刚才应该已经睡着了。今天下午,当我在九棵树过马路时我想(差不多像突然冒出来的),我可以写一下两只飞机,又想到两只飞机是方言的说法,不过关系不大吧。昨天下午,也就是傍晚,我坐在九棵树的漫春园那里,坐在一条长凳上,一个陌生大妈走过来坐在旁边,她可能没地方坐了,确实,凳子挺少的,刚才我坐在另外一条长凳上,也是一个大妈走过来坐在旁边,我就走开了,当然只不过是刚好就想走开了,旁边的那条椅子上,一个中年男的正在跟一个发传单的姑娘说,姑娘你看啊,那些名人,只要是女的,背后哪个没有三五个男人?有点偏激了是不是?我就走到了这里,因为我看旁边的露天卡拉OK马上就要开始的样子。我刚坐下来,就有一个大妈走过来坐在旁边,这就回到了刚才我说的这件事上,刚开始的时候,我稍微有点不适。不过我很快把她忘了。两个五六十岁的男人在合唱一首什么歌,那个留着分头的男人唱得没有底气,旁边那个平头唱着唱着突然站了起来,右手插在短裤裤兜里,他插得太深了,好像一边唱歌一边自慰一般,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8 00:06)
标签:

杂谈

《句群11》74.两只飞机
11点零4分,当我写完这则之后,差不多可以睡觉了。不过孙猫猫还没睡着,他刚刚从房间里跑进去跑进奶奶的房间里,奶奶刚才应该已经睡着了。今天下午,当我在九棵树过马路时我想(差不多像突然冒出来的),我可以写一下两只飞机,又想到两只飞机是方言的说法,不过关系不大吧。昨天下午,也就是傍晚,我坐在九棵树的漫春园那里,坐在一条长凳上,一个陌生大妈走过来坐在旁边,她可能没地方坐了,确实,凳子挺少的,刚才我坐在另外一条长凳上,也是一个大妈走过来坐在旁边,我就走开了,当然只不过是刚好就想走开了,旁边的那条椅子上,一个中年男的正在跟一个发传单的姑娘说,姑娘你看啊,那些名人,只要是女的,背后哪个没有三五个男人?有点偏激了是不是?我就走到了这里,因为我看旁边的露天卡拉OK马上就要开始的样子。我刚坐下来,就有一个大妈走过来坐在旁边,这就回到了刚才我说的这件事上,刚开始的时候,我稍微有点不适。不过我很快把她忘了。两个五六十岁的男人在合唱一首什么歌,那个留着分头的男人唱得没有底气,旁边那个平头唱着唱着突然站了起来,右手插在短裤裤兜里,他插得太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17 14:05)
标签:

文化

分类: 短篇集《青年》

1.

爷爷说,我4岁的时候,他抱着我,我能把墙上写着的村民守则读下来,每个字都认得,那些字都是写得很大的红色的毛笔字。我的头长得很大,大人说“头大官胚,脚大牛胚”,以后我会做官。我捧着饭碗出去,站在三岔路口听大人聊天,我爹很不高兴,他说只有讨饭佬才捧着饭碗走来走去。很多大人也捧着饭碗走出来吃啊。有人说我的碗底有眼洞,叫我把碗翻过来看看。有人拍拍我的头说,头怎么这么平,像操场一样。我不喜欢穿鞋,我妈很讨厌我光着脚跑来跑去,刺戳进去,脚也要跑大,买新鞋费钱。我爹说脚跑得这么大,以后没皮鞋穿。他说看看村里的光亮,43码的脚,哪里有皮鞋穿,只好穿穿草鞋,套鞋都买不着,哪像他们厂长张重祖,38的脚,脚小得像女人家,就是皮鞋脚。我早上穿着鞋出去,忘记把鞋脱在哪里了,等晚上回家才想起来没穿鞋,回到白天玩过的地方找。和凤家天天有人打牌搓麻将,我经常去看,鞋有时忘在他们家,他们还在打牌的话还好,我在桌子底下找到了穿上就走,他们打好牌了就有点麻烦,我不好意思进去问,和凤有时还故意说没有,可能输了钱,像我这样的小人去问她要鞋,她很心烦。不穿鞋跑来跑去,刺戳进去了我妈不敢挑,叫我爹挑。我爹用自来火在针头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17 09:30)
标签:

文化

分类: 句群

《句群9》31.较大的树的练习
当我想到树木可能是我见过的的最大的生物时,我顿时觉得它们更高大了,你看它们确实是庞然大物,它们默然无语长满了叶子,显得很奇怪,它们居然就是我见过的最大的生物,我见了这么多年今天才意识到,它们就是我见过的最大的生物,这时,我正在一排树的腋下走过去。
2013.5.12


《句群9》32.一行书
这是一本只有一行的书,无论是1万字,还是100万字,书的内容都一直沿着同一行无限延伸,永不折返。
也许这可以视为对时间的一种模拟。无论现在人们的时间观已经进化到什么程度,如环形时间、交叉时间、时间旅行、虚时间等等,但时间带给我的感受是:它是线性的,它是一去复返的,它是“狭长”的。
这本书的内容是无关紧要的,可以把“一”这个字无限重复,从形式上来说,“一”的重复是最完美的。或者1234567891011……或者填上π的数值,或者把人类已经创造的、正在创造的信息,拉成一行。当然我最希望的是放上我自己的碎碎念,放完了就重复。
2013.5.13


《句群9》33.体热
现在干不了什么事情,还有20分钟下班,想翻点儿书,但好像必须要换个环境才能看下去,《地下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16 23:26)
标签:

文化

分类: 句群

《句群9》21.学习
目前阳光正好,赶紧出去走走,吃个饭,太阳这么好,心情也会变好的,想起一天中午,阳光也这么好,无所事事地坐车打麻将去,啊,心情不错的。前天出发的时候,就已经阴冷了,捏着本黑色的书,开本还是不错的,买来好几年了,封面封底擦了层灰,去洗手间拿手纸蘸了水擦掉,擦书比看书愉快,进地铁的时候,我看到电视里在放怎么化妆,一个女的坐着,围着好几个女的叽叽喳喳问问题,我知道,其实也没这么多问题啦,就是为了不让节目冷清下来,那个造型师像所有造型师一样干净、利索,温和,口齿清晰,稍有点女里女气,这是无意中模仿的,人都是这样,泰森去做造型师,也会变成这样,我就把书合上,非常认真地看这个节目,根据以往的经验,比如看《美丽佩配》什么的,还有些时尚节目,我知道造型界已经发展出一套自己的语言了,所以我也就看了两三分钟,就看到了几个新词或者让我眼前一亮觉得特别的词,比如他说发梢要稍往外扬一扬,这样有风动感,风动感第一次听说,这个词语还是比较形象简明的。还有字幕打出说是为了拯救扁塌发,啊我就是扁塌发啊,我喜欢字幕,说相声的都应该配上字幕,相声显然也有一套自己的语言,有些词语只能在听相声时听到,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04 14:52)
标签:

外貌

名字

不用

幼儿园

木板

分类: 句群

《句群9》10.料酒

我拿着料酒瓶拐了个弯走上电梯,这时我想,瓶子是用来装料酒的,但有些人用来砸脑袋,有些物品,设计者也没有想到,还可以开发出这样的作用。这样的物品和事情真的很多很多,我们真的完全按照物品的理念来使用物品吗。这样生发出来的用法,其实是非常有创意的,比如酒瓶砸脑袋,不过我们习以为常了。中午从人行道走过,两边摆着各种摊子,有个摊位上摆着一把刀,刚才我在想和人打架,噢是这样,我走过去的时候撞到了一个小孩,如果撞倒的话,我当然会非常诚恳地道歉,但还是有可能跟那个爸爸和奶奶打起架来,我就摸裤袋,没有摸到钥匙,两边裤袋都没有,对了,我放在信封里,信封里还有一支刚买的圆珠笔,也可以用来插脖子,不过这笔价格低廉,可能质量也不行,在戳及脖子之前,可能就碎裂了。这支圆珠笔是黑黄色的,造型修长而光洁(好像有语病),我很喜欢,没想到一元钱可以买这么好看的圆珠笔,记得小时候圆珠笔也差不多一块钱一支,看来圆珠笔就没有涨过价,而用圆珠笔的人似乎越来越少啊,那么厂商是靠什么赚钱的,他们为什么还要生产圆珠笔,这样的精力和财力可以用来生产更赚钱的东西啊。然后我看到路边摊位上有把匕首,我想起有一天有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