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伤水
伤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4,477
  • 关注人气:1,1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本博客所有文字均可转载,无须本人同意,无须事后告知,无须寄赠样刊。只需注明作者。 

▲本人不投稿,也不受约。谢绝所有稿费,和其他任何美意。 (2007年)

▲同时本人不答复微博,不加入任何微信群,不添加不认识者入微信好友。(2015年)E-MAIL:18968686860@163.com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起风的夜里,松开自己的生命 

                           ——怀念杰出诗人江健(江一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阅读笔记

分类: 我说人家的文字
我们看到了病
          ——郭靖《精神病》读后随记

                   伤水/文

        是的,我们看到了“”。自己身上的,他人身上的,这个时代的,依附于肉体之精神上的——假如把苏珊·桑塔格的“意识束缚于肉体”作如此理解的话。病,当然是破坏,加速对健康秩序的摧毁和合适机理的溃败。它却有双重的互否价值,——你绝不能肯定,病将捣乱你的原有意愿和结构,并直接趋向终结,如郭靖沉痛地指出的:

就在那儿,一直盯着我
他的眼珠在我的体内生锈
抠啊!这怨恨的子弹
怎么也抠不出

我的疼痛是他的快感
手伸进伤口,抠得越深
他越满足。太深了
再深就要撕裂我的灵魂
          ——《妄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点评

分类: 我说人家的文字
这大约是两年前对路云评论潭克修文字的一小则文字。留存。

       我一时道不清潭克修这类作品的迷人之处,我曾经泛泛地把不发力的陌生化叙述称为“中性写作”,显然只是对某种奥妙作个记号而已。路云兄的《落点与水花》使我有如释重负之感。“把科学设计的推力,还原成事物的本性并接受它的涌动”“用蕴含在事件中的细节,和尚处在幽暗之中的物性,去建构一个事实……”这些看起来似是而非的论述,对我来说,是对这类无法解构作品的进入的必经通道。它无疑构成了和《一只猫带来的周末》的互文性相映,当我无法洞察一件作品奥妙时,我看到了她对应的镜像。我在这样的印证中,反复回味阅读潭克修作品带来快意的姻缘。甚至不吝撇开潭克修文本对象,把目标游移到“落点”与“水花”的新批评式解读。而一种创造引发的另一种出于阐释而超越阐释的创造,使我一下子遁入拉康:确定的幻象和不确定的在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25 09:58)
标签:

阅读笔记

分类: 我说人家的文字

身份、诗性和叹息

                  ——这不是关于陆陆诗作的阅读笔记

 

                             伤水/

 

奔波于设计室和工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24 12:04)
标签:

伤水习作

分类: 我的分行文字
松涛

我在我儿子这么大时
背着书包从山脚
到山顶
我穿过松树林
我常常遭遇松涛
我在那种声音里浮了起来
好像是我发出了怒吼
把自己的内脏都呼叫了出来
我遍布了全世界
现在我在办公桌前突然听到了
那与生俱来的嘶喊
我摇晃着
我无法压住自己,我只好蹲下
死死抱住松树根
我的规模开始一个劲地
缩小。而有什么
在我体内悄悄地加重?
               2018.1.2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23 13:13)
标签:

阅读笔记

分类: 我说人家的文字

在无数的脚步上行走,又被无数的脚步踩踏

                                ——歌沐诗歌阅读笔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点评

分类: 我说人家的文字
这是一所无限的医院
      ——花枪《海南医院》的启示
        伤水/文

       这是一所无限的医院,囊括了医院应该具备的各式病人和各式医生,以及与医院相关的药、收尸工、科室和太平间,它的庞杂的呈现,使人置身其中——客观化、抽掉意义的事实组合、直接喟叹、理性评判——什么都有。正是这庞杂的各式呈现,与“医院”形成了嵌合式对应,文字替代了对“医院”的言说、图像和影视记录,仿佛另一种行为诗歌。这种文字对应,只有大胆的花枪以常人视为高雅的诗歌这种文体得以完成。《海南医院》呈现的无限空间,不仅仅喻示了现实的总体境况,同时也提醒着我们诗写空间的无限可能性。它的基本价值,仅此也足矣。

       隐喻的力量,在花枪的总体设置里明显带有寓言式警示作用,同时又有纯客观的碎片展示所带来的无以摆脱感,仿佛注定的命运。我们都有病,而且我们都在医院中。不仅个体的人,而且人依附的时代,乃至依附于肉体的精神——假如把苏珊•桑塔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点评

分类: 我说人家的文字
(《长江传》是王自亮诗人刊发于2018年《诗刊》的“头条诗人”的重磅作品)

    一,没有的年代是可怜的年代。我说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8 19:06)
标签:

伤水习作

分类: 我的分行文字
最长的夜晚

12月22日。长长的夜晚开始了
我在一路滑行的动车上
看看它能长到什么地方

我远没有赶到尽头
就被天光吞没

“你走慢些,时间就变长了”
对!我无法让动车减速,便在车厢内
往行驶的反方向死命地跑

时间是最大的敌人。也是
唯一的朋友

2017.12.2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