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伤水
伤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2,758
  • 关注人气:1,1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本博客所有文字均可转载,无须本人同意,无须事后告知,无须寄赠样刊。只需注明作者。 

▲本人不投稿,也不受约。谢绝所有稿费,和其他任何美意。 (2007年)

▲同时本人不答复微博,不加入任何微信群,不添加不认识者入微信好友。(2015年)E-MAIL:18968686860@163.com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8-01-23 13:13)
标签:

阅读笔记

分类: 我说人家的文字

在无数的脚步上行走,又被无数的脚步踩踏

                                ——歌沐诗歌阅读笔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点评

分类: 我说人家的文字
这是一所无限的医院
      ——花枪《海南医院》的启示
        伤水/文

       这是一所无限的医院,囊括了医院应该具备的各式病人和各式医生,以及与医院相关的药、收尸工、科室和太平间,它的庞杂的呈现,使人置身其中——客观化、抽掉意义的事实组合、直接喟叹、理性评判——什么都有。正是这庞杂的各式呈现,与“医院”形成了嵌合式对应,文字替代了对“医院”的言说、图像和影视记录,仿佛另一种行为诗歌。这种文字对应,只有大胆的花枪以常人视为高雅的诗歌这种文体得以完成。《海南医院》呈现的无限空间,不仅仅喻示了现实的总体境况,同时也提醒着我们诗写空间的无限可能性。它的基本价值,仅此也足矣。

       隐喻的力量,在花枪的总体设置里明显带有寓言式警示作用,同时又有纯客观的碎片展示所带来的无以摆脱感,仿佛注定的命运。我们都有病,而且我们都在医院中。不仅个体的人,而且人依附的时代,乃至依附于肉体的精神——假如把苏珊•桑塔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点评

分类: 我说人家的文字
(《长江传》是王自亮诗人刊发于2018年《诗刊》的“头条诗人”的重磅作品)

    一,没有的年代是可怜的年代。我说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8 19:06)
标签:

伤水习作

分类: 我的分行文字
最长的夜晚

12月22日。长长的夜晚开始了
我在一路滑行的动车上
看看它能长到什么地方

我远没有赶到尽头
就被天光吞没

“你走慢些,时间就变长了”
对!我无法让动车减速,便在车厢内
往行驶的反方向死命地跑

时间是最大的敌人。也是
唯一的朋友

2017.12.2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7 00:11)
标签:

伤水习作

分类: 我的分行文字

我必须找到另一种朴实
来续上我断开的写作

我疯狂地工作,以封堵
身体的漏洞

可内心的坍塌
——用哪种材料可以重塑?

父亲死了。突然的变故
又捅了我一刀

我不忍把刀拔出身体
那样,我会流尽自己的

人类所有的问题
就是生与死。多么简单

就如空气:唾手可得!
而一旦失去,就成了最宝贵

晚上收到历铭兄从佳木斯
寄来的大米。自家的粗米

真好。就因为朴实
所以珍贵

就因为疼痛,我的血肉裹紧
那把锋利的刀
                   2018.1.16
                 (送丧归来,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伤水习作

分类: 我的分行文字
守夜

夜深了,父亲,你终于没办法催我去睡眠
我在专职守夜,守着你平静安详的脸
我的天会亮,而你从此没有阳光
你不再递我香烟,兄弟一样地促膝
任我一遍遍厌烦你讲不清的逻辑
再没有你可以焦虑的教材、师资、对虾、
林董、胶带以及祠堂
我知道你不会起床了,但还是担心
传自院外,你特殊的两声干咳
我手脚忙乱地摊开作业本。我害怕那一份严厉。
凌晨我对小子冉说:我没有爸爸了,你还有。
子冉默不做声地箍紧我的右臂
我以前是箍紧你脖子,趴在你背上背诵
九九乘法口诀
让你惊讶了我糟糕的记性
可我现在突然记起你所有的暴怒和温柔
你有经验时的武断和盲区时的民主
到成人,我才知道你会漂亮的华尔兹
转身多次也能看准一个方向
孩提时我气愤你不教我游泳
便一遍遍潜水,从不给你招呼,疏忽不见
今夜我才明白你的用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0 14:50)
标签:

图片

分类: 我的流水日志·图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9 12:53)
休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9 12:32)
标签:

伤水习作

分类: 我的分行文字
永远。

我不知要到哪里去
更困难的是,我不知从哪里出发
尽管这样,我坚信总有恒定的东西
在这人世间
我确定自己,——这是多么痛苦的事
就像老铁匠把烧红的铁块
搁进水里,那“刺啦”的声音
就是铁块通向永远的嘶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伤水习作

分类: 我的分行文字
我听到有人在我身内哭泣

腿酸了。在展馆外坐下
接到原先企业供应商电话
天空猛然黯淡
我要为自己下一场雨
不是错误,不是挫折和失去
恰恰是自己意识的清醒
天边闷雷滚过
我听到有人在我身内哭泣
我无法进入以安慰
我大掴自己嘴巴
双手再抱拢两肩,仿佛大醉
抱定自己后把自己随手出卖
未收到货款却认定出资的人
醒来就游戏人生
                 2017.9.2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