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potofleopard
spotofleopard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9,452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锐博客
 
欢迎点击进入锐博客首页
博文
求是杂志最近刊文:中国是最大的民主国家。我不想对这种敏感话题的结论作任何评论,只是对这位作者同学的逻辑实在不敢恭维,中文系在职博士学历?
文章的论证基本是这样的:1)民主的定义不是西方说了算。我们是中国特色的民主,白马也是马,中国特色的民主也是民主。2)中国人口最多。
由1)2)可得:中国是最大的民主国家
乍一看,没毛病啊!我啤酒是拿羊肉串换的,我给什么钱?羊肉串我又没吃,我给什么钱?但是你是否隐约觉得哪有点不对劲?

比如说我现在想证明我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我可以采用常规的证明办法,比如先证明我比牛顿,爱因斯坦,冯纽曼,钱学森,高斯,拉普拉斯,波尔,薛定谔都聪明,这个毫无疑问难度太大!但是我可以采用《求是》的证明办法:1)聪明与否不能让薛定谔说了算,2)幼儿园老师都夸我聪明,3)幼儿园老师都不知道薛定谔是那个胡同的。由以上3点可得:我比薛定谔聪明。

原文的逻辑错误在哪?偷换概念。白马确实是马,但海马并不是马。

我不是说西方的民主是完美模型,西方的问题多了去了。但是你一方面说民主不好,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10-22 06:22)

我一直试图搞清诗为什么那么有诗意。一些看似平淡无奇的字词,从诗人的笔下写出来就像是经过精巧手工艺品的制造者,马上变成了一件艺术。人工智能倒是最近在这一领域有很大突破:深度神经网络在阅读过数十万字的诗以后就成为了诗人,可以写出一些像模像样的诗句来。不过我最近也小有发现,那些隽永的名篇,原来描写的其实大多是数学和物理现象。

​先看李白的《将进酒》,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这里李白实际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11-08 01:05)
分类: 随笔

看见北京最近蓝的刺眼的天空,不仅想起小时候我所在小县城申请什么全国卫生文明城市。80年代的小县城那时还主要靠蹲坑式公厕解决问题,在检查团到来的前几天,厕所里面墙也刷了,地上垫上了沙子和石灰,还挺像回事,连到处爬的蛆都不见了。唯一的问题是检查团要来那天,我要去拉屎,在门口被一个带红袖箍的老大爷的给拦住了,非要让我去别处拉去。时代久远,我已忘了那泡屎最终拉在了哪里,但好像那个卫生文明城的称号确实拿到了。后来我要是再看见哪个城市自称卫生文明城,我就想:原来你们那也不让拉屎。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坐在历史剧场前排却昏昏欲睡的各位观众醒醒了,在我们面前展开的是我们一生中可能看到的最为精彩激烈的历史转折点。如果你不幸生晚了没看到文化大革命,也不必惋惜了,我们正要开始新一轮轰轰烈烈的革命。

如果你听说过张铁生,可能还记得因为勇交白卷而成为全国人大常委的白卷英雄。如果各位考试老是不及格是不是会感慨没有赶上那个好时代?请不要在感慨了,机会又来了。

2014年10月,鼓舞人心的新时代开始啦!想成为“作家”?太容易了!陈述的事实漏洞百出?没有关系!逻辑狗屁不通,驴唇不对马嘴?没有关系!文字恶俗,让人看了就想吐?没有关系!只要别忘写吾皇万岁万万岁!
或者你可以拿一坨屎,在墙上写下:xx就是好就是好!也包你一炮走红,若是有人指出那其实只是坨屎,那他就是美帝走狗反党反国家反社会主义,打入地牢万载不复。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某些自诩熟读史书的人因该知道指鹿为马的故事。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10-23 01:47)
标签:

周小平

要说美国,我是砖家。
不是吹牛,屯东头我亲舅姥爷的亲邻居的姓龟的亲孙子年轻时就曾偷渡美国后被遣返。回村后这龟就最喜对人讲美国见闻,虽然他只在拘留所呆过一天半。--据说他最近的爱好是在自家水缸里养殖带鱼。
他讲起美国来总是有鼻子有眼,眉飞色舞的唾沫星子常常飞到听众脸上,但是丝毫不影响村里小孩的热情洋溢的崇拜。
这龟孙的开场白通常是这样的:“知道电视上美国人为啥动不动光着屁股在沙滩上晒太阳吗?”
一般会有个识趣的小孩接茬:“为啥捏?”
“为啥?”,孙就猛拍一下大腿,“因为美国人穿不起衣服!”
众人都先是哗然,然后窃窃私语,做恍然顿悟状。

“知道美国人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周小平

而其被冠以网络作家的称号?因为它是社会主义爱国屎.
方舟子还试图跟这坨屎较劲,反而被熏死。。。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10-17 23:37)
标签:

拍马屁

分类: 随笔

1. 古时侯,有个县令喜欢吹牛,下属对他唯唯诺诺。

一日县令吹性大发,对下属说:“昨天有一伙强盗追杀我,强盗头子一刀把我的坐骑砍为两截,我只好骑着马的前半截逃跑。”

下属们见县令吹得不着边际,实在没法附和,就都睁着眼睛不作声。

县令生气了,大声问:“怎么,你们不相信?”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04-10 04:40)
分类: 随笔
三兄弟要分一块饼,怎么分才能最公平?
一种做法是推举出一个觉悟最高的,不妨假设他是共产党员吧,由他来给大家切饼,分饼。
另一种做法是假设所有人都追求自己利益最大化,没有人是雷锋。让其中一个人切饼,但另外两个人先挑。切饼者若想得到尽可能大的一块,那么他就只能尽量切的均匀。这就是权力的制衡。

如果你必须让老鼠看油瓶,怎么才能让老鼠少偷些?
一种做法是推举出一个觉悟最高的,不妨假设他是共产党员吧,由他来给看油瓶,终身制。
另一种做法是假设所有老鼠都追求自己利益最大化,没有老鼠是雷锋。让老鼠A看油瓶,其他老鼠都看着A,如果A偷油,就马上换位置。每个老鼠虽然都想偷油,也只能趁所有其他老鼠回头时偷一口,而其他老鼠为了那个位置,眼睛都睁得雪亮。这就是多党制。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12-10 22:58)
标签:

中国特色

分类: 随笔
最近在网上炒的沸沸扬扬的“井底人”事件,这两天终于引起了西方媒体的关注。其实无家可归者在发达国家并不算什么新鲜事,真正令西方记者震惊并深深折服的是我天朝高端大气的解决方案。西方国家通常的老掉牙套路无非是:政府廉租房,慈善机构提供的免费临时住所,失业救济及社保,但我们没有重复这些老路,我们只用两袋水泥将井口堵死,这种方案不但成本低,见效快,而且一劳永逸,从此不会有人住在井底,----至少是没人住在这个井里。

友邦的惊诧其实恰恰反映了他们思想的僵化,以及对我天朝博大精深之文化缺乏了解。他们也听说过所谓“中国特色”,但其实却根本不懂其皮毛。我们天朝怎么对付百姓的不满?维稳,截访,劳教!怎么对付真正的犯罪,减低我们的犯罪率以彰显我天朝社会之河蟹?不予立案。怎么对付公车私用?把车牌挡住。怎么对付官员受贿?不许收天价月饼,--只收现金。怎么对付低收入百姓街头摆摊来养家糊口?派城管把他们的摊砸了。怎么对付无路可走,在街头自焚的百姓?罚款,罪名是无照焚烧,空气污染。怎么对付空气污染?多宣传空气污染的好处。怎么对付河流污染?污水直接注入地下。怎么消除假货?把真的都销毁。怎么才能降低网络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09-26 02:22)
标签:

民主

分类: 随笔
大山沟沟里的靠山屯已经通上了电好几年,家家户户都点上了电灯,有的还买了电视,--除了屯西头的老王家。就因为老王这一家,村里年年评不上先进,乡里怪罪下来,村长也很是恼火。
这天村长又来到老王家,老王的媳妇热情的招呼“村长来啦”,老王却一声不吭蹲在炕头抽着旱烟袋。村长又照例把“有了电,真方便,电灯电话电视机”说了一遍。老王也不回话,过了半天抽冷子冒出一句:“屯东头老印他们家倒是通电了,那咋还吃不饱饭?”
“看你说的,那电也不管吃饭哪”,村长耐心地陪着笑脸。
“屯子里李秃子家也是通电了,脑袋也没见长出一根毛!”老王不为所动。
老王真能说笑话,那电也不管秃头啊”,村长依旧陪着笑脸。
“这也不管,那也不管,那我要它有屁用!”老王用烟袋锅敲敲炕沿,送客了。

听说电业局小张能说会道,人也机灵,村长又把小张请来试试。等小张热情洋溢的动员结束后,老王狠狠地吸了口旱烟,不紧不慢的说:“以前没有电,大伙也活了几千年了,听你恁说,好像没电还活不成了?头两天,西山的王二小放牛被掉下来的高压线给电死这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