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雪珥
雪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20,833
  • 关注人气:1,6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雪珥简介

雪珥,专攻中国近代改革史。

Email:snowswords@hotmail.com

 

雪珥作品07

《天子脚下:1860-1890晚清经改始末

中国华侨出版社,2011年11月

雪珥作品06

《辛亥计划外革命:1911年的民生与民声》

中国画报出版社,2011年6月出版


雪珥作品05

《大国海盗:浪尖上的中华先锋》

山西人民出版社,2011年

雪珥作品04

《绝版恭亲王:帝国总理改革》

文汇出版社,2010年10月出版

雪珥作品03

《国运1909:清帝国的改革突围》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1月出版

 

雪珥作品02
《绝版甲午:从海外史料揭秘中日战争》
文汇出版社,2009年10月出版

雪珥作品01


《大东亚的沉没》
中华书局,2008年5月出版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5-11-20 09:49)
标签:

杂谈

【纪念老校长】今天,是胡耀邦百年诞辰,据说会有重要的官方仪式,且待。他是我的老校长(中央团校&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尽管没教过我们一天,包括我在内,很多校友还是以耀邦学生为荣,尽管我们中的不少在数年前其实更愿意以计划的师弟师妹为傲,以同门遍布政界为傲。这其中,除了拉虎皮的本能之外,大约也与所谓团派相对比较抱团有关,人性使然,正常,不必装。近日关于胡耀邦的纪念文章刊登不少,这当然是一个值得我们怀念的伟人,尤其是个人品格,但神化的趋势隐然出现,与这些年来对赵zi阳一样。胡赵时代,有进步,但也留下不少隐患,兴一利必有一弊,古人早已说过。譬如文革后拨乱反正,元老政治大约也是伴生物,更遑论疆藏的过于怀柔积下恶果。治大国如烹小鲜,不光不能折腾,很多时候其实是无奈,如我在拙著封面所说“当家难”。纪念胡耀邦,倘或重点放在缅怀他的私德,终将变成对贤人政治的虚幻梦想,令我们在万丈红尘中难免更为失望乃至绝望。百年耀邦,其实已到了可以冷静分析的时候,其功其误,足以资治通鉴,这大约才是贤人如他者在天上最为乐见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14 21:35)
标签:

杂谈

在雪珥看来,历史学就像EMBA课程的案例解剖,所有案例都是为当下而做的。他把洋务运动称为“改革开放”,并褒奖其中的实干派。对体制有看法的人,认为他其实是在维护体制。

作者:本刊记者李淳风 发自北京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4-05 

见到雪珥,我说他长得像古龙,他嘿嘿一笑说,“我比古龙要帅。”

这倒是事实。古龙有强烈的小说代入感,主要代入的是小说中的“酒鬼”,相由心生么,于是一脸的酒精味,无力、沧桑和邋遢。

雪珥在作品中也有强烈的历史人物代入感,但他力求在理性和感性之间择机平衡,酒不及乱。要照相了,还要摸出一把梳子,理一理本来就挺整齐的头发。

非理性,无以观史,非感性,无以活史。他关于晚清的历史著作中,充满着严谨的活度,理性,但可读。

雪珥是谁呢?做过媒体人、商人和学者,在著作中,这三者的影子都有。他说,如果“学者”用的是词语的本意,那我是一名学者,学习着的人。

坐车经过天安门前,谈话让天安门城楼仅被匆匆一瞥,但这座城楼以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14 21:34)
标签:

杂谈

在雪珥看来,历史学就像EMBA课程的案例解剖,所有案例都是为当下而做的。他把洋务运动称为“改革开放”,并褒奖其中的实干派。对体制有看法的人,认为他其实是在维护体制。

作者:本刊记者李淳风 发自北京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4-05 

见到雪珥,我说他长得像古龙,他嘿嘿一笑说,“我比古龙要帅。”

这倒是事实。古龙有强烈的小说代入感,主要代入的是小说中的“酒鬼”,相由心生么,于是一脸的酒精味,无力、沧桑和邋遢。

雪珥在作品中也有强烈的历史人物代入感,但他力求在理性和感性之间择机平衡,酒不及乱。要照相了,还要摸出一把梳子,理一理本来就挺整齐的头发。

非理性,无以观史,非感性,无以活史。他关于晚清的历史著作中,充满着严谨的活度,理性,但可读。

雪珥是谁呢?做过媒体人、商人和学者,在著作中,这三者的影子都有。他说,如果“学者”用的是词语的本意,那我是一名学者,学习着的人。

坐车经过天安门前,谈话让天安门城楼仅被匆匆一瞥,但这座城楼以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中国改革史专家雪珥做客岭南大讲坛·公众论坛

“改革要建立良性的利益博弈机制”

日期:[2014年3月24日] 版次:[AA11] 版名:[城事] 稿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讯 记者黄怡 “晚清后期改革,包括新政时期大规模的改革,以及此前的洋务运动,大量的改革成本都是农民在承担,”中国改革史专家、文化部恭王府“近代改革史研究室”主任雪珥做客岭南大讲坛·公众论坛,畅谈晚清改革与三农问题。他认为,改革要建立良性的利益博弈机制,解决红利谁分享、如何分享,成本谁承担、如何承担等问题。

雪珥用“不改革等死,乱改革找死”来总结晚清改革史。雪珥认为,清政权从1860年代开始改革,到1911年崩溃。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农村的传统结构被打烂,国家机器不能适应。雪珥说,晚清改革大量的改革成本就是农民在承担,早期官方还投入,还靠商人筹一些。1901年开始新政改革,大规模开始修建铁路,政府出台政策,给18家铁路公司给予不少的特殊政策,强行向老百姓租售资本金,爆发了川汉保路运动。建设的改革成本变成了农民的负担。

“晚清最后的三年,改革所激发的民变到什么地步呢?几乎是每2.15天一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06 07:19)
标签:

杂谈

 

英文汉译,常有出彩的词儿,比如“雪梨”之于Sydney(悉尼),堪称信、雅、达。

自晚清至民国,中国人多将这个南洋大埠,唤作“雪梨”,水灵得如同纽约(New York)那只“大苹果”(Big Apple)。

不过,此地最早的汉译,恰恰是枯燥无味的“悉尼”二字。

徐继畬在其刊刻于1848年的《瀛环志略》中写道:“英人于东境海口建会城曰悉尼,居民二万,捕鲸之船时时收泊,贸易颇盛。”彼时汉译,刻意选择枯词,大约是作者们试图避免进行情感表态。

尽管用了一个干巴巴的汉译地名,徐继畬对这片英人眼中的“天赐乐土”(Blessed Country),依然钦羡:“英人流寓者垦海滨湿土,种麦与粟,草肥茂,牧羊孳乳甚速,毛毳细软,可织呢绒……英人谓此地虽荒旷,而百余年后当成大国,南海诸番岛当听役属如附庸也。”

澳大利亚人对于“天赐”,从不讳言,且相当自豪,甚至写入国歌:“沃野富饶可开垦,大洋环绕是吾家,天赐厚礼在斯地,资源稀世偕美景。”(We've golden soil and wealth for toil;Our home is gi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31 20:56)
标签:

杂谈

 

1)两本甲午战争旧作修订改写再版,以免读者继续花200左右的高价在二手市场淘书;2)BABY太小,环球行的计划已经中断了近两年。待孩子会走路了,可以选择中、澳附近的亚太地区走透透,尤其多花时间在日本、韩国和台湾,计划重走甲午之路——有志同道合者私信哟;3)修订、完善并出版《乾隆模式:旧制度应对大革命》,这是继我的两本以“政改”为书名的书之后,再次触摸疑似敏感话题;4)继续从国际经济角度解读清代中期转型,继2013年着重乾隆时代之后,继续延伸,着眼嘉庆和道光时代,专栏将从南都移到搜狐财经;5)继续研究晚清政改,在中国经营报上的“立宪时代”的专栏将进入第三个年头,坚持坚持再坚持;6)继续多花点时间在新疆,研究中国的西进史,着重在乾隆的新丝路战略;7)继续为各商学院讲好EMBA和EDP的课程,在多种权力与资本课程后,今年将再出一些更为具体的经济史讲座,如“中国家族企业及传承”、“近代城镇化与社会冲突及政府应对”、“租界内的土地财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龙蛇之年正在逝去,马年即将到来,当“马上有**”已经超前成为流行语的同时,千万被忘了这匹马可是一匹烈马、甚至可能是一匹劣马——甲午之马。已经过去的两个甲午之年,1894和1954,其内政、其外交、其民生,能不令人警醒?以那两个甲午为镜鉴,2014这个甲午,或许才能在下个甲午(2074)到来时,避免“后人复哀后人”的悲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自由主义在中国的失败并不是自由主义者本身没有抓住历史为他们提供了的机会,而是因为他们不能创造他们所需要的机会。自由主义之失败,是因为中国那时正处于混乱之中,而自由主义所需要的是秩序。自由主义的失败是因为,自由主义所假定应当存在的共同价值标准在中国却不存在,而自由主义又不能提供任何可以产生这类价值准则的手段。它的失败是因为中国人的生活是由武力来塑造的,而自由主义的要求是,人应靠理性来生活。简言之,自由主义之所以在中国失败,乃因为中国人的生活是淹没在暴力和革命之中的,而自由主义则不能为暴力与革命的重大问题提供什么答案。—— (美)格里德《胡适与中国的文艺复兴》(江苏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P377-37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程亚文
(作者是浙江大学非传统安全与和平发展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本文刊登于2013年5月20日《环球时报》,刊登时有删节。此处获程亚文先生授权,刊登完整版本。)

雪珥先生15日在《环球时报》著文《中国鹰派既珍稀又孤独》,说中国没有多少真正的鹰派或鸽派,有的基本都是“鸡鸭派”,只热衷于左右互搏的地面游戏。

这真是稀有之声,实际上,类似的说法早已有之。七十多年前的抗战期间,“战国策”派的领袖人物雷海宗先生,就曾指出自秦汉以降,中国的智识阶级即士大夫们,业已丧失春秋时代士族阶层文治武功集于一身的理想人格,大部流于文弱无耻,无事时奔忙于“鸡虫之争”,大难来时则“惊得都作鸟兽散”,乃是典型的伪君子面貌。

古代士大夫阶层的最大弱点,就是没有血性、缺乏尚武精神,在该担当时不敢担当。这又与他们的另一个弱点有关,那就是士大夫们习惯于以道德论世,对经世致用一窍不通,对如何解决国家难题没有办法,这使他们在该担当时不能担当。

社会中坚阶层的特质决定国家性格,也决定国家命运。上千年来中国伪君子遍布,结果是国内文弱之气蔓延,宋明最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样的作文,如果真被判了零分,这是教育的悲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