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尔丁夫-翼人
阿尔丁夫-翼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38,038
  • 关注人气:25,3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新浪微博
博文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一个人的战争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分类: 黄金诗篇

“2017海峡两岸著名诗人盐亭诗会”诗人风采

阿尔丁夫-翼人

“2017海峡两岸著名诗人盐亭诗会”诗人风采

杨炼与阿尔丁夫-翼人
“2017海峡两岸著名诗人盐亭诗会”诗人风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image

 阿尔丁夫-翼人

 

image 吉狄马加image

  田原、西川、阿尔丁夫-翼人、潇潇

image

  

image

   阿尔丁夫-翼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image

田原、西川、阿尔丁夫-翼人 、潇潇image

 田原、西川、阿尔丁夫-翼人、潇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image

  阿尔丁夫-翼人

image

  阿尔丁夫-翼人

image

  阿尔丁夫-翼人

image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image

  阿尔丁夫-翼人

image

  阿尔丁夫-翼人

image

  阿尔丁夫-翼人

image

  阿尔丁夫-翼人   《大昆仑》2017春季卷封面人物:欧阳江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大昆仑》主编:阿尔丁夫-翼人

image

  《大昆仑》主编:阿尔丁夫-翼人

image

 《大昆仑》主编:阿尔丁夫-翼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阿尔丁夫-翼人的《沉船》:可以为汉语增彩的诗歌写作

中央民大文学院教授、博导、文学批评家:敬文东

 


 

 


 

敬文东:《沉船》:可以为汉语增彩的诗歌写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文
标签:

转载


              


                            


每个诗人都有一艘沉船。它被埋在深处,等待辞语的潜入,打捞,辨别,鉴定,向世界发出自己的见解或震耳的警告。

  每个诗人都有一艘沉船。它被埋在深处,等待辞语的潜入,打捞,辨别,鉴定,向世界发出自己的见解或震耳的警告。

 

  拖船锈痕斑斑,它为什么停在远离大海的内陆?

  这是一盏熄灭在寒冷中的沉重的孤灯。

  但树有强烈的色彩。信号传向彼岸!

  有几颗好像渴望被带走。

 

  回家路上,我看见钻出草坪的磨菇。

  这是一个呼救者的手指。

  那人在黑暗的深底啜泣。

  我们是大地的。

 

  读阿尔丁夫-翼人的《沉船》,我一下子想到上面这首诺贝尔奖得主瑞典诗人特朗斯特罗姆的短诗《十月即景》——那是一只搁浅在内陆的拖轮,且已锈迹斑斑。在瑞典诗人眼里,它是一盏熄在冬天的风雪中熄灭的孤灯,带着神秘的故事,等待来者(诗人)的发现。因为遇见沉船,诗人在回家路上看见蘑菇像一个从地底伸出的求救者的手并突然悟到—— 就像《圣经》说的;“我们来自泥土,归于泥土。”——死亡,是我们的归宿。

 

  与特朗斯特罗姆一样,阿尔丁夫-翼人的沉船,也带着沉郁哀婉的语调,并将沉船这一死亡的象征,拓展城一个民族的记忆:

 

  “忧郁的眼睛正在穿越

  远古的传说和久远的往事

  

  凝视很久,却没有逃遁的船只

  唯有在空旷的原野  在风中

  扬起倔强的头颅“

 

  然后, 诗人清醒的认识到:

   

  欧亚大陆有我们无数永恒的亲人

  而我只是其中一员

 

  就像特朗斯特罗姆《十月即景》里的树一样,撒拉族诗人这艘追忆自己民族历史的《沉船》,也在向世界发出信号,希望被我们听见或看见。

 

  沉船,一如副标题所标注的,是“献给承负我们的岁月”。诗人通过沉船这个载体,力图重构历史,或者说,当下的现实。从一百年前的坦特尼克号到较近的一次2015年12“东方之星”号客轮翻沉,沉船的消息不停地用悲剧形式展示生命的脆弱和无常。我们每个人都随时会遭遇沉船的厄运,重蹈旧辙,或借用尼采的话说:“永恒循环”,就像《沉船》表白的:

 

  与其说船队过河

  莫如说河的主人以河流的走向

  结伴而行谢下悲壮的一幕(第15节)

 

  诗是招魂。沉船无疑是一个穿越时空的巫师。他“乞灵于酒  乞灵于河/穿过生命  穿过痛苦  穿过死亡/穿过新月下崭新的/街道、工厂、广场、宫宇和楼房( 第20节)。所以沉船也是心灵之舟。诗人为了“凭这真诚的心灵之舟/横渡永恒的河流(21)

 

  这里的“心灵之舟”是个关键意象,是屈原“路漫漫其修远兮,我将上下而求索”的回应,目点了清晰地辨认碑刻上的“贝壳,草叶, 星辰”(第21节)这些美好的自然,或者就像唐代杜牧《赤壁》一诗中的“折戟沉沙铁未销⑵,自将磨洗认前朝”的雄才大志。诗人即物感兴,托物咏史,而撒拉族诗人翼人也如此以一咏三叹的形式,不停地挖掘着个人作为的沉船的精神世界

 

  《沉船》用挽歌体的悲怆而深沉,构建出一幅幅残缺的记忆和流失的事件。从这层意义来说,沉船也是流亡的象征,是对失落和消亡的追忆和刻画;同时又是一个鲜活的见证,体现了尼采的“永恒轮回”的见解。《沉船》也让我想到自己二十五年前在北欧漂泊时写下的那首《午夜太阳》:

 

  漂泊者:

  一只光的钟舌!一个焚烧的地狱之环!

  走!但向何处?朝前

  往后,这冷太阳都死死地把我套住

 

  午夜太阳:

  那么,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驻留?

  寻找栖地?家园? 但这里只有

  石头和冰雪。意义?

  我们的相遇,最多只能制造弄暗大地的影子 

      

  是的,我们都是《沉船》,经历过惊涛,感受过船下沉一刹

 

  “河流弯曲  生命之河不断延伸

  以及那些征战的白骨

  裸露于汗血马咆哮的哀鸣声中

 

  那不是别的

  它仅仅是一种过程

 

  或时间的瞬间

  驻足于忧伤的峰顶

  燃起一团迷惘的烽火——我的家园 (第39节)

 

  返乡,按十八世纪浪漫主义诗人的说法,是诗人的天职,:“无论走在哪儿,我们都在回家”,但撒拉族诗人的笔下:家园化作了“一团迷惘的烽火—”。 回家已不可能。回家本身,也已成为命中注定的悲剧。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人已无家可归——“上帝死了!”。人注定在漂泊中寻找家园,把漂泊当作家园,或反之,把家园当作他乡。世界,尤其中国这片古老的文明,已被全球化的市场洪流吞没。家,已回不去。你最多只能在故乡当一个梦里不知身是客的幸存者。如此,诗人该何为?翼人给了我们一个提示

 

  我将附会于你的痛苦

  鼓舞来者

  编纂时间的幸存者

  渡过洪浊的河流  突奔于

  莽莽戈壁 (第19节)

 

  诗人要“毁坏眼前罪恶的长城/重新用鲜血和泪水/筑起坚实的丰碑(第52节。他苦苦追寻,像屈原那样在追问或拷问: 

 

  试问何处是我美丽的家园

  何处是我肥沃的土地

  带着阵痛和稀有金属碎裂的梦想

  一跃巨人的头顶

  遥想世纪末金黄的麦穗(第19节)

 

  悲郁的声音回荡着忧患意识,我们触及到沉船的遗物,挣扎的生命。它们已经熄灭,不再闪耀或周游世界。沉船变成了熄灭的灯盏。

 

  《沉船》用浪漫主义诗歌风格,即用直觉,想象,“非理性主义”的诗歌语言勾勒了一幅幅思想和精神的现实。它很少有具体事物的细节和写实主义的精确。它随感觉走,通过思想和情感的碎片,向读者呈现历史的风貌。其目的,就像诗人在第9节里写道的:宛如我们的船队吟着古歌/步入漆黑的夜晚/永远是黎明的前夕/永远是黄土地巨大的陵园(第54节)

 

  《沉船》有一种积极向上的豁达精神,在揭露批判社会的黑暗,充满反抗、战斗的激情同时,寄理想于未来:

 

  湿润的眼睛早已化作蒙昧的花园

  在期待和迷恋中  返回

  幽幽的灵魂深处——

  叩伏于母亲的营地

  在旭光中向内陆挺进(56)

 

  读到这里,我想到陶渊明的一生最后的三首诗《挽歌》

 

     《挽歌》(其三)

  荒草何茫茫,白杨亦萧萧。

  严霜九月中,送我出远郊。

  四面无人居,高坟正嶣峣。

  马为仰天鸣,风为自萧条。

  幽室一已闭,千年不复朝。

    ……

  

  都是对流逝和消沉的哀悼,都是用悲哀语调和凄丽的节奏表达以悲为美的美学,都是面临死亡而发现存在的意义,以及对死亡的思索所放射的耀眼光芒。但不同之处,《沉船》是乐观的,而《挽歌》是悲观的。它们都用强烈的主观色彩抒发了个人的感受和体验。

 

  但,还有什么比第一人称说话更到动人呢, 诗人以沉船自居,向世界(读者,你我)述说自己,让你分享他的精神世界。而这一真切的声音(如同杜甫诗里的声音),它唱得最好的时候,你会感化,成为它的一部分。而这,正是沉船的价值所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一个人的战争

———读阿尔丁夫·翼人长诗《沉船》札记

                尚飞鹏


翼人是我通过微信认识的诗人朋友,虽然在诗歌刊物上看到过他的名字,以及一些诗篇,但并没有具体的接触,至今未曾谋面。我还在想,或许在他主持《青海湖》杂志的时候投过诗稿,也是有可能的!

去年我在《大昆仑》刊物春季卷上,读到诗人杨炼的诗评《相逢在历史哀歌的岸边》,他对翼人的长诗《沉船》做了比较详细的解读。之后,我有缘读到《沉船》这部作品,果然有独到的表达和诗意的阐述。他在诗中写到:“唯有生命的体验创造奇迹/唯有诞生或死亡  在爱的阴影下/流淌成长长的谣曲”这种表达已经上升到更高的言说,对于一个长年写作,并且保持在相对稳定水平的诗人来说,它奠定了这首长诗牢固的基石,《沉船》从认识生命,体现生命,关爱生命出发,并且以歌唱的声音,使人类的存在从根本上达到自尊。

我一直认为,写作就是记录诗人自己的思维过程,这个过程体现了不同于其它生命的色彩与奥秘。它可能伟大,也可能藐小,它可能快乐,也可能痛苦,但这个思维与表达的过程,让生命丰富多彩,发挥到极限。这个过程已经让诗人十分陶醉了,也许再无须别人的赞美和夸奖。所以,诗人是幸福的,诗人是幸运的。翼人在他的诗中也这样写到:“如若魂牵梦绕竟是梦/我将附会于你的痛苦/鼓舞来者/编纂时间的幸存者。他是在说真正的人生智慧,不是被动的接受苦难,而是主动的迎接苦难,我们就会成为“编纂时间的幸存者”,或者成为时间的主人。

长诗不是想写就能写出来的,如果不具备写长诗的能力,而硬着头皮写的话,那是可以从作品中看出来的,那样的长诗缺少气韵,不能通透,而且有断断续续,结结巴巴的裂痕与破绽。翼人的有效写作,让我感到他的诗中有博大的空间,也有精神的虚无和物质的真实。他在另一节诗中写到:“或许时间的结局/令人难以想象/一夜间/飞翔的翅膀鲜血淋漓”。真正达到彻悟的人,或许他的命运会遇到更多的坎坷,但谁也挡不住,他精神的梦想,翅膀上带血的飞翔。诗歌创作是一个人的战争,在他的诗歌世界里,可以炮火连天,可以风平浪静,可以花前月下,也可以孤独寂寞。翼人应该就是这样的人。

翼人在《沉船》里写到:“与其说船队过河/莫如说河的主人以河流的走向/结伴而行谢下悲壮的一幕/又一次赢得太阳的礼赞”。我相信,每一个民族都有它自己的秘史,而这秘史并不是人人皆知。我们怎样才能做到说崇高的时候不亵渎崇高,谈诗歌的时候不亵渎诗歌,这样的诗人才能真正无愧于人类的本性,这样的诗人才是真正的诗人。翼人能够达到自然而然的生存,顺应天地合一的规律认识世界,其驾驭哲学思想的能力必然合乎人道的规范。

我写诗多年,我一直认为,若要写好诗,必然要有一个与诗歌平行的艺术实践,或绘画,或练琴,总之,要会一门手艺,这种长期的艺术与艺术之间的交流,使自己的创作经历得到长久而不间断的互动与支撑。用现在时髦的话叫跨界,其实,跨界从古到今一直就有,就像我们常说的一句话“功夫在诗外”一样,这句话的意思不是有些人理解的那样,走邪门歪道的那一套,而是能够震撼灵魂,触动你生命的艺术实践,它能使你触类旁通,举一反三的意思,翼人深知其中的涵义与奥秘。诗人是很复杂的动物,它既有人性的弱点,又有深刻的思想,也不会落入世俗的陷阱之中。

《沉船》中有很多无法言说的寓意,如果一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一首诗里的详尽是不可能得到的。好诗的定义不是一种,也不是固定不变的,有的诗就是不可知的,这是因为现实中本来就有不可知的事实。长诗创作的意义不在于新、奇、怪的层面,而在于表达灵魂深处的生命经验,所谓深刻的表现力符合长诗的规模,也是长诗的拿手好戏。长诗的优势在于展开丰富的联想和想象力的连续不断,在这个层面上,你有多大的能力都可以尽情展示,毫无限制的演绎,有的人曾经批评长诗泥沙俱下,没有控制的表达。我说,谁见过洪水不是泥沙俱下的,谁见过狂风暴雨控制过自己的情绪?当然,如果写的是另一种情感,那就要用另一种说法来回答问题,作者应该永远有一个清醒的头脑,方可不迷失方向。

《沉船》里有很有意思的句子,比如;“每当春季来临/他们常常不怀好意/在水的世界里/沐浴着阳光下一个个舒展的躯体/宛如找到自己或自己以外的人”诗歌是思想的结晶,但是又不仅仅是思想,还有语言自身的优美,还有没有意义的意义,这一节的表达就特别有意思,所以我特别喜欢。关于长诗的写作,古今中外的基本经验是,叙事诗的方式,有情节、有人物、甚至有故事。而就我个人的阅读经历来看,中国现代长诗创作(指我阅读范围的1980年之后的长诗),而多以情绪和生活中的意象堆积而成,我本人的长诗都是以这种形式创作的,翼人的《沉船》也是以这种形式创作的。好的长诗少而又少,有的作品是因为追逐名利而过时的垃圾,有的作品因为观念僵化一写出来就变成了废品,而这些作者却以为自己的作品可以传世,因此而怨天怨地,实在是可笑,也必然可怜。有话为证:“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

翼人是孤独的,他的船停靠在哪里?我们一无所知,而他自己也未必就了如指掌:“河啊  当思想的船只沉入深深的河底/属于我的船只得搁浅在何处?真正的好诗人,在他所处的时代都是不被认可的,都是被屏蔽的,都是不同程度的受到歧视的,这是正常的,因为他们只顾创作,顾不上周全社会各阶层的关系,可以说,一流的诗人全军覆没,二流的诗人如鱼得水,三流的诗人开会获奖,他们的创作内容决定了他们的身份与社会地位,在这样的社会现实中,如鱼得水的一定不是好诗人。     每一个诗人都有自己的风格,这是一定的,但没有必要给自己设置一个标签,非要有一个流派来解释自己的创作,其实一个诗人一生中创作的作品中,应该有不同的形式与丰富的内容,也许这一首诗是超现实主义,那一首是口语诗的,这一首诗是朦胧的,另一首是哲理的,有上半身的,也有下半身的,有垃圾派的,一个诗人不可能固定在一种形式和内容的前提下创作,如果是那样的话,这样的创作一定是僵硬的,僵死的,也不会成为有效的创作,更不会成为集大成的诗人。任何一个诗人的创作都是个性的,任何一个诗人的创作经验都是独特的,可以说他(她)的创作方法只适应他自己,就是说,他的诗歌经验对别的诗人而言,对一个读者而言,都是一个例外,那才是一个真正的诗人。

《沉船》这首长诗所承载的内涵与外延,可能任何评论也说不清楚,如果是能说清楚的诗,就可能不是一首上乘之作了。一首好诗的意义就在于,每读一次都有新的收获,而这种伟大的作品,来自于诗人自我的心灵体验,而绝对不是什么大而无当的公共意识。翼人在他的诗中这样写到:“时间的阵亡毁坏灵魂的家园/河流因此而终止翘起巨蟒的震颤/与人类遥相呼应  但我只是一个人/无暇顾及众生的绝唱”“在雪域的冷风下/我们再次聆听时间高贵的圣训”。所有大师级的诗人,都在追寻时空的奥秘,存在与消失的意义。翼人显然对时间十分敏感,这使他获得了更为超然的绝唱。“毁坏眼前罪恶的长城/重新用鲜血和泪水/筑起坚实的丰碑/选择自我  选择黑夜的祷告”。从个体出发,永远是诗人自己的领土。对于一个国家而言,体现它的自由程度,从来都是通过诗人自由表达的程度来决定。而且,它同时可以测试出这个民族的思维能力和精神创造力的优劣。翼人将自己的智慧与秘密的思考献给人类,完全出于一个诗人对整个世界的热爱。

一首杰出的诗歌作品,能够给以我们的精神力量,是一种无限增长的状态,这种无限增长的精神状态,是存在的物质基础给以的,离开物质的存在就等于不存在。所以翼人在他的《沉船》里这样写到:“唯有存在的物象呈现在我面前时/自我才能脱离时间的轨道/宛如河流和船只”。它的意义就在于,只有活着才能超越活着,只有认识到时间的存在意义,才能超越生命的意义。沉船没有沉,它在“叩伏于母亲的营地/在旭光中向内陆挺进”这就是真正的《沉船》。

一首真正的好诗是没有答案的,没有结果的,也是没有尽头的,你找不到你要找的具体利益,你只能找到内在的喜悦。所以,世界上最好的诗评家,在一首好诗面前也是无奈的,他只能以创造性的思维解读文本,成为创造另一首诗的诗人。

翼人的《沉船》具备了诗歌生命的要素,他将个人生存经验毫无保留地放置于诗歌的内部,使诗歌具有了作者的生命体温,有了血肉和骨骼的形体。《沉船》不再是“沉船”本身,而是生命象征和民族意象的综合。

 

2017219日于西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每个诗人都有一艘沉船。它被埋在深处,等待辞语的潜入,打捞,辨别,鉴定,向世界发出自己的见解或震耳的警告。

  每个诗人都有一艘沉船。它被埋在深处,等待辞语的潜入,打捞,辨别,鉴定,向世界发出自己的见解或震耳的警告。

 

  拖船锈痕斑斑,它为什么停在远离大海的内陆?

  这是一盏熄灭在寒冷中的沉重的孤灯。

  但树有强烈的色彩。信号传向彼岸!

  有几颗好像渴望被带走。

 

  回家路上,我看见钻出草坪的磨菇。

  这是一个呼救者的手指。

  那人在黑暗的深底啜泣。

  我们是大地的。

 

  读阿尔丁夫-翼人的《沉船》,我一下子想到上面这首诺贝尔奖得主瑞典诗人特朗斯特罗姆的短诗《十月即景》——那是一只搁浅在内陆的拖轮,且已锈迹斑斑。在瑞典诗人眼里,它是一盏熄在冬天的风雪中熄灭的孤灯,带着神秘的故事,等待来者(诗人)的发现。因为遇见沉船,诗人在回家路上看见蘑菇像一个从地底伸出的求救者的手并突然悟到—— 就像《圣经》说的;“我们来自泥土,归于泥土。”——死亡,是我们的归宿。

 

  与特朗斯特罗姆一样,阿尔丁夫-翼人的沉船,也带着沉郁哀婉的语调,并将沉船这一死亡的象征,拓展城一个民族的记忆:

 

  “忧郁的眼睛正在穿越

  远古的传说和久远的往事

  

  凝视很久,却没有逃遁的船只

  唯有在空旷的原野  在风中

  扬起倔强的头颅“

 

  然后, 诗人清醒的认识到:

   

  欧亚大陆有我们无数永恒的亲人

  而我只是其中一员

 

  就像特朗斯特罗姆《十月即景》里的树一样,撒拉族诗人这艘追忆自己民族历史的《沉船》,也在向世界发出信号,希望被我们听见或看见。

 

  沉船,一如副标题所标注的,是“献给承负我们的岁月”。诗人通过沉船这个载体,力图重构历史,或者说,当下的现实。从一百年前的坦特尼克号到较近的一次2015年12“东方之星”号客轮翻沉,沉船的消息不停地用悲剧形式展示生命的脆弱和无常。我们每个人都随时会遭遇沉船的厄运,重蹈旧辙,或借用尼采的话说:“永恒循环”,就像《沉船》表白的:

 

  与其说船队过河

  莫如说河的主人以河流的走向

  结伴而行谢下悲壮的一幕(第15节)

 

  诗是招魂。沉船无疑是一个穿越时空的巫师。他“乞灵于酒  乞灵于河/穿过生命  穿过痛苦  穿过死亡/穿过新月下崭新的/街道、工厂、广场、宫宇和楼房( 第20节)。所以沉船也是心灵之舟。诗人为了“凭这真诚的心灵之舟/横渡永恒的河流(21)

 

  这里的“心灵之舟”是个关键意象,是屈原“路漫漫其修远兮,我将上下而求索”的回应,目点了清晰地辨认碑刻上的“贝壳,草叶, 星辰”(第21节)这些美好的自然,或者就像唐代杜牧《赤壁》一诗中的“折戟沉沙铁未销⑵,自将磨洗认前朝”的雄才大志。诗人即物感兴,托物咏史,而撒拉族诗人翼人也如此以一咏三叹的形式,不停地挖掘着个人作为的沉船的精神世界

 

  《沉船》用挽歌体的悲怆而深沉,构建出一幅幅残缺的记忆和流失的事件。从这层意义来说,沉船也是流亡的象征,是对失落和消亡的追忆和刻画;同时又是一个鲜活的见证,体现了尼采的“永恒轮回”的见解。《沉船》也让我想到自己二十五年前在北欧漂泊时写下的那首《午夜太阳》:

 

  漂泊者:

  一只光的钟舌!一个焚烧的地狱之环!

  走!但向何处?朝前

  往后,这冷太阳都死死地把我套住

 

  午夜太阳:

  那么,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驻留?

  寻找栖地?家园? 但这里只有

  石头和冰雪。意义?

  我们的相遇,最多只能制造弄暗大地的影子 

      

  是的,我们都是《沉船》,经历过惊涛,感受过船下沉一刹

 

  “河流弯曲  生命之河不断延伸

  以及那些征战的白骨

  裸露于汗血马咆哮的哀鸣声中

 

  那不是别的

  它仅仅是一种过程

 

  或时间的瞬间

  驻足于忧伤的峰顶

  燃起一团迷惘的烽火——我的家园 (第39节)

 

  返乡,按十八世纪浪漫主义诗人的说法,是诗人的天职,:“无论走在哪儿,我们都在回家”,但撒拉族诗人的笔下:家园化作了“一团迷惘的烽火—”。 回家已不可能。回家本身,也已成为命中注定的悲剧。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人已无家可归——“上帝死了!”。人注定在漂泊中寻找家园,把漂泊当作家园,或反之,把家园当作他乡。世界,尤其中国这片古老的文明,已被全球化的市场洪流吞没。家,已回不去。你最多只能在故乡当一个梦里不知身是客的幸存者。如此,诗人该何为?翼人给了我们一个提示

 

  我将附会于你的痛苦

  鼓舞来者

  编纂时间的幸存者

  渡过洪浊的河流  突奔于

  莽莽戈壁 (第19节)

 

  诗人要“毁坏眼前罪恶的长城/重新用鲜血和泪水/筑起坚实的丰碑(第52节。他苦苦追寻,像屈原那样在追问或拷问: 

 

  试问何处是我美丽的家园

  何处是我肥沃的土地

  带着阵痛和稀有金属碎裂的梦想

  一跃巨人的头顶

  遥想世纪末金黄的麦穗(第19节)

 

  悲郁的声音回荡着忧患意识,我们触及到沉船的遗物,挣扎的生命。它们已经熄灭,不再闪耀或周游世界。沉船变成了熄灭的灯盏。

 

  《沉船》用浪漫主义诗歌风格,即用直觉,想象,“非理性主义”的诗歌语言勾勒了一幅幅思想和精神的现实。它很少有具体事物的细节和写实主义的精确。它随感觉走,通过思想和情感的碎片,向读者呈现历史的风貌。其目的,就像诗人在第9节里写道的:宛如我们的船队吟着古歌/步入漆黑的夜晚/永远是黎明的前夕/永远是黄土地巨大的陵园(第54节)

 

  《沉船》有一种积极向上的豁达精神,在揭露批判社会的黑暗,充满反抗、战斗的激情同时,寄理想于未来:

 

  湿润的眼睛早已化作蒙昧的花园

  在期待和迷恋中  返回

  幽幽的灵魂深处——

  叩伏于母亲的营地

  在旭光中向内陆挺进(56)

 

  读到这里,我想到陶渊明的一生最后的三首诗《挽歌》

 

     《挽歌》(其三)

  荒草何茫茫,白杨亦萧萧。

  严霜九月中,送我出远郊。

  四面无人居,高坟正嶣峣。

  马为仰天鸣,风为自萧条。

  幽室一已闭,千年不复朝。

    ……

  

  都是对流逝和消沉的哀悼,都是用悲哀语调和凄丽的节奏表达以悲为美的美学,都是面临死亡而发现存在的意义,以及对死亡的思索所放射的耀眼光芒。但不同之处,《沉船》是乐观的,而《挽歌》是悲观的。它们都用强烈的主观色彩抒发了个人的感受和体验。

 

  但,还有什么比第一人称说话更到动人呢, 诗人以沉船自居,向世界(读者,你我)述说自己,让你分享他的精神世界。而这一真切的声音(如同杜甫诗里的声音),它唱得最好的时候,你会感化,成为它的一部分。而这,正是沉船的价值所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分类: 黄金诗篇

“2017海峡两岸著名诗人盐亭诗会”诗人风采

阿尔丁夫-翼人

“2017海峡两岸著名诗人盐亭诗会”诗人风采

杨炼与阿尔丁夫-翼人
“2017海峡两岸著名诗人盐亭诗会”诗人风采

吉狄马加

“2017海峡两岸著名诗人盐亭诗会”诗人风采

管管

“2017海峡两岸著名诗人盐亭诗会”诗人风采

杨炼


“2017海峡两岸著名诗人盐亭诗会”诗人风采

张默

“2017海峡两岸著名诗人盐亭诗会”诗人风采

张国治

“2017海峡两岸著名诗人盐亭诗会”诗人风采

叶延滨

“2017海峡两岸著名诗人盐亭诗会”诗人风采

西川

“2017海峡两岸著名诗人盐亭诗会”诗人风采

阿尔丁夫-翼人
“2017海峡两岸著名诗人盐亭诗会”诗人风采

敬文东
“2017海峡两岸著名诗人盐亭诗会”诗人风采

庄伟杰

“2017海峡两岸著名诗人盐亭诗会”诗人风采

傅天虹
“2017海峡两岸著名诗人盐亭诗会”诗人风采

林雪
“2017海峡两岸著名诗人盐亭诗会”诗人风采

田原

“2017海峡两岸著名诗人盐亭诗会”诗人风采

傅天琳

“2017海峡两岸著名诗人盐亭诗会”诗人风采

潇潇
“2017海峡两岸著名诗人盐亭诗会”诗人风采

雨田

“2017海峡两岸著名诗人盐亭诗会”诗人风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image

 阿尔丁夫-翼人

 

image 吉狄马加image

  田原、西川、阿尔丁夫-翼人、潇潇

image

  

image

   阿尔丁夫-翼人

image

   阿尔丁夫-翼人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杨炼与阿尔丁夫-翼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image

田原、西川、阿尔丁夫-翼人 、潇潇image

 田原、西川、阿尔丁夫-翼人、潇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image

  阿尔丁夫-翼人

image

  阿尔丁夫-翼人

image

  阿尔丁夫-翼人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阿尔丁夫-翼人与杨炼

image

  

image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image

  阿尔丁夫-翼人

image

  阿尔丁夫-翼人

image

  阿尔丁夫-翼人

image

  阿尔丁夫-翼人   《大昆仑》2017春季卷封面人物:欧阳江河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大昆仑》总编:阿尔丁夫-翼人

image

 《大昆仑》总编:阿尔丁夫-翼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大昆仑》主编:阿尔丁夫-翼人

image

  《大昆仑》主编:阿尔丁夫-翼人

image

 《大昆仑》主编:阿尔丁夫-翼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阿尔丁夫-翼人的《沉船》:可以为汉语增彩的诗歌写作

中央民大文学院教授、博导、文学批评家:敬文东


 


 

敬文东:《沉船》:可以为汉语增彩的诗歌写作


阿尔丁夫-翼人的长诗《沉船》由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

  


  


很久以来,我一直关心以其他语种为母语而用汉语写作的诗人,会为现代汉语诗歌写作带来何种新鲜的东西。语言是一种特殊的事物:愈加使用,愈加光亮,更何况还是异样的使用,亦即非同一般的、非常规的使用。


阿尔丁夫·翼人是一位中国穆斯林著名诗人,虔信伊斯兰教。整体地看,他的诗充满弱的神性和强的超验色彩,这对当下的汉语诗歌写作有双重意义。从骨子里说,汉语诗歌向来以静为美,肃穆是其境界上的最高追求。当古典汉诗被现代汉诗取代后,这个来自汉语之基因深处的特质被非常隐蔽地保留了下来,类似于郭沫若的力比多暴泄在新诗中很快就早泄了,代之而起的,是新月派和现代派的柔美与静穆。不用说,以静为美强调的是此案世界中的经验,它排斥彼岸世界的超验。把阿尔丁夫·翼人的《沉船》放在这个谱系中观察,我们立马能够看出:《沉船》背靠博大的伊斯兰背景,填补了汉语中超验的缺失,填补了另一个可以被拯救的世界的缺失——


 


引领我吧  黑夜的王子


你是我不断的放弃中


重又捡起的一枚熔岩


只因我初衷难改 誓死捍卫


思想河岸的不毛之地……


(阿尔丁夫·翼人:《沉船》)


 


如果这两个缺失由纯粹的汉语诗人来填补比如郭小川、北岛,是非常可疑的。这就要说到《沉船》的第二个意义了。事实上,语言在其遗传密码允许的范围内,可塑性极强;一向偏爱静穆的汉语也可以被弄得声音高亢,郭沫若是早期的例子,郭小川、贺敬之则是刚刚逝去的例子。当代汉语诗歌中的排比句,这语言中的纳粹,比比皆是;它们在歌颂人间天堂、人间上帝那方面,立下了汗马功劳。虽然这些勃起的句式很快被认作搞笑的,但其流毒至今未散。读读“朦胧诗”,读读“第三代诗人”中的代表性诗人(比如柏桦),就知道这流毒该是多么难以肃清。《沉船》出现得正是时候:它可以在输入超验和神性的同时,帮助汉语诗歌洗去诸如语言纳粹一样的坏东西,或者语言的阴沟消息、语言内部的肿瘤——


 


我们不为英雄挽歌

  却为灵魂诉怨


白日的胡言乱语是我美妙的咒语


我必将赢得真理最后的审判


赢得生命自由的狂奔  犹如


被流放的牧歌永远垂挂在午夜的星空


使我的眼前呈出


一片奇妙的幻景:犹如悠闲地


走来一位不明身份的人


在我身旁驻脚  向我索取


几万年前丢失在门廊下的另一半生命……


(阿尔丁夫·翼人:《沉船》)


 


中国是个多民族的国家,现在看来,用汉语写作的非汉族诗人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作为一个汉族人,我特别渴望更多的兄弟民族诗人用汉语写作,渴望他们给汉语带来新的血液。我知道,这是我的私心,但为了这个私心,我更愿意向翼人先生致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