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思想门
思想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2,685
  • 关注人气:4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余杰,一九七三年十月生于四川成都。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文学硕士。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理事。
  一九九八年,在北大求学期间出版外女作《火与冰》此书出版之后发行数十万册;在读者和学界引起巨大反响。被视为九十年代本青年一代知识分子觉醒和反思的重要信号。
公告
 
我想说的
    ————
对于网上的对于余杰的
或褒或贬的言论
在这里不加掩饰地全盘展示
只为了给大家提供一个
全方面解读余杰的平台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有一点:粗口的请出去
作为余杰的支持者
他教会我:
用理性和逻辑去辩论
——而不是粗言秽语!
公告
由于“百度”把本博客链接为“余杰的blog”,为避免误会,再次郑重声明,这里并不是余杰的BLOG,只是一网友凭爱好,堆砌的文章而已(详情)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自定义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余杰

天涯论坛

杂谈

分类: 保余派

                                       转自:天涯论坛

  我得用一个最恶俗的句式来表现某种现象:网上骂余杰的帖子,“成为了一道亮丽的风景”。在某些人的眼里,是容不下“余杰”这个名字的,只要看到该名字出现,本能的露出牙齿,在狂咬一气后,还要细细的品尝每根骨头,直到在骨头中咂摸出余杰骨头里美圆、青春痘等怪味后,才算没白张一次嘴。
  到底这余杰与这些网友们有什么深仇大恨,以至于让某些人条件反射到如此地步?看了半天,也没梳理出多少罪状来。基本就是几句车轱辘话:煽情、拿美圆、骂了国人的老祖宗等。最为人诟病的、一切的根源好象是在9.11的时候,余杰说了一句:今夜,我是美国人。
  如果从上述的理由看,余杰最大的罪过就是戳了某些“民族自尊心”超级发达的人的肺管子,以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其它
一个是北大的穷书生,一个是南方的金领丽人,在茫茫的人海之中,他们谁也没有想到会因为一本《火与冰》而相识相知、相爱相恋,并最终走向爱情的红地毯。

不久前,“穷书生”余杰应邀来到郑州,签售其新著《香草山》和《压伤的芦苇》两本书。在他下榻的酒店房间,他向记者讲述了他这段比电影《罗马假日》的情节还要富于传奇性的爱情故事。如果有一双眼睛与我一同哭泣,那么生活就值得我为之受苦了.

那是1999年6月初的一天,正在北京大学中文系读研究生的余杰忽然收到一封来自南方的特快专递,信封上留着一个香港公司的名称和地址,以及一个有些模糊的“宁萱”的名字。宁萱?余杰脑海中一片茫然:南方的朋友中并没有叫宁萱的人,一般读者的来信也很少用特快专递的。好奇心使他立刻撕开封口,里面是一页薄薄的公司便签,字迹纤秀而清丽,一眼就能看出是女孩子的笔迹。他读下去,渐渐地,心灵深处那最柔软的一部分有被触动的感觉--这封信像一枚石子,准确地击中了他的心。

余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13 17:33)
    在此,声明一下,由于本博客点击率不断攀升,经常有很多人误认为博主即为余杰本人,在此特郑重声明:我不是余杰。
另,因本人工作繁忙,很少有时间上网更新博客,难以满足大家的需求。现真诚邀请一位喜欢余杰的朋友代为管理,强调一下本博客的宗旨:
--- ---
对于网上的对于余杰的
或褒或贬的言论
在这里不加掩饰地全盘展示
只为了给大家提供一个
全方面解读余杰的平台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至于支持什么,反对什么,全由读者自己判定。
 
顺祝 各位到来的朋友 顺利!
 
                                           余杰一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05 21:13)
               ——序北村《愤怒》  
                       作者:余杰 

    我不需要邪恶——我需要爱。人们以为我是个邪恶的人。我不是。我爱每个人。我写出了真实。我说出了真实。我不喜欢虚假,我需要善良,不要邪恶。我是爱。人们当我是个稻草人,因为我戴一个我喜欢的小十字架。——瓦'尼金斯基《尼金斯基手记》 
    《尼金斯基手记》是俄罗斯伟大的芭蕾舞演员、“舞蹈之神”瓦'尼金斯基在精神崩溃之前给人类的留言,如今已成为一篇警醒人心的预言。当时,却没有人能够理解尼金斯基的这番独白。艺术与文学都是灵魂冒险的事业,汲汲于探究人类心灵深处的罪与爱的艺术与文学尤其如此。也许一部伟大的作品会让它的作者走向毁灭,英国作家约'福尔斯说过:“一本严肃认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1-11 13:42)
分类: 中间派
  简评余杰不喜欢余杰,总觉得他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余秋雨其人其文,我是不屑的。我在《余秋雨,你为何老不忏悔?》一文中严厉批评过他。这里暂时放他一马,以示雅量。余杰一再逼问余秋雨,实在有炒作之嫌。不足深论。 中国容不得异端的批评。这是中国的耻辱,恰是异端的骄傲。 余杰是异端吗?相对于浑浑噩噩,趋学阿世的绝大多数文人来说,余杰是个罕见的才子。也正因为如此,许多人视之如芒刺在背,非连根拔掉而后快。前几年,在一个阴云密布的下午,伏几读书。读的正是余杰的处女作《火与冰》。吸引我的倒不是书名,而是那段贻笑大方的广告词:“中国大陆的第一个李敖,中国的王小波之二。”我看了,忍俊不禁。李敖与王小波,不同风格的两类作家,一个狂敖,一个含蓄。余杰是夹在两个人之间的。论狂敖,不敌李敖;论含蓄,不及王小波。两者兼而有之吧,也觉牵强附会。余杰的文章才华横溢,这是肯定的。但语言不够凝练,不够精简。同样表达一种思想,鲁迅只需三十个字,李敖要三百字,余杰需要三千字。什么是文字功夫?不言自明,无须点破。余杰最可贵的是:怀疑的精神,边缘的姿态和那股初生牛犊不畏虎的气势。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偏激往往是深刻的博大的 
不偏激往往是肤浅的可耻的 
哲学家是偏激的 
政客们不偏激 
文学家是偏激的 
办公室的小秘书是不偏激的 
司马迁是偏激的 
汉武帝的文学小弄臣是不偏激的 
屈原是偏激的 
小人郑袖子兰是不偏激的 
大师李贽是偏激的 
而精神侏儒的理学先生们是不偏激的 
鲁迅是偏激的 
攻击鲁迅的正人君子们是不偏激的 
李敖是偏激的 
而三流政客宋楚渝是不偏激的 
梵高是偏激的 
而五流的御用画家是不偏激的 
大海中的鲨鱼是偏激的 
而乌龟王八是不偏激的 
老虎雄狮是是偏激的 
听话的小绵羊是不偏激的 
余杰是偏激的 
而那些自认为懂点辩证法的小丑们是不偏激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09 15:47)
分类: 驳余派
                       作者:黄焕金
    毫无疑问,余杰是非常聪明的,才华横溢,并且在文人界也
有了一定的名气。但是他却将他的聪明用作他途,而不是用在潜
心研究文学学术上。为了使自己更加迅速成名,他选择了比自己
名气更大的余秋雨作为攻击对象。正好他发现了余秋雨是“文革余孽”,于是便产生了“余秋雨你为什么不忏悔”的“名作”。这下余杰确实更加出名了,同时也使余杰更加得意洋洋,自以为自己已经十分了不起,并且等着别人来请他去领导中国文学界。
  可是年轻的他却没有意识到,他的这种攻击却为他自己埋下“时代的恩怨”,从而使自己陷入你来我往的互相攻击中。本来,文革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了,那时的人就是有什么不端的行为,到现在也不再应该揭出来作为攻击的对象了。但余杰却将余秋雨过去的伤疤揭出来,以使人下不了台,从而使自己洋洋得意而更加扬名。现在余杰终于开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余的文章
                             作者:余杰
    一个社会吏治之败坏,始于执法部门的腐败。倘若捕快与盗匪同流合污,则社会的安定与公义荡然无存。因此,掌握了公共权力的警察,如何来运用此公共权力,于社会稳定影响甚大。明代厂卫横行,超越法纪,荼毒百姓,为所欲为,终于酿成民间爆发无法收拾的暴力抗争,最后血流成河、社稷倾覆。明末嘉兴学者沈起堂拟撰《明书》,谓“明不亡于流寇,而亡于厂卫”,后世不可不鉴察之。 
小偷成为警察的衣食父母
    
    二零零五年五月,国内有多家媒体报道,成都市火车站派出所存在严重的“警匪勾结”的腐败情况。成都火车站派出所有公安干警约一百多人,被查处的警察多达五十余人,总共有超过一半的警察落马。
    
    据了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19 16:56)
    欢迎您的光临!
    首先声明,我不是余杰本人,我只是余杰一忠实读者,由于在网络上实在找不到“真余杰”的BLOG,所以就不妨自己建了一个,不为别的,只为建立一个交流的平台。
    不管你是喜欢余杰,还是反对余杰,你都可以来到这里,这里你可以发表自己的看法,言无不尽,但是注意一点:拒绝粗口!
    本站宗旨:转载余杰作品,及其网络上各种对于余杰的或褒或贬的言论,而我不加入任何感情色彩的评论!因为我坚信,坚持理性的辩论,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另外,因为本人刚参加工作,工作条件所限制,没有很多时间上网,我想寻觅一个与我有共同思想,同样关注“余杰现象”的人帮我管理这个BLOG,有意的可以留下联系方式!在此谢过!
    (你也可以登陆我的BLOG:http://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7-30 11:12)
分类: 保余派
    经过短暂的蛰伏之后,余杰在爱与痛的边缘开始喋喋不休,牢骚满腹。与之相呼应的,是读者的热烈回应和深切共鸣。没有深思熟虑之后的精心提炼,没有无懈可击的中庸观点,没有字斟句酌的华美文字,甚至没有体验深刻的切肤之痛,余杰便拥了忠实的拥趸。正因为如此,众多的学者和评论家一直对余杰颇有微词。一方是市场的盛情拥戴,一方是学人的口诛笔伐,毫无疑问,余杰是一个充满争议性的人物。
  在《爱与痛的边缘》中,“余杰风格”得以进一步延续,新闻引发的联想,读书勾起的思绪,二余之争的余音,知名人物的评价占据了本书的大量篇幅。然而,在悲愤和抨击的背后,余杰的浅陋和粗疏已尽显无遗。对正义和公理的吁求虽然一如既往,但中气不足的呐喊却在爱与痛的边缘显得过于单薄和苍白。经过火与冰的煎熬之后,余杰不仅没有练就一双“火眼金睛”,反而出现了一些退化变异的迹象。
  以过高的眼光期待余杰是勉为其难的,我们不应该用自己想象的样子去要求他去扮演我们期望的角色。在当下的语境,能以不深的阅历和稚嫩的肩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