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思想门
思想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0,227
  • 关注人气:4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余杰,一九七三年十月生于四川成都。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文学硕士。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理事。
  一九九八年,在北大求学期间出版外女作《火与冰》此书出版之后发行数十万册;在读者和学界引起巨大反响。被视为九十年代本青年一代知识分子觉醒和反思的重要信号。
公告
 
我想说的
    ————
对于网上的对于余杰的
或褒或贬的言论
在这里不加掩饰地全盘展示
只为了给大家提供一个
全方面解读余杰的平台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有一点:粗口的请出去
作为余杰的支持者
他教会我:
用理性和逻辑去辩论
——而不是粗言秽语!
公告
由于“百度”把本博客链接为“余杰的blog”,为避免误会,再次郑重声明,这里并不是余杰的BLOG,只是一网友凭爱好,堆砌的文章而已(详情)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自定义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余杰

天涯论坛

杂谈

分类: 保余派

                                       转自:天涯论坛

  我得用一个最恶俗的句式来表现某种现象:网上骂余杰的帖子,“成为了一道亮丽的风景”。在某些人的眼里,是容不下“余杰”这个名字的,只要看到该名字出现,本能的露出牙齿,在狂咬一气后,还要细细的品尝每根骨头,直到在骨头中咂摸出余杰骨头里美圆、青春痘等怪味后,才算没白张一次嘴。
  到底这余杰与这些网友们有什么深仇大恨,以至于让某些人条件反射到如此地步?看了半天,也没梳理出多少罪状来。基本就是几句车轱辘话:煽情、拿美圆、骂了国人的老祖宗等。最为人诟病的、一切的根源好象是在9.11的时候,余杰说了一句:今夜,我是美国人。
  如果从上述的理由看,余杰最大的罪过就是戳了某些“民族自尊心”超级发达的人的肺管子,以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7-14 21:16)
标签:

余杰

剥皮

分类: 驳余派

                      作者:朴素(转自“人民网”)

  “北大怪才”余杰在其第一部著作《火与冰》(经济日报出版社)里写过一篇“我来剥钱穆的皮”的文章,对国学大师钱穆进行了淋漓尽致的缺席审判,行文老辣,帽子一顶接一顶地压将下来,且有“奴才”等谩骂之称谓,让人觉得国学大师钱穆老先生罪大恶极,已成“牛鬼蛇神”也,非批不可。

  初读余杰,让“剥皮之文”吓了一跳,在《火与冰》一书里可以找出一大串被余杰任意品评、妄下断语的知识分子,汉学在余杰的眼里是文字垃圾,根本原因恐怕就是他们没有在三百年内前赴后继、拼死以争。“因人废言,因言废人”在《火与冰》的文章中随处可见。余杰借《火与冰》的写作,想举起一把钝刀砍向传统,砍向专制,以证明自己的力量,结果却砍在了历经苦难的中国知识分子身上。后来又读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其它

                                作者:杨银波

这次我办《壹刊》,就是办“一”个人的刊,办一个“人”的刊。我认为,每一个中国人都有这样的能力,将自己塑造为强大的公民,不降为乱世中的墙头草,不降为屠刀下的胆小鬼。我是人,我们都是人,古人说“天生我才必有用”,我说“我自己就是历史”。那个强大得过分强大的“国家”不是我的追求,我所爱的“国家”,是人有人的意志、人有人的尊严、人有人的幸福、人有人的权利之国家。我不要强大得可以弱民、寡民、削民、镇民、吓民、驯民的国家,我要弱小得可以让公民不必畏惧、不必恐慌、不必撒谎、不必逃避、不必沉默、不必无辜受刑、不必自阉良知的国家。《壹刊》是给人看的,不是给国家看的。国家是长在心里的,不是挂在嘴边的。我尊敬你,并不是因为我怕你。倘若你认为你能够给我制造恐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12 09:49)
标签:

人文/历史

                                         作者:余杰
  听说,在成都市二环路外芳草街瑞升花园附近,开业了一处名为“真人秀”的“发泄屋”。在那里,一个活生生的人站在顾客的面前,任凭顾客歇斯底里地吼叫、任凭拳头如雨点般地落下来,这名“服务人员”不躲也不闪,坦然受之。不过,顾客却需要为此付出高昂的“发泄费用”。
  如此新鲜的“服务项目”,立刻火爆蓉城。当今时代,喜欢尝新鲜的人不少。人们发现,这间“真人秀”发泄屋的老板名叫阳桥,是一个只有二十三岁的小伙子。据阳桥介绍,络绎不绝的“顾客”以心情压抑的年轻人为主。而在店里服务的“真人”名叫赵亮,是一个更年轻的、只有二十岁的小伙子。赵亮刚从吉林某体育学校毕业,看上去体格健壮、敦厚老实。阳桥介绍说,赵亮从小就苦练了散打和跆拳道等项目,依照他的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驳余派
                   作者:叶炜先生
   国内对余杰的关注大不如昔,他的最后一次在国内成为众人众人瞩目的焦点,是美国总统小布什接见他和其他几位华人。据说这次会见是以基督徒的名义,但从媒体报道的情形来看,这并不是简单的宗教土之间的普通交流,其政治做秀的成分更多。有人说读到那则消息,实在感觉有点悲哀,这当初的“愤青教父”如今变成什么了?余杰、摩罗刚出道时让人眼前一亮,余的怪、狂被无数的青年人所欣赏。岁月无情,这个怪人不再怪,狂人不再狂,连写的书也一本不如一本。难道是皈依基督的结果吗?我无意诋毁基督教,或许正是因为基督教,余杰已经成了美国人,虽然他还关注中国的事情,但这改变不了这样一个事实:热衷推销基督教,已不是他标榜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应该做的。
  但余杰成为基督徒到国外去发展不仅仅有他自身的原因,更重要的是他在国内的境遇不好,看不到发展的希望。从这一点来说,余杰成为基督徒,远走美国,是必然也是偶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其它
一个是北大的穷书生,一个是南方的金领丽人,在茫茫的人海之中,他们谁也没有想到会因为一本《火与冰》而相识相知、相爱相恋,并最终走向爱情的红地毯。

不久前,“穷书生”余杰应邀来到郑州,签售其新著《香草山》和《压伤的芦苇》两本书。在他下榻的酒店房间,他向记者讲述了他这段比电影《罗马假日》的情节还要富于传奇性的爱情故事。如果有一双眼睛与我一同哭泣,那么生活就值得我为之受苦了.

那是1999年6月初的一天,正在北京大学中文系读研究生的余杰忽然收到一封来自南方的特快专递,信封上留着一个香港公司的名称和地址,以及一个有些模糊的“宁萱”的名字。宁萱?余杰脑海中一片茫然:南方的朋友中并没有叫宁萱的人,一般读者的来信也很少用特快专递的。好奇心使他立刻撕开封口,里面是一页薄薄的公司便签,字迹纤秀而清丽,一眼就能看出是女孩子的笔迹。他读下去,渐渐地,心灵深处那最柔软的一部分有被触动的感觉--这封信像一枚石子,准确地击中了他的心。

余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余杰
 近年来,关于北大的新闻颇多,可惜大半都是负面新闻。教授抄袭,学生杀人, 经济学家为房地产商代言,老板富商出高价便可买到北大文凭,北大面对香港各大学的竞争无动于衷……近日,又传来北大利用教学科研用地兴建五星级酒店的新闻:北大东门北端的未名湖大酒店即将完工,将于二零零七年十月开业。

未名湖大酒店位于在建的北大科技园创新中心内。该中心由北大校办企业——北大科技园有限公司下属公司开发建设。从北大科技园有限公司网站上可知,即将开业的未名湖大酒店,将成为五星级商务酒店,也是中国第一家“五星级校园商务酒店”。创新中心项目包括一个写字楼、一个酒店、一个公寓等。

在北大未名BBS上,诸多师生对此事发帖讨论。据北大学生介绍,在网下很多老师和同学也在议论此事。在BBS上,大多发帖人表示,他们反对建未名湖酒店,有的师生认为其占用了北大原本就十分紧张的教学科研用地,也有意见称酒店以“未名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驳余派
 
    最近在网上,报纸上看了一些关于余杰的文章,觉得有些人对余杰的评价有些过火,捧得过高。
笔者曾经也是一个余杰的崇拜者,《铁屋中的呐喊》、《火与冰》、《说还是不说》我都于第一时间买到,在余杰来天津签名售书的时候,我曾经苦等了将近两个小时见过他一面。但是,现在我对余杰有些不以为然了。
余杰的文章常常被人们用来同鲁迅、李敖相提并论。“北大怪才”、中国大陆的“李敖”、北大的“第二个王小波”等等封号最早见于《火与冰》的封面,是谁加的这一系列封号,不过是贺雄飞等人而已,我想不会是余杰自己,也不会是北大的教授。——王婆卖瓜而已。
    应当看到,以上提到的三部书是余杰的精髓,我们可以从中看到思想的灵光。但是,把余杰同李敖相提并论,我觉得有些不妥。余杰有自己的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18 23:32)

                           (转自:风雨雾声的BLOG)

    童年的时候,许是在家庭没有受到耳闻目染的熏陶之故,亦或人生路上没有遇到良师益友,语文对我来说仅仅是门学科。16岁那年,误打误撞闯进了文学殿堂,先是喜欢上了诗歌,然后是散文小说。尽管在没有在文学路上留下那怕是一丝痕迹,我却沉浸其中不知自拔,多年来,阅读已成为一种习惯,间或提起笔,写下一时感受。

    认识余杰,应该是从其作品《压伤的芦苇》开始,那是我在路边一小书摊淘来的,请原谅我丝毫没有对其不敬的意思,当时看到书的装帧精美,胡乱翻了翻,价格也公道,觉得不错,就买了下来,放在案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17 17:59)
分类: 余的文章

                           作者:余杰

    到东京,我想去的第一个地方就是靖国神社。要了解日本的历史与信仰,此处不可不到,尽管这个地名让大多数中国人感到恶心和愤怒。前两年姜文为拍摄电影《鬼子来了》,到过靖国神社参观(参观非参拜也),却遭到国内不少“爱国粪青”之谩骂。这真是一种可悲的“爱国”——连敌人的实际情况都不愿意去了解,又如何能够战胜之?
    如今,我亦到了靖国神社,却不怕那些鲁迅所谓之“孱头”们的辱骂。这里是东京市中心除了皇宫之外又一块难得的绿地,且对外开放。粗一看,似乎是一处风景优美的公园,树木间的草地上游弋著大群或白或灰的鸽子,一派和平恬静的气象。然而,仔细一看,每棵树木上都挂著“支那派遣军”或其他侵略军队某某师团某某连队的番号,大都是战友会慰灵的标志。顿时,每棵树木在我的眼中都变得血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