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舒丹丹sdd
舒丹丹sdd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5,978
  • 关注人气:1,6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有事请联系:
shud2001@163.com

博克选稿请告知本人。转载译诗请注明译者。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7-10-10 19:55)
分类: 我的诗歌
凋零
舒丹丹



郁热令人失去耐心
我变得慵懒,兴致尽失
写诗?画画?在一堆面粉里等待面包成形?
从前我似乎乐此不疲


我起身,在厨房清洗萝卜
咔嚓一刀,仿佛我的心也是一只萝卜
半是辛辣,半是薄脆


我把蘑菇沉入盆底,手一松,它又浮起
好像无法按捺的坏心情


我望向窗外
一棵木兰树正悄悄落叶
没有人知道,除了我——
仿佛沧海桑田,唯有我知情


一日将尽,夕阳在百叶窗隙一闪而过
空气里飘来野果腐烂的气味
我们无法抛弃生活的惯性
但没有谁能敌得过凋零


2017-10-10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0-05 11:31)
分类: 我的诗歌
月亮



秋夜用一枚月亮使天地变得苍茫
一个迷蒙的眼神瞥向千里之远
悬在虚空尽头的一颗果实
伸手可摘:一年中最恍惚的夜晚
没有星星,没有风
没有两棵树月下清谈的私语
只有一枚月亮,孤单的,被些许阴云遮蔽
隐在云层后面,或终于挣扎着突围——
这仍是最澄澈的夜晚
月亮的清辉,仍令人不敢长久仰望
想象雪地里一只徘徊的豹子发光的眼睛
或半夜醒来,幽冥中惊见
月亮捧出白色的残骸
那种困厄,那种无法消解的悲哀
如此真切,这刺穿秋夜的
灵魂深处的荆冠!如影随形陪伴我们的余生
你永远无法将它摘下,弃在地上
令你稍感心安,月亮仍永不疲倦地穿行
以它慷慨的从容教我们学习忍受
晦暗中草木仍不动声色地伸展枝叶
像整夜默祷的从神得力的手臂
疼痛让你确信你仍活着,如同恩赐

2017-10-5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9-15 16:51)
分类: 我的诗歌
虚空


春天里铁树开花
蜗牛拖着重重的身躯翻过巨石
面包屑洒在水面
水底游鱼争抢
柴火灶下枯木作响
转眼冷灰堆
青铜鼎熬不过锈迹斑斑
山泉边陶罐刚好打碎
心灵手巧易遭邻人妒忌
日光下劳碌犹如捕风
黄昏街门次第关闭
胡同里麻将声渐渐衰微
人皆走向他永恒的天家
往来都是哀悼的蝼蚁


2017-9-15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9-15 12:46)
分类: 我的诗歌
晚祷


那遭受至痛的人跌倒在地
无人可以搀扶
无人可以安慰
——除了你,主啊
这忧伤的灵,你必不轻看
这苦厄过于沉重
无法像糠秕一样被风吹散
求你降雨在秋天的原上
赐绿茵于枯涸的田里
将那哀痛的
举到稳妥之地
让那些阴云笼罩的心田
重新长出新的珍宝,新的欢喜
犹如草生堤岸
新树栽在溪流旁
羔羊重回母羊怀抱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9-14 20:07)
分类: 其他英诗汉译
胶片
——马鲁斯•克拉鲁(罗马尼亚)/舒丹丹译


我再次经历了我的第一场雪
我让记忆像雨点一样落在我身上
我的童年再次成为庇护我的港湾
作为许诺我给予我自己
在父母不在的某个夜晚的天空下
没有月亮
我的衣服向风景敞开因为我的心跳
它伤害了我
一朵花从我心里浮现当恐惧
弃我的鞋底而逃
而我
从人群中清除自己


现在我成为一首长着根须的诗
随着天使翅膀的抚触而沙沙作响
它擦干了那消弭于时间中的同一颗泪滴


镜子继续保留着我的影像
依然
不曾暗淡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9-09 20:35)
分类: 我的诗歌
沼泽中的木桩


午夜醒来,一场大雨把天空撕裂
仿佛过了三生三世
仿佛世界就此毁灭
被模糊,被遗忘,被淹没
我的头脑,一片生锈的沼泽
听不见蟋蟀声,也无鸟鸣
唯有一种悲哀
晦暗,尖锐,来历不明
像泽地上空的黑烟,无声弥漫
总是如此,世事总是如此漂浮
在我们挣扎着从泥淖中拔腿跃出之前
灵魂坍陷在自己的阴影里
像淤泥中一截四面楚歌的木桩
与潮湿的痛苦联盟
发出雨后腐叶的气味

2017-9-9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非常感谢诗人翻译家杨于军对拙作《小雪》一诗的评读和翻译,读得入心,译得到位。早上送信人平台刚推出这组诗,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杨老师的评译,着实感动。



◎ 杨于军读诗之一二四
杨于军读诗之一二四

——从诗人和翻译而非文学评论角度的阅读


小雪

舒丹丹


多么单薄的一点小雪,还不够
覆盖穷人的屋顶

我爱它们触地死亡之前
在飘舞和融化中,尽情地完成自己

当生活已不能降下一场鹅毛大雪
我仍为那些意外的小欢喜

而感激,那些微细的,还未落地
就可能消融的,雪花一样意外的小欢喜


【杨于军读诗】

舒丹丹在群里分享了一组诗。好几首都喜欢,以这首为最。

我不见雪已多年。和雪有关的也让我不可救药地陷入怀旧情绪。而今,只是那么“单薄的一点儿小雪”, 就把我的心融化。——虽然我曾在深不可测的大雪中低头前行。

大概生命就是这样一个简短的过程,我们在下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我读菲利普·拉金

张永渝

 

    董辑说,有些大师是“必须攻克的”。在我看来,菲利普·拉金就是这样的诗人。对菲利普·拉金的阅读,持续了24年,相伴我的创作,直到今天。最初在王家新、唐晓渡编选的《外国二十世纪纯抒情诗精华》上读到拉金。书中选取了他的三首诗:《走》、《水》和大名鼎鼎的《降临节婚礼》。编者在导读中介绍:“拉金是五十年代形成的‘运动派’文学运动的领袖。可以说是对当时的传统的一种反动。既反以狄兰·托马斯为首的新启示派朦胧的激情,又反艾略特晦涩的冷峻······拉金身上多少也有‘愤怒青年’的影子,他的怀疑主义,他对于生活中失败和挫折的认识,他对高涨情绪的‘降温’技巧,使他成了一代知识分子的代言人”。裘小龙笔下的《降临节婚礼》,绝对是那本书的异质性的存在——

那 个 降 临 节 , 我 走 得 很 

要 到 了 一 个 阳 光 普 照 

星&nbs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8-23 14:04)
分类: 我的诗歌
台风过



连日灼热后,树木奄奄一息
大地蜕掉一层苦毒的皮
傍晚带来台风的气息,雨脚疾促又猛烈
像群鸽在铁皮屋顶上一阵急啄
下吧,天空自有它减压的方式
入夜后雨停了,凉爽的晚风
把人从郁闷的封闭拉到开阔地
乌云散去,月亮重新步出天庭
仿佛我们至高的神手托一颗明珠
每一个看到它的人都会得到安宁
不远处桥墩下波光闪烁
恍似鱼群朝着光明窃窃私语
靠在江边的石栏杆上,什么也不必想
只沉浸于这盛大的神的抚慰之中
树荫下有人骑着自行车,铃声清脆
一个小男孩在草坪上疯跑,忽然
被什么绊倒,坐在地上大哭
一个穿裙子的小姑娘乖巧地蹲在一旁
“哥哥别哭”——世界仍然这样美好
即使赐我们以伤痛
静悄悄地望着他们,仿佛万物静止
时光恢复了它最初的温柔
忽然想起两句英国童谣:
“男孩儿是什么做的?
青蛙,蜗牛,狗尾巴草
女孩儿是什么做的?
蜜糖,香草,所有好东西”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8-19 11:11)
分类: 我的画儿
《鸡冠花:永恒的爱》(布面油画,40*50CM),2017年8月12日午后作。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