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沈河
沈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993
  • 关注人气: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欢迎邮购

沈河诗集《相遇》由太白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

 

“人的一生就是与许多人、许多事、许多疾病相遇的过程。”沈河看重“相遇”。2003年,安居青印溪的沈河遇上一场大病,病清除了,因治疗留下的后遗症,导致沈河的言行不如以前那么自如,诗歌创作却比以前利索。该诗集精选沈河20032008年创作的诗歌186首,以随笔《向下、质朴、冷抒情》代序,按年度分辑,书中添加三个附件:1、沈河创作年表;2、沈河与诗人杨雄、马兆印的诗性对话;3、三言两语评沈河的诗,使读者更好了解沈河诗歌创作的成绩和过程、理念和特点。

 

该诗集定价:20元(包括邮费),印刷精美,大32开,8.25印张。欢迎有意者邮购。邮购地址:365114福建省尤溪县西城镇城西街107  联系人:赖仕嶂

欢迎来闽中做客,
写得并不好,只留下一些心灵的擦痕。
 

诗人沈河,凡夫赖仕嶂,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于闽中香林村。毕业于福建农林大学。尤溪县林业局高级工程师。“三明诗群”成员。作品散见在《人民文学》、《诗刊》、《星星》等报刊。曾获过《人民文学》、《诗刊》诗歌等级奖。2005年荣获三明市首届文艺百花二等奖。作品入选多种年选。著有诗集《也是一种飞翔》、《相遇》和散文诗集《走向你》。系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住在青印溪。

 
通联:365114福建省尤溪县西城镇城西街107号沈河
电话:13605967996
邮箱:shenhe896@sina.com
QQ:798919419
博文
标签:

青印溪

沈河

杂谈

分类: 评沈河作品

《一小堆火》

 

沈河

 

阴沉的天,像沮丧时的表情

在野外,一小堆干柴

刚刚点燃

想借助火

把天烧破成一个窟窿

现出天空的蔚蓝,泄下万丈阳光

稀薄的火焰在风中挣扎

又来了雨

我走过去,为火撑伞

2008-10改

 

南岩评析:沈河,一个对诗歌宁静地执著、在用心念写作的作者。丢弃语言表面修饰的文字读来总是清,没有绚烂的黑和白,更多从最生活的根来表现心中的念。他的作品是一种味,是一种超脱的和挣扎的双向氛围,是把全身心投入写作的彻底,是对思想脉搏的畅通。这首作品的向往是最原始的,最让现代人无法安宁的,作者其实是在内心的茫然和不知道该何去何从的情境下油然而生。这首作品也侧重于瞬间的感情爆发,呈现生活生命力中的质感,没有伸展更深远、更深刻的思想,但作者力求把复杂变简单的追求,我个人是非常赞同。行文、构思也都体现出古代诗文的韵,时间的转换和留给读者的思考空白更是让人喜欢。当然,他的好作品还有很多,推荐大家可以去搜索一些来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沈河

青印溪

杂谈

分类: 评沈河作品

《声音》

 

沈河

 

我说话,我走路,我手舞

我搔痒,我心跳

所发出的声音从强至弱,没飘远

往身上缠绕

能完整听到五种声音的,只有母亲、妻子两人

据统计,听到最多的人非妻子莫属

 

且歌评析:这首应该是最轻松,最直白,却也是最有趣的。干干净净的语言,一个比喻都没用,看似废话,仔细一想,也是最妙的。我考虑,如果用这样的句子能够把诗意写足,那真是什么比喻都多余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青印溪

沈河

杂谈

分类: 评沈河作品

《在冬天》

 

 沈河

 

在冬天,仍有一只蚊子偷袭我们的窝

它拆卸身上的喇叭

带来锐利的刺

138平方米的房子也不够放赖克的哭声

以至飞出窗外

惊醒了左邻右舍。打开灯一看

他脸上的肿块又大又红,像苹果

里面的痒像小虫到处乱窜

我们分头行动,妻围在他的身边

把痒一只只地抓走,我四处追捕

把那只蚊子抓进掌心

 

李之平评析:很生动的一首。沈河的诗歌似乎惯于从奇崛诡秘处进入诗态,将不可能的可能命题,从容完成叙事和寓意。也许在冬天和对冬天的印象便是这首诗想要表达的核心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西诗歌》2008年第4期(总第27期)目录


Preface 卷首语

我们需要一扇窗口 / 黄礼孩
 

Open page 开卷

穆罕默德·达维什诗选
一个被称之为伟大的诗人/黄礼孩
巴人的翅膀/张翠容
 

Matrix 方阵

沈 苇的诗  苏 浅的诗  娜 夜的诗
李少君的诗  伊 沙的诗  金铃子的诗
远 人的诗   白连春的诗  胡茗茗的诗
黄 昏的诗    刘伟雄的诗  柳袁照的诗
桑 丹的诗    沙 戈的诗  王 琪的诗
长 岛的诗  蒋立波的诗  雪 松的诗
沈 河的诗  张 立的诗  尚飞鹏的诗 
 

Recommendation 推介

孤独的怠工者/桑 克
秋 菊/林 莽
点点滴滴/柳 沄
 

Forum 论坛

现代译诗:亟待加强的新诗研究领域/熊 辉
诗歌是如何自由的/左春和
诗风大变与新的价值重组/梁凤莲
死亡———自我作为物回归自然的临界点/陈 律
词的“昏暗过渡”与互译/王家新


Translation 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青印溪

沈河

杂谈

分类: 沈河诗歌

我不小心落在这块荒坡(8首)

 

沈河

 

《在苦竹洋》

 

我看见笋在破土,再过一段时间

一根根苦竹清晰地毕现

随便一根也是我软弱时的支撑

所形成的洋涌动绿波,能通过一叶轻舟

脑子想在此洗礼,扔掉所有的牵累

 

一声炮响

以上的一切没得到实现,却碰上

一个大窟窿

以及从中产生的粉尘和敲击声

我选择离开,一个正在思考的头颅

怕被一块飞石击中

2008-10改

 

《报废的木妒路》

闽中的山地一旦裸露就用草木遮掩
此话不假,五年前
一片原始森林被木妒拖到它处
如今,一片松树幼林迎风招展
木驴路在哪?

在草丛中我踩到了一截截杂木
离腐烂不远
之后,谁也不知这是一条木驴路
谁也不知道这里曾经是藏过虎豹的大森林

2008-10改

《蛇说》

还是冬天,天气突然变暖
人类对野生动物的贪婪
一丝不减,隐藏在阳光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青印溪

沈河

杂谈

分类: 沈河诗歌

迟来的水泥路

 

沈河

 

村庄从前的阡陌如谜,需小心地走

稀疏的脚印布下后

很快被野草覆盖

看到路要在野草拔光之后

 

迟来的水泥路总算来了

揭示了谜底,蛇回归大山

从前的泥泞、尖石全埋在路下

 

村庄不缺花香和荒凉,缺的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青印溪

沈河

杂谈

分类: 沈河诗歌

《半边树》

 

正面看,冠形圆型、葱茏,

鸟巢放在上面,无人知晓,没人捣毁。

一只只白鹇似乎是另一种枝叶,

悬挂在寂寞的天空。

 

正面看,树干笔直、有力,

即使枝头上堆砌石头,也能支撑。

 

荆棘设置的门上了很多大大小小的锁。

我依然跑到树的背后,这株树另一半身体:

一面丑陋。

目及不到的地方

要忽略我的存在,叫我赞美。

 

《白鹇》

 

白鹇出生在青印溪,它鸣叫时,

我带来耳朵。

然后,再看鱼,有的潜入深潭

有的游在浅水中。

又高又大的老樟树在水边,

枯落的枝叶在地上。

我搬来一块石头,坐着

比站着能够呆得更长的时间。

 

《忽明忽暗》

 

青印溪习惯黑暗,也欢迎天上的星光

和岸边的灯火在里面落户。

小鱼也一样,在里面熟睡或者游动,

一张柔软的床足够它们一生享用,

洪灾不来,具有固定的尺寸,

不会从边上滑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青印溪

沈河

杂谈

分类: 沈河诗歌

《水潭边》

 

由瀑布冲刷而成的水潭

没看到幽深

一块还在缩小的水面

浮现几片枯叶

岩石站累了,渗出斑斑乌黑

显示条条小沟

通过几丝与泪水一般大小的水

没法收集天光云影

曾经激荡青春的瀑布

枯萎得如此之快

像病榻上的人,剩下一丝呼吸

没有言语

我在找水声,想泼湿一身

 

《潘山》

 

顺着风,潘山涌动的树冠

打进来的是春天的绿

我无法拒绝

那里飘起的花香和鸟语

从小缝进来

入我的耳朵或鼻子

我无法拒绝

开来了一群推土机、运土车

把整座山挖掘得一片狼藉,把一个地名

运走,剩下一个空壳

我无法拒绝

我以想象安慰——

视野之外

现身一个水塘,白鹇在梳理羽毛

我在洗身上的灰尘和机械声

看少年的瓦砾

在水面迈着小步带出一串水花

 

《白云落入池塘》

 

白云落入一口池塘

脏了

看到荷花在浊水污泥中的洁白

也想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埃兹拉·庞德(1885-1972),通常,人们把他称为美国现代派诗歌之父。事实上他应该是整个欧洲现代派诗歌的父亲。如果没有他和他的意象派,人们想要躲开雪莱和济慈的浪漫主义阴影,还会在黑暗中摸索很多年。他从汉语“习”的身上,看见了一片羽毛飞过白茫茫的天际而打开了一扇奇妙的意象大门。他翻译的古代诗歌《中国》也给整个欧洲带来了新奇的美感。

    在艺术界,他差不多是个公认的活雷锋。他曾帮助乔伊斯、艾略特、海明威等人出版了他们的第一部作品。

    但这个家伙在政治上却表现得格外天真,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在罗马电台发表了数百次演讲,抨击美国的战争行动,赞扬墨索里尼,由此被控叛国罪,1945年他被押往华盛顿受审,在被关押期间他翻译《大学》《中庸》,还写出了《比萨诗章》。这部作品获得了由美国国会图书馆颁发的博林根诗歌奖。
    作为一个伟大的教父,庞德在现代诗歌界影响深远。1948年诺贝尔奖得主,诗人艾略特的著名长诗《荒原》曾得益于庞德的亲自修改,所以它的副题是:“献给埃兹拉·庞德,最卓越的匠人”。

 

代表诗作:《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18 15:46)
标签:

青印溪

沈河

文化

分类: 沈河诗歌

松林里(组诗)

 

沈河

 

《泳者说》

 

衣裳挂在树枝上

由风吹净风尘

暮色把我紧裹,没裸露少男之身

水里点灯,我跳下

不是跳河,只把身体交水洗刷

水面平稳,没出现漩涡

入水出水,均由我掌握

鱼群抚摸我

往上游

少金钱、荣誉和美女的拖累

摘下一片片水花,放在眉梢

把身体翻过来,当成容器

盛下皎洁的月光

任凭青印溪摇晃

渐次忘却——

此时我所处的方向和位置

 

《松林里》

 

齐刷刷的衰草之上,受伤的松树

生长继续

深藏的一块空地位于山顶

粗糙,能磨损鞋底

翠绿的松针布在枝头,掉落的

仅有几条

 

不妨碍三轮车停在那里

带来红色,吓跑一群野鸟

司机把一天奔跑在街巷的疲惫

在傍晚在这里消失

体内的缠绵就要产生,就要扑向

穿黑衣的情人

 

不管他们抱得多紧

我们仨坐在石壁上,一小股风

把我们当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