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申赋渔shenfuyu
申赋渔shenfuyu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0,053
  • 关注人气:1,1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作家、记者。著有《匠人》《阿尔萨斯的一年》《不哭》《逝者如渡渡》《光阴》《一个一个人》《唱唱的蚕》等。
博文
标签:

杂谈

       熟悉申赋渔的朋友们都知道,他最近终于“出关”了。这位作品总是获选“中国最美的书”的作家,写书时就像“闭关”一样,要集中四五个月在家写,不出门。因为“写作是创造另一个世界,只有进入书里的情境,你才写得出来。一出去喝酒聊天,‘气’就断了,想再重新回到书里,回不去了。”申赋渔说着,话里带着些许的苏北口音。
        走南闯北多年,申赋渔的乡音却总也改不掉。他刚刚写完的新书《匠人》其实就是一部关于故乡的书。他写了老家申村的15个匠人,名虽为“匠”,实则是申赋渔的家乡父老、发小亲朋,用他们的人生折射出一个苏北村落百年来的时代变迁。用中国青年报社社长张坤的话说:“《匠人》勾勒了一个农耕文明的背影,充满着忧伤与温暖。它能勾起每个人心底的乡愁。”这种乡愁,在申赋渔看来,也是“70后”一代对于逝去时代的哀愁,“乡村中有我们中国人的生存方式”,乡村没了,这一代人精神家园失落后,只剩下孤凉与彷徨。

       申村离南京250公里,开车要3个小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申赋渔《匠人》新书发布会7月25日在北京召开。 光明日报、解放军报、中国青年报、北京日报、人民日报,北京青年报,北青周刊,北京晚报,中国科学报,新浪读书,中国新闻周刊,中国网等媒体云集发布会现场。众多嘉宾对这本书给予了高度评价。

申赋渔通过一个个匠人,折射乡村生活,体现了一种变迁,给人一种时间的跨度,让人读来有一种力量一一一光明日报文艺部主任彭程。

《匠人》勾勒了一个农耕文明的背影,充满着忧伤与温暖。她能勾起每个人心底的乡愁,她让我们想起,我们曾拥有多么美好的田园牧歌。一一一中国青年报社长张坤

申赋渔是一个有着和高尔基相似人生经历,一个非常有创作才华的中国作家。我非常喜欢《匠人》这本书一一一解放军报文化部主任乔林生。

我觉得申赋渔和朱赢椿的合作非常好。《匠人》的设计有一种神秘的感觉。这也是这本书里有的一种气息。非常吸引人,非常有力度。一一一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秘方长王琴珍。

《匠人》里面有淡淡的对于逝去时代的哀愁,以及对于精神家园的失落与彷徨。我们整个中国人吧也都面临着这个问题。这实际上就是一个现代化大潮冲袭之下所带来的一个必然的文化缺失。 这个实际上是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如果一个人多年在外,他对他乡的熟悉必将慢慢胜过故乡。他认得他乡的小路,清楚他乡的物候,把再次抵达他乡的过程下意识地说成“回去”。他曾熟知的、生活在故乡的一代代人,先是变得陌生,继而依次凋零。如果家乡是一片村庄,那么它一定走在其中一条道路上:一是人去乡空,遍地倾圮之景,大自然正重新夺回此地的控制权;二是旷野里建了厂房,田埂上起了楼盘,新城镇正一砖一瓦、势不可挡地侵略而来。无论归宿几何,消逝中的故乡于我们而言,终归是一场海市蜃楼——它吞噬了我们所有的情感,流放了我们一切的记忆,捣毁了我们毕生的归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匠人和故乡一同消失了,只剩你这流浪城市的孤儿

2015-07-19 新京报书评周刊 新京报书评周刊
新京报书评周刊

ibookreview

新京报书评周刊2003年创刊,每周六出版发行,口号是“阅读需要主张”。书评周刊气质是严肃而有趣,主要评价国内外出版的大众类优秀图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见到成公亮先生的时候,他正在古林公园“四方八景亭”的前面放风筝。风筝是一只大鹰,因为飞得太高了,成了一个黑色的影子,在空中缓缓地盘旋着,显得高傲而孤独。成先生仰着头,专心望着它。

A

《水》是成公亮先生所作的古琴套曲《袍修罗兰》里的一首。虽然我在CD上早已听过,可还是希望能亲眼看到成先生的演奏。成先生掀开“秋籁”琴上的罩布,轻轻一拨琴弦,一声低沉的琴音,立即穿过我的呼吸,朝窗外荡过去。“秋籁”琴成于唐玄宗开元三年,至今已逾千年。它是成先生生命的一部分。

《水》声响起。这水,是叮咚的泉水,像带着欢愉的笑,在奔跑,在追逐。又如同轻快的马蹄,踏过春草,向远方疾驰,远方,草色无边。

那是活泼泼的青春。

“我是宜兴人。我在中学里学的是二胡。我学古琴是在上海音乐学院附中。”

成公亮的第一位古琴老师是刘景韶。

“刘先生是梅庵派。刘先生最著名的曲子是《平沙落雁》。在琴声中,能够听到长空里的雁叫。这雁叫,只有‘梅庵派’才有。”

刘景韶师从王燕卿。王先生是民国时的著名琴家。1916年,他与康有为同游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校长江艺园在听他一曲古琴之后,大为惊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0 10:03)
标签:

杂谈

南京日报电子版

潮音

□申赋渔

在这个端午节之前,我一直认为嘉兴是文人心灵的栖息地。前后数十年间,这里竟涌现出文学史上那么多的大家,从王国维到徐志摩,从李叔同到丰子恺,从茅盾到张乐平——实在是应了“人杰地灵”的说法。然而这次来嘉兴,我却有了另外的感受。

登上烟雨楼的时候,天下起了小雨,南湖上龙舟赛已经开始了。数十条龙舟劈开水浪,箭一般地往前。击鼓的、划桨的、掌舵的,全随着奔放的鼓点,摇动着身子,绷紧了浑身的肌肉,把船划得像要贴着水面飞起来。这气势,这鼓点,让人的血很快就沸腾了。湖岸上观战人群的呐喊之声,惊天动地。“弄潮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谁会想到,在南湖竟能看到如钱塘江潮般的雄壮呢。

人与景,统一于刚勇热烈的气质,这气质与文人的内敛、儒雅无关,完全是属于铁骨铮铮的男儿。传说中,嘉兴的端午与忧愁忧思的屈原无关,而是史上最刚烈的人臣伍子胥的祭日。

伍子胥被奸臣伯嚭诬陷。昏庸的吴王夫差,竟赐了“属镂之剑”令他自杀。伍子胥悲愤难当:“我死之后,把我的眼睛挖出来,悬挂在都城的东门上,让我看看越国是怎么打进来的。”伍子胥自杀了,夫差还不解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夏 至

申赋渔

如果大火星,出现在黄昏天空的正南方,人们就知道,夏至到了。

大火星,是东方苍龙七宿中最为耀眼的一颗,也是苍龙之“心”,人们常常会根据它来安排农事,占卜吉凶。《说文解字》里,对龙的描述是“鳞虫之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这与苍龙七宿在天空中出没的规律竟是惊人的一致。龙是中国人的图腾,我们至今还自诩为龙的传人。那条传说中的巨龙,也许就是我们仰望夜空时的这一群星星。古老的《易经》也透露出这样的蛛丝马迹。

苍龙七宿春日初现,这是“乾卦”中的 “见龙在田”;夏日横空是“飞龙在天”;继续西移,便是“亢龙有悔”,“群龙无首”了。七宿最终在天边消失,成为“潜龙在渊”。

夏至之日,正是“飞龙在天”之时。这一天白昼最长,阳气最盛。夏至后不久,就进入一年中最为炎热的“三伏”天了。“三伏”,是说这阳气之下,埋伏着阴气,虽然酷热难当,不过,阴凉却已在暗地里滋生。属阳性的鹿,因为在夏至这一天,感觉到了阴气,头上的角就会脱落下来。地下的蝉感受到了阴气,也匆忙爬到树的高处,开始一夏的嘶鸣。夏至之后,白天会慢慢缩短,夜晚渐渐加长。亢龙有悔、盛极而衰、过犹不及,都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23 09:04)
标签:

杂谈

独钟于情

申赋渔

有人问我,南京人怎么样?我说:重情。怎么个重情?那要从六朝时说起。
    王徽之是个任诞之人。用今天的话说,比较自我、任性还有点狂傲。
    夫子庙淮清桥旁边,在东晋的时候有个渡口,叫萧家渡。王徽之的船停在那里,正巧也有个大名人从岸上经过。是谁呢?桓伊。桓伊这个人了不起,能文能武。曾与谢琰、谢玄一起在淝水打败了符坚。吹笛更是号称“江左第一”。这是客气和文雅的说法。衣冠南渡,文化南迁。江左第一,便是天下第一了。
    两人并不相识,王徽之差人上岸带话,话相当傲慢:“闻君善吹笛,试为我一奏。”桓伊下车,拿出柯笛,“三弄罢,便上车去,主客不交一言。”什么是六朝风度?这便是。
王徽之的一次无理相邀,成就了我们今天的“梅花三弄”。
这里说点题外话,桓伊吹的“柯笛”,可是大有来历。朝庭请蔡邕去当官,蔡邕躲到江南。就住在离南京不远的溧阳。在这里隐居了十二年。后来回北方,遇到从吴地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小 

申赋渔

“小满食苦菜”。苦菜三月生,六月开花,如小小的野菊,漫山遍野都是。若是不小心碰断了它的茎,立即就会流出白的乳汁,自然,味道是苦的。有的孩子,喜欢去捣野蜂的窝玩,被螫了,要赶紧用这苦汁涂。
苦菜的叶子像锯齿,吃在嘴里,苦中带涩。不过再苦,小满之日是必要吃的。吃也不能耍滑头,若是在苦菜里拌了蜜吃,会得一种奇怪的病。如果吃惯了,苦菜也是一盘好菜。李时珍说久食能“安心益气”。也有醉汉用它醒酒。戏台上的王宝钏,住在寒窑里18年,靠吃苦菜才活下来,终于等到了薛平贵。
但也有人坚持不吃苦菜。“采苦采苦,首阳之下。”首阳山有很多苦菜,可是隐居在这里的伯夷、叔齐,还是活活饿死了。他们为了明志,不食周粟,只肯采薇啊、苦菜啊这些野菜吃。后来,有个刻薄的女子碰到他们,嘲笑说,你们立志不吃周朝的谷物,这薇啊什么的,不也是周朝的植物么!这两人没法,只好绝食。屈原也不喜欢苦菜,他在《九思·伤时》里感慨地说,苦菜长得倒是茂密,香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又到南大校庆,有朋友在微信圈里说起张威廉先生。十多年前张先生去世,我曾写过一篇长文,再次怀念,再次感慨。

申赋渔

  初夏的南京,是深深浅浅的绿。绿是生命的颜色,然而,有生必有死。
  就是在这生机勃勃的初夏,南京大学大师级的人物又走了一个:张威廉先生去世了,终年102岁。
  在20世纪的中国德语界,有“北冯南张”的说法。冯指的是北京的诗人、学者、翻译家冯至,张则指的是南京大学的张威廉教授。他们都是中国德语语言文学专业教学科研领域德高望重的前辈,现今活跃在中国大江南北的中老年德语文学专家鲜有不是出自他们两位门下的。实际上,他们两人也是师出同门,都是蔡元培掌校时创办的国立北京大学德文系的早期毕业生。
  2004年7月1日20点04分,张威廉先生在南京安然去世。
  “从送到医院到他去世,两个小时不到。”张老的女儿说。
  7月1日下午6点多,已经102岁的张先生吃了一碗饭,坐在椅子上休息。忽然一阵咳嗽,呼吸急促。学医的女儿一边打“120”,一边把老人平放到地上做人工呼吸。
  下午7时许,老人被送到医院。
  老人再也没醒过来。
  对南京大学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