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申赋渔shenfuyu
申赋渔shenfuyu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1,829
  • 关注人气:1,1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作家、记者。著有《匠人》《阿尔萨斯的一年》《不哭》《逝者如渡渡》《光阴》《一个一个人》《唱唱的蚕》等。
博文
标签:

生态

文化

 巴黎福煦大街旁的昆虫之家。


在南京的时候,我好几次听朱赢椿说,要给虫子建个真正的家。朱赢椿是设计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喜欢上虫子,已经为虫子出了两本书,还搞了上百场跟虫子有关的展览。圈子里的人给他起了个名字,叫“虫先生”。“虫先生”在南京师范大学随园里有个工作室。是几间古旧的平房。周围有院子与园子。房子的墙壁上被他写了好些小字,凑近一看,写着“某日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07 10:36)

    这篇文章是一口气写成的,不长,几乎没修改。是用情用心来写的。虽然极力把文字写得很平淡。耗心血写一篇文章,其实是在茫茫人海中对一个暗号。同类人都会懂。本来想起一个吸引眼球的名字的,想了想还是算了。错过的人,终究还是会错过。

    本来这篇文章是发在微信公众号上的,因为有乱码,只好删了。就在这里重发一下。

    我的公众号里主要是发我的文章。有喜欢的人,可以微信搜“赋渔的文字”。

正文如下:

 

  1994年的春天,我考进南大作家班。到了秋天,原先不多的积蓄,也用光了。我找了个“家教”。

  学生是个才十岁的女孩,黑黑瘦瘦,梳着根长辫子,有点怯生生。一见面,她妈妈就说:“一个人,气质最重要。你是大学生,又是作家。我想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房产

文化

   在作家申赋渔的记忆里,故乡申村这个苏北的普通村庄是一个充满生机的地方,瓦匠、篾匠、修锅匠、扎灯匠……身怀各种手艺的匠人们构成了乡村社会重要而鲜活的元素,使得“人与人的距离很近”。

    “今天的农村已经看不到手艺人的身影,他们已经逐渐被人们遗忘。”8月的一天,再次回到故乡的作家感慨,“他们是从古至今代代延续的一环,而今,这个环断了,我的故乡也就真正没有了。”他觉得,这些背离时代远去的手艺人的故事,就是故乡的记忆。

    在作家申赋渔的的记忆中,故乡申村这个苏北的普通村庄曾是一个充满生机的地方,瓦匠、篾匠、修锅匠、扎灯匠……身怀各种手艺的匠人们构成了乡村社会重要而鲜活的元素,使得“人与人的距离很近”。

    祖父申同守是他笔下记录的第一位匠人。祖父生于1911年,在世的时候,以手艺精湛而声名远播,前来请他做木匠活儿的人遍布方圆百里。

    更为传奇的是,祖父有一把能够“通灵”的大锯,据父辈们讲,有时半夜里,大锯会自己发出”铮“的一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熟悉申赋渔的朋友们都知道,他最近终于“出关”了。这位作品总是获选“中国最美的书”的作家,写书时就像“闭关”一样,要集中四五个月在家写,不出门。因为“写作是创造另一个世界,只有进入书里的情境,你才写得出来。一出去喝酒聊天,‘气’就断了,想再重新回到书里,回不去了。”申赋渔说着,话里带着些许的苏北口音。
        走南闯北多年,申赋渔的乡音却总也改不掉。他刚刚写完的新书《匠人》其实就是一部关于故乡的书。他写了老家申村的15个匠人,名虽为“匠”,实则是申赋渔的家乡父老、发小亲朋,用他们的人生折射出一个苏北村落百年来的时代变迁。用中国青年报社社长张坤的话说:“《匠人》勾勒了一个农耕文明的背影,充满着忧伤与温暖。它能勾起每个人心底的乡愁。”这种乡愁,在申赋渔看来,也是“70后”一代对于逝去时代的哀愁,“乡村中有我们中国人的生存方式”,乡村没了,这一代人精神家园失落后,只剩下孤凉与彷徨。

       申村离南京250公里,开车要3个小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申赋渔《匠人》新书发布会7月25日在北京召开。 光明日报、解放军报、中国青年报、北京日报、人民日报,北京青年报,北青周刊,北京晚报,中国科学报,新浪读书,中国新闻周刊,中国网等媒体云集发布会现场。众多嘉宾对这本书给予了高度评价。

申赋渔通过一个个匠人,折射乡村生活,体现了一种变迁,给人一种时间的跨度,让人读来有一种力量一一一光明日报文艺部主任彭程。

《匠人》勾勒了一个农耕文明的背影,充满着忧伤与温暖。她能勾起每个人心底的乡愁,她让我们想起,我们曾拥有多么美好的田园牧歌。一一一中国青年报社长张坤

申赋渔是一个有着和高尔基相似人生经历,一个非常有创作才华的中国作家。我非常喜欢《匠人》这本书一一一解放军报文化部主任乔林生。

我觉得申赋渔和朱赢椿的合作非常好。《匠人》的设计有一种神秘的感觉。这也是这本书里有的一种气息。非常吸引人,非常有力度。一一一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秘方长王琴珍。

《匠人》里面有淡淡的对于逝去时代的哀愁,以及对于精神家园的失落与彷徨。我们整个中国人吧也都面临着这个问题。这实际上就是一个现代化大潮冲袭之下所带来的一个必然的文化缺失。 这个实际上是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如果一个人多年在外,他对他乡的熟悉必将慢慢胜过故乡。他认得他乡的小路,清楚他乡的物候,把再次抵达他乡的过程下意识地说成“回去”。他曾熟知的、生活在故乡的一代代人,先是变得陌生,继而依次凋零。如果家乡是一片村庄,那么它一定走在其中一条道路上:一是人去乡空,遍地倾圮之景,大自然正重新夺回此地的控制权;二是旷野里建了厂房,田埂上起了楼盘,新城镇正一砖一瓦、势不可挡地侵略而来。无论归宿几何,消逝中的故乡于我们而言,终归是一场海市蜃楼——它吞噬了我们所有的情感,流放了我们一切的记忆,捣毁了我们毕生的归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匠人和故乡一同消失了,只剩你这流浪城市的孤儿

2015-07-19 新京报书评周刊 新京报书评周刊
新京报书评周刊

ibookreview

新京报书评周刊2003年创刊,每周六出版发行,口号是“阅读需要主张”。书评周刊气质是严肃而有趣,主要评价国内外出版的大众类优秀图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见到成公亮先生的时候,他正在古林公园“四方八景亭”的前面放风筝。风筝是一只大鹰,因为飞得太高了,成了一个黑色的影子,在空中缓缓地盘旋着,显得高傲而孤独。成先生仰着头,专心望着它。

A

《水》是成公亮先生所作的古琴套曲《袍修罗兰》里的一首。虽然我在CD上早已听过,可还是希望能亲眼看到成先生的演奏。成先生掀开“秋籁”琴上的罩布,轻轻一拨琴弦,一声低沉的琴音,立即穿过我的呼吸,朝窗外荡过去。“秋籁”琴成于唐玄宗开元三年,至今已逾千年。它是成先生生命的一部分。

《水》声响起。这水,是叮咚的泉水,像带着欢愉的笑,在奔跑,在追逐。又如同轻快的马蹄,踏过春草,向远方疾驰,远方,草色无边。

那是活泼泼的青春。

“我是宜兴人。我在中学里学的是二胡。我学古琴是在上海音乐学院附中。”

成公亮的第一位古琴老师是刘景韶。

“刘先生是梅庵派。刘先生最著名的曲子是《平沙落雁》。在琴声中,能够听到长空里的雁叫。这雁叫,只有‘梅庵派’才有。”

刘景韶师从王燕卿。王先生是民国时的著名琴家。1916年,他与康有为同游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校长江艺园在听他一曲古琴之后,大为惊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0 10:03)
标签:

杂谈

南京日报电子版

潮音

□申赋渔

在这个端午节之前,我一直认为嘉兴是文人心灵的栖息地。前后数十年间,这里竟涌现出文学史上那么多的大家,从王国维到徐志摩,从李叔同到丰子恺,从茅盾到张乐平——实在是应了“人杰地灵”的说法。然而这次来嘉兴,我却有了另外的感受。

登上烟雨楼的时候,天下起了小雨,南湖上龙舟赛已经开始了。数十条龙舟劈开水浪,箭一般地往前。击鼓的、划桨的、掌舵的,全随着奔放的鼓点,摇动着身子,绷紧了浑身的肌肉,把船划得像要贴着水面飞起来。这气势,这鼓点,让人的血很快就沸腾了。湖岸上观战人群的呐喊之声,惊天动地。“弄潮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谁会想到,在南湖竟能看到如钱塘江潮般的雄壮呢。

人与景,统一于刚勇热烈的气质,这气质与文人的内敛、儒雅无关,完全是属于铁骨铮铮的男儿。传说中,嘉兴的端午与忧愁忧思的屈原无关,而是史上最刚烈的人臣伍子胥的祭日。

伍子胥被奸臣伯嚭诬陷。昏庸的吴王夫差,竟赐了“属镂之剑”令他自杀。伍子胥悲愤难当:“我死之后,把我的眼睛挖出来,悬挂在都城的东门上,让我看看越国是怎么打进来的。”伍子胥自杀了,夫差还不解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夏 至

申赋渔

如果大火星,出现在黄昏天空的正南方,人们就知道,夏至到了。

大火星,是东方苍龙七宿中最为耀眼的一颗,也是苍龙之“心”,人们常常会根据它来安排农事,占卜吉凶。《说文解字》里,对龙的描述是“鳞虫之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这与苍龙七宿在天空中出没的规律竟是惊人的一致。龙是中国人的图腾,我们至今还自诩为龙的传人。那条传说中的巨龙,也许就是我们仰望夜空时的这一群星星。古老的《易经》也透露出这样的蛛丝马迹。

苍龙七宿春日初现,这是“乾卦”中的 “见龙在田”;夏日横空是“飞龙在天”;继续西移,便是“亢龙有悔”,“群龙无首”了。七宿最终在天边消失,成为“潜龙在渊”。

夏至之日,正是“飞龙在天”之时。这一天白昼最长,阳气最盛。夏至后不久,就进入一年中最为炎热的“三伏”天了。“三伏”,是说这阳气之下,埋伏着阴气,虽然酷热难当,不过,阴凉却已在暗地里滋生。属阳性的鹿,因为在夏至这一天,感觉到了阴气,头上的角就会脱落下来。地下的蝉感受到了阴气,也匆忙爬到树的高处,开始一夏的嘶鸣。夏至之后,白天会慢慢缩短,夜晚渐渐加长。亢龙有悔、盛极而衰、过犹不及,都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