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渔樵
渔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3,720
  • 关注人气:1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佛学

气泡

破灭

肉身

葬礼

分类: 诗歌

    



呼吸机

 

一枚气泡潜在气泡里,呼着吸着就破灭。

惟有秋天纠葛风波,落叶后落草。惟有

憋不住的雪,一个劲地从肉身里降落,

 

变脸后变天,死后才发觉肉身多么凛冽。

荒凉的婴儿却尤新生,白色尸衣的雪,

裹一瞬就一生。我在我不在我曾经在。

 

要相信雪是水吗?涌动的幻影天上人间。

把自己关在门里,等同于自己也关在门外。

况且,取道于兽道主义,四肢并用着走。

 

世界是个大病室,医生给自己疯狂开药。

药方如正楷,偶像而无神,遇到烟火就散了。

满云烟的就世主,凑合着出世入世的慈悲。

 

两三点缈茫,冰冷的两个网吧企鹅用QQ

聊得热烈,中途雪崩,自己是自己的出路。

走吧,孤独到最后他为孤独而幸福地哭泣。

 

词语驱动着雾气带你回家,暗夜一路华灯

卡通你摇晃的剪影,谁让它是黑色的呢?

注意脚下的下水道,就是活着的幽缈星空。

 

谁在敲门?起身,推门如推背,那些谜底

使我凭窗的啤酒泛起醉意,醉翁如葬礼,

如葬礼上白色雪花,如深海孤舟泛起的白浪。

 

2015/02/2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7 07:43)
分类: 诗歌

    

        桦川行

 

 

江水染过夕辉的暮气,红到发紫时凉意暗涌。

饱饭的人却青春,江滨广场筋骨涣散地热舞。

 

从防洪堤的小生意摊挤出来,星星刚好闪烁,

远眺平原忙于提气,暗绿的农业阡陌里蓬勃。

 

是夜,悦来镇悦客,梦里笙歌,酒神们醒着。

冷云不冷,一条开发大街,迷彩灯影正汹涌。

 

注:冷云,原名郑香芝,(1916年—1938年),黑龙江桦川县悦来镇人,东北抗联的“八女投江” 烈士之一。

 

2015/06/1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绥芬河

小城

这里

潜江

文化

分类: 诗歌

注:诗人间的情谊,时光中不会改变的。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与宗宣大兄相识,电话书信来往,后多次晤面,时光飞转,这一个情谊如今已近20年了。今得此诗,存念!

 

“使用这个小城的时间过日子,挺好”

                 ——临别绥芬河赠杨勇

                                          

                                   柳宗宣

 

 我走的时候汽笛鸣叫。绥芬河

一点也不偏啊。两个国家交织出

汉语与俄语的宽度,随处可见

欧式教堂,金发蓝眼珠的女子

 

从哈市通往它的途中就开始想你

我是在抵达十年前遥望过的小城

想像的冰雪覆盖这里。残雪冰凌

潜江街头。你打来电话我问询

 

你们那里冷吗。在你北方的词语

触摸这里的冰雪。现在同样问你

这里冬天冷吗。就是在这里啊

你把诗的问候发送到我呆过的

 

所有城市。我俩可在任何地方相见

潜江闷热的客厅。你打来长途电话

关于分行和叙事;遥远的绥芬河

的诗意,给我带来荆楚盛夏的清凉

 

这里果真凉爽。以后常来的地方

当我们走在街头,四处观望它

这是你写信的地方,你的声音

追随我到达北京,你几乎走遍了

 

我流徙租住或明或暗的所有房子

——试图离开这里,什么边缘啊

在哪里都一样,你我都是睡在自我

的黑夜里——我们所在的地方

 

比如这里就是中心。观画展爬青山

国境线上,碰跳出你亲切的信息

在自家庭院拼酒,想着把你放倒在

你整齐的书房。贤妻貌美儿子酷似你

 

在祖国边陲生活多好。四点二十分

天就亮了;与武汉处在不同的时差

使用这个小城的时间过日子,挺好

什么地方都不要去这里就是天堂

 

 2012,8,16,于绥芬河某旅馆

 



2012年,柳宗宣与孙文波阿西在绥芬河边境线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承认

 

 

早餐后,我用盘子带走一些落叶。

桌面剩下的全是绿消息,当然我指我的脆弱。

 

混乱的城中,电影里的黑帮在捣乱,阴郁的主角是

春天开花时就上访的同类,警察在清理祖国的鸡零狗碎。

 

台词反复窜改,为什么不阻止那些鳄鱼的杀戮?

牙齿长在市长嘴里,且撕且咬,尖利得像修订宪法。

 

正如教堂的钟声所注释,秋风在撕裂全世界的外套。

一道选择题:给你一片热土,你选择南极还是北极?

 

能规划死亡吗?生活在水里的居民扒着船邦问。

船上的代表大会相互扯皮,斗殴的冰脸像人民的热屁股。

 

谁是你的替身?一个跑龙套的演员跑疯了,

反复跑台也无人记住,因为他的面具不在他的脸里。

 

我用诗歌抒情过排向未来的纸牌,遇到阴天时,

我转了一个弯,我写下:光芒万丈的太阳普照大地。

 

我发现得太晚了,落叶后的秋天早已荒芜。

傍晚时,我的喉咙发紧,黑暗的回声沉入镜子时下坠。

 

我承认,我举过失败的双手,我丢弃了手心的雷霆和闪电。

我承认,我所绝望的是我所希望的,而所希望又是所绝望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人

文化

分类: 诗歌

    

    肉体的理性

 

一枚硬币的力量能带来什么样的图景?

正面越来越的我,反面越来越硬,我所愿的钙化。

 

寒流也是暖的,死亡树叶的幽灵在树根下不散。

立冬,我承受他对面的寒风和大雪,让你感到冷酷。

 

我以此明证,我不是生活的旁观者。

在浪尖上也是在波谷,我宁愿再沉入更深的渊底。

 

看见大海的动荡吗?恐惧和背叛百感中的交集,

泡沫碎了,沙,漫漫地露着,瞧,那固执的多孔礁石。

2014/11/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陈超

诗评家

低处

高处

诗人

分类: 诗歌

    冷冬——兼悼陈超

 

茶水在震荡,秋意里的寒,谈话时一层薄冰

俯身时,头颅露了底,是白话还是翻译体?

从乡村叠加的经历,骨子里的文本,草木之灰

又恰逢大地临时拼凑了落叶,踢在脚下如草书

是漂流之书,彼此的中年心境,枯坐多于发呆

城市涂脂抹粉,东方西方,夜,仍旧持诗夜行。

 

低处是高处,赌博的骰子掷向黑暗的光。

奋力一跳,就跳了下去,冬天用凛冽谈论你

往日孤独而清澈,电视里花边仍旧艳如糜烂。

遗照,岁月冗长中的爬行,肯定非黑即白,

不要谈论我们,从北方到中原,有血和云烟,

诗集评论集,诉讼,聋,听不到幽微的声音。

 

伪造春天是可耻的,小书房里需要四外漏风

语言驱逐着冬天的马群,美学是污泥和茅草

轻之又轻,为流弊所破,没什么是坚实的。

抢掠身体的斑点,放纵德行的溃疡,呼啸过后

大地枯萎,词典中苍白的一朵,血不会白流。

该置一份田地,两脚黑泥,却可以依凭着白云。

 

渎神,白纸上雾气茫茫,羔羊们迎头而来,

别再婆婆妈妈,拿起我们的鞭子,抽,抽打

那个暮气的我。高处总要堕落,电流是自己的,

推倒如山的阴影,要放射闪电和清白的决心。

万圣节万圣降临,低处的尘土提练着鬼神,

传说,从黑暗深渊里升起,曙光将大白天下。

 

2014/10/3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31 20:42)
标签:

图片

文化

摄影

分类: 我的影像

图像即观念,摄者之观念,也是观者之观念。其实原本就这么简单。
暗处的问题是产生图像和观看图像人的生存背景,这就很复杂了,如体制、政治、种族,民俗、道德,伦理等多重因素的左右。一个社会越进步越开明越多元,可能观看图像本身的观念被遮蔽的就越少。
图像做为观念,还有一重可怕性,就是图像一旦成为了我们认知世界和事物的依赖,我们的悲剧性就大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26 14:54)
标签:

摄影

情感

文化

图片

分类: 诗歌

 

彼此

 

草木和风声包着她的乳房,

无人时自怜,用一线山泉做琴弦。

 

有时,我从她那里借家什:

落花,落叶,木椅,木书桌。

 

书生气也是气,文字指点江山

比之如蓝,隐约于她的雾气里。

 

采石机轰鸣,最近她的麻烦

彩旗,资本,图纸,一座小坟茔

 

推窗和不推窗,自然和不自然,

新结的开发屏障,抬头却会看见。

 

2014/10/2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11 10:40)
标签:

情感

             中秋故乡影像散记


       世界上要做的事情真的很多,我母亲就有着没完没了的活计。这位每天都忍着高血压带来的头痛,忍着糖尿病折磨的农民,今年已过66岁。早晨,她五点多起床,给家人准备可口的餐饭,整个上午她洗碗,收拾屋子和小院落,晒水洗衣,帮大妹妹的理发店洗毛巾;炎热的中午,她一人忙碌午饭,给大妹妹送餐。那时,外甥刚起,又开始了他阳光灿烂的城里人生活;正午母亲的头总是痛得厉害,眼睛几乎无力睁开。当她吃完药片,小睡一会,下午又继续劳作了,偶尔,她也会翻出旧衣服来洗;红日西沉时,她又做全家人的饭,洗碗。劳作和疾病,顽固不化,每天伴随着她。面对母亲我常常茫然,我不知道能为她做些什么,用文字能给她带来什么?
      那样让人绝望的生活,我这样称呼这一切。二姨两次脑溢血,终于不能再走路,她终日瘫在黑暗中。这个爱钱如命一辈子舍不得吃穿的农民,在成功地存了二十万元钱后,突然因强度过大的劳动开始生病。她舍不得花钱治疗,结局是吃喝拉撒现在都得别人帮助。她变得神经。这个穷怕了的人,到现在还以为自己是很富的人,总担心别人要偷她的钱,她日夜哭,豪无原由地骂人,她骂自己的丈夫和女儿,她骂邻居和自己姊妹。她抱着那存款折,抱着那病,早早就固定了晚年的一切。直到今年她口齿不清,再也不能说出什么,她不再骂。
母亲院里的蒲公英一年一度地飞花,小小的白伞,被吹总是吹到很远的地方。辗转到城市边缘,大妹妹很可能扎下根了。她的小理发店,从早上六点半就开业,一天时间她在那儿忙碌,深夜十点多回来。多年前,她和大妹夫离开了土地,成了城里打工一族,十多年的贫穷,她终于有了这小小安定的依靠。她勤劳,42岁的她没有时间,没有会朋友的时间,没有化妆美容的时间,没有看电视的时间,没有做饭的时间,没有节假日的时间,甚至快没有上厕所的时间。她有什么?这个开始爱钱的人,这个像机器一样拼命转动的人,是不是又在用自己的健康自己的人生来换钱?这世界迷雾和彩虹再多,我坚信这位老农民的后代,也会一层不变地固守在那里忙碌。
    诗人罗伯特.勃莱说,有另一种黑暗, 一种在躯体的栅栏中的黑暗。果真如此吗?我一次次失望,一次次归来。故乡的一切还是一切,又不是一切。也许,我心里的故乡,那个童年时代的故乡才是故乡。如今物不是,人已非,惟有老旧而晦暗的时光流逝着。

河流如今没有小鱼了,垃圾成堆,那里有一只手伸出来,在试图抓着什么?


黄昏中故乡的草垛,一抹斜晖, 我的影子是那样清寂。


母子俩,在废弃的土屋前洗菜,明早要去集市上卖。


一株葵花,长了在土墙上,竭力的鲜艳中,它还是生错了地方。

夜深,大妹还在理发,一天的时光,有十四个小时要忙碌在这里,小店,支撑起了一个三口之家。


老明的铁匠铺活少,不开炉,修理一些日常用具,准备去集市上卖。


铁匠铺来了一个乡亲,磨刀,乡里乡亲的,这点小活老明没有收费。


一座清真教堂,一座水泥工厂,田野在诵经声和机器的轰鸣声中,迎来了一个荒凉的秋天。

邻居的媳妇在为生计而犯愁,纱罩扣着的午餐,苍蝇嗡嗡地盘旋着。


邻居的母亲糖尿病到了尿毒症阶段,夫妻俩为了老人治病,花光了所有积蓄,又欠了不少外债。


四十余年的土房,主人进城打工,就这样荒凉着。


老人在村路上遛弯儿,寂静的正午,乡村只有秋风吹过。

老人的脸上刻满岁月的痕迹,有多少故事在心中呢?

老牛好奇地看着镜头,狗儿也不叫,一切对我这个曾经的乡亲都很友好。

弟弟去姥姥家了,做为孪生的兄长,他有些孤单。


兄弟俩在玩游戏。他们进城打工的父亲今年家里新购了电脑。


看护孪生兄弟俩的奶奶再准备中秋节的晚餐,一个人包着猪肉馅的饺子。


母亲糖尿病,饭前要给自己打胰岛素。

木工小杨夫妻俩在做木工门,他们靠这生计,供女儿上了大学。


夫唱妇随,木工小杨夫妻一个钉钉子,一个量尺子,一天总是这样的忙碌。


瘫痪的二姨病重,三天不吃饭了,昨夜住进了医院重病房。


医生们在给二姨会诊,二姨今年58,操劳过度的她不知道能不能挺过这一关?


邻居牧猪归来,邀请我过年回来,吃杀猪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8 20:30)
标签:

文化

分类: 诗歌

 

农事诗之七

 

高秋月亮清亮。乌鹊飞,他沉睡在霜覆的田野。

电视剧醒着,夜店里两个白领小口啜饮葡萄酒。

白天还没结束,小侍黑眼圈嵌着粉橱窗在闪动。

鸡叫了,她沉入到更荒茫的肉体。牛马们奔走。

收割后的旷野,没有爱。整个冬天大雪灰蒙蒙。

2010/9/1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