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稻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可能存在健全的理想政体。各种类型的政体都有病。法兰克福学派早期批判理论,探讨如何抑制资本主义体制下工具理性的过度膨胀,其治疗策略是重建启蒙理性。我们“皇建有极”的君临天下的统治文化惯习,还没有真正经历过启蒙,更别谈重建。

资本主义体制的病症有几个世纪的复杂聚集,它一直在调理,在各种状态的“失序/均衡”中变换着治疗策略。二战后民主体制的健全,程序正义的完善,使得资本主义体制的民主文明大大地推进了。现今,新自由主义遭遇到了批判,福利社会模式变得可期。价值理性反而在资本主义体制中获得了一定程度的策略性重构。

1990年代开始,不到一个世纪的社会主义体制遭遇到空前的政治破产。尚存的几个社会主义国家,不光离社会平等越来越远,而且在西方民主体制的光环下有堕入国家社会主义集中营的风险。这个体制本身有病。有趣同样荒谬的是,高速经济增长曾经被认为是缓冲社会风险的核心内容,在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里借农场公众平台而不是电影作者公众平台来发起这次微信平台的讨论,因为这是个人行为。

讨论有一个预设:我邀请张献民参加讨论独立电影生态在社群组织、公共性平面的框架下的现状,以及社群组织存在可能性的预设。

我的判断是:公共领域视野中的独立电影生态是分裂和无序的,以社群组织的方式合法地进入新场域、有序地展开运作。

在独立电影遭遇的意识形态暴力及其身份危机的情境下,独立电影的特殊媒介属性,使得其与电影工业之间只存在传播政治学和诗学的解释策略的差异,这种差异随时可以转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乡村社会的可能性在土地上的人,而不是外来的知识分子。

费孝通先生40年代谈到当时知识分子的文字下乡运动时,既已保持对这类知识的非土地所产的批判。现代启蒙,首先要革新知识人对于知识的态度。知识并非一种显见的效用,它在改造、重塑野蛮人的知识过程中,并不能革去野蛮的命运。社会首先应拥有限制那些试图革除和改变他人命运的意志的批判力量。社会不能成为运作某种强力意志的工具。二十世纪人类社会遭受的罪恶,多由某些强力意志的社会化运作所制造。国家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个人崇拜和政治神学的实践和运动,杀戮了各类自由人生。

乡土上的生产和生活,并不应受制于城市阶层的知识批判。现代知识并不真正开启了启蒙理性的生产,因为对它的批判恰恰在乡土文化的野蛮场域中获得了真理话语——现代知识是它自身的解体力量。现代知识应该对应着知识和实践,它应在具体语境中发生位移,由此转化为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题图:培田村外来乡村建设者们装贴的标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题图:福建培田村巷道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题图:鬼叔中拍摄春社木偶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题图:2004年清明时节,父亲在耙地


整理故乡图片时,翻出2004年清明回乡的图片集。我那时刚在神农架林区拍摄完成《灵山》和《曾武华事件》,对于楚地风物的愁绪,急迫地推动着各种选择都转向拍摄自己的故乡细毛家屋场。清明之后,我再次返回故乡,带着当时很接近电影梦的sony pd190设备和一大箱磁带。如此地,到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