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的教育处于关键时刻

(2013-12-14 11:58:12)
标签:

快乐教育

舒适教育

生态人格

历练屏障

学习热情

     当前我国教育的导向是快乐教育,但实施的是舒适教育!这是一个十分严肃的话题,它关系我国教育改革的定位和方向,关系到我国下一代的人格特质,更关系到我国未来兴旺与衰败的根本所在。

    舒适就是给人以安乐舒舒服的感觉。既然是“给人以安乐舒服的感觉”,那就说明产生“舒适”的要件是“环境和条件”。快乐就是代表着人们内心的一种情感表现形式,是感到幸福或满意的内心体验,快乐分为暂时之乐和恒久之乐。

    相对于人而言,舒适与快乐的区别在于:舒适是外部要件,即环境和条件;快乐是内在情绪,即人的内心体验。

    “舒适教育”指的是给学生们提供安乐舒服的环境和条件的教育;“快乐教育”指的是让学生们内心感到幸福和满足的教育。

    不过两者也有关系,对于同样的“心境”,舒适的环境和条件可以给予人更多的暂时之乐,糟糕的环境和条件会减弱人的暂时之乐。但是如果一味地强调外部要件的舒适性,久而久之会提高人对快乐体验的“阈值”,原来可能带给人快乐的要件,后来或许根本就不会给人快乐,好比抗生素的耐药性和对毒品的依赖性,剂量必须越来越大才能其作用,导致人对获取快乐的要求越来越高。这就是为什么现在的孩子生活上越来越舒适,但内心越来越不快乐的原因。

    相反,较差的环境和条件,可能会降低孩子们的暂时之乐,但也会降低人对快乐体验的阈值,使得外部的要件很容易突破该阈值,从而产生内心的快乐体验。所以这样的孩子很容易满足,总能感觉到处处有关怀、时时有快乐,也就是“恒久之乐”。只要家长把这种情绪向正面稍加引导,就会把这些恒久之乐升华为积极向上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从而获得永久幸福。

    要让孩子获得永久幸福,必须以培育孩子的爱商、情商和智商三位一体的生态人格为目标,使三者之间彼此协调共同发展。原因是:爱商会孕育情商,情商会滋养智商,智商会运化成为爱商。假如智商是树木,那么情商就是土壤,爱商就是阳光;假如智商是骨骼,那么情商就是组织,爱商就是灵魂。

    在术业有专攻的前提下,打破文科与理科的界限、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的界限、形象思维与逻辑思维的界限、读书方法与生活感悟的界限,将应试教育蜕变为应试能力而成为素质教育的组成部分,使知识积累与素质优化形成良性循环。

    舒适的享受可以让孩子们懂得生活的目标、憧憬未来,激发他们对未来生活的向往和追求,以此使孩子们充满激情和信心,克服成长道路上的重重困难。同时又通过战胜各种困难,培养自身的各种能力。《孟子》曰“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指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这个过程就是“历练”。

    在《西游记》中,如果只为了追求“舒适”,观音菩萨完全可以委派孙悟空用两个筋斗便可取回真经,何须肉身凡胎的唐僧干嘛?其实《西游记》强调的不是经书,而是“九九八十一难”之后的“人生感悟”!

    人的成长既需要“生我”的舒适环境,又需要“克我”的生活历练,还需要“我生”的无私奉献,也需要“我克”的正义之气。然而现在的教育导向一边倒地强调了“生我”的舒适环境,却忽略了其他三个方面相互作用。由于历练不够,造成学生们独立能力差;由于无奉献精神,造成学生们自我为中心;由于正义之气不足,造成学生们胆气虚弱、滋生强迫症抑郁症等心理疾病。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人们的生活十分艰苦,“知识改变命运”深入人心,面对各种困难,学生们信心满满、踌躇满志,尽管当时的升学率不到10%,学习压力远远超过当今,但学生们非常开心,没有因为太大的学习压力而出走,更没有因为太大的学习压力而自杀。也许正是这些学习压力给了学生们的“历练”,炼就了大家坚忍不拔的意志和克服各种困难的勇气,为我国经济多年的高速增长提供了合格人才。

    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人们有能力、财力、物力让自己的孩子生活得好,加上多年来应试教育对孩子们造成的学习压力,求变心切,整个社会期盼一种全新的教育模式取而代之,于是素质教育呼之欲出。在素质教育的感召下,人们说得最多的是“快乐教育”。

    社会的教育导向促使教育主管部门对中国教育进行改革。为了实施快乐教育,主管部门正在进行一系列教育改革,包括减轻课业压力、减轻升学压力、减轻择校压力、取消升学比较等等,让孩子的学习节奏慢下来,这些都是对的。

    我们取消了学生学习上的各种“屏障”,给学生们提供一个“舒适”的学习环境和心理环境。但我们是否找到了作为“历练”之用的“新屏障”,当然它肯定是比应试教育更人性、更符合学生的心理需求、能够使得加给学生的压力实行“软着陆”的“新屏障”。如果只是移开了应试教育的“旧屏障”,而不设置“历练”之用的“新屏障”,那么孩子的顽强力、意志力、拼搏力又从何而来?另一方面,由于“快乐”涉及人的心理预期和快乐阈值,那么在教育改革中,有什么办法来调整学生们的心理预期和快乐阈值,以提高学生们在学习过程中的快乐度?

     中国教育改革的宗旨是:取消学生之间的学习竞争,因为竞争会带来压力。如果没有为学生设置新的替代屏障,学生的心理就很难得到历练,快乐教育的初衷很可能变化为舒适教育。不要一说到压力都是“坏的”,生黄豆芽的时候就需要在上面压上一块石头,否则生出的豆芽质量会很差。这里想问一个问题,孩子未来的独立生活和独立工作,会面对压力吗?如果他们未来无法回避这些压力,那他们的抗压能力从何而来?小时候培养抗压能力和成人以后培养抗压能力,哪个的成本更小?

    目前的孩子承受了双重压力:一个是在全社会对应试教育的抨击下,造成应试教育作为原有“屏障”的消失,学生们将得不到应有的历练,新的历练方式根本就没有准备好,造成他们心理脆弱、浮躁。另一方面,新的教育模式还在探索中,应试教育仍大行其道,来自于应试教育的学习压力有增无减。这样就使得一颗“脆弱心灵”,需要承受与之不相称的负重。问题就出现了:因为学习出走、自杀的层出不穷!

    更严重的是:如果缺少屏障历练,“打造”出来的“人才”,在未来国家建设中,是否有足够的承受力值得思考。日本作家大前研一的《低智商社会》对日本素质教育前后社会状态的研究发现,素质教育以前日本社会经济高速发展,当素质教育培养的人才走向社会后,日本走向了全面衰退。他认为,素质教育以前,学生们为了应对“死亡考试”,培养他们坚忍不拔的精神,这种精神成了日本高速发展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素质教育以后,学生们进入了学习轻松的环境,学生们在轻松的环境中“懒惰”了,使得日本原有的那种民族精神没有了,造成日本经济衰退的重要因素。

     我想起老祖先的一句话:“穷不过三代、富不过三代”。因为“穷”对人是一种“历练”,历练让人具有顽强不屈的意志,有了这样的品质,早晚会脱离贫穷。一个人“富”了,必定会追求舒适安逸的物质享受,否则就失去了“富”的意义,历练的屏障也就消失了,人就会变得颓废懒惰,好日子就到头了。

    商界巨头李嘉诚曾为打破“富不过三代”的魔咒费尽心机,如果简单的教育或者安逸舒适的生活就能培养出杰出人才的话,那这件事对李嘉诚来说太容易了,他有足够的资源,可以让自己的孩子享受世界上最优质的教育;他有足够的财富,可以让自己孩子享受世界上最舒适的生活。然而,这位叱咤风云的智多星绞尽脑汁、运筹帷幄,拿出他驰骋商场的无穷智慧,方才培养出李门双雄——李泽钜、李泽楷两员虎将。

    国与家一样,如何在富裕的时候培养出意志坚强、百折不饶的优秀人才,同样是一个世界难题。人的培养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在知识和能力问题上,需要丰富的物质财富作为基础,才能够上得去;在人性和智慧问题上,需要“贫穷”时的那份心境作为历练,才能出得来;在审美和情趣问题上,需要轻松愉悦的生活状态,才能感悟其中的韵味。然而富有、贫穷和愉悦三要素,很难同时出现在同一人身上,但缺少其中任何一个都会造成深层次的人格缺陷。所以教育改革并不是直观的、简单的“红头文件”的下发,而是民族文化的重构!

    “给现有的学习热情降温!”或许是一种政绩,但要知道:一旦温度降下来,想要再升起就没有那么容易。现在有些人总会说,西方教育怎么怎么的。其实,西方的教育同样存在很多问题,否则他们的经济就不会出现“大衰退”。中国的教育肯定有问题,但中国原有教育也有不少合理的成分。否则,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从何而来?中国是怎么成为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第一大制造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

    在世界经济与合作发展组织(OECD)主办的世界中学生综合能力测评中,中国上海的中学生在数学、阅读与科学等方面的能力于2009年、2012年连续两年居全球首位,在数学方面高于第二名新加坡40分,这说明了什么?在奥巴马2010年的一次国情咨文中,连续四次提到中国的教育,担忧中国孩子比美国孩子的读书多,这些会有助于中国的竞争力,这又说明了什么?只要我们去考核一下英国的伊顿公学和美国精英阶层的教育,并与当前中国教育进行比较,或许对中国教育改革的方式会是另外一种解读。

    我深知当前的应试教育给孩子们带来了巨大的学习压力,应该进行教育改革以适应新时代的需要。我认为改革的方式应该从两方面入手:一是强化学生们的文化修养,使得学生们有一个良好的心境面对必要的压力,把学习压力变成学习动力。二是根据中国的实践情况,吸收他国教育的成功经验,吸取他国教育的失败教训,而不是对外国所谓的“经验”照抄照搬、囫囵吞枣。

     中国教育出了问题,但主要的问题不是应试教育本身,而是出在中国教育与西方教育的“对接”上,应试教育只是该问题的一个表象(详见《中国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http://blog.sina.com.cn/s/blog_e56e1f410101fka3.html)。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的家长,一方面他们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深度参与了子女的整个教育过程;另一方面他们又不懂教育的理论和方法,把应试教育推向了极值。最终又把这些行为的造成的后果,统统算在学校和教育体制上,于是一谈到教育改革,就主要针对学校教育和教育体制动手术,这样既不科学也不公平。正确的做法应该是,一边进行教育改革,一边对家长进行教育和引导。中国的教育,只有把家长教育好了,才能把科学的教育理念落到实处。

    “学习热情”是我国的宝贵资源,是民族的巨大能量,千万不要当成“邪恶”除之而后快。的确,在激烈的竞争面前,中国现有的“学习热情”被无序化和扭曲化了。教育改革的目的是:在保留现有热情强度的前提下,让被无序化和扭曲化的“学习热情”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而不是简单地给这种“热情”降温。无论是什么改革,只要损伤了这种“学习热情”,都意味着改革的失败。要知道,西方国家没有这种“学习热情”,不是因为这份“热情”不好,而是因为他们的文化基因根本就无法催生这份“热情”,西方煽动这份“热情”要比我们消除这份“热情”困难得多!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成功的教育改革可以成就一个民族,失败的教育改革会废掉一个民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