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家长的无私付出  真的能使孩子快乐吗?

(2013-11-22 12:28:37)
标签:

本能乐

升华乐

有序压力

无序压力

相生相克

     父母培养孩子的最终目的是:使自己的孩子有一个快乐的未来生活。因此,对快乐的不同理解,决定了父母培养孩子的不同理念。父母培养孩子的理念不同,又决定孩子了孩子未来的人格本质,包括孩子的世界观、人生观、快乐观,等等,其中每一项都直接影响到孩子生活质量和幸福指数。于是探讨“快乐”的含义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快乐是指:①人们在感受外部事物带给内心的愉快、安详、平和、满足、稍带兴奋的心理状态;②快乐是当一个人在追求目标时达成的理想状态和内心喜悦的激情;③快乐是一个人对自己美好生活的一次又一次的满足;④快乐是一种持续心里的状态。

    从“快乐”的定义可以看出,③④是对人达到快乐时的总体描述。①是对人获得“快乐”这一结果后,对快乐体验的描述。②是对如何才能获得“快乐”过程以及快乐产生的机理的描述,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快乐的获取必须要经历“追求”的过程,并将追求的结果与内心中的“预期”进行下意识地比较,超越了这个预期的阈值,就会感到快乐,远远地低于这个预期的阈值,就会感到失望,甚至疼苦。

    对“快乐”的追求是人内心“动力”的主要来源,人们的所以行为就是为了获取自己内心的“喜悦”(自虐狂的喜悦标准与正常人相反)。所以“快乐”的人格特质,是世界观、人生观的有机构成。

    1923年精神分析学家弗洛伊德,在研究心理动力的构成时,提出“本我”“自我”和“超我”三个概念,以解释意识和潜意识的形成和相互关系。“本我”是完全潜意识,代表本能欲望,受意识遏抑;“自我”是大部分有意识,也即是通常的“自己”,负责处理现实世界的事情;“超我”是部分有意识,代表良知或内在的道德判断。

    “本我”以原始的冲动和欲望为主,遵循“快乐原则”,即以欲望的满足和最大程度的快乐为最大目标(哪怕那些欲望违背了伦理道德甚至法律法规),我们把这种快乐成为“本能乐”。

    超我是社会道德层面的内化,里面都是一些崇高的信念与高尚的行为准则,即遵循“道德原则”,我们把这种快乐成为“升华乐”。

    “自我”则是介于自我和超我之间的一个中介,它负责协调二者之间的关系,遵循“现实原则”,即要让本我的冲动在超我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地得到满足。

    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大多数父母为了给孩子的“幸福”,将有所的精力、财力、物力和人力花在一个孩子身上,仿佛这样一来孩子就“幸福”了,其实这样恰恰伤害了孩子。因为父母这些做法就是在强化孩子的“本我”,没有引导认识“自我”,更没有帮助孩子在“自我”的基础上,发挥主观能动性,将“本我”升华为“超我”,是孩子在更高的层面上去享受“超我”带来的快乐。

   “自我”处于“本我”和“超我”之间,对这两者起着协调和驾驭的作用,积极向上的“自我”会促成人格朝着“超我”的方向发展,颓废享乐的“自我”会使得人格朝着“本我”的方向演变。

    另一方面,我们的父母生怕给了孩子压力。其实压力有两类:一是有序压力,一是无序压力。有序压力就是对孩子的正向作用了,会对孩子的成长产生推动力。无序压力会打乱孩子的心绪,产生极大的心理压力和心理负担,对孩子成长的负面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事实上,有序压力是能量传递的一种必然方式,就像一个物体对另一个物体做功,需要相互的作用力一样。如果不给孩子任何“压力”,家长的正向能量就无法传递到孩子身上,孩子就会因为没有获得应有的帮助。

    很显然,“本我”带给孩子的是享乐主义和自我中心主义;“超我”带给孩子的是“以苦为乐”、助人为乐,因他人快乐而乐。

    “自私”会使自己的人生之路越走越狭隘,会到处碰壁、处处受挫。因为“自私”心理导致患得患失,越是这样越是很难获得,那就越是疼苦。

    “奉献”会为自己拓宽视野、敞开胸襟,时时有满足感、快乐感。因为你处处可以为他人奉献,这种“奉献”又会赢得更多人的帮助和正能量。

    由中医“相生相克”的原理知,任何一个要素都处于“生我”、“我生”、“克我”和“我克”的关系之中。

    以肝为例:肾主水生“肝”,肝主木生“心”,肺主金克“肝”,肝主木克脾。如果只有肾生“肝”的肾和肝克的“脾”,那么“肝”就会像脱缰的野马失去身体的控制,造成这个身体系统的崩溃,最终“肝”也不复存在。

    知道“生我”就会明了自己的“权利”;懂得“我生”就会明了自己的“义务”;了解“克我”方知“妥协和包容”的含义;悉知“我克”就会拥有“正气和决断力”。但目前很多的家庭教育出现了严重的失衡。

    或许有人会问,在我们自己所处的年代,大多数父母都没有文化,不是照样把我们养大成人了吗?难道我们这代知识多了、条件好了,会反而还会出问题?

    在“多生子女”时代,父母不可能把“爱”集中在一个孩子身上,这也决定了每个孩子都不可能成为家庭的中心,孩子之间从小就形成了相互牵制相互平衡的小社会,在这个“小社会”中,每个孩子都明了自身的角色,自然而然地学会竞争与妥协,通过这些全方位的身临其境的感受,他们懂得了“幸福”的来之不易,也学会了包容、感恩与奉献。他们更懂得,要获得他人的尊重,必须首先尊重他人。

    然而在当代,人们生活水平有了极大提高,父母们有能力有意愿为孩子们创造更加舒适的生活,但此时往往忽略了对孩子的精神世界的充实,而是主要停留在物质满足的层面,有些孩子们根本就不懂得“幸福的含义”,只有权力没有义务的“自我中心”也由此产生。人与人之间的游戏规则在六岁以前形成,有的父母压根儿就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一旦发现的时候已经很难挽回。

     现代社会中,凡是有条件的家庭,绝对不会让孩子“吃苦”,哪怕是像洗衣做饭等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也是您由父母全部包办。孩子们成了“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宝贝,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眼前的一切是怎么来的,更不可能吧自己的“幸福”和父母的辛苦联系在一起。事实上,由于这些孩子不知道什么是“辛苦”,也就不懂得什么是“幸福”了。最后就成了“对幸福麻木,对辛苦敏感”的一代。

    让孩子在生活中“历练”的家庭,并不是家庭们的高瞻远瞩和深谋远虑,而是家庭环境所怕、没办法而为之,但往往就是这样的家庭培养出来的孩子,具有良好的心理素质,高尚的道德情操,对社会对父母充满了感恩之心,他们很容易知足,具有极高的幸福指数。这一点,在《中国最美孝心少年》中,一个个鲜活的例子可以得到应证。

    旺旺网(http://ww123.net/thread-4858812-1-1.html)转发了一篇钱文忠教授的文章《我不相信教育是快乐的;请别再以爱的名义对孩子让步》,很多人对其提出了批评意见。如果我们的家长对“本我”、“自我”、“超我”的关系,以及对中国文化中“相生相克”的关系有了更多了解,可能对钱先生的文章除了批评外,或许还有另一个角度的解读。

    为了孩子们的长效快乐,请家长们不要把眼光只盯在“快乐”的“本我”层面上,不要把“本能乐”作为孩子的终极目标,而是把它作为对“快乐”体验的一个过程,并以此为动力,引领孩子去追求该“快乐”,培育孩子“超我”的快乐观,使孩子从帮助他人的过程中获得“升华乐”。

    “升华乐”是快乐永动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