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荐

雄安新区问世,中国城市格局重大转折:海运城市见顶,内陆城市复兴

转载 2017-04-06 09:40:21

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以来,中国的城市格局发生了什么变化?这种变化将如何影响世界?在中国,深入思考过这个问题的人不太多。

最近,雄安新区的横空出世,更进一步证实了我的判断:

中国乃至全球的海运正走向大的、周期性的低点,衰退已经持续了好几年。

由于高铁的兴起,陆地交通的时空格局正在被重塑。在这个大变局里,中国具有“后发优势”,正率先在全球实现“内陆的复兴”。

未来,南亚、东南亚国家的兴起是否会重振“大海运时代”,仍需观察。

我们都知道,人类的全球化始于1410年代开启的大航海时代,从葡萄牙、荷兰、西班牙到英国,轮流称霸全球。中国在“大航海时代”是被动挨打的,充满了惨痛的民族记忆。

1949年到1979年,由于冷战和欧美的封锁,中国被迫重回“海禁时代”。国家备战备荒、建设三线,所以沿海城市的地位均有所下降。1979年之后,大概2002年之前,中国的增长模式是“制造业+出口”。我们通过“产能、资金引进来,产品卖出去”的模式,迅速成为世界工厂。

在改革开放初期,由于内地基础设施落后,所以外资选择沿海城市建厂,这样物流链条在中国国内比较短,便于运输。于是,沿海城市迅速崛起,尤其是港口城市。所以我们看到,最初开放的城市都在沿海,5个计划单列市也都是港口城市。

由此,中国也进入了港口建设最为疯狂的时期,堪称人类历史上的奇迹。

2002年之后,房地产崛起,中国加快城镇化,增长的主动力从“制造业+出口”转向“城镇化+大基建+房地产”,也就是我常说的“印钞票的时代”。因为这个时代最大的特点是,国家通过货币超发,让买房者享受到财富增长和社会阶层向上流动的“获得感”,而未买房的家庭则坐等财富化水,只能被迫加入抢房大军。于是,城镇化、房地产就可以推动庞大的中国经济继续高速增长。

在这个阶段,同样需要大港口。大基建、房地产需要大量生产钢铁,并拉动汽车、家电消费,所以中国需要大量进口铁矿石、石油、天然气,甚至煤炭。于是,港口仍然需要扩大。

最疯狂的时候,就连北京都要建设自己的港口,天津不配合,就跟唐山合搞了“京唐港”。至于香港、深圳、广州、东莞的港口之争,浙江、上海的港口之争,都是中国经济史上无法回避的话题。

最终,当中国钢产量达到全球一半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一个这样令人震惊的事实,全球最大的10个港口,有7个在中国。比如按照货运吨位排行,2015年全球港口是这样排序的:

宁波-舟山港、上海港、新加坡港、天津港、苏州港、广州港、唐山港、青岛港、荷兰鹿特丹港、澳大利亚黑德兰港

按照集装箱吞吐量排行,全球10大港口则是:

上海港、新加坡港、深圳港、宁波舟山港、香港港、韩国釜山港、广州港、青岛港、阿联酋迪拜刚、天津港。

在榜单前列,欧美日等发达国家的港口消失了。但这些国家因此而衰落了吗?当然没有。他们转而生产高附加值的产品,比如芯片,这些体积小、附加值高的产品主要走空运,而不是海运。

事实上,到目前中国最大的单一进口商品已经不是石油,而是芯片。因为中国生产了全球最大量的智能手机、电脑、家电,但芯片绝大多数需要从发达国家进口。

从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开始到现在,中国乃至世界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首先,全球化出现了见顶趋势,其标志是2016年6月英国退欧,以及11月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

其次,中国虽然仍然靠“大基建+房地产”稳增长,但事实上无论是“固定资产投资”还是“房地产投资”占GDP的比重,都已经见顶。所以,中国才在钢铁、煤炭、水泥、建材上出现那么多的过剩产能。

人口红利、汇率红利的消失,加上通胀带来的营商成本高企,中国的世界工厂地位正在式微。无论是铁矿石进口需求,还是产品出口需求,都在下降。当然,这其中还有几个小因素不如忽视:空运日益发达,管道运输日益发达(中国通过管道从中亚、俄罗斯进口石油、天然气,未来还会通过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修建管道进口中东原油),中国出口产品升级换代开始走空运等。

第三,中国正在开创人类史无前例的高铁时代,中国的高铁迅速延伸,并结成了网络。而这,无论是欧美日,都还没有经历。高铁的快速、大运力,改变了内陆城市的时空格局。所以,我们看到类似郑州、武汉、西安、成都、重庆、长沙、合肥、济南等一大批内陆高铁枢纽城市迅速崛起,当然,这里面还有北京,以及刚刚宣布建立的雄安新区。

我研究过2008年到2015年主要城市资金总量(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的变化,有以下事实提供给大家:

1、2008年的时候,大连的“资金总量”超过沈阳;2015年,沈阳实现了反超;

2、2008年的时候,天津汇聚的“资金总量”是北京的22.8%,到了2015年下降到21.9%。

3、2008年的时候,青岛汇聚的“资金总量”是济南的97.2%,到了2015年下降到92.8%。更早的时候,青岛是超过济南的。

4、2008年的时候,连云港汇聚的“资金总量”是徐州的47.8%,到了2015年下降到45.6%。

5、2008年的时候,宁波汇聚的“资金总量”是杭州的56.1%,到了2015年下降到了54.2%。

6、2008年的时候,苏州汇聚的“资金总量”超过南京,到了2015年,只有南京的89%。(苏州、南京都是内河港口,苏州更接近于海运,吞吐量是南京的2.6倍)

资金总量(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是经济运行的结果,也是未来运行的基本动力。根据我的研究,它是衡量一个城市综合竞争力的最重要指标,远远超过了GDP。上述6组城市对比,证实了我所说的“港口城市式微,内陆中心城市复兴”。

 上图:高铁网络、经济转型、内需崛起、全球化见顶,正在改变中国的城市格局,内陆中心城市在复兴。

在这个港口城市衰退、内陆城市崛起的时代,只有上海和深圳例外,原因其实很简单:它们都是国家钦定的金融中心,是“首轮政策”就可以照耀的城市。当然,深圳还有靠近香港,以及市场经济机制完备的因素。

也许有人会说,厦门也不错呀。的确,厦门发展势头似乎没有被福州遮蔽,但福州其实也是港口城市。其次,我们要注意到:福建的经济总量第一始终是泉州,资金总量第一始终是福州,厦门只是一个小而美、小而贵的城市。

现在,雄安新区横空出世,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内陆城市,它唯一的码头,就是白洋淀上的游船码头。有人建议,给雄安新区开条运河,让它也拥有可以直通渤海的港口。其实,这完全是画蛇添足,没有看清楚当今大势。

有高铁、有机场、有轻轨、有高速公路,顶多再加上管道运输,这就足够了。

雄安新区旁边,天津有滨海新区,这是一个基于大海运的国家级新区。这两个新区站在一起,就是两个时代的象征。一个即将崛起,未来将雄霸华北;一个正在衰退、边缘化,斯人独憔悴。

中国目前已经公布了8个城市为国家中心城市,他们分别是:北京、上海、天津、广州、重庆、成都、郑州、武汉,其中海运城市只有上海、天津、广州,江运城市是武汉、重庆,至于郑州、成都、北京是100%的“旱鸭子”。今年是中国加快布局国家中心城市的年份,未来能列入其中的至少还有深圳、南京、杭州、沈阳、西安,其中沈阳、西安都是“旱鸭子”,南京、杭州有江上码头,深圳是海运城市。

可以看出,未来中国的“国家中心城市”里,真正的海运城市并不多,而那些江运城市其实也越来越依赖铁路、公路。

一个内陆中心城市复兴的时代正在到来,这里面有世界格局的变化(全球化见顶),也有中国自身的变化(高铁时代、启动内需、不再依靠大基建房地产)。

至于中国的海运城市,如果不像深圳、上海、香港那样实现向金融中心、科创中心的转型,则未来的发展将陷入僵局,在新时代的竞争中不进则退。

看懂这个时代,才能更好地看懂未来!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分享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天天说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80,212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