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曹操大将于禁为什么人缘差?

转载 2017-11-19 22:14:37

赖正直 时拾史事​

 

于禁是曹操手下的大将,《三国志·魏书》将其与张辽、乐进、张郃、徐晃合传,称“时之良将,五子为先,于禁最号毅重”,可见于禁曾在曹操集团中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但于禁在被关羽水淹七军、一战而败之后,几乎没有人同情他,后来他被曹丕羞辱,死后给予恶谥,也没有人为他出头,又可见于禁在曹操集团中其实很孤立,没有什么朋友。平时我们在职场里也时常可以看到一些能力很强但人缘很差的人,于禁大概就是这样一类人。

 

一、于禁的前半生与后半生

(一)威猛的前半生

于禁是兖州泰山郡巨平县人。黄巾起义时,骑都尉鲍信(泰山郡平阳县人)奉大将军何进之命在泰山郡募兵,于禁参加了鲍信的军队。后来鲍信拥戴曹操为兖州牧,于禁又改隶曹操麾下,受到曹操赏识,担任军司马带兵经营徐州、兖州一带,颇有战绩,升任陷阵都尉。后征讨吕布有功,又升为平虏校尉。

曹操征讨张绣时,初战不利,大军溃散,但于禁率所部数百人却能做到队形整齐,有秩序地鸣鼓而退。路上遇到原为黄巾军的“青州兵”劫掠百姓,于禁路见不平一声吼,带着他的数百人,打垮了企图趁火打劫的青州兵。青州兵跑到曹操那里告状,但曹操明察秋毫,是非分明,他不但不责怪于禁擅自攻击友军,反而表扬他“将军在乱能整,讨暴坚垒,有不可动之节,虽古名将,何以加之!”还命人统计他以往所立战功,封为益寿亭侯。在“五子良将”中,只有乐进、于禁是在官渡之战前就已经封侯,其余的张辽、张郃、徐晃都是官渡之战后才得封侯。

官渡之战时,于禁多次以少量兵力坚守阵营打退袁绍的进攻,战功累累,拜为偏将军。冀州平定后,于禁马不停蹄,又回军征讨盘踞徐州东海郡、对曹操时降时叛的昌豨。昌豨抵挡不住于禁的猛烈进攻,只好向于禁投降。昌豨也是泰山郡人,本以为于禁会看在老乡的份上宽待他,谁知于禁坚决执行曹操制定的“围而后降者不赦”的军法,流着泪与昌豨握手告别,然后将昌豨斩首。于禁依法治军,越发受到曹操器重,再加上杀昌豨平定东海郡之功,曹操任命于禁为虎威将军。

于禁平生最牛逼的一件事,就是他曾奉曹操命令,夺朱灵兵权。于禁因为平时作战勇猛,治军极严,很有威名,连朱灵的部众都怕他。于禁艺高人胆大,他手持曹操的“令书”,只带数十骑就径直闯入朱灵大军之中,宣布接管朱灵的部队,将朱灵降级为“部下督”,朱灵及其手下诸将都被于禁的威名和气势所震慑,只能束手听命,不敢有任何反抗。经过这一次夺兵事件,于禁的声望一度达到顶峰,也更加得到曹操的信任,曹操升任他为左将军,并授予“假节”。按照《晋书·职官志》的解释,假节“唯军事得杀犯军令者”,获得假节后,于禁就可以不经曹操批准就杀掉触犯其军令的人,这一特权对严格执法的于禁来说可以说是适得其人。

在于禁任左将军的时候,乐进为右将军,张辽为征东将军,张郃为荡寇将军,徐晃为平寇将军。就当时曹魏集团的体制内地位而言,于禁和乐进平级,但于禁排名在乐进前面,而张辽、张郃、徐晃的职务级别都低于于禁。张辽是在曹丕即位后才由征东将军升为前将军,可见当时前、后、左、右将军的级别高于征东、征南、征西、征北将军。而荡寇将军和平寇将军都是“杂号将军”,其地位与于禁的左将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二)尴尬的后半生

盛极而衰,当于禁的声望达到顶峰时,他的事业也开始走下坡路了。转折点是襄阳之战。

曹操大将于禁为什么人缘差?

在赤壁之战前,曹操曾以丞相主簿(曹操的秘书、丞相府办公室主任)赵俨为都督护军,护于禁、张辽、张郃、朱灵、李典、路招、冯楷七军,屯驻襄阳、南阳一带。赤壁之战后,赵俨、张辽、张郃、李典等纷纷调走,但“七军”的编制和人员仍然保留了下来,以于禁为统帅,屯驻豫州颍川郡颍阴县。朱灵也是七军中留下的将领之一,受于禁节制,所以于禁能够以威势压制朱灵,迫使其交出兵权。

颍阴县离荆州不太远,因此在关羽围攻襄阳,曹仁告急的时候,曹操让离荆州最近的于禁率其“七军”增援曹仁。可惜于禁的运气很糟糕,在他到达襄阳后遇上大雨,汉水暴涨,关羽的荆州军有很多战船在汉水上,水涨对关羽影响不大,但于禁的七军却没有装备战船,于是七军皆没,沦为关羽的俎上之肉。于禁遂向关羽投降。

于禁投降后被关羽送至江陵监禁,孙权偷袭荆州成功后,于禁被解救出来,送到孙权那里。孙权因偷袭荆州,与刘备关系破裂,正要和曹操搞好关系,于禁是个可以利用的筹码,于是对于禁给予了高规格的接待。但东吴群臣对于禁却不是那么欢迎,虞翻数次当着孙权的面羞辱于禁,让于禁十分尴尬。

在于禁辗转回到洛阳时,曹操已死,曹丕已即位称帝。曹丕没有追究于禁的责任,他亲自接见于禁并予以安慰,说“水灾暴至,非战之咎”,还将于禁与春秋时期的荀林父、孟明视相比拟,恢复了于禁及其部属的官职、爵位。于禁投降前为左将军,此时左将军已由张郃担任,于禁只能降格为安远将军,也算是对其投降行为的薄惩。

事情发展至此,于禁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了地,这结局之圆满,超出了于禁的预期。然而,这并不是结局。擅长耍小心眼的曹丕怎么会让你猜到结局?

曹操大将于禁为什么人缘差?

于禁当上安远将军后,接受的第一件的任务就是出使东吴。因为他曾在东吴与孙权接触过一段时间,有一定的人脉基础,派他出使东吴倒也很合适。而且,曹丕还很体贴地对他说:“你在外面太久,没有来得及见太祖武皇帝最后一面,南下之前不妨先到高陵去拜祭一番。”

于禁感恩戴德地来到邺城郊外的高陵,然而他看到的不是曹操的遗容,而是曹丕事先派人在墓墙上画的关羽打了胜仗得意洋洋、庞德愤懑怒吼宁死不屈、而他自己却在一旁卑躬屈膝跪地求饶的精美壁画。于禁此时已经六十多岁,受到这样的刺激,有苦说不出,气得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回去没多久就发病死去了。

于禁的前半生可谓是一部辉煌的个人创业史,但后半生就很尴尬了,几乎都是在各种羞辱中度过的。除了孙权打算利用他而对他有所善待以外,关羽、虞翻、曹丕都可以说是绞尽脑汁,用了各种开拓创新的办法来对他进行极力羞辱。不管怎么说,于禁也曾是与张辽、张郃、徐晃等人相并列的一代名将,结局如此,令人喟叹造化无常。

二、于禁不受人待见

被曹操称赞为“在乱能整”、“有不可动之节”的于禁,为什么会投降关羽呢?我认为有几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是,于禁从来都是习惯于按照既定的作战方案来打仗的,缺乏应变能力。从于禁严格执行军法军纪的作风来看,他大概是属于那种按部就班,定下来的事情雷打不动,比较一根筋的人。征讨张绣时,曹操大军已经溃散,而他却能保持队伍整齐,撤退时还能鸣鼓而动,官渡之战时他数次和袁绍大军对垒,死死地坚守阵营,不给袁绍一点机会,都体现了他的严格执行既定计划方案的能力,曹操所说的“在乱能整”、“有不可动之节”,都是称赞于禁的执行力。

但权谋应变就不是于禁的强项了。在赴援襄阳之前,于禁有理由认为他的七军一到,即使不能打败关羽,至少也能够遏止关羽的攻势,解除襄阳之围。然而秋雨霖霖,汉水暴涨,这是无法预料的事情,于禁的七军被洪水淹没,这对信心满满的于禁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他的既定计划已无法执行,又没有应急备用的方案,他的自信心立即被击溃,慌不择路地选择了投降。

第二种可能是,于禁此时年事已高,暮气深沉,本来就是抱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要能保全富贵就好的心态来增援襄阳的。因此,在七军皆没、害怕被追究责任的情况下,于禁存在侥幸心理,认为凭自己的名声和本事,如果投降关羽,也许还可以得到刘备的重用,另外换个地方,照样能够再创辉煌。

第三种可能是,为了保全没有被洪水淹死的幸存将士,于禁忍辱负重,向关羽投降。虽然于禁平时因为执法严厉,“不甚得士众心”,但他“持军严整,得贼财物,无所私入”,对手下将士还是很优待的。爱之愈深,责之愈切,于禁的执法严厉,恰恰是他关爱将士的一种表现,正如现在说从严治党就是爱护干部一样,只不过他的这种“爱”不太能够得到手下人的认同。因此,为了保全幸存将士的性命,于禁不惜抛弃自己数十年英名,也是很有可能的。

但是,于禁投降后被监禁关押起来,这说明关羽没有接受于禁的投降,而是把他当作俘虏来对待。同时这也说明关羽并不怎么瞧得起于禁这个人,一是瞧不起于禁的出身,这一点下面再详细说,二是鄙夷于禁临阵投降的行径。

于禁被东吴军队解救出来,送至孙权后,又遭到虞翻的羞辱。虞翻羞辱于禁,至少有四次。

第一次是于禁与孙权初见面,二人相谈甚欢,一起并排骑着马谈笑风生。结果被虞翻看见了,虞翻大骂:“你这个投降的臭俘虏!怎么有脸和我的主子一起骑马马、排排坐?”骂到激动处,还举起鞭子要抽于禁,好在被孙权及时喝止。

第二次是孙权在楼船上举行宴会,于禁也在场,想起自己的身世飘零,不禁老泪纵横。没想到这也让虞翻看不顺眼,又当众指着于禁大骂:“你这傻比,想在这里装模作样,让我们放你回去?我告你,别想!趁早死了这条心!”

第三次是孙权和曹丕搞好了关系,打算送于禁北归,作为双方友好的表示。这时虞翻又站出来大放厥词:“于禁打了败仗,丧师数万,还临阵投敌,这种卑鄙小人杀多少也不够!我看也不用放他回去,立马杀了,还可以警示那些有二心的人!”孙权当然没有采纳他的意见。

第四次是在于禁动身北行之前,孙权及群臣都来送别,一般人在这个时候都会说些好听的客套话,“一路平安”、“今后多多联系”、“欢迎再来指导工作”之类,但虞翻在这个时候也没有忘记最后再恶心于禁一次,他冷冷地说:“这次放你回去,算你走了狗屎运!别以为我们东吴对你好,我可是主张杀了你的!只可惜我的意见没有得到采纳!”

于禁好不容易回到故土,结果又被曹丕羞辱了一番,可以说是人生四处碰壁,已经没有再活下去的路子了。

三、于禁为什么人缘差?

于禁死后被给予“厉侯”谥号。按照《尚书·逸周书·谥法解》,“杀戮无辜曰厉;暴虐无亲曰厉;愎狠无礼曰厉;扶邪违正曰厉;长舌阶祸曰厉;戾不悔前过曰戾;不思顺受曰戾;知过不改曰戾。”都是很坏的意思。于禁生前很多同事此时仍健在,他被给予这样的恶谥,却没有一个人为他出头,也可见很多人其实心里是认同这个谥号的,他们觉得于禁就是这样一个“暴虐无亲、愎狠无礼”的人。

于禁的人缘为什么这么差?走到哪里都惹人讨厌、得不到人们的同情?他战败投降、没有为赏识他三十多年的曹操尽忠死节,不符合当时的道德标准,固然是重要原因之一。但除此之外,还有几点原因:

(一)于禁出身低微

《三国志·武帝纪》注引《魏书》说曹操“拔于禁、乐进于行阵”,因为于禁当年就是应鲍信的募兵,从普通士兵被曹操提拔为军官,最后成长为高级将领的。但在汉魏晋时期的豪族社会里,应募当兵的都是社会底层人士,军队里的普通士兵虽然平时也横行霸道,但社会上是看不起他们的。

彭羕曾称刘备为“老革”(革即皮甲,与兵同义,相当于说“老兵”),就是对刘备的蔑称,因为刘备也曾应募当过兵。后来马超将彭羕的话报告刘备,令刘备大怒,将彭羕收捕下狱。可见刘备很忌讳别人叫他“老兵”。刘备称汉中王后,以关羽为前将军、黄忠为后将军,关羽知道后说:“大丈夫终不与老兵同列!”因为黄忠也是普通士兵出身。

关羽既然看不起黄忠,自然也看不起同样出身普通士兵的于禁。再加上于禁是临阵投降,更加让高傲的关羽鄙夷其人。

虞翻多次不顾身份当众辱骂、殴打于禁,大概也与于禁的出身有关。虞翻出自会稽名门大族,平时优越感爆棚,看到自己的主君竟然刻意优待一个出身低微的俘虏,心里面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在虞翻看来,于禁这样当兵出身的贱民不配有什么面子,尽管往死里羞辱,没毛病!

曹丕故意气死于禁,原因也与于禁的出身有关。与曹操有意抑制世家大族势力相反,曹丕的政策已开始重用世家大族。像于禁这样出身卑微的人士,很难得到曹丕的重视。而且,也正因为于禁出身卑微,没有家族、同乡、亲友等社会势力背景,孤身一人,很好对付,曹丕可以放心大胆地尽情拿于禁消遣出气,气死了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二)于禁为人严厉苛刻

于禁平时“持军严整”、“以法御下”,同时“得贼财物,无所私入”,对士兵的犒赏非常优厚。在他看来,我给你们好的待遇,你们就得完全听我的,不准有丝毫违背,否则就以军法处置。这样的行事方式,必然会得罪很多人,其中既包括于禁的部下,也有可能包括地位与于禁相当甚至更高的人。同时,从于禁做事的作风来看,于禁这个人不但非常固执,经常一意孤行,而且严厉苛刻,以自我为中心,除了听曹操的话,其他人的意见他都听不进去,说一句不同意见的话就会惹恼他。

于禁这样的人,在团队里肯定是没什么人缘,没什么朋友的。《三国志·赵俨传》记载,赵俨曾任都督护军,护于禁、张辽、张郃、朱灵、李典、路招、冯楷七军,屯驻豫州、荆州一带,但诸将不怎么团结,全靠赵俨在其中居中协调,维持诸将的关系不致于闹内讧。诸将不团结,大概就是因为有于禁这个刺头在里面,他仗着曹操的信任,我行我素,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只是因为赵俨是曹操的秘书,他才不得不听赵俨的话。由此也可以看出,于禁和乐进、张辽的关系并不怎么好。

(三)于禁为曹操充当打手角色

于禁出身低微,全靠曹操的赏识才得以提拔,出人头地。所以于禁对曹操知恩图报,为了曹操他什么事都肯做。其中就包括曹操想做而不方便做的事,就需要于禁这样心狠手辣、不顾及自己名声的打手型人物出面料理。

比如杀昌豨。昌豨是泰山郡的豪族,长期在徐州的东海郡活动,在当地势力很大,他仗着自己在东海郡的势力,认为曹操不敢杀他,因此对曹操时降时叛。如果于禁把昌豨抓起来送给曹操处置,那是给曹操出大难题:杀了他,只怕落下个“杀降”的恶名,搞不好还会激起东海郡昌豨残余势力的反抗,不杀他,又怕他再次叛变。这时,于禁自愿挺身而出当恶人,不顾时人和后世的议论,毅然杀掉昌豨,替曹操担下“肆其好杀之心”的指责,剪除影响徐州局面稳定的一个大患。像这样有损自己名声的事情,世家大族出身、崇尚人物评论的名士之流是做不出来的,唯有像于禁这样出身低微、不在乎自己名声的人,才能无所顾忌地替曹操做到这些棘手的事。

于禁夺朱灵之兵也是属于这种情况。《三国志·于禁传》载:“太祖常恨朱灵,欲夺其营”,没有说清楚曹操恨朱灵是什么原因,大概是某种上不了台面的私密理由,因此不能采用常规手段对朱灵进行处置。于禁再次负起重任,单刀直入,干净利落地完成了曹操交给的任务。

正是因为于禁心甘情愿为曹操当打手、背黑锅,因此得到曹操的特别信任,对曹操来说,很难再找到类似于禁这样能力极强、办事令人满意、又死心塌地为其办事的人了。但是,在另一方面,由于曹操对于禁的特殊信任,也必然导致很多人对于禁的不满和忌恨,只是不敢明着说出来而已。但他们肯定经常盼着于禁出点什么差错,然后就可以借机打击排挤于禁。果然,于禁在襄阳七军皆没,倒了大霉,估计很多人在睡梦中都要笑醒:“于禁啊于禁,你也有今天!”

(四)于禁因夺朱灵之兵而得罪曹丕

表面上看来,曹丕并没有必须要杀掉于禁的动机和理由,正如他自己把于禁比喻为荀林父、孟明视那样,让于禁学习两位先贤,为国家再建功勋,不也是一段佳话吗?为什么非要把于禁整死不可呢?

原因细思恐极:于禁很可能介入了曹丕和曹植的夺嗣之争,而于禁是属于曹植一方的。

曹丕和曹植的竞争,曹丕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险中胜出,因此他一旦即位,立马报恩报仇,即时兑现政治分红。原来帮过曹丕的,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奖赏,而那些帮助曹植的,就只能等着倒霉了。在曹丕即位后所奖赏的人中,就有朱灵。《三国志·朱灵传》载,曹丕即位后,封朱灵为鄃侯,并增加其实封户数。按汉魏制度,侯有县侯、乡侯、亭侯、列侯、关内侯等诸多等级,朱灵原为高唐亭侯,曹丕一来就给他越过乡侯直接封至县侯(鄃县,为冀州清河郡的一个县),可以说是破格的提拔。然而,朱灵对这样的安排还不满意,他推辞不接受鄃侯的爵位,并上奏曹丕说:“高唐县才是我一直想要的。”曹丕倒也不吝啬,真的就封朱灵做了高唐侯。能够在封赏问题上毫无忌讳地讨价还价,可以想见两人的关系不同寻常,朱灵一定是在曹丕与曹植的竞争中出了很大的力,才有可能得到这样务必令其称心如意的丰厚回报。

然而,曹操并不喜欢手下文武官员插手两个儿子的竞争。朱灵帮助曹丕的行为,引起了曹操的不满。《三国志·于禁传》所载的“太祖常恨朱灵”,很可能就是因为朱灵帮曹丕帮得太出格、太过分了,让曹操实在看不顺眼。而曹操派于禁来夺朱灵兵权,则可以判断于禁不属于支持曹丕的阵营。在当时,支持曹植的人也不少,就连曹操身边善于观颜察色的“佞幸”孔桂,也认为曹操“久不立太子,而有意于临菑侯”,因而极力讨好曹植。于禁是曹操的心腹将领,他大概也看出曹操内心是喜欢曹植的,暗中支持曹植也很正常,他夺朱灵兵权,使曹丕在军队里失去一个重要的支援,实际上就是在帮助曹植。另外,在于禁七军皆没之后,曹操首先想到的是以曹植为南中郎将、行征虏将军,去接替于禁的统率荆州援军的地位(只是因为曹植被曹丕灌醉而未能成行),似乎可以隐隐约约看到于禁和曹植之间具有某种不明觉厉的关系。

因为于禁和曹植有这样的特殊关系,当然也就在曹丕必除之而后快的黑名单之中。至于怎么个死法,就完全看曹丕的心情了。曹丕很有文人气质,也很会玩,他兴致很高,设计了一个“先捧后杀”的局,让于禁在精神折磨中死去。学者卢弼在《三国志集解》中评价曹丕的这种做法:“事极狠,亦极趣。然特狙诈轻擐伎俩,非帝王赏罚之正也。”曹丕自然是看不到卢弼的评价,看到了也会不以为然,他会说:“怎么着?朕就是这样的汉子!”

参考文献

【西晋】陈寿:《三国志》,中华书局2000年版。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中华书局2000年版。

卢弼:《三国志集解》,中华书局2012年版。

吕思勉:《三国史话》,中华书局2009年版。

方诗铭:《论三国人物》,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版。

田余庆:《秦汉魏晋史探微》,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分享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时拾史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824,754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