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潘_京
潘_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17,257
  • 关注人气:7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调查:偌大的地下“阴婚”市场

(2014-11-18 14:21:02)
标签:

情感

阴婚

恶俗

阴阳

清明

           调查:偌大的地下“阴婚”市场

调查:偌大的地下“阴婚”市场

                                                          

            在陕西延安市及几个周边县、在山西临汾等地,只要问起“阴婚” ,几乎没人不知道:“那个就是给死去的男的找婆姨的,清明时可多了”

           每年清明前后,当地已经找好女尸,准备给死去的孩子配“阴婚”的人家,都要请好阴阳先生,算算八字合不合,什么时辰下葬。但除清明之外,一年到头的“合适”的日子很多,因此配阴婚在当地常年不歇。

           在陕西延安、榆林、山西吕梁、临汾一带的农村,数百年来都沿袭着“阴婚”习俗。阴婚也叫“冥婚”,即家里为了让死去的未婚男子在地下不孤单,来世的生活完整,便寻找附近的女尸一起合葬。在经过一定的仪式后,也许生前从未谋面的男女,就算是配偶了。本来人们把不相识的男女配对合葬,是出于对生命一种敬畏,寻求灵魂上的一种安妥,但随着近年来出现的种种极端事件,已让阴婚显露出它丑陋、“恶俗”的一面。

             年轻女尸“紧俏”     两具尸体6万  

           “女的尸体好难找,你要得到年后了……”2007年2月15日上午,延川县城街上一家花圈店的女老板说。

            得知记者要为河北的一个31岁的男子配“阴婚”,女老板显得非常积极。不过,她说当地人过年期间是不讲究配“阴婚”的,怕不吉利。她说,可以先帮忙找,等找到了再联系记者。

             “一具尸体最少两万,年纪轻的、新鲜的还要贵一点”女老板称自己光联系,不保存尸体,然后从中抽两千元。

            “女尸好找不好找?”

            “咋能好找,本地的、外地的,都找女尸,哪有那么多”女老板记下电话,声称一旦找到就立刻通知。

            延安市北关是殡葬店比较聚集的地区,听到要找女尸,立刻就有好几个店老板围上来要记者的电话。其中一个老板称,虽然尸体紧缺,但只要出的起价钱,保证正月十五之前给话——“大概得四五万吧。”

            听说延川县太相寺村一个月前曾发生过购女尸的事,记者随即赶了过去,但问到村民,却没有无人承认。只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干部证实,当时村里一户人家两个女孩坐车摔死了,得知消息,立刻就来了四个要尸体,结果尸体被其中一人出价6万元买走了。

            据了解,以往女尸最多不过数千元就可以买到,但近年来,随着需求的增加,女尸的价格已“节节攀升”,尤其是与延川毗邻的山西永和县、隰县,一具女尸常常最高可以卖到3万——4万多元。而且甚至常常是有价无市,因此找尸体便成了这些地区殡葬店主的额外营生,只要找到了女尸,就意味的挣钱,而赚钱效应也就更加刺激了更多的社会闲杂人等投入其中。

            那么巨大的女尸需求是因何引起的呢?就山西而言,由于矿难连年发生,青壮年死亡较多,需要找女尸来配“阴婚”的就多;而陕西一方,男性死亡后,需要找女尸,但女尸并不多。因此,尸体一旦满足了陕西本地,便自然流入山西。

 

          偌大的“阴婚”市场

         在山西隰县城南,记者从几家殡葬店了解到,以往还在名片上印上“冥婚”二字,后来就不敢印了,因为早有传闻杀女子卖尸体一事。他们称,一来没有保存尸体的条件,二来也不可能立刻找好合适的下家,所以多是牵个头,从中赚取2000——4000元不等的“好处费”。

          由于陕西延安、山西临汾至今还存在实质上的土葬,“阴婚”以及随之而起的女尸交易便有了生存土壤。而且,随着地下交易成风,在女尸价格、标准、贩卖上也有了较为明晰的行情:

          一般而言,出于女人最好不要比男的大的心理,相对男方未婚去世的大多30多岁,因此女方最好在20岁上下的。但不管怎样最好女的要比死去的男子年轻,而且,距离男子死亡时间越近越好。如果尸体没有什么外伤,样子也不错,价格很容易被抬高。相反,如果女尸年龄较大,且尸体存在腐败的情况,价格就会低。其间差价在7000元到一万元之间。

          在当地盛传着这样一句话:“有买娘的,没见卖老子的”。意思是,如果一个年老男子死去老伴,老伴的尸骨是不会卖的;而一个老年男子如没有老伴,则要千方百计买回来一个,以备日后合葬。

           由于女尸的需求较大,配“阴婚”的中间人往往在没有接到任何男方家里的买尸委托的情况下,也会积极奔走于当地的交警队、医院,托熟人打听哪里出了车祸,谁家死了年轻女人。并且力图第一时间找到女子的家人。随后,双方谈价钱,谈好后,男女双方家长还要交换各自的家庭情况,请阴阳先生看八字(即使不合也不存在问题),定日子,同时女方家人还要把户口本、身份证一并交与。举行仪式后,女子就可以盛装入葬了。从此以后,男女双方的家人便会结为姻亲,逢年过节还要互相走动走动。

           一旦中间人联系好,自己就会拿钱退出。近年来,随着女尸需求量加大,很多殡葬店老板还把目光瞄到的省外。同时,有的还与医院太平间保持联系,一旦有合适尸体便会前去谈。

          不过,无论女尸处于何种状况,都会有买家找上门来。作为女方的家长,大都原因卖个好价钱。因为如果正常的婚姻,彩礼大多在一万多元,孩子没结婚就死了的,显然彩礼钱就泡汤了。对于卖尸所得,女方家长不仅欣慰给女儿找了“主儿”,往往还有一种“赚点回来”的心理平衡。

 

         跨省交易具有极大隐蔽性

        以前配“阴魂”的女尸主要在同一地区寻找。尤其距离死者家越近越好。可随着近年来的山西的女尸需求加大,陕西境内的女性尸体有很多都跨省送出,其中以山西、内蒙南部居多。

        同时,依靠时下通畅的通讯渠道,外地死去的女子也经常被运回陕西用作配“阴婚”。子长县一位农民告诉记者,前一段时间县上就有个人家听说延川有个在上海打工的陕北女子死了,跟死者家人说好后,专门去上海把尸体运回来合葬了,整个化费下来要比在本地找,贵上一倍多。

          较之于本地的尸体交易,跨省、跨县则隐蔽性更大。据调查,陕西配“阴婚”比较重“婚”后的亲戚走动,因而男方对女方家的情况一般都要进行比较认真的了解。但在山西,更注重死去的男子身边是不是躺了个“伴儿”。由于女性尸体的紧俏,以至于很多需要配“阴婚”的人家,根本来不及对尸体的来源、身份甚至死因作以了解。加之尸体交易多隐藏在地下,一般人因忌讳很少过问,故只要有“中间人”,即便男方觉得有点问题,也不会去深究。而这一点,就给了很多不法分子以“钻空子”的机会。

          如此次杨东艳等人作案,就是甲地叫人、乙地杀害,丙地销售。只要尸体本身没有明显的外伤,基本上都会给中间人联系卖出。而这种分段式的做法,既可以回避购买尸体人的疑问,又可以隐蔽自身的犯罪行为。可以说,跨省交易是尸体贩子、中间人、行凶者串起来的一张网。其隐蔽性最大、其背后隐藏的内幕也更多。

         有人认为根除这种利用习俗作为掩护的犯罪行为需要根除土葬,但实际上,这也并非要害。因为土葬即便被禁止,只要配“阴婚”的观念还在,只不过是把尸体变成了骨灰而已。因此陕西民俗摄影协会副主席,对民俗有着深透认识的冯迎庄认为,“阴婚”实际上是对活人的一种安慰,对死者没有任何意义。以往,这种“鬼亲”是死人配死人,但最近出现的把活人杀死配“阴婚”,显然超出了民俗的范畴,是一种杀人犯罪行为。要打击这种行径,除了公安机关加大打击力度,再一点就是要移风易俗,只有破除陕西、山西农村的旧有观念,提高农民的文化素质,树立科学的丧葬观念,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潘京)

        

配稿

 为牟取钱财,延安三农民竟丧心病狂的先后把一智力残疾女子、一卖淫女杀死,然后通过“中间人”将尸体售往山西用来配“阴婚”。随着案件的侦破,掩藏在古老习俗下的一个个血案,正逐渐浮出水面……

 

 为出售尸体牟利  延安3农民设局杀人

                                           

 

 

        2007年1月4日晚6点多,延安市柳林镇牛庄的一家小院门前,突然闪出几个精悍的人影。

        他们在门口听了听,随后迅速进院来到一间亮着灯的窑洞前。

        “他大,该你出了”。屋里一位妇女提醒炕上打牌的男子。

        事不宜迟,为首的延川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曹为强带领干警,立即冲了进去。屋内,盘坐在炕上的男子正同两个孩子打扑克,妇女则扶着腮的在旁边看,看上去异常和睦。

        见他们进来,几人全愣了。

        “你是杨东艳吧,上个月是不是把人家的牛偷卖了”曹为强避重就轻,一下把杨东艳的神经缓和下来,“噢,我……”杨东艳下了床,在一对儿女懵懂的眼神中,被干警们带出了门。

         至此,震惊秦晋两省的杀人卖尸案又一个凶手落网了!

          2007年1月2日,一条从清涧看守所传来的信息,让延川县公安局感到案情重大。该所羁押的一名犯罪嫌疑人称,延川看守所刚刚被刑满释放的刘生海有伙同他人杀人的嫌疑。根据举报的情况,延川县公安局立即展开调查,并迅速将刘生海擒获,经刘供认,从2006年10月到12月间,延川人杨东艳曾伙同他、惠宝海先后两次为出售女尸设局杀人,所杀害的女性,已通过山西的“中间人”销售用作配“阴婚”……

 

    从为活人做媒到杀人卖尸体

          今年36岁的杨东艳看上去怎么也不像一个杀人凶手。在他的家乡——延川县眼岔寺乡芦则洼村,他属于特别聪明的人。他会开推土机,很早时起就在农忙之余贩牛贩羊,做小生意,养家糊口。他始终在奔波,但常年闯荡,生活却并不富裕。

          最近几年中,他又告上了新的行当,一条比开推土机、贩牛羊更轻松的活儿——说媒。

           由于他能说会道,做事也实诚,四乡八邻说和的越来越多,渐渐就有了名气。随着牵线搭桥的范围逐渐扩大,他开始跟外县的媒人有了更多联系,但路途远、花费大,有时出去说媒常常也是无功而返,日子依旧过的依旧紧巴。

          2006年10月,杨东艳从兴平的一个媒人处得知兴平有个女孩要嫁人的消息后,立刻拉上早就请他帮忙找老婆的一个老乡前去看人。到兴平后,他俩发现女孩平平(化名)20岁,虽然反应有些迟钝,但样子憨厚,这个老乡就答应了。于是,平平家要了2000元彩礼钱,允许他们领走平平。由于老乡钱没带够,杨东艳就垫付了。根据跟兴平媒人谈好的价格一共1万7千元,减去杨已出的2千元,到时候杨还要给对方1.5万元,而杨看老乡同意了,也就答应了。

           实际上,平平虽然年轻,却有智力残疾。为了能尽快给孩子有个归宿,平平父母在杨东艳来之前,就已经给满头白发的平平染黑了,为了显得更年轻一些,还特意换上了红衣裳。但杨东艳和老乡那知道这些,带上平平的户口本和身份证复印件,就准备回来结婚。

          可杨东艳的老乡将人带回家便看出了端倪。为了证实平平是否能结婚生子,他还带平平专门去县上检查。当得到的结果令他失望后,他跟杨东艳要求退婚。万般无奈之下,杨东艳要了老乡2500元,自己领走了平平。

          连生活都无法自理的平平成了“烫手山芋”。由于将人带回兴平已不可能,而多年在媒婆圈子里积累的信誉又不能有丝毫损失,他狠狠心决定尽快再把平平卖出去,好给对方付一万多元的“中介费”。他化一千元请延川县一家旅社老板代为照顾平平一月。随后,他便出门找寻下家。

         眼看十多天过去了,依然没有眉目,杨东艳十分着急。一天,杨东艳正在旅社发愁,不料遇到了另一个“生意人”刘生海。刘生海点拨他:配“阴婚”,活人不好卖,死人好卖。并带着杨东艳来到山西省隰县,见“中介人”李龙生。李龙生听说有新鲜尸体,立刻谈定价格1.6万元。看到女尸真的可以卖钱,杨东艳动心了。

             新鲜尸体卖了1万五千五

          如果说,杨东艳走上杀人的道路多少有些偶然,44岁的刘生海显然出道更早一些。这个看上去十分壮实的中年农民,打年轻时就在外面闯荡,做小生意、偷盗,几乎没有好好找看过家人。在他作奸犯科的同时,自己的儿子也不务正业,屡屡啷珰入狱。

           延川警方在调查时发现,这个人只要能挣钱什么都干。平时四处闲逛,常暂住在该县河东的一家旅社附近,不是参与盗窃,忙着给谁家说媒配冥婚,就是在本地、外地倒卖智力上有缺陷的人。之所以他会点拨杨东艳,就是因为在发案前一段时间,他还伙同另一个人把延川本地的一个“半憨憨”带到了榆林神木县的大柳塔。这次经历让他突然间发现了女尸神上的蕴含的巨大财源。

         那一次他和同伴把人带过去后,对方人家没看上人,结果媒没说成。无奈,他们只好把人又往回带,中途,他想不如联系一下山西那边,看有没有人要。于是,在山西有很多朋友的这个同伴就和他一起去了山西隰县,找李龙生。李龙生在该县的一家医院承包了太平间,主要靠卖尸体赚钱。李开始以为是死人,结果一看是死人,就说,我只要活人。这让刘生海陡然产生了杀了卖尸体的念头。不过李龙生说人都在这儿住了一晚上了,容易引起人们的怀疑,所以他不要。正因为如此,那个“半憨憨”女人才没有陷入毒手。

          这次刘生海见到杨东艳,感觉有了挣钱的机会。考虑到李龙生要新鲜的尸体,两人决定到跟前了再杀。为了要个全尸,他们事先准备好了涂有农药硼砂的面包,然后与李龙生说好10月16日晚10时在延水关大桥交易。

           平平走路都要人扶,为了赶时间,两人只好租了辆车。车上,平平吃了抹有硼砂的面包,可吃后似乎并没有咽气。这时,李龙生开车已经到了延水关大桥,打电话催他们快点。无奈之下,在距离延水关不远的一个叫石湾的地方,两人下车,由杨东艳把平平掐死,为了确保人死亡,刘生海又用鞋带勒了一下。随后,两人将人装入尼龙袋,谎称是刚从墓里挖出了文物,骗了一辆过路出租车,直奔交易地点。

         见面后,李龙生问了问尸体的情况。打开口袋,发现尸体还很柔软、新鲜,便问刘生海怎么死的,刘称患了肝硬化,刚死。见杨东艳手里拿着平平的户口本和身份证复印件,李龙生没再怀疑。随后,他又脱下尸体衣服,验明确系女性后,才答应出15500元交给杨刘二人。另外500元,李龙生要扣掉运尸体的车费。

            第二天,当尸体拉到隰县,李龙生就以35500元的价格给城南乡的张某配了阴婚。

这次交易后,杨东艳拿到了9000元。虽然比起给兴平中间人的费用还是赔了,但无疑他看到了一条更便捷的发财路。

 

               设局杀死坐台女出售

         杀了人的杨东艳回家没有跟婆姨说,他带着婆姨儿女从芦则洼村搬出来,租住到了延安市柳林镇牛庄。在婆姨、儿女眼里,他依然是一个称职的丈夫,一对儿女的好父亲。

          回想到杀平平时的心理,杨东艳说也有过犹豫。不过当时只是考虑如何把损失减小到最低,而且平平又是个残疾人,心想就是杀了也没啥,没人会知道。待杀过之后,金钱的欲望又刺激他瞄准上了下一个目标。

           所有的事,杨东艳都没跟家人说。很快,他遇上了十年前的一个老相识——清涧人惠宝海。惠宝海34岁,也是一个常年在外做小生意的农民。十年前,他们曾在眼岔寺乡的集市上相识,那时他们都还在做贩牛的生意。

          苦于挣不到钱的惠宝海听到有杨东艳的这条门路,立刻一拍即合。两人决定:以后在路上专门留心“半憨憨”,杀了卖尸体。.

          但“半憨憨”很少见。于是,他们盯上了坐台小姐。2006年11月下旬,杨东艳和惠宝海前往延安市东关一个小旅馆向旅店老板要了一个“小姐”的电话,准备“钓”出“小姐”后实施作案。可是,“小姐”当天有事并没出来。过了几天,不死心的杨东艳再次打电话联系那个“小姐”,说自己是做大生意的,准备回延川搬家,问她是否一块去玩。听说要搬家,她问有没有便宜的沙发床想要一个。杨东艳说自己就是开家具厂的,沙发床要多少都有,于是她来了。一路上,杨东艳、惠宝海多次准备下手,但面对一个30多岁,有着一定社会经验的女人,他们心里又有没底。

           杨东艳找到刘生海。刘生海听后喜出望外。他们将这名女子骗到延川县东圪台沟杨家村一个破窑洞里。由刘生海望风、杨东艳、惠宝海实施杀人。当来到窑洞时,女人突然感到大难临头,忙说自己是“干货”(身上没钱),求他俩放过一命。可她哪里知道,他们是要拿她的尸体换钱!

          两人将她杀害后,把人藏在窑洞里并找茅草盖上。起初,他们也想联系李龙生卖掉,但想不如在本地卖个高价。于是,三人买来寿衣、棺材,把人拉到延川县一家医院的停尸房。满以为很快就能卖掉,可问尸体的虽多,却都要问尸体生前是哪里的,家在什么地方。由于杨东艳说死者是自己的妹妹,被火车撞死的,可又拿不出来更多的依据,因而根本卖不出去。

           没办法,他们只好又联系李龙生,说有具煤气中毒死的女尸。由于交易前,尸体已在太平间外放了几日,李龙生看有点腐败了,便只给了8000元,这一次,惠宝海和杨东艳各分1500元,其余用来支付寿衣、棺材、运输费等费用,剩下的归刘生海。

            也是由于年龄稍大等原因,李龙生买了这具女尸后,一直未能出手。据警方查实,死者姓师,今年34岁,家在陕西省绥德县农村。此前因为和丈夫不合,一个人从老家跑出来,无以谋生,就只要靠出卖肉体生活。但没想到刚入道,就遇上了“恶魔”。

 

              血案背后可能还隐藏更多冤魂

             2007年2月4日,在刘生海、杨东艳、惠宝海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被逮捕后,倒卖尸体的李龙生也以涉嫌侮辱尸体罪被逮捕。据其交待,在2006年一年时间里,他至少卖过7具尸体。

             现年34岁的李龙生,家住山西省隰县农村,上过小学,在贩卖尸体之前,他一直靠卖炭为生。去年1月,当他发现女尸有利可图后,便“承包”下了隰县一家医院的太平间。此后,李龙生到处散发印有配“阴婚”字样的名片。只要那家需要配“阴婚”,就可拿名片找他,价钱面议。

            在近一年的经营中,李龙生联系上了很多外省、外县的贩尸者。其中,一次就是通过刘生海的介绍,李龙生认识了子长县的韩三等人。然后通过韩三,又认识了多人。经过他们的介绍、牵线搭桥,李龙生也从子长县买来尸体。延川县刑警大队大队长曹为强介绍,李龙生出售尸体,获利达数万元之多。

           作为配“阴婚”的受害者,平平的父母从兴平赶来后,虽然后悔当时订婚领人台仓促,但如今也没有领回尸体的必要了。死者师某的丈夫认识后,专门把尸体放进棺材带回绥德老家。他说,孩儿他妈已经死了,以前的不愉快都过去了,不过尸体还是要拉回去,老等以后自己去世了,也就能合葬有个伴儿了。

           而买了平平给死去弟弟配阴婚的山西隰县张建元怎么也没想到,被毒死的弟弟的居然配的女人竟也是死于非命。他回忆,当时接尸时曾发现过尸体脖子上有红印儿,听李龙生说是死者是从临汾来的,得病死的,运的路上碰红的,便没有再怀疑尸体。他说,如果知道人是被杀的,他是坚决不要的。

            杨东艳在看守所说,如果不是被抓,以后可能还会干上几起。而那时的目标,将不再限于“半憨憨”(智障者)和卖淫女了……

            但更为可怕的是,除了杨东艳、李龙生之外,目前陕北、山西存在的巨大的“阴婚”市场,以及对女性尸体的需求。

             鉴于血案案情重大,延安市警方汇集延川、子长公安局,已在全市范围内寻找失踪女性及被盗尸体,并对所有涉案的尸体进行深入调查,以查明死因。目前查明,贩尸中介人——山西石楼县和合乡后卜头寸的张某也从子长县购买了尸体,警方根据种种迹象分析,张某具有重大杀人嫌疑,现已被子长县公安局捕获。

 (潘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