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这两天有关“权力的游戏”大结局“烂尾”的叫嚣声很大,其实,看完觉得没什么不好,承接以往诸季的实力,这一季不仅有力,而且思想深刻,只是太超乎一贯追剧者们的期盼,才显得有截然不同的感觉。
先说人物,雪诺在整部剧中一直是正面形象,正义,宽容,勇敢,有恻隐之心,对龙女王的爱,应该也是真诚的,在剧中借与龙女的亲近之机刺死对方,除了令人觉得“负心”之外,还让人觉得有些“小”,但抛开表象带来的这些看,他的“狠”是真实且有逻辑支撑的,首先,他是男人,一路走来,也是备尝艰辛,本来他是坚持只有“女王一个”的,可是对方过度以杀戮来复仇的做法,完全冲垮了他理智的最后堤坝,与他的价值观背道而驰。而在价值观上,雪诺从来都是不退让的,如为了人类的利益,他始终为对抗夜王的魔群而奔走,甚至说服为了说服所有能团结的人团结在一起,他甘愿付出生命。如此一来,在崇高的目的面前,当确认所爱的龙女王已经走向其价值观的反面时,他便会遵从价值观的召唤而抛却爱情。至于他所采用的手段,既有作为私生子的那些隐忍、冷酷的特征,更在于他无法以更优雅的手段扭转对方的想法或是消灭对方,或许他认为也只有在那么一个令人销魂的庆祝胜利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9 09:07)
每年高考结束,都会有很多“状元”出炉。对于状元,我只觉得除了说明“考得好”,还折射着今人对教育的认识;至于更深的意义,其实还是文化影响,是所谓的集体无意识,今天,且由此说开去,看看教育是个什么东西。
在我看来,倘若我们的教育只是“让一部分孩子先优秀起来”,那么国民素质的整体提高,再有一百年也不行。其次,状元出现,我只能说这是很多人用各种学习复习强化手段得到的结果,是家长老师学校戮力同心迎战国考的一次辉煌胜利,但是,考量状元与状元之外的学生,其分数究竟有多少与天分天资相连,我倒觉得很难说。因为在“一切围着高考转”的应试系统中,在老师和家长疲于奔命的时候,能有谁还有精力和意识,将注意力放在发现孩子在功课之外的天资与擅长上?因此,每有状元出现,我只能悲哀的叹息,不知又有多少天才被滚滚题潮、漫漫卷海所淹没了。
孔子在《论语》里常讲“因材施教”,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有限的人生里,将各人最具天分的禀赋发掘出来,收获价值的实现。而无数实例也证明,不需要光环、头衔乃至世俗的荣誉,只要某个人通过教育手段彻底的挖掘了自身的潜力,都可得到了不起的成功。当然,在这方面,我认为如果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年的《陝西老年报》有纪念三八妇女节的专稿——中国第一个女状元傅善祥,这个说法,是完全没有一点史实的向壁虚构!
民国初年,有史学界名家说:中国历史是“累城结构”。举个例子,像“鬼谷子”,《史记》中没有,司马迁不知道它,后来开始传说,经历代不断想象,如今才有“鬼谷子研究会”和一大堆鬼谷子的故事。像“五帝”传说也如此,黄帝陵在陕西,怎么出生地在河南?而他的后人却都在山西那块宝地上!
        所谓正史,是指历代官方的东西,“二十四史”是正史,档案资料是正史,民间之传说及个人的记录统称野史。在中国最有影响的是由说唱戏剧艺术造就的伪历史,比如“杨家将”之类,自宋元以来一直居统治地位。如今伪历史的主要来源是网络,而网民大都不会批判性思维,也没有探索精神。媒体编辑也一样,才有“女状元”之神话流传。
      神话的创作者是想当然的瞎编,因为创作者不知道,在天京城及其治下的其他城市中完全都是有城无市,没有市民也没有商业的!
      史料记载,太平军“每攻克一城,一切子女玉帛皆为所有”。男的当兵,女的劳役。 太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年4月之《金秋》,在“百家讲堂”名下有《中国古人的宇宙观》一文,看过是可笑且可悲。而后又想到“上善若水”,就只剩可悲了。
“上善若水”是《老子》(也称《道德经》)的一章。全文如下: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   夫唯不争,故无尤。
   这段直译为:  帝王者善若水。让利百姓而不争,居众人不喜欢的地位,故善为道者。在那样的位置上,心善而善仁、善信、善治、善事、善时。帝王唯不与民争利,故无忧。
   在春秋战国时代,在儒道墨法诸学说之用语习惯中,“上”都是指帝王与君主。  
  《论语》曰:“上好礼,则民莫敢不敬”,“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这里“上”与“民”对应,再明白不过了。
   《老子》讲“居后不争”,这“后”也是指帝王,是劝为王者不要与百姓争利。
在《古汉语常用字字典》中,编者特别标有“注意”:在古代“后””和“後”是两个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有一本叫《天京锄奸记》的小人书面世,里面写的是一个叫“叶知法”的内奸被将士发现并处死的经过。“叶知法”也称叶子法或叶芝发,是一个叫张继庚的书生在卧底时给自己起的化名。1853年到1854年间,他历尽艰险通过各种方式试图与城外的清军里应外合,但终因种种原因而失败,死的时候,他遭遇了史上最为严酷的车裂之刑。
     受刑时场面非常凄惨。 《咸同将相琐闻》记载,行刑时张继庚的头和四肢都被绳子系住,然后用鞭子躯干拉着绳子的五匹马,先断的“左手右足”,然后是头,最后整个身体被撕裂为两半,面对这样的惨刑,“观者皆掩泣”。清人有笔记记载说,临死前,他脸色不变,“呼天者三”,并传绝命词一首。后清末诗人孙文川在《读雪斋遗诗》的诗中赞颂他:金陵节烈俱捐生,烈士铁中之铮铮。一息仅存尚报国,临危不乱尤难能。”的确,从他冒死卧底、经历重重的生死险境而言,称之为铁血并不为过。
          张继庚,字炳垣,也称炳元或邴原,江苏江宁人;父亲张介福,是道光六年进士,湖南省保靖县知县。张继庚“少有志节”,曾随父亲在岳阳一带居住。太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春秋时有不少被称作“姜”的女人,如宣姜、文姜、声姜、棠姜等等;她们要么天生丽质、美艳迷人,要么才堪咏絮、风华绝代,虽然历史评价不一,但都在粗粝、冷酷的男权社会,留下了各自的印记。
     姜,“从女羊聲。居良切”(说文解字);字的结构与“美”相同,但却比“美”字更易让人产生对女性美的联想。从造字本意来看,姜应是指像羊一般温顺的女人。而对于以羊为图腾的古代氏族,如姜姓,最初的部落首领或许就是一位女性。据载,西周有过三位了不起的女子,其中之一,便是古公亶父的妻子——美丽端庄的“太姜”。到了春秋时期,被称作的“姜”的女人忽然多起来, 仿佛鲜花盛放,璀璨夺目。
     武姜,本是申国国君的女儿,因为嫁给了郑武公,故被称作武姜。武姜很漂亮,生育了两个儿子,按说母子和睦,岁月静好,可惜长子寤生因是武姜难产所生,所以并未得到她的喜爱,而次子公叔段是顺产,因而受到了她的溺爱。这种关系对长子而言,自然很痛苦。后郑武公去世,寤生即位,也即郑庄公,便与母亲武姜和弟弟公叔段发生了激烈的矛盾,最终,郑庄公赶跑弟弟,并把母亲软禁在了地下室里,发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清一代,喝洋墨水最多、学历最高的知识分子,非容闳莫属。他幼年上的教会学校,后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无论是知识结构还是见识胸襟,都远高于同时期醉心科举、迷于仕途的举人秀才们。他一直有教育救国的想法,但最早是寄希望于太平天国,后发现并非是自己理想中的新政权,才又转向了满清。
      1859年秋,32岁的容闳受两名传教士的邀请,准备去一趟南京。当时,他很想了解一下太平军是一个什么性质,想去看看,他们能否建立一个新的政府。他放下正在做的茶和生丝的生意,于1860年从上海启程,先后经过苏州、常州,到达了南京。南京是太平天国的首都,称天京,城里有两个人是他的“熟人”,一是类似于太平天囯内担任宗教顾问角色的美国传教士罗孝全,一是实权人物干王洪仁玕。二十多年前,容闳在澳门读书时就经常见到罗孝全,而洪仁玕则是他数年前在香港时便十分熟络的友人,那时洪仁玕还在理雅各博士手下传教,曾约他“有朝一日我们能在南京见面”。如今,容闳与洪仁玕果然再会,两人都很高兴,容闳还向洪提出了包括“为民众建立各级学校教育制度”等在内的七条建议,不过洪仁玕表示:由于需多数人同意,一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金田起义到攻占南京,太平军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其后倘林凤祥北伐有援,或许争取更大的战果也未必不可能。可是,即便最终驱逐了满清朝廷又如何?在立国思想极其荒诞,完全依赖于血腥暴力维持统治的洪秀全那里,权力不过是满足个人私欲的武器,倘最终得逞,只能让国家沦于更深重的灾难,让百姓过更凄惨的生活。
      以前历史书总是把太平天国当做受压迫的农民起义来讲,有的文章还将洪秀全塑造成了一位了不起的救世英雄,可事实上,金田起义只是洪秀全在广西桂平一带无法传教、面临官兵围剿的无奈之举,并非官逼民反的揭竿而起。他所传的拜上帝教的核心,除了要人们相信他是上帝之子,是耶稣的兄弟,是世间的天命主宰,剩下的就是要人们跟从他去夺取政权,建立属于他的王朝。为了传教方便,他大量篡改圣经里的章节,愚弄煽动人们信教,这种做法,与邪教无出二致。而他本人则穷奢极欲,不仅设立大量为他服务的生活机构,其一天中的吃喝拉撒也几乎全不用自己动手,所有天王府中的女性,甚至不能抬眼看他,且稍不如意,非打即骂即杀,这样的做派,既离农民军的首领相去甚远,也无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我国历史记载中,有好几次疑似UFO到访事件,其中一次很令人咂舌:一台被称为“仙槎”的UFO竟然被停放在唐大明宫麟德殿内长达一月之久,更稀奇的是,宰相李德裕好奇心重,居然还用从仙槎上敲下来的金属碎屑,做了个会动能飞的小人儿。
      麟德殿是大明宫国宴厅,也是宫中最主要宫殿之一,建于唐高宗麟德年间。史料记载,这个殿可容纳三千人,不仅宽敞得能在此吃饭、看表演,还可在殿前击马球。
      那仙槎又是什么?在我国古代,人们将奇异的、会飞的、神奇的飞行物,统称为仙槎,像浮在海上的,就叫浮槎,即小木船的意思;晋张华《博物志》中记载了一件奇异的事,说有人住在海边,年年八月都乘浮槎来去,结果就被一个人发现了,想上浮槎上面看看,于是有一天,他背着干粮等浮槎来的时候,偷偷爬了上去,谁想到一上去,这浮槎就飞出去十多天,这期间他看到了日月星辰,到后来,便什么也看不清了,甚至连昼夜也感觉不到了,再后来,忽然就来到了一个城市,城里有像王宫一样的房子,有女人织布,还有放牛的人在河边饮水。见到他,放牛的人也很诧异,问他哪里来的,他就说了,他问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5 18:43)
       去年夏天,笔者有幸参观了秦咸阳城府库遗址,遗址虽还在进一步发掘中,但从现场和出土的文物看,已有颇多“耐人寻味”之处。
       遗址位于渭北胡家沟的塬上,东西长百余米,宽20多米,在这片只剩下了黄土、瓦砾、石础(当然并非如此)的地方,很难想象,两千多年前曾矗立着一座屋脊高达四五米、毗连相依的建筑群。据文保人员介绍,遗址上共建有五间房,每间房柱都立在石础上,石础根据柱子所处的位置而大小不一,其间隔为四点三米,而令人感到奇异的是,支撑屋脊的最高的一排柱子也是四点三米。从出土的石础看,都是普通大河卵石,既无排列规则,也没有经过精细处理——仅凭这一点,就很容易给那些说秦始皇奢侈的文字打上问号,因为堂堂一座王朝的府库,不说金砖玉瓦了,好歹也该把支柱子的石础用个打磨好点儿的花岗岩或汉白玉,可秦人随便从河里捞块大石头就用了,所以,秦始皇的豪奢是否为后世人着意丑化过,很难说。
       在遗址中间,有一间库房是比较大的,里面还并排建有几道窄墙按说房屋的外墙厚度均在三米左右,房间里再建窄墙,还要不要空间了?所以这些窄墙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