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潘_京
潘_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57,617
  • 关注人气:6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请输入标题

民进会员;电视编导,资深调查记者;曾获“2005-2006年度陕西省优秀新闻工作者”、“2007年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称号;作品多次获陕西新闻奖、中国新闻奖等,调查报道《西安儿童医院医生收红包被捉》入选大学新闻教材及南方周末出版的《真相大白——年度调查精选》,《为孝立法是否可行》入选香港启思出版社出版的国文高中教材。20171月刊发的调查报道——《秦岭奇石遭滥采》获国家总理批示,促动了当地政府对秦岭的“最严格保护”。

专注于南明史研究。曾参加国家明史学会、明孝陵博物馆主办的明建文帝下落民间国际学术研讨会。所提出的“建文帝流落汉中”观点,成为明建文帝下落“二十六假说”之一。

博文
       在我国历史记载中,有好几次疑似UFO到访事件,其中一次很令人咂舌:一台被称为“仙槎”的UFO竟然被停放在唐大明宫麟德殿内长达一月之久,更稀奇的是,宰相李德裕好奇心重,居然还用从仙槎上敲下来的金属碎屑,做了个会动能飞的小人儿。
      麟德殿是大明宫国宴厅,也是宫中最主要宫殿之一,建于唐高宗麟德年间。史料记载,这个殿可容纳三千人,不仅宽敞得能在此吃饭、看表演,还可在殿前击马球。
      那仙槎又是什么?在我国古代,人们将奇异的、会飞的、神奇的飞行物,统称为仙槎,像浮在海上的,就叫浮槎,即小木船的意思;晋张华《博物志》中记载了一件奇异的事,说有人住在海边,年年八月都乘浮槎来去,结果就被一个人发现了,想上浮槎上面看看,于是有一天,他背着干粮等浮槎来的时候,偷偷爬了上去,谁想到一上去,这浮槎就飞出去十多天,这期间他看到了日月星辰,到后来,便什么也看不清了,甚至连昼夜也感觉不到了,再后来,忽然就来到了一个城市,城里有像王宫一样的房子,有女人织布,还有放牛的人在河边饮水。见到他,放牛的人也很诧异,问他哪里来的,他就说了,他问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5 18:43)
       去年夏天,笔者有幸参观了秦咸阳城府库遗址,遗址虽还在进一步发掘中,但从现场和出土的文物看,已有颇多“耐人寻味”之处。
       遗址位于渭北胡家沟的塬上,东西长百余米,宽20多米,在这片只剩下了黄土、瓦砾、石础(当然并非如此)的地方,很难想象,两千多年前曾矗立着一座屋脊高达四五米、毗连相依的建筑群。据文保人员介绍,遗址上共建有五间房,每间房柱都立在石础上,石础根据柱子所处的位置而大小不一,其间隔为四点三米,而令人感到奇异的是,支撑屋脊的最高的一排柱子也是四点三米。从出土的石础看,都是普通大河卵石,既无排列规则,也没有经过精细处理——仅凭这一点,就很容易给那些说秦始皇奢侈的文字打上问号,因为堂堂一座王朝的府库,不说金砖玉瓦了,好歹也该把支柱子的石础用个打磨好点儿的花岗岩或汉白玉,可秦人随便从河里捞块大石头就用了,所以,秦始皇的豪奢是否为后世人着意丑化过,很难说。
       在遗址中间,有一间库房是比较大的,里面还并排建有几道窄墙按说房屋的外墙厚度均在三米左右,房间里再建窄墙,还要不要空间了?所以这些窄墙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数年前到蓝田厚镇一游,无意间于街中窥见一古宅檐角,遂循迹而至。宅已破败,一男子高踞树端,正准备砍去枝丫,问此宅主,则云为前清李姓某某,曾任刑部高官,再具体便说不清了。
   此宅为三进,前窄后宽,虽残垣断壁,尚具气象,二进的一间厢房至今还有人住,而步至后院,则高墙骤起约两丈高,墙上开有小窗,疑为安全之考虑也。后查清代刑部官员职表,未见有蓝田李姓者,甚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昆明池是我国古代最大的人工湖,因为有名,所以经常出现在古人的诗句文章里。当然,湖本身也非常有魅力,比如我国最早的牛郎和织女的石像,就曾立在湖的两岸,隔水相望。还有,像唐代很多宴饮、渔猎等活动也都在这里进行,甚至著名的玄武门事件,也是由这里引发。不过,昆明池最有代表性的文物遗存,却是一条鱼,一条用石头雕刻的汉代“大写意”鲸鱼。
     在唐代,很多大诗人都曾在游览时见到它,写过它;如杜在著名的《秋兴八首》第七首中就写道:“织女机丝虚夜月,石鲸鳞甲动秋风”;晚唐诗人温庭筠也在《昆明池水战词》有“雷吼涛惊白石山,石鲸眼裂蟠蛟死”,简直就把这头石鲸给写活了。那时,不光是诗人喜欢逛昆明湖,帝王将相、平民百姓也常去游玩、欣赏石鲸,唐太宗李世民在《冬日临昆明池》中就说:“石鲸分玉溜,劫烬隐平沙”,惟妙惟肖的描绘,生动得颇有几分即视感……。
     可唐以后,昆明池水越来越少,到了清代,湖水彻底干涸,这条大石鲸就卧到了萋萋荒草中。据说,清末时来往沣河两岸的赶路人,还时常能在路旁看到它的身影。老家在长安马王镇一带的清军机大臣赵舒翘,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两天艺术圈最火爆的新闻,莫过于著名画家叶永青的涉嫌抄袭事件。对一个拍品动辄过亿、已经功成名就的艺术家而言,能在漫长三十年里,始终如一“抄袭”另一个异国画家的画作,其行为实在让人讶异、不解、和震惊——甚至可以这样想,倘不是被曝光,或许他还会人不知鬼不觉的延续下去吧。
      被抄袭的艺术家是比利时的克里斯蒂安•希尔文。希尔文1950年出生,如今已有69岁。据媒体称,由于没有父母陪伴,希尔文早年与两个姑姑度过,并在她们鼓励下开始画画,后亲人去世,年仅十几岁的他为了谋生去了布鲁塞尔一家剧院当勤杂工,也就在那时,他决定了要成为一名画家。大约30岁时,他开始创作所谓的“门面艺术”,后因受到自闭症儿童的启发,又转向了更为诗意的风格。近日,当他发现自己的作品被人长期抄袭后,遂向媒体“举报”了叶永青。而针对他的“指控”,叶永青竟毫无愧色的对媒体称:自己正在争取与这位比利时艺术家取得联系,还说希尔文是“对我影响至深的一位艺术家”。
       30年了,直到现在才想到要去跟对方取得联系,这样的诚意似乎来得太晚了些,而用“影响至深”来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翻开历史典籍,经常可以看到“三池”、三灵”,以及“三原”的说法,尤其对古长安而言,它们的存在如同神秘而又充满魅力的地理印记,虽过去了数千年,却依然令人神往。
   可是,如今已很少有人知道“三池”、”三灵”和“三原”了,虽然有人会联系到沣东新城昆明池七夕公园的开园而断定其中必有昆明池,可是更多的,便茫然无知了。那么,这些被以“三”冠称的地名,究竟具体指哪些、又坐落于何处呢?

       三池,即昆明池、滮池和镐池。其中的昆明池很好找,就在西安西南方向,具体位置在今天沣东新城的斗门镇与细柳镇一带;作为我国历史上第一大人工湖,昆明池的面积,相当于现在四个杭州西湖的面积。昆明池始建于汉代,据《史记 西南夷传》记载:汉武帝派遣使者到印度去买竹子,不料遭到云南昆明国的地方武装势力阻止,于是汉武帝便想征伐昆明国,不过得知昆明国水师比较厉害,因此便照滇池开凿了昆明池,以练习水军。关于当时的开挖情况,《搜神记》记载,在挖到根深的地方时,全是灰墨,不再有泥土。汉武帝问东方朔是怎么回事。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936年12月4日,赛金花病逝。就在她去世前,满族人颜仪民以北平亚东新闻社社长的身份,对她进行了一次采访,这次访谈,几乎涉及到庚子之变时坊间有关她的所有传闻,而相比于刘半农,颜的提问更清晰具体,赛金花回答得也简明扼要。
         颜仪民原名景毅,叶赫颜扎氏,世居北京。在任新闻社社长之前,他在西什库市民第一小学任教,并在《民强报》任编辑,后以新闻记者的身份进入北平民国大学新闻系做旁听生。1936年从南京政府领取到社长执照后,便在这年冬天,带着副社长王宗明前往赛氏所居的天桥居仁里采访,据颜在后来写的《赛金花与紫禁城》一文称,对他们的到访,赛氏是欢迎的,“相依为命的女仆顾妈,热情地把我们迎了进去”。此时的赛氏“已然卧病在床,但她虽年逾花甲,而风韵犹存”。随后,他们被让到床头坐下,吃着顾妈端上了茶和苏州瓜子,在床前曲蜷着的、一只黑白花的哈巴狗的注视下,展开了访谈——
颜问:您在庚子事变年间,对保护北京老百姓和保护皇官内院,还是有一定的功绩啊,您能把当时的情形,回忆一下吗?
(颜在文中说,“她听了我的话,像是给她打了一针强心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丰京和镐京,是我国最古老的“双子城”,他们建筑于西周,就坐落在古沣河的两岸。
      发源于秦岭丰谷的沣河,是“长安八水”中水量最为丰沛的一条河;她流经西安市鄠邑、长安两区,在今天西咸新区沣东新城的北部注入渭河;关于这条河,在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记述颇多,如著名的《关雎》、《蒹葭》篇,其内容据说就发生在沣水两岸;今天,或许透过唐代诗人韦应物的《观沣水涨》一诗,还能一窥她昔日的景象——
           夏雨万壑凑,沣涨暮浑浑。草木盈川谷,澶漫一平吞。
      槎梗方瀰泛,涛沫亦洪翻。北来注泾渭,所过无安源。
     云岭同昏黑,观望悸心魂。舟人空敛棹,风波正自奔。
           可见,一千多年前的沣河,不仅河面宽阔,草木茂盛,而且水势汹涌,泛舟行船,往来自如。而更远的西周,河水应该更大。史载,周文王灭崇后,便将国都由周原迁来,在河西岸建起了新都丰京;到周武王时期,新的行政中心——镐京又在河东建成。镐京旁边,当时还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茯茶

茶经

陕西

         陕西茯茶,虽非龙井、铁观音那么有名,却也茶香一脉,历史悠久。自明朝至今,六百年制茶工艺,传承不衰。
       茯茶为六大茶类中黑茶的特色产品,属后发酵茶,也是全发酵茶;作为边销茶之一,茯茶原本是西北游牧民族地区的特需商品,后随着人们的饮食需要,逐渐成为日常品茗的佳选。
       关于茯茶得名,以前有多种说法,有说因砖茶在伏天加工,故称茯茶;还有说清代湖南运茶至陕西,官吏为鼓励贩运,特允商人在限额之外多附带一份砖茶,故遂称福茯(附茶)茶,后还有称,茯茶之“茯”,与茯苓的“茯”有相通之意,都是“菌”的意思,总之,茯茶之名,正如其丰富神秘的茶香一样,耐人寻味。
      作为茯茶发源地和发明地,茯茶制作技术在陕已保存了600年,今天,为了满足人们的需求,茯茶已开始由新法制作,那么,古法制作茯茶,需要怎样的工序和要求呢?
      据制茶的老师傅介绍,传统制作茯茶,首先是选购原料,要选清明前后的茶叶,标准是,茶叶晒干后握起来有扎手的感觉,而展开后茶叶又能恢复蓬松。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以前看刘半农先生著的《赛金花本事》,觉得写得极好,但涉及赛氏一生引以为傲的“救国”一事,到底缺乏旁证,没有说清。由于刘先生当时是以访谈形式写的,所以第一手的材料尚且如此,也就给近百年来赛金花究竟有没有在八国联军入北京时为护佑百姓、保护故宫发挥过作用,甚至是巨大的作用,留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尤其给梅兰芳讲过戏的才子黄濬评说:“欲从老妓口中征其往事,而又期为信史,此诚天下之书痴。”同样也是梅兰芳好友、曾在庚子时给德军当过翻译的齐如山亦撰文,称他与赛在德军营曾两次邂逅瓦德西,瓦均径直而去,赛金花却连大气都不敢出。故对赛氏自说与瓦德西关系如何如何,并不认同,其言外之意,就遑论其他了。
      那么,到底赛金花有没有过救国的行动?还是一直在“欺世”?齐如山所说,固可信为亲眼所见,可毕竟是某一次的场合,难免一叶障目,而赛氏自说自话,当然也就亟需旁证,否则,连她后来张口闭口所说的 “国家是人人的国家,救国是人人的本分”,为免交8角房租而向政府申请,也就真有些“玩世”的意味了。好在时间总会让历史呈现真相,遮遮掩掩的赛金花救没救国,至少在一个人看来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