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藝術收藏+設計》#12月專輯#【Time Traveler 時光行者—張照堂】

(2013-12-17 09:53:40)

《藝術收藏+設計》#12月專輯#【Time <wbr>Traveler <wbr>時光行者—張照堂】
圖說:張照堂 板橋 攝影 1962



穿涉時間流徙的後紀實之眼

——論張照堂由攝影至《王船祭典》的實驗創置

撰文|孫松榮(Song-yong, SING) 圖版提供|台北市立美術館


 如果將影像視為記憶,被看到及書寫下來的才足以成為歷史──形構為歷史之眼──的話,一直以來,我對影像所做的思考,不管是在評論、學術論文還是影像策展,總在試圖找尋那些被忽略、被歷史所排除的影像痕跡,它所被隱藏起來的故事。當我為2012年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策畫一個題為「紀錄之蝕:影像跨界的交會」的單元時,即嘗試構建一套外於台灣主流紀錄片的實踐與研究框架的影片系譜。蝕,既意味著不可見性,也指向遭受遮蔽的向度。我將前者視為單一範疇的內部抑制,而後者則是場域與場域之間──尤其是紀錄片與實驗電影,抑或,電影與視覺藝術──的不熟悉、忽視與錯過。這篇短文無以兼顧這兩個錯綜複雜的面向,而將重點置於不可見性,至於不同影像場域之間從陌異到連結的發生,文末會簡略提及。值得注意的是,兩者之間的脈動,只有重新深入對紀錄影像的歷史開展不可見性的思索,這形同考古工程的時間之旅,蝕之解除才有可能,新的影像史觀與圖譜繼而才會浮現。

●解形化的身體圖像

 這一切,關於穿越影像時間的開始,對我而言,如果這意味著一則神話,我需要它來重新開啟另一種台灣紀錄片的歷史之門。張照堂是締造這個創世紀的藝術家,但弔詭的是,身為一位國寶級的攝影家,由他在1970年代所拍攝的多部在電視台播映的紀錄片所引起的討論,卻遠遠不及人們對其靜照的關注。其中,《王船祭典》是張照堂於中視擔任攝影記者時拍攝的一部特殊作品。這部影片攝於1979年的台南縣蘇厝鄉,同年8月在《60分鐘》上播出。以當時台灣紀錄片的意識形態結構和產製系統而言,這部紀錄片最顯著不同之處,在於略去具有說教、解釋、宣揚等意圖的畫外音,取而代之的是透過配樂與影像、音樂與人物、修辭手法與風土地景之間,同步和非同步的配置,來擬構某種異質音像的效果。這幾樣將各類不同元素納入的音像特徵,一方面映現出1970年代現代派與本土尋根文化有關的特殊且複雜的背景脈絡,另一方面則和張照堂身為攝影家的影像創作手法與藝術觀念脫不了關係。後者對於思索1970年代紀錄片的表徵尤其重要,也是極為鮮明特質之一。因此,若欲闡釋張氏的紀錄片及其時代關聯,絕不可忽略其攝影風格和跨藝術美學構成的相關課題。換言之,此一有關1970年代紀錄片與攝影之間有關現實與現代、在地文化與美學實驗的結合、影響及轉化,異常關鍵,缺一不可。

 攝影和紀錄片這兩種影像創置,縱然無論就媒介屬性、表達內容還是創作型態而言均截然不同,卻在張照堂漫長而堅韌不懈的創作生命中,分別占有舉足輕重的位置:在運動與靜止、聲響與時間、個人與集體之間相互作用,相輔相成。當1962年的張照堂還只是一位大一學生的時候,他在台北縣的荒野與街頭所拍下的一系列凸顯失焦、搖晃及無頭者影像、並於三年之後發表在和啟蒙老師鄭桑溪合辦的「現代攝影雙人展」上的著名照片,靠著一種──郭力昕在〈大音希聲,大象無形:論張照堂的攝影藝術與生命風景〉這篇闡釋張氏現代主義攝影風格的文章中所論及的──交雜著「試圖掙脫苦悶的抵抗與救贖之道、沉思的壓迫性與窒息感」的特異影像造形,孤傲地在彼時的攝影界崛起,一鳴驚人。這一刻的張照堂,浸染於超現實主義、荒謬劇場、存在主義等西方現代派藝術及搖滾樂的洗禮中,在靜照中框構去形體的主體,凸顯形而未形、形而失形的身體圖像。(全文請見2013年12月號《藝術收藏+設計》75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