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一位香港修女及其修会与一个地方修会的美丽故事

(2017-12-15 11:33:00)
标签:

拯望会

炼灵中保会

袁引修女

宋秀贞师姆

朱兆娟修女


一位香港修女及其修会与一个地方修会的美丽故事 (中)

六、一个教区修会的成立
以当年的邢台和邻近教区为例,侯进德主教上任伊始,一如其他牧人也首先重视了教区男女圣召的培育陶成。侯进德主教是在1989年10月28日晋牧就职。11月他立即成立了邢台教区备修院;次年秋初,他又成立了邢台教区女修会。
(中)一位香港修女及其修会与一个地方修会的美丽故事
侯主教与早期的初学生及保守生

其实在之前,包括侯进德神父在内的邢台东部的几位老神父为了培养人才,曾尝试将当地的女圣召送到临近教区修会,如献县和安国的修会。

(中)一位香港修女及其修会与一个地方修会的美丽故事
献县圣望会第一班着传统会服的修女(前排左三为已故刘心杰修女、中间为朱宽心师姆)。
当年的初学生和暂愿修女的会服一样。

献县从1985年开始接受女青年,1986年9月13日,首批(班)望会生入保守。由于报名者众多,修会条件有限,当时献县修会只接受本教区报名的圣召,而且一位本堂神父也只有一个推荐名额。当时当地一些女青年不得已而加入了其他修会。

圣召多,没地方入修会,修会接受不了很多人。当时的这个情形再现了昔日河北地方教会复兴时的美好景象。

(中)一位香港修女及其修会与一个地方修会的美丽故事 1988年10月15日,安国德莱小妹妹会桂英妹(右一)、安娜妹(右二)、智济妹(左一)、倍都妹(左二);陈焕章神父(左三)、王允璞神父(左四)、潘德石神父(右三)、侯进德神父(右四)与首批入初学者。

1986年,安国本堂王允璞神父为准备复会的德来小妹妹会公开发出了招生信息,吸引了省内外的不少圣召。1987年2月和5月,在邢台威县和南宫传教的张元绰、李福文和侯进德三位神父先后把来自邢台和邯郸的张月春(来福妹)、张琴书(路西妹)、栗婷(方济妹)、张智娜(佳德妹)、田秀锦(安琪妹)、黄素英(义来妹)等10多人分两批送到安国德来小妹妹会。1988年,李福文神父又将本地李保菊和陈书琴两位女青年送到献县修会代培,在当地保守、入会、初学、发愿,为教区修会准备圣召。献县修会在观察半年后,接受了两人代培申请。

(中)一位香港修女及其修会与一个地方修会的美丽故事

2010年9月26日,献县修会第二班修女在庆祝矢发永愿十周年的聚会上。

其中有李保菊(前排左二)、李桂芝(二排右四)及弥静心(后排左四)三位修女。


在献县有了两位代培生的情况下,侯进德主教又参考献县修会的神恩、名称、会规、会服,于1990年9月1日在赵庄总堂为邢台教区成立了“炼灵中保会”(亦名“炼灵中保圣母传教会”,1998年更名为“炼灵中保圣母会”)。当年,为协助邢台修会的发展,献县修会慷慨地派出了两位文革前发愿的老修女——76岁的宋秀贞师姆(1914 — 1999.08.26)和77岁的刘秀均师姆(1913.02.28 — 1994.01.26),前去帮忙培育陶成工作。献县首班入会的刘心洁(1928 — 2000.01.05)、第二班的李桂芝及弥静心三位修女亦曾随同两位师姆在赵庄修会短期服务。献县修会为赵庄修会的成立和早期发展(1990—1994)奠定了基础,做出了重要贡献。

(中)一位香港修女及其修会与一个地方修会的美丽故事 刘秀均师姆(二排左二)等与早期着传统会服的入初学生/暂愿(后两排)及保守生(前排)。

随着刘秀均师姆的体弱多病,后因病重返回献县(及不幸去世),宋秀贞师姆年事渐高及力不从心,赵庄修会的培育师资力量再次出现短缺。此时,天主通过人手将相对年轻的拯望会修女介绍了过来。这样袁引修女从宋师姆手中,逐渐接过了赵庄修会培育的接力棒。

七、一位前辈修女与地方修会的不解之缘
1992年11月23日,香港圣神研究中心杨祖媛老师陪同德国Missio亚洲部负责人施密特神父(Fr. Lucien Schmitt O.M.I.)访问邢台教区,参观教区备修院和赵庄修会。

在当天的访问交流中,侯主教和宋师姆向客人介绍和分享了赵庄修会的培育陶成现状及面临的困难,也向香港客人打听拯望会的情况。虽然当年杨老师并不认识拯望会的修女们,但她从教室墙壁上看到赵庄修会介绍其神恩使命的内容,记起在香港某处也曾经见过类似的介绍信息。
(中)一位香港修女及其修会与一个地方修会的美丽故事
侯主教和宋师姆等在赵庄接待来访的(原籍奥地利省会的)中华省耶稣会士蒲敏道神父、菲律宾华侨苏育仁蒙席。前排从右至左:张元超神父、苏育仁蒙席、侯主教、蒲敏道神父、孙景亮神父、宋秀贞师姆、李宝菊修女。


杨祖媛老师因此建议侯主教给拯望会修女写一封信,以便她返港后可以尝试联系。当日,侯主教在其秘书马英林神父的协助下,即以修会名义起草,并签署了这封信。

信中,侯主教向拯望会修女介绍了新成立的修会情况、培育急需及双方相似的神恩,并提出“诚望能得贵会之指导帮助,通过交流达成于荣主救灵之使命上的共勉!因此恳请于方便之时来我会院,众姊妹盼望能与欢聚。” 

(中)一位香港修女及其修会与一个地方修会的美丽故事

早期着传统会服的初学生(后两排)、保守生(前排);

二排坐者(从左至右)李保菊修女、刘秀均师姆、侯主教、孙景亮神父、宋秀贞师姆、陈书琴修女在赵庄。


侯主教同时也坦言本地修会培育陶成面临的困难挑战:“在此圣教初兴,百废待举的今天,面临着许多的困难,尤其是老少年龄相差悬殊,青黄不接,在教育引导她们方面的确需要相互的切磋研讨,使能把这些年轻人培养成既保有传统又能适应时代、为教会有所贡献的修女。”

当年,热心肠的杨祖媛老师回到香港,立即联系了拯望会修女们,从而结识了同为上海出生、长大的同乡朱兆娟修女和袁引修女。

朱修女和袁修女读到侯主教的信后的第一个自然反应是:“这是一份来自天主圣神的邀请。”两位修女惊喜天主通过这种方式给予她们的新召叫及服务机会。她们开始祈祷、分辨,并根据总会长的支持意见做出了慷慨回应。

(中)一位香港修女及其修会与一个地方修会的美丽故事
1993年夏,侯进德主教(右一)、陶振宗神父(后排右一)、
冯圣保神父(后排右二)在邢台赵庄主教府接待朱兆娟修女(前排右一)。

经过联络和准备,1993年7月3日,香港拯望会的朱兆娟修女和台湾拯望会的赖玉修女一起先期来到了邢台教区赵庄总堂,探访赵庄修会,先后与侯进德主教、宋秀贞师姆,修会的望会生、保守生、初学生及暂愿修女们会面、座谈。
(中)一位香港修女及其修会与一个地方修会的美丽故事

1993年夏,侯主教、两位师姆及修女们欢迎首次来访的朱兆娟修女和赖玉修女。

(二排从左至右:李宝菊修女、刘秀均师姆、朱兆娟修女、赖玉修女、宋秀贞师姆、李桂芝修女。)


经过实地考察及与侯进德主教和宋秀贞师姆的协商,根据赵庄修会的急需,拯望会决定派遣袁引修女来邢台教区服务,协助宋师姆和这个新修会的陶成培育工作。

(中)一位香港修女及其修会与一个地方修会的美丽故事

1993年7月上旬,拯望会朱兆娟修女和赖玉修女首次探访邢台教区女修会,与献县两位师姆、邢台的暂愿修女等合影。(前排从左至右:邢台李宝菊修女、刘秀鸿老师、献县刘秀均师姆、香港朱兆娟修女、台湾赖玉修女、献县宋秀贞师姆、献县李桂芝修女。)


1994年1月17日, 七十岁高龄的袁引修女辞去香港堂区的牧灵工作,放弃香港温暖舒适的生活环境,不顾华北寒冬腊月的严寒,在吴蓉平修女的陪伴下,兴奋地来到了条件相当艰苦的北方乡村堂区——赵庄总堂。

(中)一位香港修女及其修会与一个地方修会的美丽故事
1994年的春节寒冬期间,袁引修女(左一)、侯主教(右一)
陪同一位从香港来邢台赵庄看望袁修女的学生(左二)在赵庄老人院简陋的祈祷室看望 一位孤寡大姑。


从此,袁修女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再次焕发了青春,全身心地投入到赵庄修会的陶成培育工作之中,开始了她每年半年与当地修女们同吃、同住、同行的全新服务、陪伴生活。

1994年5月20日,侯进德主教不幸因病早逝。临终前,侯进德主教在病床上将教区女修会及修女们托付给袁引修女照顾。

(中)一位香港修女及其修会与一个地方修会的美丽故事
1990年代中期,袁引修女(右二)和当时的马英林神父(左一)与修女们为已故侯进德主教扫墓、追思祈祷后在其墓前合影。

病床托孤,袁引修女深感责任重大,使命神圣。从此,这位香港前辈修女与一个地方教会的年轻修女、修生、神父、教友,与邢台教区及其修会、小修院结下了不解之缘。

八、十年真情无私奉献,终生相互牵挂关心
赵庄修会从1990年成立到1993年,院务管理和陶成培育工作基本上是献县修会的宋秀贞师姆主要负责。从1994年,袁引修女在接受陶成培育和管理工作的同时,也开始着手培育本土修女接班人。她在全力培育修女及小心选拔过度负责人的同时,又带领发愿修女民主选出了两任院长:冯兰双修女(1997.11. —2000.11.;2002.11.—2005.08.)和郑桂芝修女(2000.11.—2002.11.)。老院长继续陪伴两位年轻院长和修会一起成长。袁修女为地方修会的成长,接班人的本地化打下了基础。

(中)一位香港修女及其修会与一个地方修会的美丽故事
拯望会吴蓉平修女(前排左一)在赵庄修会。

2000年在短期负责教区事务及回去服务时,笔者曾有幸与袁引修女合作,推动修会参议会推举出了首批深造的人选,郁春景和张书芬修女。她们在海外读书期间,受到当地教会的好评,顺利完成学业回国,袁修女为此感到非常自豪。当郁春景和张书芬修女先后当选为该会的会长时,袁引修女倍受安慰,她为修会后继有人,感到放心和喜悦。

在多年的服务中,袁引修女从没为香港拯望会从大陆“挖走”任何一个圣召,而只有无私奉献,慷慨服务。这也符合香港教会从胡振中枢机到杨鸣章主教针对大陆教会所制定的爱心服务原则。一如很多香港神长教友那样,袁引修女暨拯望会也为大陆教会做出了美好见证及贡献。

(中)一位香港修女及其修会与一个地方修会的美丽故事
为养活自己,修会养过鸡。图为袁引修女(左三)陪同来访的衡水教区范文兴主教(左二)、陈锡禄主教(左一)参观赵庄修会的养鸡房。

从1994年首次来邢台,连续十年,不管是炎炎夏日还是严寒深冬,袁引修女每年必定来往邢台和香港一两次,每次待上六个月左右。(因当时签证有时是三个月,期间她还得返港续签一次。)

(中)一位香港修女及其修会与一个地方修会的美丽故事
2001年4月12日,袁引修女在赵庄与修女们与来访的菲律宾华侨陈孟利修士(Ari Dy, SJ)、
新加坡Bro. John Lek及德国朋友座谈。

直到袁修女八十高龄时,为保证其身体安全,拯望会长上才根据她的健康状况,不得不正式要求她停止继续长途旅行。一向听命的袁修女立即谦虚地服从长上的命令而停止了每年往来香港这个国际大都市与赵庄这个华北乡村之间的长途跋涉。

(中)一位香港修女及其修会与一个地方修会的美丽故事
早年的袁引修女

虽然袁引修女无法前来了,但身在香港的她,心却仍在赵庄,时刻心系邢台教区的修女及神父。她遂以祈祷、信函、电话,一如既往地关注、关心、呵护赵庄的修女、神父,继续与修会及教区同行。同时,她还邀请同会的其他修女们继续去赵庄服务,鼓励她的学生、委托相识的香港热心教友们到赵庄探访。

(中)一位香港修女及其修会与一个地方修会的美丽故事
袁引修女与其学生在香港

自从认识了侯进德主教、邢台教区的修女及很多神父,并接受了侯主教的委托以来,袁引修女为这个年轻的女修会曾默默地、真情地、慷慨无私地奉献了多年,甚至付出了其余生的全部心血。即使入住安老院,经常失智之后,每次只要提及赵庄及邢台修会,袁修女的眼睛马上就亮了,脸上充满了安慰和喜乐之情。赵庄修会总能勾起她昔日美好的记忆。

从1994年袁引修女在赵庄服务以来的十多年,凡是邢台教区的修女们和神父们路过香港或台湾,大都会去拯望会看望袁修女、朱修女和赖修女等。袁修女入住老人院后,邢台教区的很多修女及神父也曾多次前去探望。

(中)一位香港修女及其修会与一个地方修会的美丽故事
笔者也曾数次在香港拯望会院和上水圣若瑟安老院探望袁引修女和朱兆娟修女。当然袁修女在来往大陆期间和在香港行动方便时,只要知道我过港,她也会高兴地来我的住地看我。

2015年5月母亲节当天,多位邢台修女在当地参加一个培训课程期间,一起到上水圣若瑟安老院看望袁修女。同去的邢台进德老年公寓院长范会敏修女深情回忆到:

“袁修女拿着我们签字祝福她母亲节快乐的贺卡,一一读出了我们每人的名字。读过大家对她的思念和祝福之语后,老院长感动的热泪盈眶,并告诉我们:‘我也非常想念你们啊!’ 当时修女们都留下了热泪。” 

(中)一位香港修女及其修会与一个地方修会的美丽故事
(中)一位香港修女及其修会与一个地方修会的美丽故事
彼此牵挂的老院长和修女们都落泪了。
(中)一位香港修女及其修会与一个地方修会的美丽故事
每次去看袁修女,修女们都会为前辈剪指甲、按摩、洗脚、喂药 …… 修女们都能感觉到她很开心,愿意接受修女们的服务,因为袁引修女和邢台的修女们始终相互牵挂着对方,彼此心中也拥有对方。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