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手淫犹如以手把刃,坐自创伤

(2013-03-25 19:54:25)
标签:

手淫

程应旄

程郊倩

附子

亡阳

分类: 手淫亡阳证

敬告:视毁灭论珍贵知识如粪土,视手淫亡阳论如洪水猛兽者请尽速远离。


油蒙心智,误信网路上不学无术,中医文盲,门外无知莽夫恶意攻诘抹黑手淫亡阳论之妖佞言论,将延误病情,错失浴火重生契机,一生受困。 无论男女。 自误误人,且将贻误后人,祸延子孙。 慎之慎之!


“微(脉)为脉无阳, 为证无阳 ”高学山《伤寒尚论辨似》

手淫犹如以手把刃,坐自创伤

厥者手脚冰冷也 。 亡血、伤精、精伤? “ 阴虚当发热,何得复厥 ?”清‧舒诏《伤寒集注》

“盖阴水既衰,则阳火自甚而热,岂能反为寒者耶?”《素问玄机原病式》

气为,血为阴绝则阳无根,血亡则阳独留。 〝阳反独留者,则为身体大热,是血先绝而气独在也〞《张卿子伤寒论》〝阴气前绝,阳气后竭者,其人死,身色必赤,腋下温,心下热也〞〝十一月之时,阳气在里,胃中烦热,以阴气内弱,不能胜热,故欲裸其身。〞〝阴弱则发热,冬月盛寒,欲裸其身〞《伤寒论》, 〝阳盛阴虚之人,周身之经络,浑是热气布护〞《伤寒论浅注》又如何复厥反为

“汗为阳气之车马,大汗出,六车四马,已在驰逐,挽留之法,惟折车勒马,为回阳当下之捷径矣。清‧ 高学山“《伤寒尚论辨似》

血之液为汗,伏皮为血,出则为汗,汗,阴也。血者阴血也,无阴不作汗,手淫人遇劳汗泄如流珠,大珠追小珠,吃喝热食热汤则狂汗暴汗如雨倾泻不敛,精血同源,手淫者如何亡血血亡;亡阴精伤? !〝食已汗出,又身常暮盗汗出者,此劳气也。〞《金匮要略直解》劳气者,伤于正气也,非阴虚也。

〝谷入于胃,脉道乃行。水入于经,其血乃成。〞〝寸口脉微,尺脉紧,其人虚损多汗,知阴常在,绝不见阳也。〞《平脉法》〝食入于胃,淫精于脉;饮而液渗于络,合和于血。胃中谷消,水化而为血气〞《张卿子伤寒论》虚损多汗,阴常在,如何阴虚

无津不作汗,且汗生于谷,犹如血液,是即不可能阴虚也。夺血者无汗也。何以举世无人看破?

“不知无汗者,其人阴血素亏也。”,阴虚则内热,无汗者,热邪内耗也。 “热邪内耗,故无汗也。”《伤寒论后条辨》

无阴不作汗,“阴虚则小便难”《伤寒论》内热何以验之? 小便赤黄短涩是也。 肾者作强之官,肾水枯涸则胃津亦亡,胃津亡,则水道赤而黄,小便难也。 “肾有热邪,其表腑之膀胱必应之,小便所以不利也。”手淫者虚汗不敛,倾泄如瀑,尿溲频仍,清长滑利,如何是阴虚? 若有心火,则“心包燔灼不已,则小肠枯涸必至耳。”《伤寒论本义》又何能时时肠澼腹泻?

汗即气之外泄者。 气,阳也。 汗液旋发周身不敛者,气脱气泄也。 属阳。 以阳药助阳气,召返飞越外驰散逸之无根虚气,水流漓立止矣。 “汗液为阴,而实由阳化,故汗出而阳微。…生阳所以安阴,阳气聚则阴敛生津,阳气散则阴扰耗津。”《伤寒论本义》助阳,正所以滋阴也。

服附子而渴,此乃寒去欲解,阳气振兴来复也,由阴返阳,非内有邪热食气也。 “虽烦而不躁,正不见阴盛,而见阳回之象”“胸肺之巅,虽已见渴,而其肠胃之下,仍为泽国。”《伤寒论本义》口水津液即为阴,喝两口冷饮,立即“津回降下,肾气亦滋矣”《伤寒论后条辨》服附子又如何伤阴?

“桂枝下咽,阳盛则毙;承气入胃,阴盛则亡”《伤寒例》手淫人若系阴虚阳亢肾水枯竭,则桂枝入咽即毙,何况乎壮阳霸功赫奕之附子? “肾水素裕尚可支应,肾水素枯,入即难堪,非急如救焚,不可为矣”《伤寒论本义》“追虚逐实,血散脉中,火气虽微,内攻有力,焦骨伤筋,血难复也”《伤寒论》精血同源,同为水谷五味精微所化。精者,血也,精乏则血亏,手淫精伤伤精若为真,则血少阴虚有热或精极亡阴之人,营血荣气干涸,肾水精血枯竭,服附子犹如干柴得烈火助焚,追虚逐实,肉身岂承受得住附子生火烁阴被火迫劫而不焦骨伤筋化为灰烬?  我又何能安然于此著述立说?

“阴本虚也,而更加火,则为追虚;热本实也,而更加火,则为逐实。夫行于脉中者营血也,血少被追,脉中无复血聚矣”《伤寒论本义》

而大便数日一行,更是脾胃由弱转强,湿泽蒸散,渣滓粪便变少所致。 “况其所谓胃强者,正是因脾之强而强,盖约者省约也,脾气过强,将三五日胃中所受之谷,省约为一二弹丸而出,全是脾土过燥,致令肠胃中之津液日渐干枯,所 以大便为难也。设脾气弱即当便泄矣,岂有反难之理乎?相搏谓脾弱不能约束胃中之水,何以反能约束胃中之谷耶。”抚触肚皮“胃热消,则阳明病亦愈矣”《伤寒 论本义》

“太阳之人,虽冬月身不须绵,口常饮水,色欲无度,大便数日一行,芩、连、栀、柏,大黄、芒硝,恬不知怪;太阴之人,虽暑月不离复衣,食饮稍凉便觉腹痛,泄泻,参、术、姜、桂,时不绝口,一有欲事,呻吟不已。”《医贯》

手淫犹如以手把刃,坐自创伤

“许多人有错误的观念,以为每日非要上回大号不可,不然会从粪便中吸收到有毒的物质而产生中毒。但是在长期便秘者的血液中找寻有毒物质的尝试并不成功。事实上经常如厕也没有生理上的必要。一个人只要感觉舒服,那不管是每餐之后,每日一次,或每周一次上大号,在生理上都过得去。”潘震泽编译《人体生理学》

数日不更衣, 无所苦 ,渴欲饮水,少少与之,则愈也。 轻清之溷, 一润即下。

亡阳人千辛万苦补火逐湿,无非志在扶阳燠土以生肌造血,回充精液化生能量。 手淫者,唯有先断去祸害世人,不通乖舛讹谬惑论,不翻之困局方有自翻之机矣!

“既值少阴受病,何不预为固护,预为提防, 迨至真阳涣散,走而莫追,谁任杀人之咎? ”清‧程应旄《伤寒论后条辨》

手淫亡阳者,急温以附子,壮火之阳,阴自和矣。 “夫太阳少阴所谓亡阳者,先天之元阳也,故必用附子之下行者回之,从阴引阳也。”清‧柯琴

附子去皮久煎毒性能完全水解,比之喝白开水吃水果还要安全。 附子之用全在其药性,非其毒性也。 非用毒药攻邪也,若是用其毒,必将元气更虚而不支,邪气尽而元气亦随之尽,岂能制水势之横,破阴回阳,追复元气于无何有之乡? 何能尿泡由簇集久久不褪一变而为清澈无沫? 沫者,浊气也 

“扁鹊云:吾以毒药活人,故名闻诸侯。古先圣贤,皆不讳一毒字。盖无毒之品不能攻病,惟有毒性者,乃能有大功。”“如兵,毒物也,然杀贼必须用之……用兵以杀贼,杀贼以安民,则不惟不见兵之毒,深受兵之利矣。故用药如用兵,第论用之当与不当,不必问药之毒与不毒。苟用之不当,则无毒亦转成大毒;果用之得当,即有毒亦化为无毒。”《医验录》

“《周礼》令医人采毒药以供医事,以无毒之药可以养生,不可以胜病耳。今世医人通弊,择用几十种无毒之药,求免过愆,病之二三且不能去,操养痈之术,坐误时日,迁延毙人者比比,而欲己身长享,子孙长年,其可得乎?” 《医门法律》手淫犹如以手把刃,坐自创伤

“凡人火气内衰,阳气外驰,急用炮熟附子助火之原,使神机上行而不下殒,环行而不外脱,治之于微,奏功颇易。奈世医不明医理,不识病机,必至脉脱厥冷,神去魄存,方谓宜用附子。夫附子治病者也,何能治命?甚至终身行医,而终身视附子为蛇蝎,每告人曰:附子不可服,服之必发狂,而九窍流血;服之必发火,而痈毒顿生;服之必内烂五脏,今年服之,明年毒发。嗟嗟!以若医而遇附子之证,何以治之?肯后利轻名而自谢不及乎?肯自居庸浅而荐贤以补救乎?必至今日药之,明日药之,神气已变,然后覆之,斯时虽有仙丹,莫之能救。”《本草崇原》

手淫犹如以手把刃,坐自创伤

“俗说后生家不虚,不可补,又谓孩童纯阳,更不可补。守此俗说,所以杀人无算也。余尝亲见老名医为一后生治虚证,后生问:可用得人参否?名医曰:尔今年几何?答曰:我二十岁矣​​。名医曰:二十岁便要用参,何时用得了?闻者叹为名言,抑知此至不通之论也。用药只论证,岂论年纪?若实证不当用参,不但二十岁不可用,即八十岁亦不可用;若虚证必当用参,不但二十岁当用,即半岁孩童亦当用。若云二十岁虽虚亦不可用参,彼虚人岂能坐待数十年,然后用参以补之乎? 况乎虚痨之证,偏多在少年人也 。” 《医验录》

试将吴楚所述之人参改易为附子,则此论将更为真切矣! 因为,虚有意,虚即真阳虚,命火虚之亡阳也。 用药只论证,岂论年纪! 辨证辨脉又何须论年岁!  人虽长幼贵贱不同,治病用药则一也。 网路上就偏有笨蛋认为少年人,“人生正要起飞,就被这种垃圾理论污染伤害,造成内心上的阴影。”虚痨之证是否真为不可逆,真为预后不良之证,不是任何人说了算,而是验之于也! 

〝苏子有言:一人饮食起居,无异于常人,而愀然不乐,问其所苦,且不能自言,此庸医之所谓无足懮而扁鹊、仓公之所望而惊焉者。彼惊之者何也?病无显情,而心有默识,诚非常人思虑所能测者。〞也。 《针灸大成》

〝寸脉下不至关为阳绝,尺脉上不至关为阴绝,此皆不治,决死也。〞〝脉病人不病,名曰行尸,以无王气,卒眩仆不省人者,短命则死。〞《平脉法》〝《脉经》曰:阳生于寸,动于尺,阴生于尺,动于寸。寸脉下不至关者为阳绝,不能下应于尺也;尺脉上不至关者为阴绝,不能上应于寸也。《内经》曰:阴阳离决,精气乃绝,此阴阳偏绝,故皆决死。〞〝脉者,人之根本也。脉病人不病,为根本内绝,形虽且强,卒然气绝,则眩晕僵仆而死,不曰行尸而何?〞《张卿子伤寒论》易言之,尺中无脉气,精气竭绝也,虽生犹死,活死人也。手淫者尺脉沉微伏弱,来去候之不应指,正是阴阳离决之亡阳脉也,形虽似如常,隐密的老二却早已废而不能用也。中医文盲视古人之智慧如无物,有目如盲又岂有能力见微以知萌,见端以知末?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也。 〝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墟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井蛙岂能语海乎? ! 《庄子》〝朝菌不知道昼夜的交替,寒蝉不知道春夏秋冬四季的变化〞〝对井底之蛙是无法对其描述海的博大渊深的,这是因为它受到生活空间的局限;对夏天之虫,是无法对其描述冰雪之冱寒冷冽的,这是因为它限于生命的短暂;对见识浅薄,无知偏见之士是无法对其讲述大道的无穷的,这是因为他受到僵化教养的窠臼限制。〞

请参见: 何谓气虚?气虚即是亡阳!独参汤若能复脉固脱何须制定参附汤仰赖附子?独附汤才是复脉固脱的正确对策!

亡阳证,长年不得翻转, 既留证,则必不能留命 ,万病沓至矣。 唇口绛紫发黑,淡无血色,舌润苔滑,积垢腐秽,色灰腥臭,齿痕舌印,痰涎涌盛,口中清水如注,留饮咳逆,食难用饱,消谷易饥,郑声涕唾,时独言笑悲泣,闭户独处,恶闻人声,不欲见人,眩晕目瞑 ,冷汗自出,夜寐盗汗,卧起不安,夜梦纷纭,失眠不寐,容颜枯槁,毛悴色夭,色败瞤动,苍白贫血,萎黄如蜡,肤凉肾冷,指趾如冰,恶寒蜷卧,厥冷寒颤,水停心下,上逆凌心,动筑不安,惊悸怔忪,怵惕惊心,气怯畏缩,昏愦萎靡,阳萎宫冷,遗精滑带,痞塞胀满,飧泄尪羸,尿溲无度,失禁频仍,嗟叹长吁,抑郁惵卑,生命现象低微,命火残焰岌岌欲熄的可是尚还有极其长远之路要走的你(妳),而非他人! 切勿惑于中医文盲谬为自爽,嫉谤离间之言,自断回阳回生之路!

“五十一难曰:病有欲得温者,有欲得寒者,有欲得见人者,有不欲得见人者,而各不相同,病在何脏腑也?然:病欲得寒,而欲见人者,病在腑也;病欲得温,而不欲见人者,病在脏也。何以言之?腑者阳也,阳病欲得寒,又欲见人; 脏者阴也,阴病欲得温,又欲闭户独处,恶闻人声 。故以别知脏腑之病也。”《难经》

“三阴气俱绝者,则目眩转, 目瞑 ;目瞑者,为失志;失志者,则志气先死。死,即目瞑也。六阳气俱绝者,则阴与阳相离,阴阳相离,则腠理泄,绝汗乃出,大如贯珠,转出不流,即先死。旦占夕死,夕占旦死。”《难经‧二十四难》

 

目瞑者,昏眩,目慌慌无所见,善恐,如人将捕之,中寒痞胀欲死,眼睛闭合不欲睁开也。手淫犹如以手把刃,坐自创伤

“气之所以滞者,气虚故也;气之所以行者,气旺故也。”《医学心悟》 虚者,寒也。 气者,阳也,气虚则阳虚同义也。 中寒痞胀欲死,附子补火温赋,振阳强心放屁而即舒矣。 中寒者,中阴也。 “以其深入在脏,而非若感寒之感触在表也”《医验录》。 放屁者,腹中得爇,气行作响也。

“俗说附子有毒不可用?抑知凡攻病之药皆有毒,不独附子为然,所以《周礼》冬至日,命采毒药以攻疾,《内经》有大毒治病、常毒治病、小毒治病之论。扁鹊云:吾以毒药活人,故名闻诸侯。古先圣贤,皆不讳一「毒」字。 盖无毒之品,不能攻病,惟有毒性者,乃能有大功。 凡沉寒痼冷及伤寒中阴等证,非附子不能驱阴回阳,故本草称其有斩关夺将之能,有追魂夺魄之功。 正如大将军临阵赴敌,惟其有威猛之气,有战胜之勇,方能除寇乱,靖地方,奠民生,安社稷。 凡此等功,岂可责之文弱书生及谦恭谨厚之人乎? 今人不思附子有起死回生之功,而但因「有毒」二字,遂禁锢不用,使阴寒之证无由复生,抑何忍也? 又何愚也! 且有病则病受之,亦无余性旁及作毒,即使有毒,却能令人生,有毒而生,不胜于无毒而死乎? 况又加以炮制之法(注:况又加以高温久煎水解毒性),尽去其毒矣,而犹必兢兢以有毒为戒,则愚之至矣。 余尝亲闻名医自夸云:吾行医一世,一般不曾用一厘附子。 吾屈指名医行道五十余年,此五十余年之中,岂竟不曾遇一阴证伤寒乎? 若遇阴证伤寒,而彼必不用一厘附子,更有何物可代? 何术能救此疾耶? 此其所以遇阴证亦云是火,直以黄芩、石膏竹叶汤等,一剂杀之,比比而是,历历可指也。 此则真大「毒」也。 ”《医验录》

“生附之治霍乱,确有大效。章太炎劝中医审霍乱之治云:霍乱其甚者,厥利交作,渐至脉脱,在中医则以四逆汤、通脉四逆汤救之;在西医则以樟脑针、盐水针救之。四逆汤二方,并以生附子为君,强其心脏,以干姜为臣,止其吐利。二者相合,脉自得通。樟脑针亦强心之术,与此同意。且川东蔓府、湘西辰沅一带,三伏日即以生附子、猪肉合煮饮之,以防霍乱。此固强心健胃之药剂,若以熟附片进,则无丝毫之效矣。生熟附子功能之比较,不过如是,时医昧于古方,不能治今病之说,不能将古方临时视病轻重消息行之,惧熟附辛烈不敢用,遑言其生。动用清轻之药以治病,彼以为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而不知,过即伏于是矣。真不知杀死人多少也。柯韵伯亦曰:今之畏事者,用乌、附数分,必制熟而后敢用,更以芩、连监制之,焉能挽回危证哉?此语于医界恶习可谓慨乎言之。”20世纪初近代中医学者陈中权如是说

注:柯韵伯,清‧柯琴,撰著《伤寒来苏集》

手淫犹如以手把刃,坐自创伤

 

“热药至附子止矣,寒药至黄连止矣。”

“凡沉寒痼冷及伤寒中阴等证,非附子不能驱阴回阳。”

“阴寒凝结,不能运化而胀满。种种阴邪,正须大剂温补。培肾阳以逐阴火,燥脾土以除阴湿,升清阳以降浊阴,助命门以摄阴气,补土母以开阴凝,总非桂、附不为功。此桂、附之在所必用,欲其消阴而不虞其灼阴者也,所谓益火之源以消阴翳也。何乃不知分辨,概云桂、附灼阴不可用,于阴邪炽盛之证,犹必畏而戒之,此犹之严冬久雪而犹畏近日光,裸体冻僵而犹戒勿衣絮也。”“抑知虚而有火,即是虚火,正当用补,补则虚回而火自降。”

“虚火上炎者,一补火便降”

“只论虚,不必论火,补其虚,火自退。如作文字,先须审题。比如此是「虚火」二字题,只从「虚」字上着想,方中题窍,若泛做「火」字,便通入「实火」之火矣。 

“既似乎虚,又似乎有火,故创为清补兼施之名以欺愚俗,若谓是虚,吾用补矣,若谓有火,吾又清矣。因之相传有清补兼施之法,而庸流俗子遂从而遵信之,甚至大虚大寒,病势危急者,虽温补、峻补尚恐无功,而彼犹晓晓然曰:当清补兼施。讵知补力未至而清味迅行,非徒无益而又害之矣!”清‧吴楚《医验录》

昧于阴阳至理,恣意践踏手淫亡阳论,谓服附子是吃毒药,是误天下苍生之最恶毒也。无知之徒,真贼邪也,可悲尤可恨也。

服附子为吃毒药之浅识之说愈工,横阻元气向阳之路愈荆棘矣。

“盖水能胜火,则寒能胜热,是以十人之病,九患寒湿而不止也”《长沙药解》水能克火,寒能胜热,自明不移之理。水不能克火,寒不能胜热,不可湿伏,不可寒折,则火非火,热非热,乃假火假热,真寒也。何其简单。庸医清退心火肾火,愈清愈热,愈退愈火,非死不止。人不会无缘无故无火,且不可逆转,预后不良,不会天生无火,手淫亡阳者千百年来死于庸医遗毒之奇冤莫可胜数。因虚寒怯弱抑郁不得解而自毁自杀的悲剧更是每天一再上演,前仆后继,不啻是惨烈之尸谏也。这些冤魂地下有灵,该向庸医索命!向教唆手淫无害;向宣称适度手淫绝对无害之杀人凶手索命!谁谓杀人无证可验,可遂逃其罪乎?

安全的性就是无论如何都须为自己找到另一个体温、心跳、情欲,会起伏翻涌亢奋,生殖器官会充血发烫炽热焚烧,活生生的生命,一同完成阴阳合和! !适度手淫无害?亡阳之关键在〝手淫〞,不在〝适度〞或无度,〝适度手淫无害〞是祸害世人的愚蠢空话! ! 〝言足以迁行者,常之;不足以迁行者,勿常。不足以迁行而常之,是荡口也。〞《墨子》荡口者,屁话也。古文明之阴阳精微,又岂是今之鄙俗笨蛋所能理解!

“阴盛阳衰,正虚邪凑,断当用补,断当急补,而不可游移延缓者也。如伤寒阴证,阴寒下利,及寒疟,三阴疟,夹阴痢疾,脾虚成臌,脏寒胀满,吐泻欲脱等证,俱宜以温补为主。正气旺,邪气自除,阳气回,阴邪自退,皆当急补,唯恐补之不早,稍一迟延,邪炽正衰,阴凝阳灭,命即危殆。”

注:补者,补土母也,亦即补肾火命火也。补火者,助命门以摄阴气,补土母以开阴凝,附子不可不用,而尤不可不早用也。“诸可治之证,以阴寒虽胜,而火种尤存,着意燃炊,尚堪续焰,倘令阳根澌尽,一线无余,纵尔安垆,何从觅燧?”《伤寒论后条辨》

“凡有一症,即有一症之寒热虚实。寒与热相反,虚与实相悬。在两人,则彼与此各不相同;即在一人,其前与后亦非一辙。苟不有以辨之,其能不倒行而逆施乎?然其为寒为热,为虚为实,又不令人一望而知也。症之重者,大寒偏似热,大热偏似寒,大虚偏似实,大实偏似虚。若仅就其似者而药之,杀人在反掌间。此症之不可不辨也。于何辨之?即于脉辨之。”清‧吴楚《医验录》

手淫者不明原因之疲困虚惫,阴寒欲绝,气息恹恹,出汗作泻,阳萎气馁,以及怯懦忧郁,无论男女,是否亡阳,须不须独任附子以求生,亦辨之于脉也。不学无术之中医文盲,毫无认证辨脉能力,不识阴阳,不究医理,肆意践踏知识,妄言谗谤服附子是吃毒药,惑乱温补正法,是明明有可生之机,阻其求生之路,绝其救死之药,令其坐待而毙也,其恶可胜诛哉?取彼谮人,投畀豺虎亦不足以慰误信手淫适度无害,误信服附子是吃毒药奸佞谗谤之论而夭枉倾命之人在天之灵。

单用附子不成方? 附子不可单独使用? “阴毒,脉沉微欲绝,四肢逆冷,大躁而渴不止(消渴),附子饮子。附子一枚,半两以上者,炮,去皮尖,四破。以水九升,煎至三升(久煎水解毒性),去附子,入瓶,油单紧封沉井底,候极冷,取饮之。北宋‧庞安时《伤寒总病论》

庞安常(时)曰:“阴毒之为病,因汗下药性冷所变,多在四五日也;或素来阳气虚冷,始得病便成阴毒;或因伤风寒、伤冷物,便成阴毒。其病六日内可治,过七日不可治。”宜用附子饮。 明末清初‧程林《金匮要略直解》

注:程林与《伤寒论后条辨》原名《伤寒论后条辨直解》的程应旄人称新安二程子。 是清初极为重要的伤寒学家。 古人甚至张仲景咸认为阴毒乃因于误汗误下被火误治或伤于冷物以及风寒所致,以致千百年来亡阳之真正病因不得被正确认知。

被火者,火劫其汗也,指用温针或火熏等火攻之法,强迫出汗。 与补火,峻补命门真火,引火归元潜敛真阳外越之绝汗虚汗不同。 一为攻,一则为补。

“治下焦之药味不宜多,多则气不专,此沉寒痼冷,故以一味单行,则其力大而厚”《金匮要略直解》仲景治下焦阳微阴胜,发则白汗出,冷汗、绝汗、战汗、亡阳汗等阴阳离绝大汗不止,中寒逆满,手足厥冷,面惨涕出,完谷不化,炙刺诸药不能治者,不过二三味药而已,而其中必有附子,必重用附子,何也? 因附子守能强心护脉,进能破症坚积聚,乃溃散下焦冱寒痼冷之主力也。 药味不在聚众击敌,而在精练锐悍。 交锋接刃,贵在药专力强,势迅声烈,疾若雷电,不杂蛇足自我束缚,分散力道,方能斩关直入破阴见阳光。手淫犹如以手把刃,坐自创伤手淫犹如以手把刃,坐自创伤手淫犹如以手把刃,坐自创伤手淫犹如以手把刃,坐自创伤

灭论经费短缺,急需各界识高明达之士协助或回馈,让毁灭论得以持续延续以帮助更多孤立无援,愁苦绝望,求生无路,忧郁如幽魂,得不到正确医疗帮助,活在没有明天的手淫亡阳者挣脱桎梏与困境,重拾自信、尊严、活力,活出新生命。 毁灭论被迫中断或为庸医密医联盟所摧毁将是整体社会之不幸, 不及其身,亦必及其子孙  您的儿女、后世子孙,将永世为错误知识、舛讹医论荼毒,一生阴寒尪羸怯弱,虚惫抑郁不得翻身,甚至走上自毁绝路。手淫犹如以手把刃,坐自创伤 千百年来,除此之外,天下没有任何学者专家有能力与识见提出手淫危害人身之正确医学理论、证据与救赎之道。祈请社会各界或企业踊跃认养,莫让亲者痛,仇者快。

手淫亡阳论被整个社会严重曲解、漠视、打压、污名化、甚至封锁,视为毒害幼苗或危言耸听制造社会惊骇恐慌网站而遭国家或教育学术网路及守门防毒软件屏蔽,因亡阳论顶着「手淫」此一禁忌关键字词。 屡蒙不学无术因循苟且庸流俗辈歪曲非议,谗谤攻击,妖言惑乱,抹黑污蔑。 荒谬至极之错误中医医论讯息充斥整个中国及台湾各大媒体,俯拾即是,误导社会大众,网路更助长其传播,排山倒海如乌云罩顶般蒙蔽真相真理。 网路时代,尤多与众浮沉,循声附和,不求心得,盲目盲从之辈,以致乖舛妄论竟能传遍千里,反为主流反非为是。 正直言论从来无不孤寂,毁灭论自比草茅危言,志在破除愚弄诓骗世人之中医谬论,默默独自背负法律、学术、社会大众健康刑责压力,含冤负屈,横阻之荆棘重重, 无资源,无法远行!

回馈捐助或认养请汇入:

台湾邮局代码:700

台湾邮局帐号:00012190607770

户名:吴柏东(昆吾剑)

海外或大陆亡友请以paypal汇款捐助。

大陆朋友亦可透过中国工商银行河南信阳分行,帐号:吴柏东,帐户:6222021718010188650。

及支付宝帐户kunwujian@kunwujian.com支持毁灭论维继运作。希望大陆朋友踊跃回馈赞助,我方能时时进出大陆与大家见面。

paypal帐号:kunwujian@gmail.com

联络信箱:kunwujian@gmail.com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kunwujian

手淫犹如以手把刃,坐自创伤

手淫犹如以手把刃,坐自创伤

手淫犹如以手把刃,坐自创伤

手淫犹如以手把刃,坐自创伤

手淫犹如以手把刃,坐自创伤

手淫犹如以手把刃,坐自创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