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徐志摩和陆小曼之间的男“小三”翁瑞午(民国风骚随笔之十二)

(2013-06-13 08:16:00)
标签:

徐志摩

陆小曼

私情

翁瑞午

痴心

分类: 民国风骚

徐志摩和陆小曼之间的男“小三”翁瑞午(民国风骚随笔之十二) 

“今天早上的时刻,过得甜极了。我只要你;有你我就忘却了一切,我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要了,因为我什么都有了。我爱你,不爱你奢华。你穿上一件蓝布袍,你的眉目间就有一种特异的光彩。”志摩与小曼热恋中的幸福《爱眉小札》是最浪漫的诉说!

为了投入徐志摩胸怀,听诗人吟诗,陆小曼偷偷地打掉与王赓的孩子,历经千辛万苦,冲破了家庭与礼教终于与徐志摩走到一起。

恋爱充满了激情,而婚姻却让人回归现实。

婚后,徐志摩慢慢地发现充满灵性、才貌出众的娇妻并不是自己真正的灵魂伴侣。他热爱大自然,喜欢恬淡宁静的生活,而小曼喜欢喧嚣的生活,日日沉迷社交场。志摩经常感叹:“我情愿,在冬至节独自到一个偏僻的教堂里去听几首圣诞歌,但我却穿上了臃肿的袍服上舞台去串演出不自在的“腐”戏。我想在霜浓月淡的冬夜独自写几行从性灵暖处来的诗句,但我却跟着人们到涂腊的跳舞厅去艳羡仕女们发金光的鞋袜。”

喜好不同让他们渐生隔阂,小曼恣意挥霍也渐渐地磨逝着他们曾经的爱!

据王映霞回忆:陆小曼派头不小,出入有私人洗车,家里仆人众多,司机、厨师、男仆、贴身丫头,她们年轻入时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主人家的小姐呢。小曼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不顾家中需不需要,更不问价格。每月的花销达600多块(当时可以买7两黄金)。为多赚钱志摩在各大学兼课,做《晨报副刊》主编,还到处写稿,仍入不敷出。他又做起熟人间房屋中介买卖,不得已时就将一些玉器带到北京卖给外国人。到京时为省钱就吃住在胡适家,为节省往返京沪的交通费,经常找免费飞机乘坐。

徐志摩给喜爱大把花钱的小曼信中写道:“爱,在俭朴的生活中是有真生命的,像一朵朝露浸着的小草花;在奢华的生活中,即使有爱,不能纯粹,不能自然,像是热屋子里烘出来的花,一半天就衰萎的忧愁。论精神我主张贵族主义,谈物质我主张平民主义。 “你猜我替你买了什么衣料?你看了准喜欢,只是小宝贝,你把摩摩的口袋都掏空了,怎么好?”

 

徐志摩和陆小曼之间的男“小三”翁瑞午(民国风骚随笔之十二)

因为徐志摩父母不认,更让小曼忧伤而迷茫,她用侈奢和挥霍来宣泄心中的不满。也许是心中愧疚,也许是内心无奈,志摩默默地随着这样,拼命地赚钱,只为让她多买一件舞衣,多抽几口鸦片。志摩忙于赚钱,无法与她日日相伴,而赚来的那些钱也很快被她的几件舞衣的首饰消耗掉,她常常抱怨作为上海社交第一名媛却没有漂亮的新衣穿。失意与窘迫让她流连社交场,她的生命也只有在舞曲与戏院中才会生动而鲜活!

他们渐行渐远,两颗曾经紧紧依靠的心慢慢有了距离,上海著名的票友翁瑞午走进她的生活。

翁瑞午出身名门,祖父是光绪皇帝的老师,父亲翁绶祺任过知府,以画鸣世,家里不仅在杭州拥有最上好的茶山,在上海也有不少的房产,府上的古玩字画更是堆积成山。他风度优雅,交际广泛,为人富有情趣,擅长书画,精于古玩,京戏昆曲深得梅兰芳赏识,房地产生意也做得风声水起,除了写诗,他不逊于徐志摩。

徐志摩天天为赚钱养家疲于奔命,而他因家境丰厚悠闲自得。翁瑞午和江小鹤等世家弟子,恳请小曼为赈灾义演捧场,岂知小曼一唱唱红了大上海,上流社会以堵其芳容为荣。

正如当初王赓默许徐志摩与小曼交往一样,翁瑞午与小曼的交往也是徐志摩默许的。

小曼流产后患上了妇科病,一天里大半天都在闹病,有时甚至会疼痛晕厥过去,身体疼痛时她的脾气便反复无常,弄得志摩无所适从。翁瑞午是著名推拿师丁凤山的高徒,针对小曼的病症,只要翁瑞午一按摩病情竟然立即缓解。徐志摩不忍受小曼被病痛折磨,便默许了他们的来往。

小曼身体疼痛按摩不能缓解时,翁瑞午就让小曼吸几口鸦片来减轻痛苦。小曼从此而一发不可收拾,她沉溺于鸦片升腾的烟雾中,沉醉在鸦片甜美的享受里。从此,翁瑞午成了小曼的烟友,天天一起抽鸦片,翁瑞午也丝毫不顾及徐志摩的感受,天天到小曼那报道,最后竟然住在了小曼家,成了她的“闺密”。

翁瑞午的陪伴让她的满腹抑郁得以抒发,让她的生活更丰富多彩,让她迷茫的心找到了依靠……这个风度翩翩、知识渊博、谈吐风趣男人,很快赢得了小曼的芳心!小曼也如当初恋上志摩一样,恋上了翁瑞午的推拿和鸦片,更恋上他的志趣相投和对自己无比呵护!

小曼沉迷烟榻,却看不到志摩工作的疲惫,看不到他多年舍不得为自己添一件新衣而衣衫破旧,看不到他经常在夜里独自哀叹……

19311019的徐志摩在给小曼的信中也写道:“请即告我。因为我二十发前共送六百元付账,银行二十三来信,尚欠四百元,连本月房租共欠五百有余。如果你那五百元是在二十三以后,那到时候还好,否则我又该关键得不子了!请速告我!”

当志摩要小曼戒烟时,她大发雷霆将烟枪摔在志摩脸上,把他的金丝眼镜被摔得粉碎。他被气得出了家门,小曼还奉上了一封最绝决的信。他愤怒、遗憾、失望地离开了上海。到南京时,朋友问他,你这次乘机小曼不说点什么?他无奈地说:小曼说,我若坐飞机死了 ,她便作风流寡妇!

一语成譏!

    志摩死后,年轻漂亮的小寡妇,风流多情的俊才子,注定了小曼与翁瑞午故事的延续。

小曼体弱多病,生活无着,经常捧着志摩的照片默默流泪,翁瑞午不忍心看到小曼孤苦与寂寞,不顾流言蜚语,担负起照顾小曼的责任,负责小曼家里的全部开销,包括茶米油盐鸦片。连为小曼端茶送水这样的事,他也亲力亲为。和志摩一样,会为自己所爱的女人付出一切的男人。翁瑞午虽是富家公子,从小都被伺侯着,可他却心甘情愿为小曼鞍前马后。

陆小曼害死了徐志摩,陆小曼和一个有妇之夫相对……

徐志摩的父亲以断绝她的经济为要挟,让小曼离开翁瑞午,胡适也曾多次来信要小曼与翁瑞午断交,由自己照顾她的余生,小曼都断然拒绝了。

面对流言蜚语,她是一个勇敢的女人。在真爱面前,她毅然与翁瑞午牵手,过着鸦片与戏曲相伴的生活。

可是,他们并没有鸦片中沉沦,也没有在戏曲丧志。

他们在家待客、切磋画艺、牵手散步、相伴读书……日子过得十分的幸福而惬意。在翁瑞午的引荐下,小曼拜在贺天健的门下学画。翁瑞午得到父亲真传,绘画的造诣极高,也亲自教授小曼绘画,小曼的画风、用色习惯、落款题词上都与翁瑞午极为相似,小曼的画也渐渐有了名气。虽然小曼依恋这个男人,可小曼却和翁瑞午约定,决不让他抛弃发妻。

   人们说翁瑞午爱的是陆小曼的绝世容貌,可是志摩死后,小曼不施脂粉,不饰妆容,因常年吸食鸦片面色蜡黄、牙齿脱落、牙龈发黑,她已经不是昔日那个充满灵性、迷倒一切男人的绝色佳人。小曼曾因吸食鸦片被收监,他四处奔波,求人将小曼放出来。翁家家道中落后,他只能变卖古玩字画生活,依然负担着小曼的一切。

看到小曼的一颦一笑,一声一语是他最大的满足!

晚年,翁瑞午患上严重的肺病,经常咳血,经济也是每况愈下,小曼开始画画赚钱,有时也替别人翻译些外国著作。每当入账时,她总会带回一份他最喜欢的点心和两张戏票,收到礼物时,他们只相视一笑。生活虽清苦,可他们相濡以沫,苦中作乐。

60年代初,翁瑞午嗅到自己死亡气息,却放不守护了33年的小曼。眼见自己家中的亲朋好友无法托付,他便请来小曼的好友赵清阁与赵家璧:“我走后,拜托你们多照顾一点小曼,我就是在九泉之下也会感激不尽。”赵清阁与赵家璧常怨翁瑞午毁了一代才女小曼,可此时,纵是铁石心肠,万般怨恨,也会被他这番真情所感动。

在生命的最后一息,他紧紧地握着小曼的手,流着泪:“我要走了,我舍不得你,好好活下去!”

小曼一袭白衣走进了翁瑞午的灵堂,就是受尽谩骂与委曲,她也要送这个与自己相守了33年的男人。葬礼上,翁家人接受了小曼,给她安慰,让她节哀,小曼在他灵前失声痛哭,久久不忍离开!

这最后的成全,是他送给小曼的最后一份礼物!

第二年桃花盛开时,小曼也离开了人世。小曼说她对翁瑞午“只有感情,没有爱情”。

能让痴心换情深,这是爱么?

 

徐志摩和陆小曼之间的男“小三”翁瑞午(民国风骚随笔之十二)                                      (翁瑞午与陆小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