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和王小花的爱情

(2017-08-04 12:52:46)
标签:

唯美

分类: 小说
我和王小花的爱情
   
    正是傍晚时分,雾霭渐渐浓了起来,一阵秋风刮过,泡桐上的黑鸟飞走了,接着便是无限的寂静。有点凉,塄坎上的野草没有一点精神气,像丢了魂儿似的。往远处看,是巨大的墨色,凹凸不平,山影和树影混在一起,让人眩晕。我将目光移了过来,并掐断了那支不停地在我手上摩擦着的狼尾巴,我本不想结束它的生命的,可它不断碰我,还痒痒我,我只好让它更快的去见阎王爷。我感到了冷意,便裹了裹衣襟,可还是冷,跟着我就打了一个冷颤,我开始对着那棵泡桐撒尿,撒完又抖了抖身子,我这样做,完全是故意的,因为这样,会有一种生理上的快意滑过全身。我决定了,这次我一定要杀了王小花。
    做出这样的决定,你一定会认为我不够严谨,或者说不够慎重,但是,这次我一定是认真地,我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是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的。说这话,当然会引来你的不屑和鄙视,可是我不怕,放在以往,要是我做出这样的决定,你强烈地鄙视我,或许我还会有点动摇,到最后可能会忘了自己做出了什么决定。但这次,非同一般,我想了好几天了,我会为我做出这个决定而负责,而且还会负责到底。前提是,我必须完成这个决定,也就是说,这次我一定要杀了王小花。现在看来,这个决定在我心里,比拥护毛主席这件事还要重要几分。从昨天到现在,我一直在思量这个问题,前思量后思量,还是觉得王小花该死,她怎么能背叛我呢?
    除此之外,我还思考了另外一些重大的问题,比如我一直纠结爱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爱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我思量了几天了,还是没想明白。但是有一点我敢肯定,那就是爱情绝对是个狡猾的东西,为啥说它狡猾呢?这就有必要向大家介绍介绍我接下来我要去杀的对象了,也就是咱们的主人翁。王小花是我的大学同学,她学的是经管专业,而我学的中文系专业,她们的教学楼位于我们学院楼的后边。学校的宿舍楼在一块,在我们学院楼的对面,因而,她要回宿舍就必须经过我们学院楼。关于王小花的有关情况,还是放在后面讲,现在我还是想说说我想杀王小花的决心问题。因为,现在只有我一想起王小花,我就禁不住生气,愤怒。
    昨天下午在断肠桥上,我看残余在天边的夕阳,风一吹,我就觉得那可怜的夕阳瑟瑟发抖,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娃儿,我的眼泪瞬间就湿了,眼泪一颗颗往下滑。那一刻,我感觉我就是夕阳,被蓝天遗忘了,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远山之中。王小花是什么时候背叛我的?我想想,对了,就是那天下午。因我在国内一家大型文学期刊上发表了一篇小说,我的心情绝对不能用兴奋或者愉快这么庸俗的词儿来形容,你一定体会得到那种感觉。写了几年了,抽屉里塞了一大堆的稿纸,投了一批一批又一批,不是石沉大海就是杳无音信。终于有一篇小说被这家文学期刊选用了,而且是国内一家知名期刊,我那高兴劲儿可想而知。正因为高兴,我便一个人在大街上晃荡,一会儿看看饺子馆,一会儿又瞅瞅驴蹄子面馆,但我还是没有进去,那会我想,等稿费来了再庆祝也不迟,万一收不到稿费现在把钱花了不是得不偿失吗?
    而正是这个时候,让我气愤的一幕发生了。我清清楚楚地看见王小花拉着另一个男人的胳膊,从街口走了进去,本来我不相信那女生就是王小花,可那会儿不知道她是不是掉了什么东西,突然回了一下头,我看清了,没错,就是王小花。我只记得当时我头脑里一片空白,像刷了一层白漆,我愣在原地一动不动。我是可以冲上去狠揍那男人的,完全可以打掉他的几颗门牙,可你知道,我不是那样容易冲动的人,我很清楚,冲动是魔鬼,万一那会我冲上去,打不过那男人,反而被他打掉了几颗门牙,那岂不是在王小花跟前很没有面子。过后,我才后悔我当时没有冲上去打掉那个男人几颗门牙,我这不是明白着承认了那男人和王小花了吗?我真后悔,但是后悔有什么用。现在我终于看透了,也想明白了,这件事不能怪我,只能怪她王小花。
我和王小花的爱情
    她王小花怎么能和别的男人一起逛街?这不是明摆着让我难堪?暮色四合,不远处的村舍变得有点恍惚,像一群黑色的昆虫,没有呼吸,没有波澜,在天光里,一直发瓷。我感到头微微有点晕,还有一点恶心,像这样的时刻,在我身上是很少发生的。我将口里的唾沫强咽了下去,并莫名的感到委屈,心酸,我知道这一切,都与王小花有关。我无法控制从我身体深处往上涌动的气流,它们一直往上涌,涌得我浑身发痒,身子里好像钻满了虫子。隔着沟道,我看到对面山坡上的狼尾巴随风飘扬,天光很暗,这样看起来,那些此刻飘扬的狼尾巴,更像我现在忐忑不安的心情。
    我是一个不帅气的男人,不仅不帅,简直可以说很丑,我的鼻子和嘴巴快长到了一起,正面看,给人感觉我的脸就根本不是脸,就是一个大鼻子。这样的事情,我本不愿意告诉给你们的,但谁让我是一个诚实的人呢。正因为我长得丑,毕业后到现在,还没有一家企业单位愿意留用我。按理说,我毕业于名牌大学,是应该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的,可这个社会很现实,他们只喜欢长得漂亮的人,这个漂亮,很多时候不仅仅只对于女人而言。我记得有回我去一家国企面试,和我一起参加面试的是一个狂妄的家伙,他毕业于技校,却口气大的不行,张口就对那面试的主任说,他对工资的最低期望值是五千,我的亲娘啊,我这个名牌大学毕业的才给人家说我的最低期望值是二千,我不知道是谁给了他那么大的勇气,那一刻,我相信我一定会留在那家公司,而那个狂妄的家伙,快去喝他的西北风吧。可结果让我大吃一惊,那家国企竟然签了那个家伙,而让我滚蛋了,你想想,这是多么荒唐的一件事情啊。后来有天我在一家面馆碰见了那个家伙,他看见我后朝我走过来,说,兄弟,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我当时就来了气,牙齿咬得咯嘣嘣响,一拳头上去就打得他鼻血流了下来。这之后的一段时间,我还是四处碰壁,找不到工作,我总是想,这社会咋是个这样子啊,大得容不下我这么一个人啊。承受着各种打击,我仍苟延喘息地活着,有那么一瞬,我真想一死了之,可再想想我那可怜的爹娘,他们含辛茹苦,一把屎一把尿地将我养活大,供我上大学那阵,就差把家里的铁锅砸了卖铁了。这样一想,我还是得活下去,这样一来,我又得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继续投简历,参加招聘会,面试,当然,这巨大的压力,绝不亚于奥巴马同志解决美国金融经济问题。
    而正是这个时候,王小花出现了,我俩就产生了爱情的火花。这下不得不交代一下我和王小花的事情了。我和王小花虽是大学同学,但是你是知道的,我长得很丑,这也是我一直感到自卑的原因。大学期间,每次下课,我都会在我们学院楼门口等着,我在等一个人。当然,你是知道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小花。王小花一过来,我就跟在她的后面,我当然不能跑到她的跟前,那样他一定会认为我是耍流氓,其实我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是怕我的丑吓到她。我那时心里总安慰自己:慢慢地就熟悉了,熟悉了也就就习惯了。王小花长得俊,尤其那双大眼睛,我只要一看见,心就像贴在了热锅上了,砰砰砰乱跳,在这里我不用砰砰跳来形容,而用砰砰砰乱跳来形容,你想想,我那紧张而又兴奋的样子。王小花的眼睛不同于一般的女生,她的眼睛更纯粹,像一汪清水,照得人心里亮晶晶的。而我最讨厌学校那些整天把自己化妆化得像个鬼一样的女生,她们和王小花没法比。王小花上衣经常穿一件格子衬衫,下衣常是一件牛仔裤,显得特别精神爽朗,我很少见到过她穿丝袜。格子衬衫紧,她那鼓鼓的胸脯就更美了,简直就是完美的流线型。
    我和王小花说话很少,很多时候都是我主动去搭讪,印象中,大学期间,她从来没有主动对我说过一句话,但这绝对不影响我对王小花的爱慕之情。我记得第一次我向她搭讪的时候,是在大二下半学期的一天,那天天阴着,我和以往一样,偷偷地跟在王小花后面,我当然不知道王小花是不是看见了我,我怀着忐忑的心情,走了上去。这个想法我也想了很久呢,那些天我每晚上躺在床上都无法睡着,脑子里都是王小花的身影,我想到底对不对她说话呢?不说话难道就这么一直干等着?不行不行,我得和王小花说话,得让她认识我,否则等到王小花有了男朋友那我后悔也来不及了。那一刻,我都忘记了自己丑陋的现实。就这样我决定和王小花搭讪,不管她是不是会讨厌我,我还是给我自己打气:慢慢地就熟悉了,熟悉了也就就习惯了。我小跑着从后面赶上了她,朝她喂了一声。她回头看了看,以为我叫错人了,继续走,我接着喂了一声。这时,王小花转了过来说,叫我?我说,是的。然后立马低下了自己的头,像做错了事的小孩子,现在我想当时我的脸蛋上一定起了两朵红云呢。王小花接着说,有事情?我嘿嘿一笑,没事,就是想认识你,嘿嘿,我叫邱大石,邱少云的邱。我这样一说,她竟然乐了,说,哦,你好,是邱大师啊。我连忙说,不对不对,是石头的石。她笑了一声,脸上立马出现了两个小酒窝,很可爱呢。那笑容,现在还在我的脑子里,我永远都忘不了。我仍沉浸在兴奋之中,她竟然没有被我的丑吓到,还和我说了几句话,我那个高兴啊。没想到,我这一高兴,高兴地过了头,连她对我说话我都没听见,她说,邱大石同学,我有事,先走了。我缓过神来,赶紧说,好,你先忙去吧。
我和王小花的爱情
    打这之后,我便和王小花认识了。王小花成了我朝思暮想的对象,经常光顾我的梦里,有时精神一恍惚,王小花就跳了出来对我说,大石哥哥,带我去河边走走吧。我高兴地张大嘴巴说,好啊好啊,大石哥哥带你去河边逛。正要拉住王小花的胳膊,一个机灵,突然醒了过来,一看原来是自己拉住了床上的铁钢管。气得我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床砸了,我多希望这不是梦啊。可想归想,现实就是现实,现实不由得你拿梦把现实篡改了,否则,现实就不是现实了,而是幻想。
    其实,我是一直把王小花当做我的女朋友看待的,某种意义上,我认为王小花就是日后要和我结婚的对象,我们会走完这一辈子,虽然我清楚自己很丑陋。可丑陋就不应该有爱情吗?你仔细看看,这个时代有几个人不是丑陋的?当然我指的丑陋不仅仅是身体上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一直相信我一定会娶到王小花当老婆的,我爱她呀,有时候,我觉得王小花就是为我而生的呢。我是那么的爱她,现在看来,我对王小花的爱,早已超越了最初对她身体的爱,我应该将它上升到灵魂层面,我的爱,炙热而单纯,我相信在此之前,一定不会有人能超过我对王小花的爱。是的,追求王小花的人很多,但我敢保证,没有一个人是真心的,他们都是为了得到王小花的身体,希望能和王小花睡觉,尤其是那个富二代张帅帅整天开着他的宝马车追人家王小花,你听听,就他这个名字就起得多么想让人狠揍一顿啊。还好,王小花从没有被他打动过,相反,王小花很讨厌他,甚至连一句话都懒得和他说。对我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王小花的形象在我的心目中直线上升,简直可以和我的初恋情人嫦娥女士相比了。我相信我一定会追到王小花,而且她会顺利地嫁给我当我的老婆,你要知道,我多么爱她啊,世间哪还有人这么爱她呢?
    既然说到了我的初恋情人嫦娥女士,那我不妨给大家简单地讲讲吧。我和嫦娥女士相识于小学阶段,那时候我的语文老师告诉我们,月亮上有个美人儿,名字叫做嫦娥,她长得可好看啦,那容貌,在世间绝无第二。我一直在想,嫦娥女士到底长什么模样呢?有那么好看?中国多少人都为她心动了啊。后来,我和嫦娥女士正式认识了,那时,我上初三。初三那年,是我性朦胧期,我经常翻开一些女性的图片,而第一眼,我总是将我的目光定在女性的胸上,我多希望她们的衣服被我一口气就给吹掉了,可在那个时候,这个愿望从来没有实现过。直到有一天晚上,一个美丽的女人出现在了我的梦里,她那光洁白皙的脸颊,微微透露着一份冷峻,乌黑深邃的眼眸里,泛着迷人的色泽。她踏着绣着精美花纹的鞋子,拖着雾一样轻薄的纱裙,隐隐散发出幽幽兰香,在山边缓步徘徊。偶尔纵身跳跃,一边散步一边嬉戏,回头还向我微笑,我记得很清,她那样的微笑里,张扬着一种高贵而不同于一般女人的气质。
    我说,你是?她笑出了声,我是嫦娥。我惊讶地跳了起来,你就是嫦娥?就是那个我们语文老师经常说的美人儿嫦娥?她脸上迅速起了两朵红晕,低下头不好意思地说,正是。我差点没高兴得跳了沟,我结结巴巴说了句,你真美。她抬起头,微微看着我的脸,大石,我们恋爱吧。我忘记了那一刻我做出了什么样的动作,但我确定一点,我当时将自己的头狠狠地在一棵槐树上连撞了三下,血都流出来了。我说,好啊好啊。接着我俩就一直坐在沟边,看地上的野花,我采下了一朵,别在她的头发上,说,嫦娥,你真美。她朝我一笑,就将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我头一晕,竟将我的手往她的脖子塞了进去,我的手到快要游移到她的胸脯上了,可梦突然醒了。起来后,我眼泪流下了一大颗。我知道我和嫦娥的爱情就这样结束了,再也不会了。我静静地聆听着窗外飞鸟发出的声音,那些零碎的片段,一点一点往上升腾,仿佛在高出地面的地方,有一团熊熊烈火,嘶嘶地燃着,而我的脸,身体,却完全暴露在梦呓里,这就是所谓的青春期吗?也许你没有听懂我所说的话,其实我自己也一头雾水呢,青春期真是一件神秘的东西,让人难以理解。
    还是回到我和王小花吧。我对王小花的爱,是毋庸置疑的,不信的话,你可以去翻翻我在大学期间写的五本日记,你看看,哪一天,我不是在想念着王小花?我和王小花的“爱情”,你可能不会相信,我们俩大学期间也就是说说话罢了,这能算作爱情?那我不得不反驳你,我要做出强烈的辩解。这怎么不能算作爱情?偶尔说说话,用眼神交流一下,不是爱情吗?你可能会觉得我疯了,无可救药,我告诉你,我没有疯,我很清楚我在说什么。毫无疑问,我深爱着王小花,我是那么爱她,每次,我只要跟在她的后边看她的背影,我就觉得很满足了,我相信她一定能感受得到。简单地说,王小花和我,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是了夫妻,你可能要强烈地反驳我,但我还是奉劝你算了吧,我们活在阳光下,每天被风吹,被空气浸润着,我们是一群有思想的芦苇,为什么我们非要有了肌肤之亲之后才能算作爱情?你不觉得这样亵渎了爱情的真谛了吗?我学的是中文系,我相信我对王小花的爱,就是一种上层建筑上的爱,是超于一般庸俗的、肉体上的爱的,可能,这就是灵魂深处的爱,这样说,你可能不太懂,不过也没过关系,我并不希望你能明白什么。
    大学毕业后,王小花在一家外贸企业顺利地谋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而我,到现在工作还没有着落。自从王小花上班后,我俩就很少见面了,但我还是朝思暮想着她,我怎么能忘记她呢?我上面说过了,正当我为工作愁得抓耳朵撕头发的时候,王小花再次和我见了面。那天,我在广场里的一棵松树下面坐着,面前一只白鸽子来回走动着,我的目光一直落在那只鸽子身上,我觉得我现在的处境,真不如这只鸽子,饿了,有人喂食,渴了,广场中央有个大喷泉。而我呢,心里被一种虚无的东西充满着,无所依托,现在的我,真的是到了一种极为荒诞的地步了。而正在我感到孤独的时候,跟前出现了一个身影,我抬头一看,吓了一跳,竟然是王小花。我结结巴巴地说,王——小——花?她朝我一笑,是啊。我说,你怎么来这儿了?她说,你能来我就不能来啊。我嘿嘿一笑,脸憋得通红,当然能呀。接着我俩就开始聊,聊大学里各种事情,她说得起劲,我一直在侧面看着她,她还是以前那么漂亮,依然很有风姿。我说,王小花,你一点也没有变,还是那么漂亮。她脸微微发红,说,是吗?我点点头。她又开始对我讲她工作的事情,讲遇到的各种烦恼和不顺心。她说她很不喜欢现在的这份工作,很累,尤其是那个老板,总是色眯眯地盯着她看,很不舒服,很多时候,真想辞职了呢。我说,那你为啥不辞职呀?她又说,得生活啊,没钱咋过啊?我说,那你活得多累啊。她说是啊,但是累也得生活呢。那一刻,我俩真像是一对恋人。不对,在我心里,我俩早已是恋人了。
我和王小花的爱情
    也正是因为这样,我现在不得不去杀了她。你是知道的,我上面已经说了,我清清楚楚看见她跟另一个男人走在一起,怎么能这样呢?我是那样的爱她,而她怎么能这样不在乎?难道我的爱,在她那里,就是一泡狗屎吗?甚至说,比狗屎还要臭吗?现在的人怎么都成这个样子了?就因为我长得丑吗?没有一家公司肯接纳我,我像一个四处流浪的孤儿,漂浮在世上,我在学校那么努力,到头来,却就因为我长得丑而不肯要我,世上的人还是人吗?更重要的是,怎么连王小花都背叛我了?虽然她从没有正眼瞧过我,我知道她并不是很喜欢我,可我是那么深深地爱着她啊,还有几个人能像我这样呢?
    四周的夜色开始聚拢了起来,对面坡上,狼尾巴的黑影子已经淡去了。风还是吹着,夜色中,有一种悄然的危机感,让人呼吸紧蹙,我感觉我就像那飘荡的狼尾巴,被抽去了灵魂,轻飘飘地,落在地上,这一切,都是一个隐秘过程,没有波澜,更没有一丝涟漪。现在,我必须杀了王小花,这是一个机会,我不能再这么窝窝囊囊地生活下去了,更不能看见我心爱的人跟着别的男人走在一起亲亲我我。我痛恨这样,这件事,要是搁在别人身上,我不确定我会不会去想着杀死一个人,虽然当今离婚或者包养情人这样的事情早已不新鲜了,但却实实在在发生在了我的身上啊,我是那么地爱她,她怎么能和别人的男人,我必须杀了王小花。
    现在,我已经准备好了一把水果刀,并在刀刃上涂抹了一层高浓度浓硫酸。我再次来到了城市里,望着眼前这个昏昏沉沉的世界,我无力去欣赏,一切都是假的,我丝毫都不感觉到悲痛,反而,心里有一种快感,兴奋又压抑。我尽力憋着,我并没有糊涂,你看看那些新建的高楼,多么地可笑,真像一块腐烂而发臭的面包。我杀心更重了一些,一想起我过去的种种遭遇,我立马就想跟这个世界一刀两断。那些污浊的脏水,肆意地在尘埃里发酵、发臭,可人们却从不过问,只是一个劲地去追,去抢,曾经的我,哪里见到过这些事情呢?更别说了,我会想到王小花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荒唐事情。
    我在市中心找到了王小花上班的地方,那确实是一栋很让人望而生畏的建筑物,我丝毫没有动摇我要杀了王小花的决心。我拿起刀就往进冲,边走边喊,王小花,你给我滚出来!可我万万没有想到,我竟被几个人模狗样的保安拦住了,他们挡住我,吵什么吵?你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我愤怒的血一下子涌了上来,我喊着,我要杀了王小花!那几个保安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他们那样子,真像几条被人宠坏了的野狗。王小花?是你叫的名字?你也不睁大你的猪眼看看,她可是我们总裁的情人,你还想杀了她?你狗日的做梦去吧。我憋得脖子都青了,我说,让我进去,我要杀了王小花!那几个保安还站在原地笑,他们那眼神里,分明透漏出对我的不屑与轻蔑。我抬眼望了一眼面前的高楼,足足有三十层。我后腰一软,竟瘫坐在了地上,我双手抱住头,内心里装满了愤怒,眼泪一下子从我眼睛里涌了出来。我大声地哭喊着,那一刻我分明看见楼层上所以的窗户都打开了,所以的人都将头伸了出来,朝我哈哈大笑。我身体痉挛着,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先前那些所有的委屈一下子从我的肚子里往上涌,直至有几口白沫从我的嘴里淌了出来。我还在喊叫着,我要杀了王小花。
    这个时候,王小花竟然真的出来了,站在了大厅门口,让我愤怒的是,那个男人也站在她的身旁,而且还抱着王小花的腰。我口里的白沫还在往出涌。我使尽全身的力气将身边的水果刀拿了起来,王小花,我要杀了你!只见王小花哈哈大笑了起来,我说邱大师啊,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穷鬼一个!我眼珠子都快要跳出来了,我极力克制着自己那不断上涌的黑血。她又说,你有钱吗?这个社会你没有钱,我跟你过个辣子啊,你让我喝西北风啊。旁边的男人也笑了,他转过头一连在王小花的脸上亲了五大口。你要知道,我跟王小花认识到现在,连她的手都没有拉过啊。我用右手往上扶了扶快要掉下来的眼镜,可不知道那会儿怎么了,我扶了上去,眼镜立马就掉了下来,我再扶,它还是往下掉,来回扶了六次,我气急了,将眼镜抓在手里,一下子狠狠摔在了地上。啪一声,眼镜立即粉身碎骨。小花,你真的不爱我吗?我竟突然又冒出了这么一句,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爱你个鬼啊,这个社会你没钱就是一坨屎!我再也忍无可忍,抓起水果刀就朝着王小花跑了过去,在她那软绵绵的肚子上连捅了七下。我听到了她发自喉咙深处的喘息声和呻吟声,我内心充满了孤独与恐惧,我的眼泪再次淌了下来。我感到我的身子往上飘,像一片棉花儿,我忘记了疼痛与痉挛,这个世界就要与王小花告别了,也要与我告别了,我们来过,却又轻轻地走了,就像落在泡桐下面的树叶子。我又拿起水果刀结束了我的生命,在我快要咽气的那一刻,我看见周围并没有一个人来阻止我,包括和王小花一起的那个男人,他们都快速地跑走了,像一只又一只的野兔子。(2014.10.13)原载《延河》2015.4下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传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传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