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闲聊宋朝》(55)如日中天之荡气回肠的“三川口之战”虽败犹荣

(2018-11-28 00:43:11)
标签:

历史

分类: 《闲聊宋朝》

号称禁军就达百万的大宋,一个西北边防的副帅怎么在三川口只集结了一万人?前面提到夏竦曾建议按主要通道集中兵力防守,也就是说宋朝的边防过于分散,一条边境线上,设置了无数个寨、堡、城、军。

但就金明寨来说,史称“金明十八砦”,就是说金明寨防守范围内就有大大小小十八个寨子,而每个寨子不但有守兵,还囤积大量的粮草,要不李士彬手下怎么号称有10万之众。

宋朝用寨、城、军这些据点,以长城的方式相互接应来防御外敌,看起来防得密不透风,可敌人经常性从一个点突破,造成各寨首尾不能相接,也很难将各寨人员集合起来。刘平所部的这一万多人,就是从庆州、保安、碎金谷等45个军寨集中来的。

李元昊在延州城北扎下营寨,命令队伍将延州城围了个水泄不通。由于延河水从延州城中间通过,城在两山之间,致使城池狭小,围攻延州城的党项部队排在了二十里外的鱼家庄,经范雍打探,李元昊的队伍至少在10万以上。

刘平所部只有一万来人,实力过于悬殊,有部下开始退缩,可刘平救援心切,一方面他从来不把党项人放在眼里,另一方面他有敢于拼硬的军人气质,他对部下说:“见义勇为的人毫不畏惧危险,何况现在是为国效命。”

在延州城危险之际,刘平已顾不上让将士们休整,命令部队东进,到达三川口时,突遇李元昊的大军拦截,两军相接,迅速投入战斗。

当时大雪漫天、寒风刺骨,刘平所部经过连续几个昼夜的强行军后,将士们本就疲惫不堪,可是进入战场,生死当头,他们以超人的毅力冲向敌人,一片刀光剑影后,第一排党项人被他们砍倒,带着红色雾气的鲜血飞溅到洁白的雪地上。

由于受地形的限制,党项军团无法实施大规模的反击,两军正在接触的人力有限。刘平所部虽然人数不多,但在场地有限的战场上,需要士兵的英勇,不是人数,所以他们占据了主动。

一个冲锋下来,700多党项人倒下了,宋军依然保持了强势的战斗力,党项人被缓缓逼退。党项人看到形势不利,急令盾牌手靠前,掩护士兵突击,但宋军强大的推力,将党项人的一排排盾牌冲垮。由于推势太猛,一部分党项人被推入一边的西川河中,被杀及溺水而死者又有900多人。

一排党项人倒下去,一排排的党项又补上来,宋军将士再能砍,也有手软的时候,这个时候的战场格局,就是人数优势。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党项人死了很多,宋军也有伤亡。

持久战之下,宋军颓势尽显。大批的党项人嗷嗷叫着压了上来,宋军的阵角即将大乱之际,一员虎将一手举锤、一手提鞭,纵马冲入敌阵,他就是从碎金谷赶来的虎将郭遵。

郭遵的冲击力之大,惊呆了两军战士,他所到之处,党项人如多米诺米骨牌般倒了下去。当年赵子龙在长坂坡七进七出,那是在曹操下令活捉的情况下,今日之郭遵,在党项人锋刀利剑下,如入无人之境,杀了个三进三出。

郭遵立马阵前,敌人的鲜血浸透了郭遵的战袍,顺着马肚子滴了下来。在郭遵强大的威慑力面对,党项人不敢往前移动,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凶猛的人,他们不敢相信,这也是有血有肉的人。

空气要凝滞了,突然,党项军中冲出一员大将,高声大喊:“对面小儿报上名来,敢与我决一死战吗?” 郭遵应声道:“爷爷郭遵在此,吃我一鞭。”话音未落,郭遵已跃马上前,一鞭下去,这位党项大将还没来得急招架,就被砸于马下,脑袋开了花,史称“两军皆大呼”。

郭遵退了回来,两军相持不下,各自退了一下,战斗进入了短时间的停顿。战斗已经打了整整一天,所有的人达到了疲惫的极点,这时候将士们发现,他们的主将刘平,在厮杀中被射掉了左耳,小腿也中了一箭。

傍晚时分,有大批将士提着党项人的人头到刘平跟前请赏,刘平说:“现在是非常时期,请大家各自记住自己的战功,等战斗结束,我一定论功行赏,请大家放心,我绝对不会亏待兄弟们!”

士兵面对战斗,需要荣誉,更需要实实在在的利益。今天死在这里,也要给家人留下点东西,他们的想法不过分。可是时机不对,这个时候的刘平,没时间也没能力为他们行赏。

本来就疲惫、绝望的将士,得到空头支票后,出现了莫名的怨气,宋军的情绪开始了稍微的变动。可就在刘平绝对不会亏待兄弟们的话音未落时,党项人的骑兵发动了进攻,他们不给宋军任何喘息的机会。

为了避开党项骑兵的巨大冲力,刘平所部向后退了二十多步,也就是这二十多步,将宋军送上了不归路。刘平突然发现,所部人马有所松动,他朝后望去,断后的黄德带领所部转身要逃。

这一变化给了刘平一个措手不及,他急忙命令儿子刘宜孙前去拦截。刘宜孙追上黄得和,拉住黄德和的马缰说:“国家危难之际,您应该立刻返回战场,与家父并肩作战,这个时候怎么能逃跑?”黄得和根本不听劝,策马狂奔的同时,命人将刘宜孙也强行带走,朝甘泉方向逃窜。

黄得和逃跑,宋军马上开始骚动,面对黑压压的党项人,宋军将士本来就有点怯场,黄得和逃跑,他们仅剩的士气也渐无。有一部分士兵开始逃跑,刘平派人持剑阻拦士兵溃逃,但已无法控制。

最后留下来的只有一千多人,冲在阵前的郭遵,回头望了望身后的同伴,他拖着疲敝的身体,带着绝望的心愿,拍打着累得颤栗的战马,再次冲向敌营,他知道报效朝廷的时候到了。

党项人面对郭遵的冲锋,他们快速闪到一边,弓箭手对准郭遵的战马,如蝗的箭雨射向郭遵,战马应声而倒,郭遵被抛下战马,死在了党项人的乱刀之中。

宋朝很少有强大的团体,但宋朝从来不缺优秀的个体,潘美、杨业、田钦祚、尹继伦、狄青、郭遵,他们代表不了宋军的军魂,但他们足以用个人的军人魅力立于天地之间,用他们的忠勇影响后世。

留下的一千多,依然展现了军人的本色,他们在刘平的带领下,以郭遵的精神再次击退了党项军团。之后刘平带领所部快速退守西南山下,在夜色中建起七个营寨固守,他们离党项军队只有一里路。

党项军队稍作休整后,再次围攻刘平的营寨,并喊话劝降。刘平下令,不管党项人怎么说,一律不准回应。凌晨2点左右,党项人看宋军不予回应,开始叫骂:“你们这帮残兵败将,已经苟延残喘了,不投降还等什么?等我们收尸吗?”

面对党项人的辱骂,士兵怒不可遏,刘平感到再不说话,可能要出事,于是对着营寨外大声说道:“你们这帮畜生,犯上作乱,还不向朝廷投降,等明天朝廷大军一到,这里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正月24日,天刚刚亮,党项人再次劝降,被刘平严厉拒绝后,李元昊指挥大规模进攻。由于7个营寨分散,被党项军队分而攻之,宋军在失去有力指挥的情况下,营寨很快被攻破,刘平和石元孙被俘。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三川口之战”,以宋朝完败告终。

从李元昊包围延州到刘平等人救援,延州城共守卫了七天,史书没有记载李元昊攻城,也没记载范雍如何防守。但是,非常奇怪的是,李元昊灭了刘平所部后,选择了撤退,史载因大雪的原因。

大雪不可能挡住游牧民族的脚步,穿皮毛的民族怎么会吓冷。纵观契丹和党项人进攻宋朝的多次战争,都选择在冬天,所以这不是个理由。也有的地方记载,朝廷实施了“围魏救赵”策略,也就是从其他地方进攻党项领地,逼使李元昊回援。

但是,三川口之战,他们虽然胜了,可是10多万大军面对刘平的几千人马,已经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宋朝有百万禁军,大多驻扎在内地,如果再纵深的话,他没有底气,到底还有多少个刘平,有多少个郭遵,他不敢想。

黄德和逃到甘泉后,得到刘平全军覆没的消息,恐惧之余,他又得到了李元昊撤军的消息,那个消息都对他不利。黄德和为了保全,立即向朝廷报告,刘平、石元孙投降李元昊。朝廷之后肯定得到了范雍的战报,具体内容不详,肯定声称刘平、石元孙作战不利。(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