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闲聊宋朝》(48)如日中天之王曾以吵架的方式扳倒首相吕夷简

(2018-11-12 00:04:53)
标签:

历史

杂谈

分类: 《闲聊宋朝》

景祐三年11月份,杨太后去世,对于赵祯来说,杨太后才是他真正意义上的养母。刘娥作为皇后,当时只是名义上的母亲,赵祯日常起居都是杨太后负责。

赵祯亲政后,准备把杨太后的侄儿杨永节、杨永德提拔成朝廷要职,杨太后坚决不同意,认为他们不具备这个能力,给个小官就不错了。

按照相关制度,刘娥去世,杨太后成为皇太后,赵祯见了杨太后要称“臣”,而杨太后坚决推辞掉了。赵祯每年给杨太后二万缗零花钱,杨太后坚决不要。

可见,宋朝很少出现外戚干政的事,主要是祖宗家法的有序传承,也与太后们的个人素质有很大的关系。

赵祯一直没有儿子,杨太后很关心,建议在皇族内先领养一个,赵祯也听了杨太后的话,领养了濮王赵允让的儿子赵宗实。

杨太后去世后,赵祯很难过,超越等级为杨太后穿孝服一个月,停止朝会8天以示哀悼,关于杨太后的所有诏书中赵祯自称“孝子嗣皇帝”。

12月份,同知枢密院事王德用,这位曾经不愿意当高官的高官,又被提拔为知枢密院事。礼部侍郎章得象接替他为同知枢密院事。关于章得象,当年杨亿认为他是个相才。有人问杨似的依据,杨亿说闽地人都轻浮,这个人很庄重。

章得象在翰林院干了十二年,刘娥主政的时候太监们很跋扈,太监们只要到翰林院办事,章得象从不给笑脸,甚至懒得跟他们说话,当时的人都议论翰林院有个牛人。其实章得象是个帅哥,还是帅得庄重的那种,就是看见这个人,觉得这个人应该是大领导的那种感觉。

还有一点,说这个人气量不凡,有个小事就能看出。他和杨亿在李宗谔家玩赌,一晚上输给杨亿三十万后,倒头睡得呼呼响,好像一点事都没发生。有一天,他赢了李宗谔一盒金子,过两天又故意输给了李宗谔。

也就在这个月,李元昊将年号“广运”改为“大庆”,下令党项内部一律使用他们创立的新文字。然后出兵纥,占领了瓜、沙、肃三州,今甘肃瓜州、敦煌和酒泉,使党项人的势力范围扩展到玉门关及河西走廊。

李元昊统一了河西廊后,目标直指宋朝,可是担心他们出兵宋朝后,吐蕃邈川部首领唃厮啰袭击他们的后方,于是先出兵讨伐兰州的羌族部落,一直打到马衔山,现在甘肃榆中和临洮的中间,并在这里修建了城堡,驻军镇守,以此断决宋朝和吐蕃的联系通道。

景祐四年4月,宰相班子被解散了,原因是宰相们太不拘小节,当着皇帝的面吵架。真宗朝也出现过这种事,对这种事的处理一般都是各打五十大板。

天圣年间,王曾是首相,吕夷简对王曾很尊重,王曾极力推荐吕夷简当了参知政事。王曾罢相后,吕夷简当了首相,李迪是次相,吕夷简和李迪搞不到一块,吕夷简排挤李迪成功,吕夷简推荐王曾接替了李迪的位置。

王曾回京当宰相是因为在地方待久了想回来,他向参知政事宋绶表达过这个意思,宋绶跟吕夷简关系不错,就把王曾的这个意愿说给了吕夷简,然后就有了吕夷简推荐的事。王曾回来前,宋绶给吕夷简说:“王曾跟您交情不错,希望您善待,别搞得跟李迪一样。”

吕夷简表示一定能处好,宋绶又说:“您是首相,王曾怎么着也该是次相。”吕夷简说“这有什么,让王曾当首相也可以呀!”为此,吕夷简向赵祯建议让王曾当首相,“高风亮节”的事,当年吕夷简在张士逊的身上也用过,不过这次赵祯没同意。

后来的发展中,王曾深深觉得自己看错了人,吕夷简掌权后,不再是以前的吕夷简,专权、霸道,凡事自作主张外,还喜欢干些拉拢朝臣、排除异已的事,而且在私利面前不讲原则。

这种情况下,王曾受不了啦,俩人除政见不同外,经常为小事争吵,矛盾日益突出。起初碍于面子,王曾觉得眼不见为净,自己走人算了,于是向赵祯辞职。而吕夷简是官场老油条,不愿落个排挤王曾的名声,他对赵祯的脾气摸得很透,只要王曾辞职,他马上也去辞职,俩宰相同时辞职,赵祯只能骂俩人别瞎胡闹,都滚回去。

慢慢的,王曾发现吕夷简不光政治上有问题,经济上有问题,滥用职权、收受贿赂的事都干,这还了得,已经将朝廷搞得乌烟瘴气了,再发展下去,要将朝廷带向何方?必须得扳倒吕夷简,不能再让他胡作非为。

当前的形势是,吕夷简气焰正盛,深得赵祯的信任。王曾决心舍得一身剐,也要把吕夷简拉下马,于是他想到了真宗时丁谓和李迪同时罢相的事,于是再次向赵祯提出辞职。

赵祯很生气,问王曾:“你三番五次地辞职,你想干什么?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王曾断定皇帝要问他为什么,就是不问,他也得主动说说辞职的原因。王曾回答赵祯:“臣干不下去了,耻于跟吕夷简为伍。他不但滥用职权,听说还收了秦州知州王继明的贿赂。”

这不开玩笑吗?什么叫听说,你王曾可是次相,不是平头老百姓,道听途说的事也敢向皇帝提!一个宰执大臣没有真凭实据举报首相,太有失水准了。就是老百姓诬告也是要负责任的,何况宰相。

赵祯问王曾:“你凭什么说吕夷简收受贿赂?有证据吗?”王曾不吭声,赵祯问吕夷简怎么回事?吕夷简对王曾说了赵祯说的同样的话:“你凭什么说我收受贿赂?你有证据吗?”王曾说:“大丈夫敢作敢当,你都收了,还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王曾的这个话,更不像从宰相嘴里说出来的,但他把吕夷简带到了沟里:“我没收过,我为什么要承认。”之后就像泼妇骂街,你一言我一言干起来了。

朝堂上的赵祯听不下去了,骂道:“都给我住嘴,都什么玩意,成何体统,这是朝堂,不是你们家坑头。”之后问其他宰相怎么看这个事,参知政事宋绶跟吕夷简一条战线,说王曾确实不对,这不是诬告吗!参知政事蔡齐跟王曾关系好,他说吕夷简不对。

这下赵祯更火了,这都成什么了?这是帝国最高权力中心该有的样子吗?滚,都给我滚。于是,政事堂集体罢相,首相吕夷简被罢为镇安军节度、判许州;次相王曾被罢为资政殿大学士、判郓州;参知政事宋绶被罢为资政殿学士;蔡齐被罢为吏部侍郎。

中书省一下没人了,赵祯的头更大了,选谁?谁当宰相合适?朝堂上放眼望去一排排的都是官员,干部花名册把手都能翻困了,可真难找出一个合适的人。皇帝也有作难的时候,这跟官员选下属一样,如果个贪官,行贿的下属排成了队,愁的是没有位置。如果是一个想干事的官员,常常为选不出有能力的下属而发愁。

赵祯最后想到了吕夷简曾推荐过的两个人,知枢密院事王随和户部侍郎、知郑州陈尧佐。这两个人行事比较稳重,更重要的是老成,王随今年62岁,陈尧佐74岁,那个年代算高寿了。这两人不管能力怎么样,至少火气没了,总不会在朝堂上干架吧!赵祯让吕夷简和王曾搞害怕了。

王随在明道年间就干过参知政事,陈尧佐这个人不管怎么样,他爹绝对盖了他的风头,教子有方,“一门三进士,兄弟两状元”,三个儿子,老大陈尧叟是状元,当过宰相,澶渊之盟前劝真宗逃跑的那位。老二就是这位陈尧佐,进士及第,马上要当宰相。老三陈尧咨是状元,也是朝廷重臣。

赵祯想通后,让王随和陈尧佐并为平章事,就是共同担任宰相,不分大小个,这就跟现在有的单位成立某领导小组时,为了平衡党、政关系,党、政一把手都是领导小组组长,任命上就差写排名不分先后,按姓氏笔画排序。

同时又任命参知政事盛度知枢密院事,同知枢密院事韩亿、三司使程琳、翰林学士承旨石中立为参知政事。枢密直学士王鬷为同知枢密院事。赵祯长出了一口气,新的宰相班子终于搭建完毕,希望能有个新的起色。

以前说丁谓时,将这个人的后事一并说了,丁谓也就是这个时候去世的,享年72岁。这里再提他,主要是王曾听到丁谓去世的消息后,非常感慨,说:“丁谓这个人太厉害了,被流放崖州,还能想办法回到内地,如果这个人再活几年,肯定会重返朝廷。丁谓一旦回来,天下必将大乱。”当然,王曾对自己的话作了解释,他只是就事论事,并不是庆幸丁谓终于死了。(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