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美国最高法院动态2013-2014(九):我们赢了!哦,你赢了。

(2014-04-23 12:20:29)
标签:

美国宪法

美国最高法院

文化

分类: 美国最高法院

今天,在当庭辩论六个月之后,美国最高法院终于宣布了对Schuette v. Coalition to Defend Affirmative Action一案的判决。

美国最高法院动态2013-2014(九):我们赢了!哦,你赢了。

 

众所周知的是,这个案子是最高法院两年之内第二次审视高校录取里的种族因素,也就是所谓的“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要把这个案子的来龙去脉完全讲清楚可不容易,甚至这个判决本身就很晦涩难懂,这里让本怪物来尝试一下。

 

因为美国的双层法律体系(联邦法律和州法),平权法案的合法性实际上是两个镜像问题:1)在联邦宪法(特别是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的约束下,一个州的公立大学是否可以在录取中考虑种族因素。2)在联邦宪法(特别是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的约束下,一个州的选民是否可以禁止本州公立大学在录取中考虑种族因素。

 

在去年的Fisher v.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一案中,最高法院的回答是:如果实在没办法保持校园里的种族多样化,录取中可以考虑种族因素。

 

在今年的Schuette v. Coalition to Defend Affirmative Action,最高法院的回答是:是的,一个州的选民有权力禁止本州公立学校在录取中考虑种族因素。

 

首先让我们回到这个案子的背景中来:2006年密西根州的选民以58%42%的较大优势通过了所谓Proposal 2的州宪法修正案,禁止在公立学校的录取过程中考虑种族因素。法案的第一段就开宗明义地说:“The University of Michigan, 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Wayne State University, and any other public college or university, community college, or school district shall not discriminate against, or grant preferential treatment to, any individual or group on the basis of race, sex, color, ethnicity, or national origin in the operation of public employment, public education, or public contracting”。

密西根大学,密西根州立大学等学校根据该法律不得在录取过程中考虑种族,性别等等。

 

该法案通过之后少数族裔(主要是非洲裔)的录取率暴降了25%,一些民权团体如BAMN开始了诉讼。

一般人看到这个法案,不禁会很奇怪,一个禁止种族歧视的法律如何会种族歧视。就是我在当庭辩论之前我也很难想象一个律师怎么能在大法官面前做这样的理论而不被认为是精神分裂症患者。但是听过当庭辩论之后我就明白了:美国的诉讼文化不是盖的。

 

没有哪个律师敢到九个大法官面前直接说:“密西根州禁止种族歧视的法律歧视了少数族裔。”,但他们借助了一个叫“political restructuring doctrine”的法律理论。这个理论如此晦涩,我在这个案子前从未听说过,我把肯尼迪的法官的判决看了几遍才明白是什么意思。

总而言之,民权团体如BAMN需要在禁止种族歧视的法律中找出歧视的因素出来。逻辑是这样的:录取谁不录取谁本来是学校决定的,现在密西根州选民把这个程序拔高到州立法的高度了,这个改变叫political restructuring(政治性重组),这个重组伤害了我们少数族裔的利益。

 

你会纳闷,为什么把决定权从学校拿到州一级就违法了呢?

回答是:32年前的1982年最高法院在 Washington v. Seattle School District就是这么说的。

 

32年前???!!!赶紧翻书,原来是这么回事:美国破除种族隔离之后大法官们心满意足地以为终于实现了人人平等的目标,但是过了几年乃至二十多年之后一看,怎么很多学校还是黑白分明?黑人上黑人学校,白人上白人学校?

原来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不错,黑人是可以上白人学校了,但这只是理论上。实际上黑人往往喜欢聚居,白人也是,在一个多种族国家里相近种族的人喜欢抱团聚居是个正常现象。但问题就来了:中小学是就近入学的,结果可不就是白人上白人区学校黑人上黑人区学校。

 

这可不行,华盛顿州西雅图市的教育部门大笔一挥决定用校巴在黑人区学校和白人区学校之间互换学生,这样可不就达到了种族和谐了。华盛顿州的白人居民们愤怒了,选民通过了一项法案禁止拿巴士来回倒腾学生。西雅图市于是就和华盛顿州扛上了。

 

这个官司一直打到最高法院,最后最高法院以54票判决华盛顿州败诉,这个判决也再次确认了在1969年的Hunter一案中确立的political restructuring doctrine理论。这个案子说白了是这样:西雅图市区里非洲裔较多,大约比较容易影响市立法,但是华盛顿州非洲裔比例较小,把这个问题拎到州一级实际上削弱了非洲裔的影响力。

 

在庭审过程中BAMN的律师Mark Rosenbaum费尽唇舌地想说服大法官们,今天的Schuette一案和32年前的西雅图案没什么不同。

 

但是大法官们不同意,而且是62票不同意(卡根没有参加庭审和讨论,可能是因为这个诉讼开始的时候她还在奥巴马政府内任职而有所参与)。虽然今天肯尼迪法官的意见书只有罗伯茨和阿利托附议,斯卡里亚,汤姆斯和布雷耶同意结论(密西根法律没有违宪),但是逻辑不同。肯尼迪的三人意见书隐含了在未来彻底推翻西雅图一案的因素,斯卡里亚和汤姆斯则要求现在就把西雅图和Hunter干脆统统推翻,布雷耶则相反地谨慎得多。

金斯伯格和索托马约尔发表了少数异见书。

 

我吭哧吭哧地啃着肯尼迪的判决书,晦涩的行文让我越看越吃力。虽然斯卡里亚的协同异见书让我精神一震,但是罗伯茨两页的协同异见书又让我觉得晕乎,他显然是反驳索托马约尔的少数异见书,但是再看索托马约尔的少数异见书:58页!整个判决书有108页,她的部分就占了一半以上,甚至比肯尼迪,斯卡里亚和罗伯茨三个人写的加在一起都长。

 

我放弃了。

 

但是我突然有种奇怪的想法:我当初是负有极大的热情来研究这个案子的,但是在晦涩的法律行文中我的热情渐渐减退。这难道这不正是最高法院的功能之一么?让激烈的社会矛盾融化在一般老百姓根本搞不懂的法律细节和浩如烟海的判例法之中。

 

我面对九位大法官的四份持不同立场的判决书,厚厚的108页,我只好说:“你们赢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