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高分子怪物
高分子怪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6,386
  • 关注人气:1,3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古希腊的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过:“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社会总是在永恒的变化之中。美国建国时的人口不过三百万,疆域局限于东海岸十三州;而今天的美国拥有三亿人口,疆域横跨两洋。通用电气,波音,陶氏化学,辉瑞,苹果,迪斯尼,IBM,Google等众多巨型跨国企业仍在各自的领域执牛耳;从白雪皑皑的新英格兰到浩瀚的太平洋之滨,哈佛,麻省理工,斯坦福和加州理工等科研重镇仍然引领全球科研的前沿;从阿巴拉契亚山脉到洛基山脉之间数千英里的密西西比河冲积平原,西部拓荒者在几代人之间就把这块天赐的土地建成了世界性的粮仓。

在奔腾向前的历史长河里,总会有几块沙洲,几处河湾,几条峡谷,人们会说,在这之后这条河再也不同。在美国的历史里,2000年布什诉戈尔就似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年10月5日美国最高法院在2016-2017年度审理了塞尔曼诉美利坚合众国(Salman v. United States),这也是美国最高法院在1983年德克斯诉证监会(Dirks v. SEC)之后再一次审视股票内部交易。



 
说起来很多朋友很难想象的是在美国这样一个金融市场运作已有数世纪,法制体系相对完善的国家里,什么是“内幕交易”仍是一笔糊涂账。

美国是习惯法(Common Law)的国家,成文法和判例法都有约束力。但问题的根源就在于美国成文法对“内幕交易”压根就没明确的定义,勉强能算得上有联系的1934年证券法(Securities Exchange Act 1934)里有一段,10(b)里禁止操纵性(manipulative)和欺诈性(deceptive)的行为,但是从这些相对含糊的语言如何禁止相对具体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16 19:00)

这是一篇我当初没有完成的博客,今天才终于写完。

 

当斯卡利亚大法官的棺木被抬入最高法院的大厅,他的九个子女和无数的孙子女环绕,三十年来近百名他的前法官助理们(每年四名)昼夜轮换守护在他的棺木周围。

他政治上的对头奥巴马总统携夫人也来给予最后的致敬。

大法官们列队等候斯卡利亚的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这篇博客的开头,我首先要说,我是一位坚定的保守主义者,希拉里·克林顿不是我喜欢或者支持的政治家。最近美国联邦调查局决定希拉里·克林顿在担任国务卿时使用私人电子邮件服务器的行为不应该面临刑事起诉,这一决定在美国社会掀起了很多讨论,支持者有,反对谴责的人也不少。


 

本文主要是想从美国法律的角度解释一下联邦调查局为什么决定不刑事起诉希拉里。

 

其实这一决定从刑事诉讼的角度而言是不难判断的,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Brien Comey, Jr.)说的关键一句话就是找不到希拉里或者她的幕僚有故意泄露机密的用意。也就是说,希拉里及其幕僚极其不小心,“应该知道这不是好主意”,“一定知道这不是一个好主意”,这都不足以起诉希拉里及其幕僚。因为习惯法的古老传统要求刑事诉讼必须有犯罪嫌疑人的某种意识(拉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美国最高法院在2015年12月9日审理了费舍尔诉得克萨斯大学(Fisher v. University of Texas),在随后的星期五,九位大法官进入他们的秘密会议室里表决。判决书的撰写,大法官们之间的折冲妥协很有可能花上数个月之久,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只能耐心等待。

美国最高法院因为内部运作不透明,总是给人一种很很神秘的感觉。虽然我也写了一系列的博文,但是似乎从未系统地介绍一下最高法院是如何运作的。周末闲来无事,我偶然看到HBO拍摄的电视剧《默罕默德阿里最伟大的战斗》(Muhammad Ali's Greatest Fight),在这部以拳王阿里为背景的电视剧里拳王甚至连个角色也没有,电视剧只是引用了大量拳王当年的录像和纪录片,而故事的主轴却放在阿里拒服兵役之后美国最高法院内部的风云。看完这部电视剧,我保证你就完全明白美国最高法院是如何运作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个星期美国最高法院审理了加州教师工会案:Friedrichs v. California Teachers Association。这个案子的案情很简单:以丽贝卡·弗雷德里克(Rebecca Friedrichs)为首的八位教师并非教师工会成员,但是根据加州的法律,这八位老师仍需要向工会交会费。整个美国政府雇员工会的历史,法律地位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在判决出来之后我会写一篇详细的分析。在这里我想为朋友们,特别是关注此案的加州的朋友们先写个三言两语,给大家一个简略的介绍。

 本案的被告弗雷德里克(左)和她的律师卡文站在最高法院前

假设你和我三年前一样对这个领域一无所知,光凭着你的常识,你可以想到工会往往有两个主要的功能:1)代表工会会员和资方谈判薪资待遇;2)工会往往有所政治诉求,在美国绝大多数的工会是民主党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28 12:39)

今年45岁的共和党籍参议员特德·克鲁斯(Ted Cruz)最近在共和党初选势头正劲,在全国民调仅次于房地产大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并在选战第一站衣阿华州领先。与此同时,我在微信群上看到有很多朋友议论他的竞选资格问题,我觉得有必要专门撰文解释一下。

克鲁斯的竞选资格问题来源于他出生于加拿大,他的母亲是在德拉华州出生的美国公民,他的父亲是古巴公民,在美国具有合法居留身份。当时他的父母在加拿大的阿尔伯塔省从事石油业,所以他出生在加拿大。

很多朋友以为美国宪法要求总统候选人必须出生在美国,我甚至还见过有人煞有其事地引述看上去相当“专业”的宪法文本,说是必须出生在美国本土,美国军舰,使馆,等等。当然这都是编造出来的文字。

其实美国宪法关于总统候选人资格的文字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重要职能之一就是解读法律,美国的成文法本身就是浩如烟海,立法的质量也是参差不齐。所以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经常面对相当无厘头或者含糊的法律文字面面相觑,很有意思的是这样的事情最近就连续发生了好几次。

首先是11月4日辩论的布鲁斯诉塞缪尔(Bruce v. Samuels),这个案子闹到最高法院本身就已经很神奇了,这个案子是关于狱中犯人的起诉费。在美国联邦法地区院诉讼要交400美元的诉讼费,如果输的一方要上诉的话,上诉法院要收500美元。

美国联邦法院经常免除穷人的诉讼费,而狱中犯人以穷人居多,所以法院也经常免除这些犯人的诉讼费。这样的“善举”的结果往往就是一个狱中犯人可以同时发起很多起诉,搞得法院不胜其烦。于是1996年的时候国会通过了监狱诉讼改革法案(Prison Litigation Reform Act),规定犯人可以首付一部分钱,然后用每月的收入的20%来支付剩余部分。据统计,犯人在监狱中大概可以每小时挣0.23到1.15美元。

布鲁斯这老哥因为持枪劫持,攻击,试图杀人被判15年刑。在坐牢期间他不断发起诉讼,他自己或者和牢友总共起诉了17次。当前的案子就是他和另外一个因为威胁总统被判了27年牢的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交班,伦奎斯特时代的终结和罗伯茨时代的开启

年仅50岁的罗伯茨在伦奎斯特葬礼上走过伦奎斯特的画像

2005年9月,罗伯茨和其他七位伦奎斯特的前法官助理们抬着伦奎斯特的棺木在阿灵顿国家墓地下葬了恩师。9月29日,罗伯茨被参议院确认,走入恩师的办公室,接过了美利坚合众国首席大法官这一至高无上的职位。随着第十七任首席大法官的履新,二战那代人把火炬交给了五零后,美国最高法院也正式进入了罗伯茨时代。

和伦奎斯特一致的是,罗伯茨对于捍卫司法的独立和权威不遗余力。当年宾州联邦参议员阿伦·斯派克特(Arlen Specter)在最高法院庭审的时候,当30分钟用完之后试图仗着自己资格老,想多讲几句,伦奎斯特直接打断他。在政府首席律师办公室的律师在一些事情上打马虎眼的时候,罗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一直想写点关于美国的平权运动以及这个运动对华人的影响,我心头也有一些模模糊糊的想法,但是我一直无法把这些模糊的想法串联起来。在2015年12月9日,一个叫阿比盖尔·费舍尔(Abigail Fisher)的白人女孩第二次入禀美国最高法院,指控得克萨斯大学因为她的族裔歧视她(Abigail Fisher v. University of Texas)。这个案子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契机去审视美国的案例法在过去的一百多年来是如何演化的。但是我不是很肯定国内的朋友们会对这个话题感兴趣,尽管美国的平权法案对在美的华人的影响是巨大的,但是对国内的同胞而言,这些都是在遥远的国度发生的事情。
阿比盖尔·费舍尔站在最高法院的殿堂里

普莱西诉弗格森,Plessy v. Ferguson(1896)

没有在美国生活过的同胞们可能对种族问题及其敏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