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高分子怪物
高分子怪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47,171
  • 关注人气:1,3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美国宪法

美国最高法院

分类: 美国最高法院
2016年10月5日美国最高法院在2016-2017年度审理了塞尔曼诉美利坚合众国(Salman v. United States),这也是美国最高法院在1983年德克斯诉证监会(Dirks v. SEC)之后再一次审视股票内部交易。



 
说起来很多朋友很难想象的是在美国这样一个金融市场运作已有数世纪,法制体系相对完善的国家里,什么是“内幕交易”仍是一笔糊涂账。

美国是习惯法(Common Law)的国家,成文法和判例法都有约束力。但问题的根源就在于美国成文法对“内幕交易”压根就没明确的定义,勉强能算得上有联系的1934年证券法(Securities Exchange Act 1934)里有一段,10(b)里禁止操纵性(manipulative)和欺诈性(deceptive)的行为,但是从这些相对含糊的语言如何禁止相对具体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习惯法

美国法律

刑事诉讼程序

杂谈

分类: 美国最高法院

在这篇博客的开头,我首先要说,我是一位坚定的保守主义者,希拉里·克林顿不是我喜欢或者支持的政治家。最近美国联邦调查局决定希拉里·克林顿在担任国务卿时使用私人电子邮件服务器的行为不应该面临刑事起诉,这一决定在美国社会掀起了很多讨论,支持者有,反对谴责的人也不少。


 

本文主要是想从美国法律的角度解释一下联邦调查局为什么决定不刑事起诉希拉里。

 

其实这一决定从刑事诉讼的角度而言是不难判断的,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Brien Comey, Jr.)说的关键一句话就是找不到希拉里或者她的幕僚有故意泄露机密的用意。也就是说,希拉里及其幕僚极其不小心,“应该知道这不是好主意”,“一定知道这不是一个好主意”,这都不足以起诉希拉里及其幕僚。因为习惯法的古老传统要求刑事诉讼必须有犯罪嫌疑人的某种意识(拉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国宪法

美国最高法院

教师工会

分类: 美国最高法院
这个星期美国最高法院审理了加州教师工会案:Friedrichs v. California Teachers Association。这个案子的案情很简单:以丽贝卡·弗雷德里克(Rebecca Friedrichs)为首的八位教师并非教师工会成员,但是根据加州的法律,这八位老师仍需要向工会交会费。整个美国政府雇员工会的历史,法律地位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在判决出来之后我会写一篇详细的分析。在这里我想为朋友们,特别是关注此案的加州的朋友们先写个三言两语,给大家一个简略的介绍。

 本案的被告弗雷德里克(左)和她的律师卡文站在最高法院前

假设你和我三年前一样对这个领域一无所知,光凭着你的常识,你可以想到工会往往有两个主要的功能:1)代表工会会员和资方谈判薪资待遇;2)工会往往有所政治诉求,在美国绝大多数的工会是民主党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国宪法

美国最高法院

分类: 美国最高法院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重要职能之一就是解读法律,美国的成文法本身就是浩如烟海,立法的质量也是参差不齐。所以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经常面对相当无厘头或者含糊的法律文字面面相觑,很有意思的是这样的事情最近就连续发生了好几次。

首先是11月4日辩论的布鲁斯诉塞缪尔(Bruce v. Samuels),这个案子闹到最高法院本身就已经很神奇了,这个案子是关于狱中犯人的起诉费。在美国联邦法地区院诉讼要交400美元的诉讼费,如果输的一方要上诉的话,上诉法院要收500美元。

美国联邦法院经常免除穷人的诉讼费,而狱中犯人以穷人居多,所以法院也经常免除这些犯人的诉讼费。这样的“善举”的结果往往就是一个狱中犯人可以同时发起很多起诉,搞得法院不胜其烦。于是1996年的时候国会通过了监狱诉讼改革法案(Prison Litigation Reform Act),规定犯人可以首付一部分钱,然后用每月的收入的20%来支付剩余部分。据统计,犯人在监狱中大概可以每小时挣0.23到1.15美元。

布鲁斯这老哥因为持枪劫持,攻击,试图杀人被判15年刑。在坐牢期间他不断发起诉讼,他自己或者和牢友总共起诉了17次。当前的案子就是他和另外一个因为威胁总统被判了27年牢的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国宪法

美国最高法院

杂谈

分类: 美国最高法院
毫无疑问,美国联邦最高法院2015-2016年度(简称OT15)的第一个月是属于宪法第八修正案的,在第一个星期的案子里,大法官们试图澄清刑事诉讼程序中有关判处死刑的不确定性(Kansas v. GleasonKansas v. Carr)。在第二个星期里,大法官们则要面对两个很重要的问题:陪审团在死刑判决中的角色和最高法院2012年废除未成年罪犯终身监禁的判决(米勒诉阿拉巴马州,Miller v. Alabama)是否具有追溯性。

第一个案子赫斯特诉佛罗里达州(Hurst v. Florida)涉及一个佛罗里达州法律的不同寻常之处:在佛罗里达州,陪审团只是“推荐”死刑,法官拥有最后决定权。赫斯特一案指向了最高法院13年前的判例(Ring v. Arizona)中不明确的地方:最高法院说的是,对死刑案中事实的认定必须由陪审团而不能是法官作出,但是最高法院从来没有说事实认定之后,陪审团在死刑案判刑阶段的权力有多大;最高法院也从来没有说死刑案的陪审团判决是不是一定要12票全票,而佛罗里达州的州法只是简单多数,实际上这个案子就是陪审团7:5判决犯罪嫌疑人死刑的。

按理说,12人陪审团制度可以上溯到英国国王亨利二世的司法改革,距今已有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国宪法

美国最高法院

杂谈

分类: 美国最高法院
Excessive bail shall not be required, nor excessive fines imposed, nor cruel and unusual punishments inflicted.
不得要求过多的保释金,不得处以过重的罚金,不得施加残酷和非常的惩罚。
美国宪法第八修正案

在经历了风起云涌的2014-2015年度之后,在经历了短兵相接的六月之后,大法官们回到了如神殿般的华盛顿第一街一号的最高法院大楼。也许斯卡里亚大法官在悠长的暑假里平复了满腹怨气,在走过金斯伯格大法官的办公室的时候顺道和一生的老友和对手打个招呼。也许布雷耶大法官和金斯伯格大法官正准备乘胜追击,向全面禁止死刑再度发起冲锋。也许罗伯茨首席大法官老神在在地谋定而动,坐在他的办公室盘算着如何在习惯法的这座大厦上继续添砖加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美国最高法院
这个星期美国最高法院庭审了一个异常复杂的能源工业管制的案子: Federal Energy Regulatory Commission v. Electric Power Supply Association,这个案子涉及联邦能源管理委员会和各州能源管理者之间分权的界限,非常复杂和技术性,而对阵的双方又是我们熟悉的奥巴马政府首席律师唐· 维里利(Don Verrilli)和小布什时代的美国政府首席律师,现在已在律所Bancroft执业的保罗·克莱门(Paul Clement)。

撇开这个超技术性的案子不论,有意思的是,在庭审之后,博彭社的财经记者仔细地检查了大法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国最高法院

美国宪法

分类: 美国最高法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国最高法院

分类: 美国最高法院
罗伯茨首席大法官在2012年和2015年两次挽救了奥巴马医疗改革法官,在今年的第二次挑战(King v. Burwell)的判决书中,罗伯茨不但再次保全了医疗改革法案,而且还把这个法案提升到非常难以被挑战的地步。美国法律人普遍的看法是罗伯茨通过这个判决警告了保守派的诉讼团队:对奥巴马医疗改革法案无休止的挑战到此为止。若要推翻奥巴马医疗改革法案,请通过总统选举和国会选举,本法院不是你们的工具。

但是似乎首席大法官的警告被当成耳旁风了,因为仅仅一个月过去,第四波挑战又即将抵达坐落于华盛顿第一大街第一号的最高法院。

第一次挑战(NFIB v. v. Sebelius)是关于联邦政府有无权力强制公民购买医疗保险,这是一个宪法问题。第二次挑战(Burwell v. Hobby Lobby Stores, Inc.)是关于私人企业主是否可以因为其宗教信仰而拒绝支付女员工与避孕有关的医疗保险开支,这既可以是一个宪法问题,也可以是一个成文法解读问题,最高法院最后选择回避了宪法问题。第三次挑战(King v. Burwell)是这个近千页的法案其中一行的解读,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国最高法院

杂谈

分类: 美国最高法院
一个月前,美国最高法院终于在Obergefell v. Hodges一案中在五十个州全面合法化了同性婚姻,这个里程碑的判决不但在美国而且在全世界各地,包括中国,都掀起了很大的反响。

我注意到国内的媒体对这个判决做了很多的报道,很多法律界的朋友也撰写了相当有深度的分析。自然的,赞成或者反对这个判决的声音都有,在这里我无意再去重复这些报道和评论,我想揭示的却是美国最高法院不那么为人所关注的一面。

在七月二十八日,即判决宣布一个月后,美国最高法院的书记员办公室才正式发布了判决。你也许觉得奇怪,为什么又拖了一个多月?首先最高法院的程序给败诉的一方25天递交申请请求大法官们重新考虑,然后最高法院考虑上诉邮寄也许尚需些时间,所以他们多等了一个星期。不过我从未听说过大法官们重新考虑已经公布的判决,看起来这是个老规矩,在快递服务如此普及的今天,很难想象还有谁用平信寄上诉书到最高法院。

最高法院的命令是从书记员(Clerk of the Court)的办公室发出的,信的抬头是最高法院的首席书记员斯科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