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TanyaChou
TanyaChou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094
  • 关注人气: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Desteni-Desteni的历史(The History of Desteni)5-3

(2011-10-19 09:42:18)
标签:

desteni

历史

邪灵

宽恕

附身

占据

永恒

束缚

爬虫人

外星人

太空船

宇宙

杂谈

分类: Desteni與真相
 

所以我建构起自己去自动地带出邪灵,无论我去到哪里。就只是出现在存有的面前,即使在购物中心,我会自动地将邪灵放入我。那必须面对一些我没有预料到的反弹。

 

一天早上我们醒来发现外面有涂鸦,在我们房子的墙上。"我将会杀了你和你的儿子。"十字架和那些撒旦的符号,在门上和房子周围都是。我叫Cerise来说:"来看!发生了什么事?"

 

她说,"我们这里到处是邪灵。"因此或多或少,我气极了邪灵因为我已经一直让他们上身,我让他们知道了宽恕。

 

在那阶段我已经知道关于存在中的量子宽恕,在那儿我可以协助他们知道我用宽恕做了什么和我如何与之工作,以及为什么我在系统之中也信任它。当我让他们进入我的时候的所有那些。

 

所以,在那阶段,我从未面对一群邪灵。他们超过了三百个在那儿。我从未面对过那样一群邪灵。

 

所以我不知道确实该如何做。我告诉Cerise,"看,那很简单。我们需要去将所有这些邪灵放到我身上。而你要去确认我们有了他们全部。"而她对此相当没问题。"好,我们就这么做吧。"而那就是我们做的。

 

我们做了所有的全部而最后的五个是最困难的。他们是最强壮的邪灵。但我们将他们全部放在我身上,而当我们将他们弄进我,我就只是站在那并让他们知道宽恕的所有。而他们都转变了,然后他们去到某处。我不知道确实地方,但我知道他们不再是邪灵。

 

在此阶段我已经很清楚宽恕实际上确实会转变邪灵。因此我将它变成我的目标去帮助尽可能多的邪灵。

 

我们开始在家里开会在当中我们确实地带来邪灵并协助他们。而我相当自在地去让人们被附身。当我由我就在那儿,而我将简单地告知他们经验的观点,给了此事允许,这似乎就很容易发生,因此他们可以了解邪灵的经验并应用宽恕去协助邪灵。然后当邪灵做了宽恕,我们讨论他们的生命以及是什么使他们变成邪灵的-那是奇妙到超越想像的,因为所有存有变成邪灵的方式通常都因为他们生命中的创伤事件。虐待。所有的事情,或创伤的死亡事件导致他们变成邪灵。而我们会在之后讨论。

 

D:所以邪灵会像人一样说话?

 

不。开始时邪灵会进入身体说话。一但邪灵做完了宽恕-我们会一起做宽恕-邪灵会醒来然后我们会讨论他们的人生。他们不再是一个邪灵。他们就在我们面前改变。我是说,有许多。我们做了许多次这事情。在不同的身体中测试它。我们会有3或4人同一时间被附身,经由宽恕带他们,协助他们,他们会抗拒许多次。他们会嘶吼尖叫并做所有那些奇怪的,像邪灵的事情,他们附身于人,我的意思是,他们的眼睛凸出,那是一个正常的附身。如果你曾在电视上看过一些附身而那就是发生的那类事情。

 

在那时我是极为果断和稳定的。我已经很广泛的练习以确认没有恐惧。而去确认,特别是在一点上:那一点我了解的是在我之中必须没有一点我尚未宽恕的。如果那邪灵发现了这么一个点,他们会附着于它。因为那正是他们实际在做的。他们附在你身上尚未宽恕的那个点上。

 

我们允许每一个人也协助转化邪灵来测试这点,给他们一个机会去和邪灵说话。如果我不在那儿,另一个人会在那里和邪灵说话。(往往发生的是)那邪灵就只是看着他们并指出他们尚未应用宽恕的点。

 

"你如何能告诉我关于你自己还没有宽恕的东西?"那是邪灵说的。所以邪灵知道。他们可以清楚看见并难倒那人,因为他们不知道要说什么,因为那邪灵说的是实话。

 

而到了某个程度,我必须插手协助邪灵,因为通常人们会无法实际协助邪灵因为他们在自己身上有那些尚未宽恕的点。因为那样,他们无法去协助。但是他们相当的自在(与邪灵工作)。

 

于是有几个人被给予机会在协助邪灵的脉络下参与了工作。在那之中,显然的我们学习到了许多邪灵的附体。如同我说的,当时的邪灵,是由于特定的一些情绪事件,在肉体的生命期间被其占据的结果。

 

我们也学到邪灵以各种奇异的方式转换(与存有结合)。酒精、药物或性。或者肉体的、创伤的事件。

 

我们也学到那叫做"身体跳跃者",邪灵会经时间旅行由一个身体到另一个身体而只带着一个任务(邪灵全部都有单一任务)…那就像是他们被时间困住了。

 

在他们的占据之中,而占据持续的演出。因此,如果那是特定的报复和气愤,他们演出报复和气愤,经过数百年,持续的附身于人。然后在关键的时刻接管人们并进行谋杀。今天许多坐牢的人并没有做出他们被控诉的行为。当那实际在发生的时候他们是被附身的。

 

所以我们了解没有人会去相信所有这些。你知道,对邪灵的恐惧是广泛的,而忽视宽恕的力量甚至是更加广泛的。我是说,我还没有遇到实际在运用宽恕的基督徒。他们说它,但他们没有活出它。那让他们不敢承接邪灵的便是宽恕。

 

我们建议人们可以非常清楚的考虑,如果你不信任,那么你没有在实际上应用宽恕,甚至是在最深层的黑暗中。我是说,那便是宽恕的目的。

 

没有人是超越宽恕的,甚至一个邪灵。或甚至撒旦或恶魔。我们用宽恕面对撒旦和邪灵而他们应用了宽恕。

 

所以,由那角度,我对神的观点一直是"万能",以一个如同宽恕的方式,的确通过了时间的考验。

 

D:在进入灵性世界时邪灵提供了一个不同的面貌吗?

 

一开始没有。一开始时,由我的角度,邪灵,一旦他们由我的角度被清干净了,他们回到神。对我而言,神存在如同白光。我已有许多被白光给予的礼物,所以我测试那真正的,由我的观点,他们回来了,我是活在"这里"。我自己有特别的纪律去忠实于我肉体的呼吸。因为我所发现的是一个在我之内的空间,我可以轻易主导我自己的内在世界。我可以维持自我诚实而那是一个我可以在我无论做什么的时候有一个直接影响的部分。

 

所以,那是在更后面当我们已经一直协助邪灵一段相当长的时间之后,好像是之前两年在我们-而某些时候我们被叫去外面协助人们。特别是女人被特定由性驱使并会强暴他们或肉体上攻击他们的邪灵,会有一种以性为基础的邪灵附身的肉体经验,那通常来自丈夫,当丈夫已经在身边睡觉的时候。

 

D:所以你也类似被叫去做一个驱魔者。

 

嗯,我就会去了。但在这时期是容易的。我已做了许多这种事。我会很简易的找到邪灵然后将它放入我之中。然后整理并协助它。我发现如果你坚持在宽恕上-我所与邪灵坚持的是,如果他们不愿意去关注在我必须呈现给他们的,我愿意永恒的和邪灵一起为他们呈现宽恕。

 

我也告诉他们我过去做得比他们做得更糟。我与他们的"坏"和他们的邪恶和黑暗等同。我也等同于解决方式;那便是宽恕。而我让他们知道我愿意用宽恕成为他们永恒的守护者。此事本身对邪灵来说是不寻常的因为没有人曾会愿意为了一个单一的存有去提供他们的存在-去永恒地与他们同行。而我确定地呈现给他们因为他们可以测试我。我是说,你确定某些事情,而你与之站在一起如同它直到永远。所以会站立如同永恒并呈现给他们:这是永恒的我,为了一个单一的点而服务你:你的宽恕。你的放下那些控制你的。那在你的表达之中绑住你的而你称之为邪灵的。因此使用宽恕令其离去。所以那便是我做的。对我而言那非不寻常。这个点很明显的是常识。那对我来说,是由耶稣所有的教导,宽恕所有的教导所暗示的。它的意涵是:宽恕所是的,是一个打破所有限制、黑暗,无论你怎么称呼的束缚的工具。

 

所以在那时候,当我们在做宽恕的事情时,跨次元门户(连接口)打开了。现在,显然的我在那阶段有很严重的疑问想要去问神和天界。我在那阶段相当满意的证明了爬虫人(Reptilians)的存在。

 

D:什么…爬虫人?

 

是的,他们是真的,因为我已经在各种点上测试了它。

 

D:好,等一下。你似乎有一个转折,由,你知道,"神是好的,没有邪恶",到"邪恶存在",好。邪灵存在,好。宽恕帮助了邪灵然后现在,爬虫人。

 

我起初研究了David Icke的东西,而不满意于他对爬虫人的说法。那就是没有证明。我是说,他忽然做了一个关于爬虫人的大跳跃的假设。而且他们都是坏的。显然的,我来自一个宽恕的点,那就像你可以提供我的最佳食物,因为,由我的角度,并没有"全是坏的"。由我的观点,宽恕是一个工具。所以是否爬虫人都是坏的或好的,或者是否他们是外星人或无论他们是谁,我实在是没有兴趣。

 

我在冥想期间有一次与外星人的经验;一个已由另一人确认的肉体的显化经验,全部发生在同一时间,没有任何沟通的形式,所以那是一个实际外星人事件的直接展现。

 

D:你可以谈一些那个吗?

 

我们在冥想而我觉知到一个飞船的形式,而在下一刻,在我手上有一个许多颜色的光的形式。所以我传给其中一个坐在旁边的人然后立刻的,那人进入一个催眠状态然后开始做自动书写,而那讯息说:"我们由一个很远的行星来。他知道。"然后他指着我。

 

然后继续写下去,而那是杨果(Yankor),我们已在影片中访问过他。我是说,没有可能是已经建构了的方式,直接的,立即的。没有沟通发生。所有的发生是在书写中。这个点是明确的。我的经验可被另一人特定的确认,而那是我一直工作的方式:确认一个独立的点是没有被无论任何方式影响。因此那是我的确认点而我相当的满意。在那之后我进入了太空船。我和他们旅游宇宙,而我也由那观点看过了宇宙,我必须说那比外星人有趣多了。当然,那外星人在那特殊的例子中是没有形式的。他们没有特殊的形。他们更像是一个自由流动的形式,如同水。但他们可以为我展示他们拥有的特殊科技,整个的宇宙。而我可以在其中旅游以这样的速度…(咻)。而且知觉它!那是更加有意思的因为我们可以实际地经验它。但无论如何,对我而言,那是无关的,因为问题是在地球。这问题与外星人或太空船无关。所以对我而言那是无关的,因为他们不会造成不同。常识地说;如果外星人今天来了,那无法改变人类的行为。它无法改变在人类之中的恐惧。它不会改变人类如何过生活。它不会改变人类如何工作。它不会改变家庭的结构,它不会改变当前存在地球的任何事情,因为那就是人类所是的。因此,外星人,对我而言很清楚,将不会实际来到地球。

 

我不知道,显然地在那阶段我不了解外星人真正是什么以及它如何在次元间工作。我不知道这些事情。对我来说,我有这些事件而我清楚地决定他们不在那儿影响我。由我的基本理解来说;是在这里的呼吸,应用宽恕,活着如同宽恕。而在那之中显然的,我在那阶段净化我的语言文字,在声音中多重次元地看见语言文字。那在当我35岁时发生的。所以我可以在一个人的话语中听到他们的整个生命如同它在声音中展开的,因为本质上,我们的存在是声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