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努力加餐饭”,再深沉的情话敌不过古人这一句

(2017-09-19 10:58:48)
标签:

杂谈

伏天以前,我们看流沙河先生“讲诗经”,天气转凉,又迎来了“古诗十九首”。这一次流沙河先生带来了古诗背后的故事,这本书以“五言诗冠冕之作”《古诗十九首》的讲解为主要内容,另外还补充了李陵、秦嘉、曹操、曹植四人的五首诗。通过沙老的细致评析,我们就能够大体了解汉代五言诗的成就,了解它在中国古代诗歌发展史上的地位和作用。


文章摘自 | 《流沙河讲古诗十九首》

作者 | 流沙河

配图 | 齐白石作品



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

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

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 

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

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

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反。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

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



这首诗的主题,就是古人说的“去国怀乡”。什么叫“去国怀乡”?从前这个“国”和我们今天的意思不同,那时候一个城市就叫“国”,离开了你自己生长的故乡、故城,就叫“去国”。去国之后对故乡、故城的怀念、回忆的心情和思绪,就叫“去国怀乡”。这是中国诗歌中一个永恒的主题。

诗歌一开始的“行行重行行”,是行路人(也就是诗人自己)的感慨。“行”的古文字形就是画的一个十字路,意思就是要在路上走,“行”就是走。在那个时候,不管是什么原因出行,外出去做官也好,被贬了官派往外地也好,或者是带兵外出打仗也好,都要靠走路。“重”者,再一次也。“行行重行行”,就是走啊走啊,走了又走,走不完的长路!那时候不像我们今天出行,开起汽车就跑,已经很难有这种体会,也就很难产生这样的感慨了。

他在怎么走呢?“与君生别离”。“君”就是“你”。诗歌像戏剧一样,也是有角色的。前一句“行行重行行”,是一个人在走,走着走着他回过头来,对一个留在远方的人说“我和你生别离了”,这第二个人物就出现了。那么,这两个人是什么关系呢?这就有了悬念,有了戏剧性了。我们往下读,慢慢就会明白。

什么叫“生别离“?《诗经》里面有“别”,也有“离”,但都是单独出现,没有“别离”这个词。“别离”就是“别”,也就是“离”,这是《诗经》以后,由语音变化而出现的一个新词,一个偏义复词,就是一个音拖长了,再用一个字来表示那个被拖长了的尾音。不能把两个字扯开来分别讲。古人认为有两种别离,一种是人死了,永远也回不来,这叫“死别离”;还有一种是被活生生地分开,再也见不到了,就叫“生别离”。杜甫想念流放中的李白,就写的是“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可见到唐朝的时候都还在使用这两个概念。

“努力加餐饭”,再深沉的情话敌不过古人这一句

诗人这一走,已经走得太远,很远很远了都还在走:“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涯”要读作“yí”。)这个“万余里”,是诗学上的距离表达,“很远很远之外”的意思,绝对不是数学上的一万多里,那样机械的理解就很可笑了,就是不懂诗歌的特点了。“各在天一涯”,就是指天各一方。古人认为“苍天如圆盖,大地如棋局”,在天圆地方的结合部,好像圆形的锅盖和方形的棋盘的边缘相连的地方,就叫“天涯”,也叫“地角”。这两句是说我们分开得太远,就像分隔在天地的两个边沿一样。

“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阻”者堵塞也,原来这条路不仅很长很远,沿途还有很多阻塞和障碍。为什么呢?因为那是战乱年代,沿路很多地方都不能通行,关卡啦,战场啦,各种禁区啦,都是“阻”。下面的“安可知”,是“怎么可能知道”的意思,就是说我们隔了这么远,沿途又有这么多阻碍,不晓得这一分别后,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呢?这样,两个人的关系就出来了:他们本来应该是还要见面的,是不应该一旦分别就再不相聚的关系。那么,究竟是什么关系?我们还要等一下。诗是不能一下子把话说尽的,要慢慢展开,让人去寻味、去揣摩,才有绵长的诗意。古诗十九首的另一种版本,这一句是“会面安可期”,期待、期盼之意,和“安可知”的意思是一样的。

接下来两句,诗人不是直接说自己的心如何地想念家乡、思恋故人,而是借物说事:“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胡”在汉代就是指匈奴,包括当时生活在蒙古、新疆一带的少数民族;“胡马”是原产于匈奴的马,特别高大,宋词说的“胡马,胡马,远放燕支山下”,就是指的这种马。它是从北方来的,是在那边长大的,它到了中原以后,还保留着依恋故乡的本能,对北方刮来的风,它会特别“依”。这个“依”,是依靠、依傍、依恋的意思,因为北风是来自北方的大漠、草原,带着它所熟悉的故乡的气息,令它依依不舍,这就叫“胡马依北风”。“越”本来是指春秋时候的越国,就是现在的浙江一带,到了汉代,“越”就变成了“百越”,这个地域概念就宽得多了,长江流域以南广大的地区都称为“越”,不仅是浙江,也包括广东广西这一大片,所谓“百越”,是泛指其多。“越鸟”就是南方的鸟。“越鸟巢南枝”,这是诗人按自己的想象去写的,不能用鸟类学的常识去衡量它,因为鸟类学的知识恰好不是这样。雀鸟的巢确实是有固定朝向的,但是所有北半球的鸟类,它们在森林里筑的巢,门全是朝着西方的。因为鸟类是黄昏时候飞回家,它要尽量利用夕阳的那一点余晖,找到自己的家,如果鸟巢的门朝着东面,到了黄昏以后,巢里面就没有光线,就找不到自己的家了。但是诗人要表达他自己的情怀,他就无心去考究鸟类学的常识,也顾不得事实验证,他可以依着自己的思想感情和想象去创造,说南方飞到中原来的鸟,都要把自己的巢筑在朝南的枝丫上,就为了多看故乡几眼。他不直接说人的感情,而是说了马、说了鸟,传递出的情绪是:马与鸟尚且如此,何况人乎?

“努力加餐饭”,再深沉的情话敌不过古人这一句

“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这两句是说了一个因果关系:我走得越来越远,因为思乡,人都变瘦了。这个“日”还是要按古音读“yù”,“日已”也是“愈来愈”的意思。诗人不是直接说“我因为思念故乡,体重从一百二十斤减成了九十斤”,那还叫什么诗呢?他换了一个角度来说自己的日渐消瘦,就是“衣带日已缓”,“缓”就是松,衣带越来越松,说明什么呢?汉代人的装束是长袍,在长袍两边有两根带子,从两边往中间一拴,打个疙瘩或系个扣子。本来是拴起来正合适的带子,现在越来越松了,那当然就是体重减轻、人越来越瘦了,这是思乡之情,令人瘦损。读到这里,人物角色逐渐显现出来了:他们一定是夫妻关系。像因为思念而瘦损,而且腰带越来越松,这样的话只可能是说给他的太太听,不然就不合情理了。

确定了角色的这个关系,我们就很好理解后面的“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了。这是一种感伤,是说我天天想念你,人都变老了,不知不觉之间,一年的光阴忽然就过去了。这个“忽”就是“忽然一下子”,“忽已晚”就是一下子就到了“岁晚”之时、进入冬季了。“早岁”是春天,“晚岁”是腊月,一年从春到冬,本来是很漫长的,春过了夏,夏过了秋,诗人怎么都没有感觉、没有发现呢?这种恍兮惚兮的精神状态是怎么一回事呢?原来他在路上,时时刻刻都在想他的太太,对其他的事都没有放在心上,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了。唐人戴叔伦把这种感伤的表达进一步发挥,写的是“一年将近夜,万里未归人”——到了腊月三十的晚上,一年又要过完了,我还在万里之外,回不到家乡去啊!就是这种感伤。

“努力加餐饭”,再深沉的情话敌不过古人这一句

最后两句:“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这个“弃捐”一般说来只能用于夫妻之间,就是“我不要你了”——我把你抛弃了,你把我捐出去了。这一句意味深长,因为有个“复道”,就是“重新又说”的意思。这里显然是一种倒叙:诗人一年前上路的时候,他的太太曾经说过“弃捐”一类的话:我们这一分手,不晓得要多久才见面,如果你一个人在外生活艰难,就另外找一个人来照顾你,就不要挂念我了,就把我“弃捐”了吧。这是妻子对丈夫的体谅。而诗人在这里表达的是“我不会和你分手”,今后这样的话你不要再提了,我不可能再去另外找一个人的。这是一种爱情忠贞的表达。然后他劝他的太太:你要注意保重身体,多多吃饭。今天我们的生活变好了,很难理解为何要劝亲人“努力加餐饭”,我们今天劝人,多半会说你要少吃火锅、少吃肥肉,怕得糖尿病哦!只有犯傻的人才会去劝人家多多吃饭。那个时候物质匮乏,营养有限,多吃饭才能保重身体、维护健康。时代不同,风俗习惯也是不同的。我们读这样一首诗,不仅能欣赏它的诗意、它的诗学上的美,还能了解一个时代的人物、生活,了解那个时代的夫妻关系,和那个时代特有的情感表达方式,这就是一首好诗的价值。诗人是对他太太说:你要保重身体,不要像我一样,在路上越来越瘦;不管我能不能回来,你一是不要提分手,二是要多多吃饭。所有这些诗句,都很含蓄地表达了非常深沉的夫妇之爱。对丈夫来说,他是“游子思乡”,对妻子来说,就叫“思妇”,是留在家中形单影只的主妇,只有苦苦地思念她远方的丈夫,而且知道这一生再不可能重逢了。

为什么说再不可能重逢呢?诗歌中间有两句非常关键的交代:“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反。”就是说,朝廷里面一片昏暗,不见阳光,我这样的宦游之人(游子)不可能再回来。原来,这个诗人本是一个官员,他在政治上受到排挤,被贬黜到远方去,他的出行原因原来是这样的!所以他一腔的愤懑,不想再回到朝中;所以他这一走,就是遥遥无归期的。正因为这样,两人分手时他太太才要说“弃捐”之事。如果没有中间这两句的交代,就好像丢失了戏剧中间的重要情节,就不好理解了;有了这两句,我们就明白,他们夫妻俩分手的时候,是百感交集的,是很清楚地知道今后再也难见面的,是一场“生别离”。有了这样的理解,我们就能更深切地感受到诗人的感伤,领会“生别离”的痛苦。有了这两句,整首诗歌所叙述的故事才完整,所表达的感情才真实、深切。

好诗就是这样,没有一点多余的东西,一行都少不得,否则诗人抒发感情的各种细节就不能做到环环相扣、相互烘托,构不成一个完整的故事。不像有些现代白话诗,尽是口水话,你删掉它十几行,都没有关系。


在这里,一首诗就是一个故事


轻松读懂中国五言诗冠冕之作《古诗十九首》

带你领略一字千金的汉代诗歌之美

生动再现汉末乱世的离愁与相思


《流沙河讲古诗十九首》

“努力加餐饭”,再深沉的情话敌不过古人这一句

内容简介

本书是著名诗人流沙河先生年逾八旬时倾注心血所作的古典文学普及新著。成都开讲《诗经》大受欢迎之后,流沙河先生紧接着开坛讲授《古诗十九首》,依然反响热烈,后辑录成书。

《古诗十九首》是中华文化经典作品,在文学史上有着重要地位,被誉为“五言之冠冕”。流沙河先生以其深厚的古文字和诗歌研究功底,对字句追根溯源,给出全新角度的解读,复原诗歌背后的故事,让读者看到汉末社会的世事人情,栩栩如生,犹在眼前。

这是一本在趣味中轻松读懂《古诗十九首》的大家普及文本,言辞雅俗兼具,幽默风趣,无疑是青少年、文学爱好者了解中国古典诗歌的上佳选本。

“努力加餐饭”,再深沉的情话敌不过古人这一句

作者简介

流沙河,诗人,编辑,学者。原名余勋坦,四川金堂人,生于一九三一年,幼习古文,做文言文,十七岁发表新文学作品。毕业于四川大学农业化学系,在一九五七年的“反右”运动中,因《草木篇》被点名而落草,“劳动改造”二十年。一九七九年调回四川省文联,任《星星》诗刊编辑。一九八五年起专职写作,出版有《流沙河诗话》《白鱼解字》《庄子现代版》等著作多种。



购买本书,戳这里:“流沙河讲国学”系列之二。大家手笔,解读中国五言诗冠冕之作《古诗十九首》,青少年、大学生、文学爱好者古典文学普及佳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