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3年中的德国--Mittenwald、Oberammergau

(2010-10-12 22:41:07)
标签:

杂谈

分类: 忙里偷闲德意志Germany

2009.10.3

海德堡一日。见《海德堡的故事》。

2009.10.31

Maulbronn修道院一日。见《黒森林中的修道院――毛尔布龙(Maulbronn)》

海德堡和Maulbronn修道院是2009年德国旅行的最后两站。再一次踏上德国的土地,是半年后的20104月。

2010.4.17 MittenwaldOberammergau

如果没有德铁pass,恐怕也没有这次难得的和蔡同学的旅行。我越发发现,我俩真是旅行的最佳排挡。随着她即将前往美国,在欧洲,我又失去了一个好搭档。4月份还不是一个温暖的季节。罗列出来的一系列目的地,都不叫蔡同学满意。也难怪,其实德国漂亮地方还真不多。但是,南德阿尔卑斯山,总不会让人失望。我们这次的重点,就是南德巴伐利亚州的小镇。从strasbourg去慕尼黑,并不是没有白天的火车,问题是,如果我们花5小时先到慕尼黑,那一天中剩下的时间已经做不了任何事情了。因此,这趟出行,我们选择了辛苦的夜车。从strasbourg先到海德堡,然后凌晨1点半在海德堡转一趟从法兰克福机场去慕尼黑的火车。我们运气可真够背的,恰好赶上冰岛火山爆发。上车一看,哪里还有座位,连过道都坐满了人,全都是被火山灰逼得打道回府的旅客(见《周末巴伐利亚之行――感受冰岛火山的威力》)

417一早到达慕尼黑,转另一趟区域慢车。这火车是从慕尼黑发往奥地利因斯布鲁克的。中途GarmischPartenkirch(加米施-帕腾基兴),卸下部分车厢再继续前进。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们被从靠车尾的车厢赶到了靠车头的车厢。GarmischPartenkirch1936年冬奥会的主办地。也是从北面登楚格峰的大本营。我们没有在此停留。蔡同学躺在座位上呼呼大睡,而我,希望透过窗外的厚重雾气,能看到楚格峰的影子。很显然,在GarmischPartenkirch是看不到的。从GarmischPartenkirchMittewald这段路的风景相当美丽,典型的南德阿尔卑斯森林和高山牧场。路边的木头房屋都经过精心的装饰。轻纱般的晨雾把山谷、高山湖泊和牧场装点得如同仙境。我看到路边还有没化尽的残雪,提醒我们这是4月的早春。我们的第一站是提琴小镇Mittenwald。快要到达Mittenwald前的一段铁路,是拍摄Mittenwald小镇的最佳地点。而拍摄时间,当然是清晨为宜。看看眼前这副画面,就知道没有拍下来是多么令人遗憾的事情了:清晨8点多钟的金色阳光,恰好照亮整个小镇。前景是一座有着洋葱头式钟楼的教堂,背景是在清澈的天空中静静屹立的楚格峰,上面的冰川映出朝阳的金色,一缕轻云从半山腰拂过。就是被这一景色吸引,我们在mittenwald的最初1小时,都在寻找小镇的最佳拍摄地点。当然,没有成功。

17世纪,来自mittenwaldMatthias Klotz前往意大利克里莫纳学习制作小提琴,并把这项技艺带回Mittenwald,代代相传至今。Mittenwald有一个提琴博物馆。开门时间是上午11点,我们可没时间等了。这里还有一些提琴作坊。但依我看来,提琴制作业如今可是大大没落了,我们转了整个小镇,才发现两家制琴作坊。并在其中一家的窗外,站了十几分钟看制琴师是如何工作的。Mittenwald小镇的另一个看点,是建筑外墙的湿壁画。当我俩在镇中心边走边看的时候,发现了一家生意兴隆的肉铺。凑前一看,原来它还历史久远呢,老照片显示,大约上百年来,它都在这房子里开店。不同的是,当年穿裙子的主妇们,换成了穿现代服饰的顾客。我俩进去,每人要了一个烤肉三明治作早餐。这家肉铺出售新鲜的肉、香肠、熏肉以及热的熟食。

距离离开的火车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找了家咖啡馆喝点什么。这是我第一次喝爱尔兰咖啡。威士忌和咖啡混在一起,的确很奇怪的感觉。蔡同学大部分时间都在边喝咖啡边听我吹牛。这样的悠闲周末,才是我想要的。

                                   小提琴博物馆

                  这里能隐约看见后面的山峰

                         市中心的主街,建筑物外墙都是湿壁画

                              吃早饭的肉铺

Mittenwald坐火车返回GarmischPartenkirch,在这里转汽车前往Oberammergau。(我们买了一天的巴伐利亚州bus通票)德语里Ober是“上”的意思,因此,这里就叫上阿默高。Oberammergau以湿壁画闻名,在这方面,它的名气比Mittenwald大得多。可我还是更喜欢宁静的Mittenwald。比起MittenwaldOberammergau的游客是大大增加了,镇子的规模也大了许多。我俩看了一会壁画,接下来找了家餐馆吃午饭。

在汽车站就看到有去Linderhof宫的bus。左右我们买的是pass,索性多游览一个地方。午饭后发现时间已经不多,我们俩近乎是一边欣赏壁画一边跑向车站的。在这些南德小镇间坐汽车,是一个很享受的过程,因为窗外的风景实在宜人。很快,就到了Linderhof宫。我们对进宫殿参观没有太大兴趣,而花园是免费的。虽然我不喜欢路德维希二世,但不得不承认,此人的审美情趣的确不同凡响。这座座落在阿尔卑斯山间的宫殿,处处透露着高雅。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很漂亮。宫殿周围的森林,也被收拾得雅致而不着人工雕琢的痕迹。

 

                      Oberammergau的湿壁画

 

 

                         Linderhof宫:颇有世外桃源的味道

知道从Linderhof宫回车站发生了什么事吗?蔡同学被天鹅咬了。起因是蔡同学看到有人在喂天鹅,也拿出点面包来喂。估计天鹅们对她缓慢的速度已经不耐烦了,径直上岸,张嘴就在她的衣服上啃了两口。原来,天鹅还是在水里象优雅少女,一上岸就变作了泼妇。不但走路姿势难看,叫声粗俗,行为举止,呵呵,也不敢恭维。

Oberammergau到菲森,是有直达bus的。中途要在某个小站下来转一次车,按我的理解,其实是这趟直达bus在周末分成了两段。茵茵绿草,湖泊,舒缓的山坡,或者高耸的阿尔卑斯山峰,构成这一路风景的主线。我很纳闷,为何在早春,这草已经如此绿了呢?蔡同学一直拿着相机在拍窗外的风景。忽然她叫道,“看,山上有座城堡!”我定睛一看,“嘿,那不就是新天鹅堡嘛?你还号称来过一次,这都不认得?”……如果先到达菲森,是不会从我们现在这个角度看到城堡全貌的。原来,它是建在以一系列更高的山峰为背景的一座小山头上。Bus从城堡下擦过,我们先去菲森,第二天才专程来新天鹅堡。

晚餐找了家很有意思的餐馆,国王咖啡屋。我照例点了巴伐利亚的猪手。我还来没哪那次出行,从早餐到晚餐一顿不落的。除非和蔡同学一起,一切皆有可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