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及时雨
及时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85
  • 关注人气: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乔姆斯基《最简方案》第三章内容介绍

(2011-07-02 15:37:59)
标签:

转载

中文的这些东西,术语没有标注英文,实在难懂,还是看英文容易。

 

[转载]乔姆斯基《最简方案》第三章内容介绍

乔姆斯基《最简方案》第三章内容介绍

 

冯志伟

 

文集《最简方案》(The Minimalist Program)的第三章《语言学理论的最简方案》是整个文集的关键,我认为是学习最简方案的入门捷径,值得仔细阅读。

第三章共分如下五节:

第一节Some General Considerations(最简方案的一些总体性的考虑)

        第二节Fundamental Relations: X-bar Theory(基本关系:最简方案中的X-理论)

        第三节Beyong the Interface Levels: D-Structure(D-结构交互层面的取消)

        第四节Beyong the Interface Levels: S-Structure(S-结构交互层面的取消)

        第五节Extensions of the Minimalist Program(最简方案的进一步扩充)

我们着重介绍《语言学理论的最简方案》这一章各节的内容。

在这一章中,乔姆斯基阐述了关于语言学最简单主义的一些最基本的观点,提出了一些需要进一步思考和探索的问题,是语言学理论的最简方案的最为系统的论述。

关于语言学理论的最简方案形成的原因和动机,乔姆斯基认为涉及到如下两个问题:

第一,什么是人类语言机能应该被期望去满足的一般性条件?

第二,在哪种程度上,语言机能是由这些条件所决定的,而不存在超出它们的特殊结构?

第一个问题又可以进一步分为两个方面:

a. 语言机能自身在心智/大脑认知系统序列中的位置是什么?

b. 那些具有某些独立性的一般概念自然性的考虑,即简单性、经济性、对称性、非冗余性等等,对于语言机能施加的是一些什么样的条件?

乔姆斯基对于第一个问题的回答是:

a. 语言机能自身在心智/大脑认知系统序列中的位置是心智/大脑中其他认知系统对于语言机能所施加的界面条件。

b. 科学研究对于客体对象所施加的一般性条件,属于方法论的“最简单主义”(mimimalism)的范畴。

从实体性最简单主义出发,乔姆斯基对于第二个问题的回答是:语言机能可以很好地满足这些外界性条件,在这个意义上说,语言是一个“完美的系统(perfect system)”。

语言学理论最简方案的研究,就是要对于这些答案所表达的可能性进行探索。出于对最简单主义的始终不懈的追求,乔姆斯基对于这些问题所展开的讨论,在总体上变得更加内在化和抽象化。

下面,我们分别介绍《语言学理论的最简方案》各节的主要内容。

 

1.      最简方案的一些总体性的考虑

 

乔姆斯基在这一节再次说明了他的内在主义的语言观。语言是由生物遗传而来的语言机能所呈现出来的状态。语言机能的组成成分之一是一个生成程序,也就是内在性语言(I语言)。这个程序叫做运算推导。I语言生成结构描写SD(Structure Description),即语言的表达式。生成结构描写SD(Structure Description)的过程就是运算推导。I语言内嵌在应用系统之中,应用系统把语言所生成的表达式应用于与语言有关的活动之中。结构描写SD可以看成是对于这些应用系统所发出的“指令”。

关于最简方案的总体性考虑,乔姆斯基在本节中讨论了如下问题:

第一,在最简方案中,与内在语言有关的应用系统在总体上可以分为两个:一个是发声感知系统(articulatory-perceptual system,简称A-P)。一个是概念意向系统(conceptual-intentional system,简称C-I)。每一个运算生成的语言表达式都包含着给予这些系统的指令。语言与这两个系统形成的界面是A-P和C-I,它们分别给发声感知系统和概念意想系统提供指令。A-P界面一般被认为就是语音表现形式PF,C-I界面一般被认为就是逻辑式LF。从语言理论构建的必要性考虑,最简方案中语言的设计只需要A-P和C-I这两个界面就可以了,这样的思想符合于我们对于语言的形式主要是由语音和意义组合而成的这种认识,这也是2000多年前亚里士多德(Aristotle)对于语言本质的思考。这说明,原则参数方法Y-模式中的内部层面D-结构和S-结构并不是为语言的自身设计所必须的,它们只是出于研究的需要,由语言学家人为地设定的语言理论的内部构件而已。这些语言内在表现层面数量的减少以至于完全取消,正是最简方案所追求的目标。

第二,在最简方案中,语言包括词库和运算系统两个组成部分。词库明确地和详细地描写进入运算过程的词汇项目的特征。运算系统使用这些词汇成分生成推导式和结构描写。推导是运算的规程,结构描写是运算的结果。基于这样的设想,每一语言都要确定由π和λ组成的集合。π取自语音式PF,λ取自逻辑式LF。运算系统的某些部分只与π发生联系,构成语音组成部分;运算系统的另外一些部分只与λ发生联系,构成逻辑语义组成部分,还有一些部分同时与π和λ发生联系,叫做“显性句法”(overt syntax)。最简方案的设想是,除了语音形式PF的选择和词汇的任意性之外,语言变体只限于词库中那些非实体性的部分(即那些表示功能的成分)和词汇项目的一般性特征。这样一来,对于所有的人类语言来说,除了数量有限的变体之外,就只存在两个东西:一个是普遍性的运算系统,一个是词库。就运算系统而言,语言的初始状态由普遍原则组成,与原则有关的选项仅限于功能成分和词汇项目的一般特征。从这些选项中作出的选择Σ决定一种语言,语言获得的过程就是确定Σ的过程,某一种语言的描述就是对于Σ所做的陈述。这样,语言获得问题也在最简方案中得到了实质性的修正。

第三,在最简方案中,原则参数方法的约束理论、格理论、题元理论等,只能在界面上起作用,并通过界面获得它们存在的原因和动机。这样一来,以前在D-结构和S-结构层面上所做的工作,现在都必须在A-P和C-I两个界面上完成。与运算有关的条件只能是界面条件。语言表达式是对界面最为理想的满足和实现,体现了语言运算的理想性和优化性。

第四,在最简方案中,由普遍语法的运算推导可产生“收敛”(converge)和“破裂”(crash)两个结果。如果推导式产生一个合理的结构描写SD,这一个推导便收敛,否则,便破裂。具体地说,如果结构描写π是合理的,推导式就收敛于语音式PF,否则就在PF这个层面破裂。如果结构描写λ是合理的,推导式就收敛于逻辑式LF,否则就在LF这个层面破裂。这是比较松散的条件,因为根据这些条件,π和λ有可能各自都是合理的,但是不能结合成PF和 LF都合理的偶对。所以,更为严格的条件应当是:如果一个推导式同时收敛于PF层面和LF层面,才可以算是真正的收敛。

 

根据这些简单性研究的思想,生成语法的理论模式必将发生重大的变革。

 

2.      基本关系:最简方案中的X-理论

 

在运算操作从词库中选择词汇项目通过推导而生成语言表达式的过程中,需要一个具有普遍性的结构图式,在词库和运算系统之间发挥中介的作用。这个结构图式就是X-理论模式,乔姆斯基根据简单方案对于X-理论图式做了修改,得出了如下的图式:

                   [转载]乔姆斯基《最简方案》第三章内容介绍  

                           最简方案中的X-理论图式

 

在X-理论图式中,中心语X的选择来自词库,XP是X的投射,中心语X与其他成分构成了两种局部性关系(local relation):一种局部性关系是ZP和X之间的标示语-中心语关系(Spec-head relation),另一种局部性关系是X和YP之间的中心语-补语关系(head-complement relation)。其中,X和YP之间的关系与题元的确定有关,是更为局部的、最基本的关系。此外,还有中心语X和补语YP的中心语之间的关系,这是一种中心语与中心语的关系(head-head relation)。

最简方案试图仅仅依靠这些局部性关系,取消过去生成语法模式中的中心语管辖的概念,由于中心语管辖在过去生成语法的模式中起着核心作用,所以在引入局部性关系的概念之后,生成语法的所有模块以及模块之间的关系,都要进行重新的审视和阐述。

在早期生成语法的研究中,短语结构允许采用多叉(multi-branching)的树形图来表示,在最简方案中,只允许采用二叉(binary-branching)的树形图来表示。这种二叉的树形图表示,就是早期的“乔姆斯基范式”(Chomsky normal form)的表示方式,在运算上有方便和简洁之处,而且,一些自然语言分析算法(如CYK算法)就是建立在这种二叉的乔姆斯基范式的基础之上的,因此,这样的改进正好满足了自然语言处理的需要。应当说明的是:这种二叉树形图对于汉语分析并不很适合。我国计算语言学家冯志伟早在1983年的《汉语句子的多叉多标记树形图分析法》[1]的论文中就指出,二叉树形图在分析汉语的兼语式、连动式等特殊句式时,在算法描述上很不方便,在程序运行时会发生很多困难。所以,最简方案中的这种二叉树形图在运算经济性方面是否合适,还是值得进一步讨论的。

 

3.      D-结构交互层面的取消

 

在原则参数方法中,运算操作从词库中选择词汇项目,D-结构的生成是一次性地(once and all)实现的,然后在D-结构这个层面应用移动-α规则生成S-结构,再依次应用移动-α规则把S-结构转换成语音式SF和逻辑式LF,这就是原则参数方法的Y模式中的运算过程和机制。

在最简方案中,运算系统从词库中提取词汇资源构成推导式,以X-理论图式来表现词汇项目及其特征。每一个推导过程决定一个结构描写SD,每一个结构描写SD由表现语音的π和表现意义的λ的偶对构成,并满足有关的界面条件。这里,每一个结构描写SD是用语链连接和局部区域性的X-理论关系来表达的,对于π和λ满足界面的条件,是用最为经济的方式生成的。这样一来,D-结构和S-结构就成为多余的表现层面了。最简方案的这种改变必定导致D-结构交互层面的取消。

乔姆斯基在最简方案中,采用综合性转换的方法,逐步地、动态式地满足X-理论的要求,而不是像在Y-模式中那样一次性地满足生成的条件,这样做的结果必然导致D-结构交互层面的取消,而LF层面的重要性也就更加突出。随着D-结构交互层面的取消,原则参数方法中的投射原则和题元理论也就随之失去了它们的理论价值和存在的必要。

 

4.      S-结构交互层面的取消

 

乔姆斯基指出,在生成语法的扩充标准理论(EST)中,S-结构的设定纯粹是出于理论内部的需要,用简单性的观念来衡量,S-结构的设定完全是多余的。

根据扩充标准理论,在从D-结构到LF的运算过程中,在什么阶段上实行“拼出”(Spell-Out)操作,不同的语言之间存在着差别。在运算过程中,有的语言的疑问词词组需要移位(例如,英语和德语),有的语言的疑问词词组保持原位不动(例如,汉语和日语)。在生成英语疑问句的过程中,显性移位操作将疑问词从D-结构的位置移动到句子的开头,构成S-结构,而在汉语中,疑问词不需要进行显性移位就可以直接拼出,疑问句的S-结构与它的D-结构是完全等同的。由此可见,S-结构的设定纯粹是出于理论内部的需要,不符合简单性的要求。事实上,在最简方案中,拼出操作实施的位置,是由PF或LF的特征决定的,因此,S­-结构的存在是没有必要的。这样,乔姆斯基便取消了S –结构这个交互层面。   

最简方案认为,人类的语言在LF层面上是大体一致的,各种语言之间的差别主要是由PF层面上所反映和表现的屈折形态方面的特征决定的。在动词V(Verb)与屈折成分I(Inflexion)的关系问题上,人们最初设想,动词以不带任何屈折特征的形式存储于词库中,进入运算过程之后,通过某种方式与屈折成分中心语构成复合体[V, I],PF规则将这个复合体作为一个单独整体进行解释。另一种设想是,动词在词库中就具有其内在固有的屈折特征,在运算构成的复合体[V, I]中,这些屈折特征与中心语相对应而得到核查。这就是乔姆斯基主张采取“特征核查”(feature checking)的基本概念。根据特征核查理论,由词库所决定的词汇项目的形态特征,是推导运算的主要动力,功能中心语所具有的与实体词汇相对应的特征在强弱方面的表现,是造成显性移位的根本原因。形态特征体现为PF部分的界面条件,运算操作是对于界面条件的最理想的满足。因此,语言在LF层面上大体上是一致的,由PF界面条件所决定的“拼出”操作的不同位置,决定着语言之间的差别。在这种情况下,语法模式不需要人为地设定一个S-结构交互层面来决定某些成分的拼出位置。

 

5.      最简方案的进一步扩充

 

乔姆斯基在这一节里进一步讨论了与结构描写表现和推导运算有关的经济性原则。

在结构描写的表现方面,主要讨论“完全解释原则FI”。在推导运算方面,主要讨论“迟延原则”(porcrastinate principle)和“自私原则”(greed principle)。

PF完全是普遍语音学的形式表现,它所生成的π必须完全符合有关的语音规则。如果π能够满足完全解释原则(Full Interpretation principle,简称FI)的要求,构成它的推导就会在PF层面上收敛;如果不能满足,推导就会破裂。同样地,逻辑语义表现形式λ不能有任何不合理的成分,如果λ能够满足完全解释原则FI的要求,构成它的推导就会在LF层面上收敛;如果不能满足,推导就会破裂。λ是应用系统C-I的指令,应用系统C-I按照有关的指令,将语言表达式用于概念和意向的理解和形成。

在推导运算的经济性方面,乔姆斯基提出“迟延原则”和“自私原则”。所谓“迟延原则”就是说,LF移位比显性移位的代价低,它比显性移位更加省力,运算系统总是力图尽快地直接到达PF层面,最大限度地缩小显性句法的范围和程度。在推导过程中,如果能够不移位就不要移位,不要为了收敛而勉强地被迫移位,要尽量地把移位加以迟延。这就是推导运算经济性的“迟延原则”。

所谓“自私原则”就是说,移动-α规则只是α自身的形态特征在不能以其他方式满足的条件的情况下,才可以得到应用。针对α的移位不能使另外一个成分β也得到满足,移动-α规则总是为自我服务的,它不能使其他成分受益,体现了“自私”的特性。这就是推导运算经济性的“自私原则”。

最后,乔姆斯基对于语言理论的最简方案做了如下的总结:

1)       语言表达式的结构描述SD是一个由π和λ组成的偶对(π,λ),它们是由能够满足交互界面条件的最优的推导式生成的。

2)        交互层面仅仅是语言表达的层面。

3)        所有的条件都要表示各种反映解释性要求的交互层面的特性。

4)        普遍语法UG提供一个独有的计算系统,这个计算系统包括被形态特性驱动的一些推导,其中,语言句法的各种样式是受到限制的。

5)        使用完全解释原则FI、“迟延原则”(porcrastinate principle)和“自私原则”(greed principle),我们可以对于经济性做出相当狭义的解释。



[1]冯志伟,汉语句子的多叉多标记树形图分析法,《人工智能学报》,1983年,第2期。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