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秋夜《艳阳楼》,奚中路 郝帅 王易山 郝杰 何俊

(2011-09-15 22:31:57)
标签:

京剧

艳阳楼

奚中路

大武生

郝帅

郝杰

拿高登

戏曲

武戏

上海

愤怒的小鸟

分类: 郝帅的京剧:武生武戏
    更新: 演出过去快一年了, 重新看这篇博客,中秋夜《艳阳楼》,奚中路 <wbr>郝帅 <wbr>王易山 <wbr>郝杰 <wbr>何俊我大约不该选一篇介绍厉慧良先生《艳阳楼》的文章来写大王的高登?不过当初我很用心的写了这篇文字,还是会保留的:) 2012年5月时,大王又演了一场艳阳楼,我那次的观后感引用了高盛麟先生对这个戏的介绍。http://blog.sina.com.cn/s/blog_6ddf39d001014pdb.html
------------------------------
中秋夜《艳阳楼》,奚中路 <wbr>郝帅 <wbr>王易山 <wbr>郝杰 <wbr>何俊
   奚中路老师的《艳阳楼》,网上精彩的剧照众多。选这张做题图,因为图中的高登‘凶恶内敛而不过于外露’。恶而内敛、‘点染’出“人物的邪恶和凶狠”(这精准的描写不是我想出来的,具体见下文)、和我看过的别的恶人形象不同,是此角色非常吸引我的地方。那晚的天蟾,上座虽一般,观众席气氛却是很热烈的,角儿好最重要,但也是因为在中秋夜赶来看戏的观众,有很多是真正爱戏的吧。
 
   这篇文章里,提到了舞台、后台、排练厅、动漫,还有演出前郝家兄弟的合影。自己瞅着有点杂呢:)
 
   以前只看过青年演员的艳阳楼,虽曾读过写的很细的厉慧良演出观后感,模模糊糊也记不清了。于是我就这样毫无准备的去了京剧院排练厅。说实话,奚中路老师的高登,出场时不是我想的那样嚣张.....但我的疑惑随着演出的进程,慢慢消失了。大王很清楚的演给我看了,高登是自信满满的狂,他不需要每时每刻都耀武扬威。
   幸好看过排练,中秋之夜的天蟾,可以更好的欣赏大王的高登。后来在网上翻到胡金兆老师1962年写厉慧良先生艳阳楼的文章,好细致呀。有些句子我觉得可以用来描述大王的高登:) ‘与一般地头蛇式的土恶霸有所不同, 他更有“气派” , 更为骄狂, 凶恶内敛而不过于外露, 不能把人物演“ 小” 了, “小” 了就是一般土恶霸, 而不是有权有势有武功的高登了。’ 突出高登的身份、派头,“同时, 又用精笔勾画法, 不时点染人物的邪恶和凶狠。” ‘高登, 初次登场时的〔点绛唇〕和定场诗、自报家门, 语调较平稳, 台步较徐缓, 动作也不多, 表示高登此刻是在自家厅堂上, 轻裘缓带, 纳福自得, 又在悠闲之中, 露有几分骡悍和脾晚一切的狂态, 而这只是点到而已, 不做大的外露。这是把人物的轮廓做初步显示, 同时也是欲扬先抑, 以此时的稳和静, 为后面几个大动而繁重的“趟马”(也称“ 压马” )做好铺垫。’
 
     可惜我既外行又没有文笔,实在描绘不清大王那么多的好。  喜欢大王的这个戏,因为好看的亮相、身段动作、开打,更因为武戏文唱。大家到时候看空中剧院吧:)几次趟马那不同的美,牢牢的抓住了我,依旧是天蟾时比排列厅时更夺目。高登听说有美娇娘之后的骑马飞奔而至,那么的漂亮。几次斜身侧向(?还是背向)观众的远望,造型真好,可惜我还没找到剧照。不过和四位对打时,我大概因为分了心去看众家英雄,高登酒醉后的四趟武打如何层层递进,我,我有点没观察好(汗.....),戏曲台转播时要认真再看。大王的嗓子,虽然..但是也有些地方的念白是很吸引我的。胡金兆先生文中还说‘而高登内心之丑恶, 偏偏又是通过一系列极为优美的外部动作表现出来的, 这正是中国戏曲中以优美表现丑恶的独特的表演美学特征。’怪不得我会喜欢上一位恶霸呢中秋夜《艳阳楼》,奚中路 <wbr>郝帅 <wbr>王易山 <wbr>郝杰 <wbr>何俊
    
      郝帅的花逢春。这戏他不是主角,那天因为中秋团圆夜而上座一般,我还想着他出场时若领掌能有响应吗。结果,小荷那么大声的一个‘好’字呀,把我差点都给惊着了:)自然也是有响应的掌声滴:)以我一个外行的眼光看哈,他这戏的动作风格(不是人物塑造,是动作)不像石秀探庄,是介于恶虎村和三岔口之间?动作利索好看,只是我还是有点纠结是不是有点点硬?不过我也没那么明白,嗯,期待下次大王再贴这个戏还是他的花逢春,想看小馒头的进步:) 嗓子挺好的。
 
中秋夜《艳阳楼》,奚中路 <wbr>郝帅 <wbr>王易山 <wbr>郝杰 <wbr>何俊
 
 这次四位英雄一起时,同步做的那些动作(比如愤怒的小鸟那张里面的),我觉得郝帅的最好看。和大王的对打呢,郝杰最有贴身肉搏的感觉:)也许是动作设计,也许因为他是武丑,只觉得他打的特别顺。也可能是因为高登和他们各人打时,力气、精神头是不一样的?刘骏拍的照片,能清楚的抓到高登削向秦仁脑袋的兵器,但1/250秒的快门,拍出来高登砍向花逢春的刀(?)是虚的(下面第二张),可见削花逢春的这刀更狠:)
更新:在胡金兆老师写厉先生的文章里,他提到‘高登凶猛, 秦仁不是对手, 因此高之脚踢刀砍都是斜身摆式, 露出满不在乎的神气,’----朋友们拍的剧照里秦仁被高登各种踢和踹啊;文章里还提到‘最后遇花逢春是快把子, 凶猛紧快达于极点, 这是因为花是四人中的最强手, 本领非等闲, 而且火烧混战了一个时候, 高登已感到形势不妙,’‘ 凶相毕露, 使出全身武艺极力相拼’----嘻嘻,果然砍花逢春的刀更狠)
 
   郝帅双刀架住奚中路的长刀(?汗,我不清楚这个兵器的名字)的‘架住’,我觉得做的很好看,好像是在打斗中架住的,没有等、或者特意去架的感觉,就是顺势架住了,感觉好的:)
 王易山,他演的角色里,我印象最深的一直是金兀术这样的番邦大将。徐世英这样的,是不是第一次见呢。有组动作(汗,不知道是不是扫膛腿.......我对专业名词没啥概念) 是郝帅、何俊一起做的,在排练时有撞上的风险,听见周围同伴们轻轻的叫声了。看见他俩下场后又比划了路线。中秋演出自然顺利,只是更加提醒我武戏的风险。众位英雄豪杰都要加油:)
 
中秋夜《艳阳楼》,奚中路 <wbr>郝帅 <wbr>王易山 <wbr>郝杰 <wbr>何俊
下面这张是刘骏拍摄的 
中秋夜《艳阳楼》,奚中路 <wbr>郝帅 <wbr>王易山 <wbr>郝杰 <wbr>何俊
    
中秋夜《艳阳楼》,奚中路 <wbr>郝帅 <wbr>王易山 <wbr>郝杰 <wbr>何俊
 
‘众英雄举石锁下压, 高登歪倒在地,’ 我喜欢这个造型(子亮拍摄的)。我觉得,高登被石锁砸死,所以这样倾斜的歪倒在地是合理的,不用像钟馗嫁妹里一些组合造型那样侧身侧的比较‘立’(就是小鬼儿在周围或托或扶,钟馗半斜着身子)-----也不知道我估计的对不对:)我不觉得歪倒成这样都是秦仁没扶好,虽然他演到最后肯定很累了。
中秋夜《艳阳楼》,奚中路 <wbr>郝帅 <wbr>王易山 <wbr>郝杰 <wbr>何俊
 
中秋夜演出前,郝杰在看大王勾脸。谢谢行者的拍摄。
中秋夜《艳阳楼》,奚中路 <wbr>郝帅 <wbr>王易山 <wbr>郝杰 <wbr>何俊
 
这不是最后一次响排,大王没勾脸。那眼神, 内敛的狂。
中秋夜《艳阳楼》,奚中路 <wbr>郝帅 <wbr>王易山 <wbr>郝杰 <wbr>何俊
 
 
这是最后响排之前,小馒头在调整摄像机。他录了整场的艳阳楼。响排后好像是和同伴们一起与大王在边看回放边讨论。
中秋夜《艳阳楼》,奚中路 <wbr>郝帅 <wbr>王易山 <wbr>郝杰 <wbr>何俊 
小韩http://weibo.com/1971113953抓拍好及时:)
 
    那晚的天蟾,小馒头的探海射雁究竟做的如何,我说不清,等电视吧。总之希望可以他以后可以做的更好:)这张是最后一次响排时的。我觉得还是可以接受的,希望我这个外行没有判断的太离谱。。。
中秋夜《艳阳楼》,奚中路 <wbr>郝帅 <wbr>王易山 <wbr>郝杰 <wbr>何俊这张也是小韩拍的。
 
    下面这幅照片,是围脖现存流传的京剧剧照里,单张转发次数最多的吧。超过一千次了。 从左到右  郝杰的秦仁,王易山的徐世英,郝帅的花逢春,何俊的呼延豹。都是沾愤怒的小鸟的光:)也是子亮抓拍的好,更是栖寒联想的妙。 上一张转发过千的拼贴剧照,有人是拿郝帅和韩庚比,不过,围脖主人抵挡不住韩庚粉丝的压力,把那张删了......
中秋夜《艳阳楼》,奚中路 <wbr>郝帅 <wbr>王易山 <wbr>郝杰 <wbr>何俊
 
     哈,下图很欢乐吧。我看到大王和蒙奇奇的这个动作时突然想到了这幅漫画,作者很懂京剧。不过漫画是他以前创作的,不是针对这次演出。漫画作者邹四维v ,微博地址http://t.sina.com.cn/1744859584  。剧照是刘老师拍的。
 
中秋夜《艳阳楼》,奚中路 <wbr>郝帅 <wbr>王易山 <wbr>郝杰 <wbr>何俊
 
   
    非常喜欢兄弟俩《艳阳楼》前吃饭的照片,也是青青抓拍的好。尤其第二张,哈,有点像夸赞馄饨好味道的广告照片呢:) 照片里的这家小吃店就在天蟾后边。听蓝劳斯说,他们小时候在戏校时,给一家外资食品企业拍过广告,郝家兄弟是主角。可惜时间久远了,网上没找到广告片.......    
中秋夜《艳阳楼》,奚中路 <wbr>郝帅 <wbr>王易山 <wbr>郝杰 <wbr>何俊
 
备注一句,照片都是朋友给的或者网上搜索来的,所以,拍照时旁边不一定有我在,比如我演出前没去后台、没看那么多次响排,小吃店我也没去过:)
 
照片都不是我拍摄的。谢谢各位摄影师:刘骏、秦钟、狠老虎不喂、青青、大玉韩、taotao的戏剧人生、光影中的行者。还要谢谢栖寒和邹四维。围脖网址见水印,没水印的我都另外标示了:)
 
《细腻深厚 卓尔不群——观摩历慧良演《艳阳楼》后记》,《戏曲艺术》1989年第03期 作者: 胡金兆. 文中提到,此文“作于1962年仲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